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u9w人氣都市异能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txt-第四百七十四章 福爾摩坤和華絲看書-t6l7o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天蒙蒙亮的时候,爱丽丝通过对诸多交通视频的分析和推演,找到了那辆GMC房车昨天下午离开守旺大厦后的去向。
那辆车上了高速,到羊城出口下高速,随后在羊城市内停了几个小时,一直到半夜两点左右,重新上高速返回彭城,回到守旺大厦。
至于这辆车在羊城的具体轨迹、目的地,爱丽丝正在通过对更多监控和相关资源的获取,来做进一步确认。
而另一方面,对守旺大厦的网络“侦测”也有了进展。
守旺大厦的网络爱丽丝很容易就潜入了,但她发现守旺大厦的网络终端中,并没有连接地下室三层的终端。
于是通过其他方式,她又找到了另一条地下室的专线,但这条线路只连接了一个终端,并且传输的内容非常奇怪,是一些监控的画面,却不是地下三层的监控画面,甚至不是守旺大厦或周边的画面,而是一个大家庭的生活情况。
看着爱丽丝传回来的监控视频片段中那一家人的画面,向坤不由得眉头深锁。
这家人里面,难道也有“变异生物”?
否则的话,地下三层的人,为什么要费劲对他们进行监控?
但按照爱丽丝传回的监控画面进行仔细分析,向坤却没有看出画面里出现的几个人,有哪个已经发生了变异,成了“变异生物”。
又或者,这是某个“变异生物”的“家庭”,所以“神行科技”在进行监视,等着“正主”出现?
这么一想,向坤就立刻发现,在监控视频里出现的,有母亲,有两个年轻孩子,有“爷爷”,有“外公外婆”,有保姆阿姨,但唯独没有应该出现的“男主人”。
从画面里那套装修不错的房子的各种细节,向坤判断“男主人”离开应该已经很久,几乎找不到他的生活痕迹。
向坤不由得想到刚刚在“超感状态”下感知到兔子木雕旁边新出现的那个“人形变异生物”,难道那就是这个家庭的男主人?
向坤开始根据爱丽丝发回来的那几个监控视频片段里透露出的信息,试图进行视频画面所在位置、身份的搜寻。
在晚饭的饭桌上,三位老人提到了一个菜市场、一家面包店的名字,两个孩子提到了一所中学、一个商场的名字,这些都可以帮助锁定他们所在城市和大概方位。
不过向坤还没想好引导爱丽丝协助他找人的搜索规则时,爱丽丝已经通过监控视频,捕捉到其中一个孩子用来上某个社交媒体平台的帐号,然后直接通过网络定位到了这家人的位置,甚至直接渗透了他们的网络,控制了手机、平板、电脑、游戏机在内的所有网络终端。
又通过监控视频传输的方式,找到了将监控视频传输回守旺大厦的设备,距离那家人不到一百米,在同一个小区中。
接下来,这家人的信息自然而然就被爱丽丝找到了,并且通过这些信息,在互联网上找到了更多相关联的关键信息。
然后向坤由这些信息,大概推导出了这家人的情况:
这家男主人名叫谢洪庭,早年当过兵,复员后进入一家高端安保公司工作,后来在一次意外中下身瘫痪,住院几年,家人虽悉心照料,依然在五年前因为并发症不治身亡。
不过在谢洪庭病亡后,那家原本已经破产的安保公司的负责人又找上谢的家人,告诉他们当初其实有给谢保了一个巨额的保单,现在谢的情况符合赔付条件,于是帮他们跟保险公司申请到了那笔巨额的赔付。
不仅如此,安保公司的负责人又东山再起,把公司重新开了起来,将谢的遗孀请回去当行政,每个月都付给高薪。
于是这家人虽然失去了最主要的劳动力、又承担了几年的巨额医药费,老的老,小的小,但生活水平却是不降反升。
爱丽丝很“贴心”地帮他将那个安保公司的来头调查了一下,发现那安保公司能够“起死回生”,背后的资金源果然是和“神行科技”有关系,是“神行科技”控制的一家安防公司出的资。而且谢家人拿到的那笔巨额保费,也并非来自保险公司,同样是来自“神行科技”相关的机构。
这样一来,就让向坤有些疑惑了,这看起来不像是在监视,而像是在照顾啊?
如果那个谢洪庭并没有死掉,是成为了“变异生物”的话,“神行科技”要“守株待兔”,其实应该放任其家人过的贫苦,才更容易迫其出现。
看起来,更大的可能,那个谢洪庭如果是“变异生物”的话,可能是直接为“神行科技”效力了,对他家人的这些经济上补偿,是为了安抚他,让他安心干活?
