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美漫喪鐘-第2630章 迴歸看書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还好,和离开前没什么变化。”苏明身后摸了一下客厅的茶几,搓了搓手指上的灰尘:“家里没丢东西,花园也没被野兽破坏,就是家具和地面脏了点。”
“我这就去打扫,今天稍微晚点开饭。”琴酒笑着挽起了袖子,先从腰包中掏出一块兽皮铺在沙发上,把电视遥控器塞进男人手里,按着他坐下:“就像你在时间线里看到的一样,表弟还是胜过了灭霸,只不过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情场上。”
苏明笑着摇摇头,打开电视机后站起来一起干活,绞杀的触手打扫卫生最方便。
当年自己修建起来的山间别墅,主屋几层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三千平米,现在缺少的只是没有足够的扫帚而已,拿从艾泽拉斯折来的世界树嫩枝凑合一下好了。
“他那也算是歪打正着吧,把死亡伺候舒服了,人家的手指缝松了松,地球的那些死者就都复活了,甚至大部分人连死去的记忆都没有,心理健康都被考虑到了,倒是灭霸,他亲眼看到韦德和死亡滚床单,何止是心态爆炸能够形容的,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再来地球找事了。”
…………………
漫威40K地球的时间,距离丧钟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了六个月,如今的时间是2008年11月初,山区中正在飘着小雪,树林里的大地斑斑点点。
苏明在艾泽拉斯等了两年,别说本该发生的‘阿克蒙德拆海加尔山却被小精灵炸死’一事没有发生,连克尔苏加德叛出达拉然那么久了,容纳初代巫妖王耐祖奥的寒冰也被萨格拉斯投掷到了诺森德,但天灾军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重生之洪荒剑圣 神仙姐姐
倒是自己这些日子也没闲着,不光梳理了跨宇宙贸易的网络,暗中组建了新联盟等着洛丹伦灭亡,同时还教导吉安娜和伊瑞尔一些本领。
寻秦记 黄易
搬家到了秘蓝岛的艾瑞达人们还在休养生息,但伊瑞尔已经听从丧钟的建议,和过去德莱尼时期的记忆告别。
她和热心的丧钟以及老师维伦一起,选择了新的紫色旗帜作为种族象征,旗帜中央有交叉在一起的扳手和镰刀,代表以技师和农民为本,摒弃纳鲁的残留影响,建立团结民主的人民专政,自己做自己的救世主。
不过鉴于圣光依旧存在,她也认可这种来自心灵的力量,所以她还是被称为伊瑞尔大主教,初步接了维伦的班。
吉安娜在卡拉赞进修魔法,同时也从苏明找去的不同老师那里学习科技,在机械神甫和蓝图的帮助下,她已经能熟练用冰构成爆矢枪了。
她请丧钟等人去了库尔提拉斯作客,戴林上将也赞同了暗中加入了暴风王国主导的新联盟,他还传话给同是海洋贸易国的吉尔尼斯,想要拉拢老朋友吉恩·格雷迈恩入伙。
但是对方的回信中含含糊糊,只说自己国内暂时有些小问题。
苏明知道那大概就是狼人诅咒了,在天灾军团降临之前,通灵术的问题就开始出现在大陆各地,确实也是个问题。
但狼人化并不会让人完全影响理智,反而还会让他们更强壮,跑得更快,将来一样加入联盟。
惊鸿变
那就没必要去管。
暗夜精灵已经和暴风王国建交,只是暂时没有公开,泰兰德在和伊利丹重逢后很快就结婚了,他们现在十分幸福,大概。
发生在翡翠梦境中的事情,伊瑟拉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后来曾找过丧钟一次,因为他身上混杂着上古之神的邪恶气味。
但至尊法师掏出一块金色圆盘之后,她表示自己是睡糊涂了,其实什么都没看到。
苏明也不是想威胁什么人,他只是想和绿龙女王谈个条件。
在作出会帮忙对付萨维斯的承诺后,威尔逊企业和绿龙军团成为了贸易伙伴,天穹议会也向塞纳里奥议会派出了新的大德鲁伊,三眼乌鸦大师。
一个在艾泽拉斯前所未见的人类德鲁伊,伊瑟拉像是看到了在人类这个种族中传播环保理念的新前景,顿时就忘记了玛法里奥的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玛法里奥只是在树下的大洞里睡觉,人家三眼乌鸦则直接把自己融入世界树,聆听所有树木的声音,谁更爱自然,显而易见。
优胜劣汰也是自然规律,丧钟只不过是帮艾泽拉斯淘汰了一个落后的大德鲁伊,换上了一个更强的大德鲁伊,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
伊瑟拉很高兴,并称丧钟是自然的朋友。
塞纳留斯早先则不太高兴,他的徒弟在翡翠梦境中被萨维斯暗杀,这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那个本该死了一万年的萨特能做到这一点,于是当众质疑,怀疑有人和梦魇里应外合。
在发出质疑后的第五天,送水果的小鹿在林间发现了塞纳留斯的尸体,半神的尸体被梦魇之力腐蚀殆尽,于翡翠梦境的一角散发着臭气和红烟。
他不会生气了,再也不会了。
…………………………..
“嘤嘤嘤!”
短暂的思考时间之后,绞杀发出了叫声,表示自己收工了,地面上的房间打扫完毕。
就是位于地下,像是用来存放‘天马号’飞船的机库啦,用来收藏丧钟从异世界捡到的一些东西啦,等等仓库性质的地方还没清扫。
“不着急,回头再收拾也行。”苏明伸手拉过正在召唤迷雾净化空气中浮尘的琴酒,把她放在自己腿上,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看到新闻里的这个人了吗?他就是我这时候赶回来的原因。”
那是一个笑容爽朗的高个子黑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此时正在白房子的蓝厅中,手按圣经念诵着就职誓词。
琴酒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但隔着电视,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从腰包中掏出一桶就来,咚地一声放在地板上,一拳打爆盖子,那牛角杯舀出一杯递给苏明:
“看到了,是美国的新任总统上任,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位古老者,或者说一位旧日支配者的化身,我曾经和他在负空间十字路里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说要来找我玩。”
“古老者?那是什么?”琴酒对这个名词有点陌生。
电视机里面的新任黑人总统就仿佛听到了他和琴酒的对话一样,笑着朝镜头方向眨眨眼睛,让苏明无语地喝了一口酒:“不可名状的大全能宇宙级存在……不过看起来,他好像只是想当总统玩,也只是玩美国。”
“那就是没事咯?”琴酒挠了下头发,她点点头,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那我们去阿拉斯加吧,我想看看阿斯加德现在怎么样了,带着这桶酒。”
苏明活动了一下牙床,露出个笑容,抱着琴酒站起身来:“你说的对,至少我已经有了准备……走吧,之前光是听死侍说了,我还没见洛基变性后是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