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cqf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596 大隊長要終止承包合同?讀書-tiqlw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刘春来究竟想干哈?放着好好的服装厂不发展,电视机厂也搞了,这又搞农业种植?”
这是朱明玉无法想明白的。
在她看来,刘春来现在要么是趁着市场行情好,大力发展服装业。
要么就是发展彩电制造。
可这会儿又搞农业生产?
哪怕是为了原材料,大力搞黄麻种植啥的她都不会有这么疑惑。
本质上的小农意识让他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
可有过多次接触的朱明玉,不认为刘春来是这么没有格局的人。
吃饭的时候,问旁边的杨艺。
杨艺摇头,“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了这次会议。”
随后,指着王新民等人,说他们心中都没底。
杨艺在蓬县待了几个月,天天都跟蓬县以及葫芦村的人打交道,不管她如何打听,都很难从其他人口中知道刘春来究竟想干什么。
甚至,在于蓬县的领导干部们接触过程中,她发现,连许志强跟吕红涛几人同样都不知道刘春来的真实想法。
別讓無心話,傷了有心人
一直以来,这些干部们都是处于被动。
要不然,今天她也不会在这里。
红杉制衣厂归属山城轻工局,却承包给了刘春来12年时间,这个时间内,山城轻工局只有监督权,无权红杉制衣厂的生产经营活动,连人事任免,都需要经过刘志强等人的同意。
为了弄清楚刘春来的目的,在下一次的合作过程中让山城轻工局占据主动,杨艺直接以要监督红杉制衣厂新一年发展为理由,厚着脸皮来了这边。
至于对刘春来的那点心思,随着时间流逝,现在也淡了。
一门心思为自己出国做准备。
只要在这边干出成绩来,轻工局系统出国留学的名额,就会有她一个。
由于大多数都是女人,加上饭后要开会,王新民几人即使想喝酒,也没有那个氛围。
平时这种场合,至少得两三个小时的饭局ꓹ 仅仅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刘春来没来,众人都是喝着茶闲聊ꓹ 等刘春来。
“孙姐,了解清楚了情况吗?”杨艺问身边因为穿得厚,肚子不是很明显的孙小玉。
孙小玉摇头ꓹ “就是问他这个,他才说开会。之前我也没有给他提过……今晚上ꓹ 大队的干部、财务那边的负责人,都会参加会议……”
舊夢存琴意 清衣墨
他要干啥?
杨艺摸不透刘春来想要干什么。
龙渊大唐
眼前这会议室里ꓹ 能挤下这么多人?
很快ꓹ 叶玲带着刘秋菊跟原本江南制衣厂财务科长雷红艳、大队会计刘福明等人走了进来。
在相熟的人介绍下,众人也快认识了。
“大家一路辛苦了……”刘福旺披着一件军大衣,口里叼着铜烟竿,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刘春来,“咦ꓹ 春来还没来?”
朱明玉不认识刘福旺,看着披着军大衣ꓹ 头顶上带着一顶冬季军帽ꓹ 耳朵上还戴着耳罩ꓹ 不由有些无语。
大队干部……
“福旺叔ꓹ 春来没跟你在一起?”孙小玉不由疑惑,“刚才在八祖祖那边ꓹ 也没看到他啊。”
“行了ꓹ 大家都进来ꓹ 先等着吧。狗曰的,大晚上的开啥舅子会……”
總裁的落難千金 冰糖楊梅
整个大队ꓹ 也就只有刘福旺敢这样说刘春来了。
一帮跟刘福旺差不多打扮的大队干部进来,顿时就让原本就没有多少空间的会议室挤满了。
紅杏亂春光 煙緋色
甚至,这些大队干部身上的衣服因为长时间没换,有着很大一股味道……
让朱明玉等人皱眉不已。
可又没法发作。
早知道,就不来了。
自己马上就要退休了,来这里受这个罪干啥!
尤其是这些大队干部说话声音又大,聊天的内容,也跟他们的会议没关系,都是说大队里的什么事情。
“叶总,刘老板究竟要什么时候过来?”
王新民也有些不耐烦了。
抬起手腕,看时间才6:57。
没到说好开会的7点。
一直到6:59分,刘春来才拿着厚厚一叠的纸,进了会议室门口。
刚进屋,里面扑鼻而来的味道,让他差点反胃。
看了一眼以他爹为首的大队干部们,又没法当着这么多人说。
得找个时间说说这事情了。
干部们都不爱干净,等到明天香江来的技术人员等接触到,还怎么有心情传授技术,培训他们的技术人员?