而相关的监控,则是某种程度的胁迫?
会不会……这个谢洪庭其实就是“良先生”?
不过根据之前他从米乔、方博士等人那里获得的信息,还有更多和“神行科技”、“良先生”相关的信息来判断,“良先生”负责“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的时间,应该远在五年以上,所以这两个身份对应不上,谢洪庭不会是“良先生”。
这个时候,爱丽丝对那辆GMC房车在羊城的踪迹又有了新的进展。
根据已经获得的部分监控视频信息,爱丽丝推算出那辆车在羊城于一家酒吧的停车场逗留过,于是获得了这家停车场监控系统的控制权限,找到了对应时间段的视频,也拍到了那辆GMC房车。
看着爱丽丝发过来的视频片段上,那个一身黑西装、满脸是疤的壮汉从驾驶室走下来,向坤却是不由得皱眉,这哥们……应该不是“变异生物”吧?否则的话,在第一次变异的时候,他脸上的疤应该就复原了。
又或者,那些疤只是伪装,就像他戴的鸭舌帽一样?
爱丽丝继续传来酒吧内的监控视频,向坤看到了那疤脸壮汉进入酒吧后,直直走向吧台边,拦住了一个刚刚站起身的外国男子,说了几句什么。
从视频中那疤脸壮汉的身体姿态,向坤判断他应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身体是微微有些绷紧的,在他说完话后,表情却忽然变得有些呆滞,眼神有些茫然,身体也放松了下来,但随后身体又剧烈颤动起来,像触电了一般,瘫倒在地。
从头到尾,两人并没有发生身体接触,但外国男子依然是惊慌地向周围观察了一下,快步离开了酒吧。
外国男子离开后,疤脸壮汉晃了晃脑袋爬起来,从兜里拿出个东西塞到耳朵里,似乎是个耳机,然后也不见他说话,直接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酒吧。
接下来爱丽丝不断地发来监控视频,是疤脸壮汉出酒吧回停车场开车,以及其他店铺、街道上的监控所拍到的一些GMC房车路上行驶的一些视频。
可以看出来,疤脸壮汉在离开酒吧后并没有丝毫慌张或愤怒的表现,后来开车在路上也是不疾不徐,也不像有明确目的地,仿佛在兜风一般。
“车厢的门没打开过吗?”向坤对爱丽丝问道。
“我查过的监控视频中没有相关画面。”爱丽丝回道。
“尝试追踪一下那个酒吧里的外国人离开后去了哪。”向坤说道。
虽然是通过监控观察,虽然酒吧里光线不好,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看到后脑勺顶多一点侧脸,但向坤却是对这个人有种直觉上的注意,他知道这意味着他的感官能力在观看视频时捕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是还没能形成系统性、明确的、能让大脑理解的信息进行反馈,所以只能有种似有若无的“直觉”。
过了一会,爱丽丝只传回了两段监控视频,一段可以看到街对面快步走过的身影,虽然只能看到下半身,但从那西裤和皮鞋还是可以基本确定是那个酒吧里的外国人。
另一段同样是在街道上大步快走,只是角度不同,可以看到那外国人虽然是快走,但速度极快,以旁边的物体和地上的砖格做参照,赶得上普通人快速奔跑了。
“后面呢?后面他去了哪里,无法找到有他画面的监控了吗,还是相关监控尚未掌控?”向坤问道。
爱丽丝发了一张地图出来,地图上有一段位置被标红,爱丽丝解说道:“目标进入这片区域后,没有合适角度摄像头,无法继续追踪,一直到刚刚,也没有拍到他离开的画面。”
“消失了?”向坤微微皱眉,观察这那段地图:“这地方前后有什么建筑物?”
爱丽丝马上将地图周围的建筑都标出来,然后又发来一个视频:“在目标‘外国人’进入后十分钟,目标‘房车’也进入了那个路段,十分二十七秒后离开。结合之前目标‘疤脸’和目标‘外国人’在酒吧里的接触来判断,目标‘外国人’有87.8%的几率上了目标‘房车’,一同离开。”
“这个87.8%的几率是怎么算出来的?”向坤下意识问完后,马上改口:“哎……不用回答!判断一下那辆房车离开那路段的时间和它上高速的时间,看看中途有没有去其他地方。”
“从推算来看,是直接返回彭城。”爱丽丝很快说道。
开出酒吧停车场后,漫无目的地游逛,但经过那外国佬消失的路段后,停了十几分钟,就直接目的明确地离开羊城上了高速回去了?
