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fm4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能看見狀態欄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八章 多次誤診(8月17日4K5求訂閱)推薦-1b4gw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自从回到了沪市之后,孙立恩就一直觉得脚下轻飘飘的感觉。他所听到所看到的一切,仿佛都隔着一层轻柔如雾气的白纱,恍恍惚惚,没什么真实感。
不管是和胡佳等人一起回到了宁远,还是在欢迎会上接受了台下众人的欢迎,甚至直到孙立恩决定利用十天假期回到常宁去看看父母,而胡佳也决定随行的时候,他依然觉得很不真实。
“你想啥呢?”孙立恩依旧决定开车回家,而一旁的胡佳则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吃着零食——从回到宁远开始,她就报复性的买了上千块的各色零食。而这些东西蛮不讲理的把孙立恩的宿舍房间填了一半。
“我……”孙立恩迟疑了片刻后叹了口气,“我现在还有一种自己活在梦里的感觉。”
“我爸妈要不是出去参加研讨会了,我肯定没时间跟着你去看叔叔阿姨。”胡佳在旁边点了点头,对孙立恩“正在做梦”的感觉给予了肯定。“平时肯定没有这种机会啦,说是做梦也说得过去哦。”
孙立恩眨了眨眼睛,决定还是把自己刚才到了嘴边的话给憋回去。
和胡佳谈了这么长时间恋爱,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个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咱们到那边就得中午了。”孙立恩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间后盘算了一下说道,“等会就别先回家了,先去食堂吃饭吧?”
“好呀。”胡佳虽然没有去过常宁中富的食堂,不过自己却是听布鲁恩博士和帕斯卡尔说过的。她兴致勃勃的问道,“能点菜嘛?”
“点菜?”这个问题孙立恩也不知道答案,他去自家公司食堂的次数和布鲁恩博士一样多。“你想吃点啥?”
“我想想啊……”胡佳想了想,提出了要求,“滚蛋的饺子下车面,来碗面条吧!咱们回国到现在还没吃过面呢!”
孙立恩眨了眨眼睛,他隐约觉着胡佳这个要求大约不是因为她真的想吃面条——这是怕给别人添麻烦才这么说的吧?
心里略带感动,孙立恩像个傻子一样在车上扯着嗓子喊了半天,终于叫出了语音助手。然后给自家老娘打通了电话。
“妈!”孙立恩在打通了电话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咱们中午能吃面条不?”
“那还能少了你的?”王彩凤当然不知道孙立恩这边是开着免提,她有些嗔怪道,“不过你这孩子,哪有你这么安排菜的?人家小胡第一次来咱们家吃饭,你就让吃个面条?”
孙立恩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这个情况下,好像要说是胡佳要吃也不太合适。
“万一让人家小姑娘觉着咱们家薄了她,跟你生了气了,你个小兔崽子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王彩凤继续批评着自己儿子不成熟的想法,“人家刚一回国,都没说在家陪陪爸妈就往咱们家跑。人家姑娘啥意思你不懂啊?还就吃个面条?”
孙立恩咳嗽了一声,还想说点什么,不过王彩凤是不打算给自己儿子开口辩解的机会了,“你要想吃面条,等吃完了这段饭我给你下去。哦对了,你赶紧问问小胡,人家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
·
·
中午的饭菜……反正在孙立恩看来,这简直比过年还要丰盛一点。
虽然大部分菜看上去都是普通的家常菜。但用料之考究,却是孙立恩从来没见识过的。别的都不说了——伊比利亚猪排拿来做糖醋排骨,M9级牛排做牛肉烧土豆……孙立恩甚至还在砂锅鸡里看到了巴掌大的鲍鱼。
“也不知道你这孩子喜欢吃啥。”王彩凤老早就在楼下等着孙立恩的车了。等两人下车走来,往上快走了两步一把抓住了胡佳的手就往食堂里面引,“今天的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反而把孙立恩一个人晾在了外面。
十二月的宁远,天气寒冷。孙立恩目瞪口呆看着自家老妈的行为举止,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中午的这顿饭算是家宴。说“算是”,主要是因为席间还有两位不算亲人,但依旧和孙立恩家关系密切的人物。
去沪市学习医院管理的梅英医生回来了。这顿饭上,她还带着自己的表姑。
孙立恩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位有些陌生的学姐——她看上去可比去年见面的时候精神了太多。这一刻,孙立恩深刻感受到了临床工作究竟能把一名医生摧残到什么地步。当然,这也和之前纸箱厂工作压力巨大有关。
“梅主任……梅院长,您来啦?”孙立恩刚一张口,就觉得自己可能叫错了称呼。梅英现在是中富医院的院长,叫主任不太合适。
“叫什么院长。”梅英笑眯眯的和孙立恩握了握手,然后嗔怪道,“怎么,不认我这个学姐啦?”
