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九章南意揚的代價鑒賞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在她就要一跃而下的时候,南意棠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的沉重,她被人从身后扯住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南意棠转过头,就看到站在那里的人是南意扬,他扯着她的胳膊,把人给拽了回来。
“棠棠,你疯了吗?”
南意扬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南意棠那么坚强的一个人,竟然会选择自杀。
他不敢想象,如果南意棠真的死了,他该怎么办?
从这个高度掉下去,足以让南意棠从此以后消失在他的生命中的。
“你放开我,放开我。”
南意棠挣扎着,根本不愿意让南意扬触碰到自己。
“棠棠。我不许你死,你怎么可以死呢?我告诉你,不许再做这样的事情,否则,否则……”
在这一刻,南意扬却忽然觉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威胁到南意棠,毕竟现在,好像失去了爱人的南意棠根本就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他也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了。
南意棠冰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别碰我,你让我觉得恶心,你凭什么阻止我,我自己的生命,我可以自己做主。”
刹那逆时年 蝶醒
南意棠万念俱灰,秦北穆的死,对于她来说,是毁灭性的的打击,那是她的世界里唯一的光啊,就这么被熄灭了,她知道这是南意扬的阴谋,可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那的确是她亲手造成的,秦北穆的死。
“棠棠,以前没有秦北穆的时候,你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吗?为什么现在非要寻死觅活的,我不过是拨乱反正,让事情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上而已。”
“南意扬,你可真不要脸,谁是反?谁是正?只有你才是反的,如果不是你,我和秦北穆根本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结局。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给我闭嘴。棠棠,为了一个外人,你这样和我说话。”
总裁轻点爱:前妻求再嫁
“他不是外人,你才是。我跟秦北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我们结过婚,举行过婚礼,在所有人的面前接受过祝福,许下对彼此的承诺。可你呢?你才是什么都不是。”
南意棠太虚弱了,她甩了甩手,但还是没能把人给甩开,反而被南意扬这样压在了身下,几乎无法动弹。
南意扬是被刺激到了,一双眼睛几乎都是猩红的,盯着南意棠,虽然早知道她的心里是厌恶他的,可是,南意棠怎么可以那么喜欢秦北穆,反而与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的对比,血淋淋的刺着他的心。
“南意扬,你放开我。”
南意棠看着南意扬近在眼前的脸,还有他扑面而来的充满了侵略意味的气息,都让她觉得非常恶心。
“棠棠,你那么讨厌我,可是,你还是不能离开我。秦北穆已经死了,他不会再出现了,从此以后你们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死人的婚姻是不奏效的。以后,你只会属于我。”
“你痴心妄想。南意扬,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你休想死。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春生叹 法孙
”南意扬,我若是真的执意要死,你怎么拦得住我?“南意棠恨极了眼前的这个人,她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确是不应该这样死去,要死也应该拉着南意扬,还有南秋怡他们一起死,让他们一起给秦北穆陪葬,却又怕他们脏了秦北穆和她轮回的路,到了下面还要继续骚扰她和秦北穆。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李古丁
”没有我的允许,你别想死。“
南意扬把人硬是拖到了床上去,用绳子把她的手脚都捆了起来,让她无法动弹。
“南意扬,你要干什么?”
“你是我的,你这辈子都是我的。我不许你死,你就不能死。棠棠,别再逼我,我不想让你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傻子,我不想毁了你的。”
“不想毁了我?你早就已经彻底的把我的生活变得一团糟了。你还想怎么毁?南意扬,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改造成一个只会听你话的傻子,我也一样还是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我的心,永远只属于他。”
南意扬抚摸着南意棠的脸,眼神复杂而又忧伤,夹杂了更多的不甘心。
“恨我吧,没关系。棠棠,你尽管可以恨我。”
南意扬俯下身子,将人抱在怀里,轻轻的摩挲着。
“我只想把你留在我身边而已,只要能够每天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南意扬抱着疯狂捶打他的南意棠,不过她似乎很快就没有了力气,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我恨你。”
南意棠被打了镇定剂之后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她反反复复的都在说着自己的恨意,似乎是在提醒着自己,绝对不能忘记那些仇恨,但是她很少清醒,绝大多数的时候是在完全昏迷的状态下的。
南意扬就喜欢这么守着一个睡美人,南意棠不清醒的时候,才是最安逸的时候,没有冲突,没有谩骂,只有这样偷来的和平相处的宁静。
“棠棠,棠棠,你为什么总是不懂我的心。”
南意棠再一次清醒的时候,是一个深夜。
南意扬就躺在她的身边,睡的很安静,她的眼睛逐渐的变得清明的时候,眼中的恨意也越发清晰,大概是因为她一直没有清醒,所以南意扬并没有用绳子捆着她,南意棠慢慢的挪动着身子,爬了出来。
看着南意扬的睡脸,恨意顿生,她是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把南意扬给弄死,秦北穆死去的时候有多绝望,现在的她也想让南意扬尝一尝同样的感觉。
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之前藏的碎玻璃片拿了出来,然后朝着熟睡中的南意扬狠狠的刺了过去。
南意扬几乎是从睡梦中痛苦的瞬间睁开了眼睛,他的胸口满是鲜血,抓住了南意棠的手,而她还想着要刺的更深一点。
“你……”南意扬的胸口渗着血, 他忍着痛一把将南意棠给扯到了自己的面前来,“棠棠,你竟然真的下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