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討論-第1630章 妃引玉皇殿推薦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我来旧杏观可不是找鬼神皇叙旧的,不过,到了人家地头总得先和主人说说话,然后再提要求不是?
谁让想找的那人目前在鬼神皇麾下效力呢?
“咦,姜馆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爱妃代本皇接待一下吧。”
弥罗熟悉的声音从旧杏观内部传来。
“谨遵神皇之命。”
阴灵皇妃应了命令后,我眼前的法阵就敞开了能量大门。
巨大的门扇向外打开,这是开中门迎接的意思,乃是迎客时的最高礼数。
“很懂事嘛。”暗中嘀咕着,眼神落到滑行而来的身影上。
一袭大红袍,眉心处梅型花钿,展现着正常人体型,脸颊苍白如纸,但很是美丽动人,这形象远比她亮出十丈高的阴灵真身要可爱。
这厮最强战斗姿态时狰狞的吓死活人,还是眼前这白脸儿姑娘的样子招人稀罕。
这念头万万不能表现出来,鬼神皇的妃子可不敢招惹,当年可是被她追杀过的。
“姜馆主,请吧。”
阴灵皇妃到了近前,盯了我一眼,眼神冰冷,随意的按照江湖礼数做个礼,示意我入内。
我还是知足的,相比上次来此,阴灵皇妃足够客气了,不是吗?
“哈哈,皇妃姐姐多日不见,还是那么的貌美如花,羡慕弥罗阁下的福气。”
我拍了一句。
“姜馆主不是有红颜知己宁鱼茹吗?羡慕他人作甚?”
阴灵皇妃毫不客气的回怼了一句。
小鹿的温暖
“去的!这死娘们成心让我难堪是吧?”
心底咒骂了她几万遍,总不好表现出来,这样油盐不进的家伙,还是别搭理她为妙,省的被气死。
阴灵皇妃小心眼儿的很,她记恨着当日我让其追杀一路却无功而返的那幕呢,要不是鬼神皇压着怕不是早就对我出手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现今的我可不是阴灵皇妃能啃动的骨头了,她若真的不识相,不介意替弥罗哥们教训她一番如何做阴灵。
“当日是弥罗下令追杀我的,阴灵皇妃也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这般算来,那时候的弥罗还不知和我之间的特殊血缘联系?应该是这样没错。”
心头过着杂念,面上挤出生硬的笑,淡淡的说:“皇妃所言甚是。”
此话后再不吱声。
没必要热脸贴人家的冷面,咱可是大幻魔岭老祖,该端架子时得端着!
阴灵皇妃也没有和我继续说话的意思。
她一路滑行引领,我在其身后不紧不慢跟着,半句话不说。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的就是此时此刻。
一路走过看过的,没看到其他人影,夜幕下的旧杏观一如当初的冷清、恐怖,一看就不是善地儿。
此等地界真就是凡人禁区,没必要的话绝不要接触。
于我而言就不算什么了,毕竟是故地重游,且道行提升了不知多少倍,以往的龙潭虎穴现在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儿。
很快的,玉皇殿出现在眼前。
和以前没两样儿,其内供奉了天帝神像和众多仙人像,要愣是说和以前不同,只能说侧卧在玉皇殿中的那个胖子了!
烛光映照下,胖子弥罗一手鸡腿一手酒瓶,侧卧在那儿一口肉一口酒的,正吃喝的不亦乐乎。
很狂野,很有妖族气概嘛。
“粗鄙。”暗中腹诽。
阴灵皇妃走到殿门前就停住脚步不动了,眼神示意我自己个儿进去。
我迈步走进去,哈哈笑着说:“弥罗阁下还真是逍遥,这日子过得快活似神仙,让人好生羡慕。”
说话的功夫,一重重的禁制自动落下,将此地和外头隔绝。
此刻起,我和弥罗的对话连阴灵皇妃都听不到了。
鬼神皇还真是谨慎。
動力 之 王
“嘿,你丫的这是在损我还是赞我呢?”
弥罗也不起身迎客,自顾自的侧卧在那说话。
我走到他近前,席地而坐,看了一眼他身前摆放的酒肉,随手抓来个羊腿,顺势咬了一口,满口都是肉香之气,别说,这手艺真心不赖。
“你还真是不客气,喝点?”
都市神兵
弥罗坐起身来,找个干净杯子,亲自为我斟满一杯酒。
爷,别缠妾身
“算你还有点眼力价儿!”
我开了句玩笑,哧溜一口,酒到杯干。
这可是鬼神皇倒酒的待遇,以往,我是不敢想的。
“本皇爱妃的厨艺不错吧?”
他问了一声。
我一愣:“阴灵皇妃还有这手艺呢?”
“岂止是不错,简直超过俗世诸多主厨了。”急忙夸奖,顺势又咬了几口羊腿肉。
“你是妖皇,也吃肉?”
我一边咀嚼一边询问,眼前闪过微型世界的蛇母。
当年,人家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让人类吃肉,想不到,鬼神皇这里完全另外一个做派?
“妖怪中分食素和吃荤的,本皇属于后者,你有意见吗?”
弥罗毫不在意的一说。
“那你吃过人吗?”我没放过他的意思。
“吃过。”
催妆
鬼神皇两个字一说,我心头‘咯噔’一下。
“怎么,不舒服了?许你们人类吃动物,不许事儿反过来吗?人类的霸道从古至今啊。”
弥罗讥讽起来。
我眼神一冷,但只能忍着怒意,阴声问:“现在的你还在吃人吗?”
“知晓和你有同源联系后,不吃了,犯膈应。”弥罗这话才让我心头舒坦一分。
这事没法计较了,要不然非打起来不可!
我来此可不是结怨的,只能压着怒意继续吃喝。
半小时后,风卷残云的,我俩身前的酒肉都被吞吃干净了。
弥罗满足的拍拍鼓鼓儿的肚子,脸色发红,显然是酒意上涌了。
“姜馆主无事不登三宝殿,眼下酒也喝了肉也吃了,你该说明来意了吧?”
他这话正是我等着的。
脸色认真起来,凝声说:“感谢阁下的款待,那就直说了,请让我单独和莫十道一谈。”
“为何?”弥罗一愣。
“现在还没法多说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事关能否打败异界大军。”
弥罗眼睛眯了起来,眼神宛似刀锋的落到我脸上,其内都是审视之意,让人感觉脸皮生疼。
我暗中冷笑一声,毫不躲避的和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