孙立恩笑着改了称呼,然后把胡佳介绍给了面前这位大自己十几岁的学姐,“这是我女朋友胡佳,四院的护士。”
“姐姐好。”胡佳笑盈盈的和梅英打了个招呼,然后接了一套女性寒暄的常见连招,“姐姐的气质真好。”
大家稍微说笑了两句后纷纷落座,梅英和自己的表姑坐在中间位置,孙立恩一个人坐在下首——胡佳和王彩凤以及梅英坐在一起,三人悄悄聊着些什么内容。
彩色丰富,孙立恩吃的也很开心。这些菜肯定不是自家老妈的手笔。毕竟老妈已经快五十岁了,让她一个人操办这么一大桌子菜确实也有些难为她。这顿饭必然是大厨的手笔——听说这位大厨还是被自家老爹用高薪从某个五星级酒店挖回来的行政总厨。
但调味还是自家的风格。孙立恩一边啃着红烧肉,一边琢磨着等会要从哪里下嘴啃这只有自己半个巴掌大的鲍鱼。一边有些感慨的想到,这位行政总厨刻意模仿着自己老妈做菜的调味风格,不知道究竟下了多少工夫在里面。
饭吃到了一半,孙立恩忽然看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动作。梅学姐的表姑一边吃着饭,一边偷偷从饭桌上夹着白灼虾,然后放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从饭桌上偷菜这种事情,孙立恩可是从来没见过。而坐在梅学姐旁边的胡佳也发现了这个动作,她想了想,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找出了两个没用过的自封袋——这是她打算用来装没吃完的零食的。
“阿姨,您用这个。”胡佳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走到了梅英表姨身旁,然后蹲下身,递出了自己手里的自封袋,“用这个袋子装虾,不会弄脏衣服。”
梅英的表情从惊讶到愤怒,到尴尬再到有些不知所措,她迅速站了起来,用带着明显慌乱的语气问道,“姑,你这是……”
“阿姨,您装这些虾是为了给谁呀?”胡佳用眼神制止了梅英的询问,自己仍然蹲着身体,笑盈盈的问着,“家里有人喜欢吃虾?”
“对呀。”梅英的表姑不好意思的笑了出来,她接过了胡佳手里的袋子,把自己口袋里的三只白灼虾放了进去,“我表侄女最爱吃虾了……家里平时吃不起,我看桌上这些虾好像也没人动筷子,心想要是浪费了怪可惜的……”
梅英此刻已经捂着嘴哭了出来,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患了阿尔兹海默症,已经认不得自己的表姑,心里还记着那个没爹没骂妈的表侄女最爱吃虾。
·
·
·
家宴因为这件突发情况而暂时中断了一会,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梅英的心里状况稳定下来不少后,她才重新回到了餐桌边,“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
“没事儿的。”王彩凤很明显对胡佳刚才的反应非常满意。这份应对能力不光得体,而且最大限度的照顾了梅英的情感。她走过来按着梅英的肩膀,“你应该开心呀——大姐现在还记着你呢。”
梅英感激的笑了笑,然后深吸了两口气。她忽然对孙立恩道,“小孙,我记得你们四院是专门搞了一个诊断中心对吧?而且你也在里面任职?”