“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把窗户打开,也不嫌闷……”
刘春来吩咐了,自然也就没人反对。
哪怕嫌弃冷也不行。
“大家都到齐了,开始应该相互都认识了。这里就不耽搁时间了。之所以把会议时间定在晚上,是因为明天开始,我们彩电厂的设备,就会陆续运达,同时,香江康力公司安排的技术指导人员,很快也会过来……”
刘春来先解释了一番为什么要安排在晚上。
他下属的这些企业,情况相差太大。
这些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
“大家希望了解新一年的发展规划,这个心情我理解。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出解释!”
刘春来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习惯了他这种状态的大队干部们,倒不觉得有什么。
红杉制衣厂跟江南制衣厂的领导干部们一时间很不适应。
从刘春来承包了他们的厂之后,除了跟管理人员有过沟通交流,几乎没有召集所有的干部开过会。
到目前,这些厂的盈利,都是靠着大量的订单。
随着一开始新市场开发获得的爆发式订单增长后,目前各厂的业务降低了下来。
冷王毒宠医妃
刘春来这话,在这些管理人员们看来,有些不负责了。
刘春来没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倒也没人站出来反驳。
“虽然我知道,大家心中不满,你们目前的上级,只是一个偏远的大队……”说的时候,刘大队长的目光在会议室里扫视了一圈。
大队的干部们胸膛挺得笔直。
红杉跟江南两厂的干部,则是眉头拧到了一起。
就是这样想的。
可当初承包的时候,他们也没法反驳。
只有王新民,脸上浮现的是苦笑。
刘春来一直都把销售渠道掌握在自己手里,生产厂根本就没办法。
不合作?
人家直接就重新找活不下去的厂,给订单,甚至都不用考虑其他福利什么的。
“我不管大家怎么想的,目的只有一个——赚钱!只有赚钱了,厂子才能发展,能活下去;同时,我们也才能一起跟着发展……”
“刘大队长,厂里面的利润,大多数都被抽调,厂子怎么发展呢?”
朱明玉听不下去了。
“是啊,大队长,目前你们的重点是在彩电厂上面,我们的利润都被抽调到彩电厂以及你们大队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上了……”有人带头,卿明洪也就不憋着了。
杨艺在一边,一直盯着刘春来,也没说话。
她不停地琢磨,刘春来如此反常的原因是什么。
原本跟刘春来认识的时候,杨艺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
接触多了,了解多了,她发现刘春来做任何事情,都是老谋深算。
不断分析,反而让她成长很快。
同时自己也开始变得思虑更周全了。
“怎么,承包你们的厂,本来就是为了挣钱!我们承包了,难道这钱还得分给你们?如果不挣钱,亏损你们承担?”刘福旺不乐意了。
“就是!虽然把利润抽调了,也没少你们各厂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啊!每个月给你们上级交的承包费,一分钱都没少呢!”
作为大队会计,看着每个月支付的承包费,都是好几十万。
以前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刘福明如何不肉痛?
两人的话,顿时让朱明玉跟卿明洪两人没法反驳。
刘春来看着他们,笑了笑,“诸位,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们大可放弃承包……虽然都是有长达时间的合同,违约费用,我们应该是可以承受的。”
这话顿时让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惊。
刘福旺都一脸诧异地看着儿子。
狗曰的,又是闹哪一样?
杨艺看着刘福旺的表情,再看刘春来,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父子两不是唱双簧?
要是这样……
“承包合同,红杉厂是我们跟山城轻工局签订的,当时朱厂长也了解情况,合同中也注明了,如果贵方有反对意见,经过双方协商,可以终止承包合同……杨干事,这个没错吧?”
精武之女
杨艺正在琢磨刘春来的目的,突然被点名,也没听到他说啥,“啊?”
满脸疑惑。
“当初的承包合同,还是你起草的对吧?”刘春来问杨艺。
杨艺点头。
合同是她起草的,自然记得。
“春来大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没说要终止承包合同。”当明白了刘春来的意思后,杨艺皱起眉头。
语气中很是不满。
山城轻工局从来都没收回来的心思。
尤其是苗仕林当了局长后,即使有人看着红杉制衣厂效益好,也有收回去的想法,最终苗仕林也给压下去了。
苗仕林也不是利用职位强行压,直接问他们,收回来后,没有了刘春来手里掌握得销售渠道,他们如何保证厂子里的生产,养活所有的干部职工同时还能给局里创造一些收益?
于是,那些人才知道,刘春来的后手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