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ptt-第1265章 竹海私授讀書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踢掉鞋子?
穿鞋走路,脱鞋上-床,对人类来说,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天黑?
上师让我们天黑再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巴蛇不愧是五大种群中脑子最活泛的,分析的丝丝入扣!
其它四兽频频点头,就是这样,不可能再有其它解释!
五个大兽都兴奋了起来,这是要开小灶的节奏啊!可能是上师自己的意思,也可能是上界中自己那些老祖的委托!
想想也是,自己这五家的实力要远远凌架于其它太古种群,几乎就能代表太古兽群的一半实力还多,凭什么要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家伙一起聆听上谕?修真界可不讲究兽兽平等,这是个讲实力的地方。
角端也不甘人后,“他的右手,比划的那个手势,不应该是某种手咒,没必要;这样的情况下关键是要简洁明了,人类的手咒无数,同样一个手势又内分无数,我们太古兽哪里清楚?上师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我的意思,那就是个简单的二字!
这是指的,二更天?”
很有道理啊!但五家之中最是鲁直的猰貐却有不同看法,
斩天屠魔记 失落痕
“也许是要二万紫清呢?这上师就是死要灵的!”
相柳氏拍手大笑,“猰貐兄弟的想法很有见地,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怕他要,就怕他不要!我们五族上百万年积蓄下来,虽然外出宇宙的机会不多,但二万紫清凑一凑还是完全能拿出来的!
修战 独望
我看就不如这样,咱们晚上二更天带着两万紫清去拜会上师,看具体情况,再说拿不拿紫清?万一上师是个高风亮节的呢?”
一直沉默不语的九婴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你们不觉得,道人右手自然背于身后,正在腚部长强穴上,此位置既是肛-门,肛-门里有屎……他把个二字摆在屎旁边,会不会意思就是二十万紫清?”
相柳氏一个趔趄,怒目而视,“我看你是吃-屎吃多了!腚部乃人体上最白的部位,照你这么联想,是不是应该給他送二百万紫清?”
五兽议定,当然也不会告诉其它兽,就五家各凑了四千紫清出来;它们太古兽一族的修行并不需要这东西,又懒于外出宇宙,所以说实话,积累不多,这一家四千也是族中的老底子,并不像想象的那般财大气粗,所以九婴所言,实在是招了众怒的。
二更天,五只大兽又悄悄的摸了回来,竹林深处,上师依然熟睡正酣!
修士到了这样的境界,又怎么可能真正睡觉?五兽的行止在老远处都必定是清楚的,之所以熟睡,说白了就是不想醒来!
为什么?当然是条件不够啦!
五兽互相看了一眼,脸现无奈,果然是个死要灵的!但愿如猰貐所言指的是两万,而不是该死的九婴所猜的二十万!
相柳氏轻轻上前,把装满紫清的纳戒放在牙床一角,虽然它们用不到紫清,却可以用这紫清和人类修士交换用的上的器物,说不肉疼那是假的,只看这上师的提点值不值,不值的话,真当在北境,太谷兽群就是泥捏的么?
再回去静静等待,果然,过不多时,上师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醒转了过来!
超级系统人生 嗨这里
这是闻到紫清味道了!五头大兽不无恶意的想到。
看到五头太古兽,就很惊讶,“你们,你们这是?”
相柳氏对紫清是只字不提,都是真君大修,就是神识一搭的问题,上师必然早就清楚,他这送礼的却是不好再提,这是规矩,说的明了就没有了那份默契,就会很尴尬,这礼就送的不太明白!就会事倍功半!
“上师,我等还有些小小的问题没有搞通透,所以回来请求上师多加指点,没耽误您休息吧?”
娄小乙就笑眯眯,“没有没有,我这人呐,就是半夜精神,白日犯困,你们来得正好,正可一解寂寞!”
达到了一定的目的,当然就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要说这修行生物的脑子就是好使,他照搬吴老先生的话本小说情节,不过是图个乐趣,但却被太古兽们一眼看穿,这也在提醒他,不要随意耍弄它们,否则反噬起来,最起码在天择是待不下去了。
当然,兽类就是兽类,看得见却不见得看得远,只看懂了二万紫清,却没看懂二十万?
不过他也不是贪婪的性子,二十万紫清这玩笑有些大,一贯大手大脚的太古兽们真还未必能拿出来,他的心态从来都是双赢,却不愿意把别人逼到角落里,很容易生变的。
对娄小乙来说,他从来就不会预设敌人,他的习惯是大家都是朋友,除非赶到某个地步,他都是愿意留人一线的。
对天择的太古兽,他就认为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修真力量,在半仙退出宇宙修真舞台时,完全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他所有的考虑都是从轩辕出发,因为剑脉属于精兵性质,擅长的是破袭突击;讨厌的是排兵列阵拼消耗,差的就是大批不怕死的炮灰级修行生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其实剑修和天择太古兽群就很般配!有相近的性格特点,有互补的战斗属性,而且本质上都还算是讲信誉,如果揉合在一起,剑修在前面施行重点打击,兽多势众的太古兽扎住阵脚,双方都有不怕死,不妥协,不畏难的基因,真正放在未来可能的星际战争中,就会成为一个恐怕的力量。
相反,如果天择太古兽站在了对头的一方,有朝一日双方撞上,宝贵的剑脉力量会损失多少?
宇宙变迁,纪元更迭,拼的不是个人的实力有多高,而是你有多少朋友!当你振臂高呼,是否能做到应者景从?
对于力量的认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和师门一致?但自婴我那一刻起,他就在提高自身实力的同时,也在提高自己的势力!
就如米师叔嘴里敬仰的十三祖,多么多么了得,有个屁用?成了仙还不是被逼得崩道自灭,图谋万年之后?
他就不会做这么长远的计划,他只看眼前,只看今世!
个人实力再强,也不能缺了朋友!真有朝一日和某个大势力对上,也能拉起一支自己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