“对。”孙立恩点了点头,他早就看见了梅英放在身后的那个牛皮纸袋,现在再一听人家这个问话,顿时就明白了七八分——估计又有什么疑难杂症正等着自己呢。
“我这里有个病人……情况比较复杂。”梅英果然从自己身后抽出了牛皮纸袋,“这个患者是前天到我们院里的,但是神内和感染科的意见不太一致。”
按理来说,在饭桌上不太应该拿着病例出来进行讨论,而梅英一开始的打算也只是准备饭后找机会,私下里听听孙立恩的意见。但现在被表姑的事情一闹,她有些急切的想要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所以才拿出了这份病历。
梅英从沪市回来后,开始了四处挖人的工作。配合着已经一期改建完毕的原纸箱厂医院现中富医院,梅英的野心正在逐步变成现实——中富医院的定位就是一家以重症医学为主要拳头,急诊为招牌,辅以神内神外,心内心外,肾内和泌尿外,透析中心和感染科的综合型民营医院。
比起以前那种以慢性病和老年病为主,全靠吃医保的纸箱厂医院,梅英更希望自己手下的中富医院成为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能够真正为患者解除病痛的医院。
但这有难度,而且难度还不算小。中富是私营企业,没有错从复杂的股东关系。孙宏斌和王彩凤两口子商量了一下后,决定把第一期给中富医院的投资定在了两个亿。
两亿资金对于私营企业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对于一家医院来说……并不充裕。由于是改建,土建等等的费用还算稍低。但采购设备和高薪挖人的空间就不是那么足够了。
梅英打算再换一条路试一试。她发动了自己多年积攒的人脉关系,准备免费为一批疑难杂症患者进行诊断和治疗。然后先在行业内把自己的牌子打出来——要是能顺便上个电视或者网络热搜就更好了。
但让梅英没想到的是,她找来的第一个患者就在年轻的中富医院内部引起了严重的对立。神内科和感染科的医生差点因为这个年轻的患者打起来。
“患者今年十四岁,两年前第一次入院。”梅英一边看着孙立恩翻阅病历,一边补充着自己掌握的情况。“她当时是因为半天抽搐了两次被送入医院的。”
李雨涵小朋友第一次被送入医院,是在她十二岁那年。
那是一月份的下午,在学校上课的李雨涵突然浑身抽搐倒在了地上。这可吓坏了上课的老师和旁边的同学。
她被同学和老师们迅速送到了校医室,等她刚刚躺到了校医室的床上,而惊慌失措的老师和同学还没来得及向校医描述她的症状时,第二次抽搐发作了。
连续两次抽搐,直接让老师给李雨涵的父母打了电话。她被紧急送入了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急诊科接诊后,迅速把她交给了神内的医生进行诊断。而神内的医生依据李雨涵一周前有过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双侧球结膜水肿,颈抵抗阳性和双侧巴氏征阳性,乳酸脱氢酶349U/L,磷酸肌酸激酶240U/L,α-羟丁酸脱氢酶268U/L以及头颅CT未见异常,脑脊液常规正常为依据,认定李雨涵罹患了病毒性脑炎。给与更昔洛韦治疗14日后好转出院。
但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九天后,李雨涵第二次入院。这次的原因是头晕。
第一人民医院再次接诊了李雨涵,她表现出了颈抵抗可疑,双侧巴氏征阳性,克氏征阳性的症状。脑脊液相关检查依旧未见异常,乳酸脱氢酶上升到了489U/L,磷酸肌酸激酶805U/L,α-羟丁酸脱氢酶489U/L。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上一次诊断出了误诊,这次第一人民医院终于给她做了头颅MRI,检测显示,李雨涵的左侧顶枕叶脑回肿胀伴皮层异常信号——T1W1低信号,T2WT高信号,FLARI以及DWI图像上显示为高信号。
然而,第一人民医院经过院内会诊,依旧认定李雨涵患有病毒性脑炎。给与抗病毒、丙种球蛋白和甲泼尼龙冲击治疗。十天后,李雨涵病情好转出院。
当时她的家长为了确定孩子接受的是正确的治疗,半年后还带着她又做了一次MRI检查,结果显示她左侧头部的病灶有明显的缩小。
又过了半年之后,李雨涵十三岁的生日刚过,十一月天气转凉的时候,她再次出现了抽搐,而且这次情况更加严重。除了频繁抽搐以外,她还出现了昏迷的症状。
这次李雨涵的父母多了一个心眼,他们没有再选择去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而是带着孩子,坐着救护车直奔宁远,来到了第二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二院查体后发现李雨涵有压眶微弱反应,认定她这是陷入了浅昏迷状态。同时查出了她有左侧巴氏征阳性,右侧巴氏征阴性,颈抵抗阳性症状。乳酸11.36mmol/L,头颅MRI显示她的左侧病灶比起MRI复查的时候有略微扩大,而且右侧顶枕叶多发异常信号。同时还呈现出了弥漫性脑萎缩样改变。在确定了李雨涵有明显异常脑电图后,宁远二院诊断李雨涵患有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症状性癫痫。给与了甲泼尼龙以及丙种球蛋白冲击治疗。针对癫痫,给予拉莫三嗪止惊治疗。好转出院后,二院的医生要求她继续口服泼尼松进行治疗。
在孙立恩看来,这是三次明显的误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