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剛剛是睡過去了嗎 (第一更)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这件清雍正珐琅彩三阳开泰笔筒尺寸并不大,残片也不多,因此,拼对粘接就没什么难度了,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向南将它粘接成型,用502快速粘合剂加固处理之后,便放在一旁不再理会,转而又回到了大红长案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将平摊在长案上的这幅《云栖山寺》图画芯的一角捏住,将整幅画芯拎起来轻轻一抖,命纸就好像冬天里挂在枝头上的枯叶一样,一阵微风就将它给吹落了下来。
向南自然是一点也不意外,将画芯又重新摊放在了长案之上,重新托好命纸,然后弯腰俯身,神情专注地开始一点一点地修补起画芯的残破之处来。
……
文物修复室外间的休息室。
无论是戴维斯,布罗迪·泰勒,还是吉姆·斯塔克,早就已经见识过向南修复古书画时的那种“神奇”的手段,因此,如今再次见识了一番,心里面还是感觉很惊艳,但面上却是没再表现得那么吃惊了。
咱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怎么还会表现得那么乡巴佬呢?
布罗迪·泰勒和吉姆·斯塔克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忽然扭头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两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另一边。
没错,乡巴佬就在那边。
被布罗迪·泰勒和吉姆·斯塔克同时关注着的鲍勃·威尔逊此刻毫无所觉,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玻璃隔断里的向南,仿佛恨不得将自己整个脑袋都挤进玻璃里面去,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他实在是没看懂,向南只是拎起画芯轻轻一抖,那命纸怎么就自动脱落了呢?
这简直是比脱衣舞女郎身上的衣服都掉得还要干脆!
如果说鲍勃·威尔逊对古陶瓷修复只是略有了解,不算熟悉的话,那么,他对华夏古书画的修复技术,还是懂得非常多的,毕竟,威尔逊美术馆里有将近一半的藏品,都是华夏的古书画。
占比这么大,市场价值又高,由不得鲍勃·威尔逊掉以轻心,这也是他专程花了极大的代价,将精通华夏古书画修复的工藤太郎从倭国请到威尔逊美术馆里来坐镇的原因,就是为了确保这些华夏古书画保存完善,以免出了什么纰漏,导致古书画残损,从而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
对于古书画的修复,他也算是知之甚深的,工藤太郎曾经告诉过他,古画修复最复杂也最麻烦的一步,那就是揭裱,也就是将命纸和画芯分开的那一个步骤,哪怕是技术熟练的资深修复师,一个操作不慎,都有可能将画芯撕破,对古画造成二次伤害。
因此,揭裱这一步,文物修复师都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点一点将命纸撕下来,而且速度还不能太快,正常的情况下,一幅古画的揭裱,往往需要耗费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如果情况再复杂一点,耗费三五天时间都是正常的。
青春 無 悔
可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向南只是往画芯背面刷了一层清水样的东西,然后转头去修复古陶瓷了,过了十来分钟时间再回来,他就跟变魔术似的,拎起画芯轻轻一抖,命纸就自动掉下来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战士之歌
简直是匪夷所思!
现在的鲍勃·威尔逊已经顾不得去吃惊向南一心两用,同时修复两件文物的事情了,他已经被这一手揭裱手艺给惊到了,整个人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
穿书后我抢了女主的白月光 网抑云
嗯,没错,就是在做梦,毕竟在梦里头,看到什么都不觉得奇怪,在梦里头他还变成了世界首富呢,他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过了好一会儿,鲍勃·威尔逊才从恍恍惚惚中晃过神来,他转头看了看坐在后边沙发上的工藤太郎,低声问道:“工藤先生,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向先生应该是在那清水中加入了某种药物,可以让揭裱变得更加简单。”
工藤太郎一开始也有些震惊,不过他毕竟做了大半辈子文物修复师,从十五六岁时就在倭国的古董店里做学徒,开始接触华夏古书画的修复工作,眼界还是有的,清水的作用不可能让命纸和画芯之间的胶水失效,那必然就是某种药物了。
“是药物的作用?”
鲍勃·威尔逊眉头一皱,随即有些恍然,应该就是药物了,要不然的话,工藤太郎也能做到这一步的,他问道,“这药物不会对文物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吗?”
工藤太郎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我听说向先生也是个极爱文物的人,如果是对文物有害的药物,他不会用在文物上。”
御太虚 捏捏爪爪
“你倒是挺了解他。”
鲍勃·威尔逊笑了笑,忽然又问道,“你觉得向南的文物修复技术如何?”
一开始,他还是对向南挺好奇的,毕竟是收藏界里盛传的“上帝之手”,而且刚刚那一手揭裱手艺的确是惊住了他,可现在听工藤太郎的意思,这是药物的作用,他的心态就发生变化了,感觉向南似乎也不过如此,能力是有的,但还没有夸张到要用“上帝之手”来称呼他,说不定,向南的文物修复技术也许还真的比不上工藤太郎呢。
“现在才刚开始修复呢,还看不出来。”工藤太郎摇了摇头。
“嗯,那就先看看再说吧。”
鲍勃·威尔逊微微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到现在他也轻松下来了。
如果向南的文物修复速度是靠着某些药物来实现的,那就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这一类的药物要是交给工藤太郎来使用,工藤太郎的速度也能提高很大一截。
但他来找向南,可不是单纯为了文物修复速度来的,他也不在乎文物修复速度的快慢,他在乎的是文物修复的质量好坏。
想到这里,他又将目光透过玻璃隔断,往文物修复室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又有些发懵了。
我刚刚是一不小心睡过去了吗?
我好像只是跟工藤太郎聊了几句话而已,向南怎么把画芯也给修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