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迂迴路線相伴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对方寒来说,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治病救人了。
琐碎的事情由陈远操心,杂七杂八的事情也由陈远操心,他只需要想一想某个病症怎么治疗,某个手术怎么做好就行了。
之前骨伤分区离不开陈远,方寒每次出门也不怎么方便带着陈远,现在骨伤分区交给了温学义,陈远跟着医疗小组,总是能把杂七八杂八的事情处理的非常好。
出门之后吃、住、行,和其他医院的扯皮,和患者家属的交流,这些陈远都能非常好的处理好。
早上查了一圈房,又去了二院的ICU,这几天医疗小组在二院这边是内科的患者也看,外科的患者也接,不知不觉间,二院已经住了不少属于医疗小组的患者了,而方寒在手术和治疗之余,同样不忘查房。
医疗小组不是为了做手术而做手术的,患者的术后恢复,医疗小组同样很上心。
方寒对自己一直都有着很清醒的认识,他并不是单纯的外科医生。
因为从小接触中医,得到系统之后首先掌握的也是中医,所以方寒对中医的感情是很深的,学习外科,了解西医,也只是为了更好的让中医融入到现在医学当中。
在一些手术中,方寒现在已经尽量的在思考,如何能把中医的一些手法,一些手段用进去,从而减轻患者的痛苦,保证患者的预后。
同时,方寒也一直没有忘记他的初衷,把中医的一些理念和治疗基础,用更为通俗的说法注解解释出来,让更多的人能够更直观的了解中医。
如中医的阴阳五行、七情六欲、运气学说这些,其实不少东西都能更为通俗的解释出来。
只不过传统中医人大都思想还比较保守,像郭文渊那种想法的中医名家毕竟是少数,不少中医人一方面抱着对现代医学的敌意,一方面又敝帚自珍,把一些东西护的严严实实的,生怕一些人学了去。
大多数中医人在给患者治疗的时候,依旧是那种让人似是而非的解释,患者听的是云山雾绕。
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任何事情都不是单方面的因素。
中医现在比较尴尬的境遇,一方面是现代医学的冲击,二一方面也和中医人的自怨自艾脱不了干系。
不少人都只是嘴上喊着,中医不被重视了,老祖宗的东西被丢光了,可也只是喊一喊,真正想着办法的,付之于行动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再加上郭文渊那一辈的不少中医人其实都是受过迫害的,一些人能够走出来,如郭文渊、罗元辰等人,一些人却并没有走出来,心存怨恨,甚至于把自己的怨恨转移给自己的学生和徒弟,好像中医的现状都是其他人造成的。
种种因素,种种缘由,并非一方面的因素。
……
“方医生。”
方寒从ICU出来,到了急诊科,阮云飞和晋博几个人这几天都在急诊科这边跟着练手。
“感觉怎么样?”
方寒笑着问阮云飞。
“收获还是挺大的。”
阮云飞笑着道:“我从进入医院开始,就一直在内科,很少见到急诊科的一些现状,内科的患者大都不算急迫,可以慢慢考虑方案,可在急诊科,有时候就由不得你。”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方寒点着头:“中医本就是从实践中而来的,多接触一些领域,对于开拓我们的思路也是有好处的。”
阮云飞和晋博的水平比起李小飞等人来要高的多,所以在这方面他们还是能感受到的。
任何的尝试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而医疗小组的这些成员,就是方寒最好的帮手。
神经外科。
张晓飞坐在刘主任的办公室不走。
“刘主任,您一定要帮帮我呀,原本说好的今天上午手术,这现在,您让我怎么办?”
“这又不是我造成的。”
刘主任翻着白眼,心说你们要是没那么多事,现在手术估计都已经做完了。
落红吟 潞浠
无论是村上石郎做,亦或者方寒做,这会儿估计都快结束了,怪谁来的?
“刘主任,那现在怎么办?”
张晓飞也无语。
正是因为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所以他们现在才没有一点脾气。
“目前来说有两个方案。”
刘主任觉的刁难的也差不多了,缓缓道。
“您说。”张晓飞急忙道。
“第一个,这台手术我亲自来做,我的水平虽然比不上方医生和村上医生,不过做这台手术还是有把握的。”
“刘主任,我爸那边,您也知道…….”
张晓飞急忙苦笑道,很显然,第一个方案行不通。
“第二个,继续住院,先采取保守治疗,先控制病情,方医生那边再想办法。”
刘主任缓缓道:“我们是医生,总不能就看着你爸这么干耗着吧?”
“刘主任,保守治疗要是有效果,我们也不会选择手术了。”张晓飞无语了。
“可以试试中医的法子。”
刘主任道:“方医生是忙,可方医疗小组这次来的专家不少,阮云飞阮医生、晋博晋医生,都是全国评选的名医,我厚着脸皮还是能请的动的……”
说着刘主任顿了顿,低声道:“而且阮医生和晋医生是方医疗小组的人,如果晋医生或者阮医生愿意治疗,保守治疗没什么效果,方医生就不会袖手旁观了。”
张晓飞眼睛一亮:“刘主任,您是说?”
“迂回路线嘛。”
刘主任笑着道:“谁让你们作呢,现在到了这一步,就只能走迂回路线了,再说了,中医的法子还是不错的,先调理一阵子,到时候哪怕再做手术,你爸的身体也要比现在更好,手术的风险也要比现在更小不是?”
张晓飞微微沉吟,这样子说的话,其实倒也是个办法。
“谢谢刘主任了。”
“客气了。”
刘主任笑了笑,目送着张晓飞离开,这才微微摇头。
都说方寒对患者负责,为了患者是绞尽脑汁,果不其然啊,张牛军的事情上,方寒也算是费了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