这样看来,那辆GMC房车从守旺大厦出来,跑到羊城,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去抓这个外国佬?
向坤马上想到了自己在“超感状态”下感知到的兔子木雕旁边新出现的那个“人形变异生物”,他对着之前拿走兔子木雕的“变异生物”有强烈的恐惧情绪。
所以,那个拿走兔子木雕的“变异生物”,就是开车的疤脸壮汉?
不对,不是他。
这种GMC改装房车,主要服务的是后面坐的人,而不是前面开的人。
虽然爱丽丝没有找到房车停下后车厢打开的监控画面,并不意味着那车厢里的人就没有下来过——毕竟不是全路途都在监控之下,爱丽丝也没有获得所有监控视频。
就好像外国佬消失的那个路段,他们就看不到有没有人下车、上车。
所以,当时这辆车内,还坐着一个真正的“变异生物”,是他将外国佬抓上了车?
此时屋外已天光大亮,向坤感觉到身后老夏睡醒了,从床上坐起。
电脑椅嘎吱一声呻吟,带着向坤转过了身,他把手机上爱丽丝帮他订好机票的信息展示给老夏:“今天咱们飞彭城,到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中午,你一会联系一下娜娜、真儿,中午一块吃饭,地点就订在兴才广场边上一家叫‘天下第一鱼’的店,那家店做的鱼听说很不错。”
夏离冰却是抬头看他:“那家店有什么特别?”
很显然,她瞬间就听出,向坤那句“那家店做的鱼听说很不错”并不是真正理由。
“因为那里可以直接观察到守旺大厦的情况。”向坤说着,将昨晚她睡着后,自己和爱丽丝发现的信息告诉她。
……
这次前往彭城倒是非常地顺利,航班很准时。
考虑到时间问题,向坤和老夏没有让娜娜她们俩来接,而是直接前往约定好的餐厅。
其实如果按照行事方便来看的话,他们俩悄咪咪前往彭城,谁也不通知,先探完守旺大厦的情况是最好的。
但娜娜和真儿此时在彭城,他们要过去,是绝不可能不先通知她们俩的。
向坤抵达“天下第一鱼”的时候,唐宝娜和杨真儿已经找好位置,正在翻菜单了。
“向大厨!哲里!”杨真儿面向入口的位置,一看到向坤的光头,立刻站起来伸长手喊了一声。
正引着向坤往里走的服务员小声笑道:“原来您也是大厨?难怪这发型和我们主厨一样!”
向坤只好笑道:“我不是大厨……朋友瞎叫的。”
到了位置后,唐宝娜奇怪道:“咦,你不是说你和老夏一块来的吗,老夏呢?”
“噢,她去对面的便利店买点东西。”向坤说道。
“你怎么不和她一块买了再上来?”杨真儿疑惑。
“我这不是怕你们等急了,先上来么?放心,你家老夏精明得很,不会走丢的。”向坤笑道。
“现在不太平啊,我表哥那铁塔一样的身材都能被人绑票,更何况老夏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杨真儿一脸忧愁地说道。
唐宝娜忍不住笑道:“得了吧,我们俩绑在一块都打不过老夏一个,我们俩比老夏‘娇滴滴’多了好吧?你堂哥又不是在国内被绑票的,国内安全得很。”
其实在跟她们俩聊天的时候,向坤的余光已经透过餐厅的落地窗玻璃,看到了远处街对面走在路边的夏离冰。
而在她的右手边,就是守旺大厦。
此时她看起来状态很正常,左手拿手机,右手不时伸进外套口袋,不时拿出来,放在身侧轻摆,但向坤却知道,她其实在偷偷地往守旺大厦旁边的绿化带里扔“超联物”钨钢球珠。
为什么向坤不自己过去布置“超联物”?
因为他知道守旺大厦及附近有一部分带红外热成像模式的监控,而且说不定有针对探测“变异生物”的摄像头。
爱丽丝虽然查知并控制了一部分摄像头,但并没有查知到所有的摄像头。
向坤虽然能够很准确地把握所有电子产品的存在,能够找到所有隐藏的监控,也能反向探明那些监控的视野、成像模式,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它们全面瘫痪,但对于一个陌生的、之前未踏足的、并且高楼林立范围不大的区域,又是“神行科技”这种经常会出各种黑科技产品的公司,向坤并没有完全百分百的把握保证自己现身附近不会被发现,也并不想一过来就制造太大的动静,打草惊蛇。
谨慎起见,还是先让老夏帮他布下足够多的“超联物”甚至“情注物”,让他先隔空窥探一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