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340章 殺人放火,龍女不詳!(爲【壺中日月】加更392/1300)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我能提取熟练度
情花园失火!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刻收起了争斗的心思。
其中公孙止作为绝情谷的主人,一向将情花视为镇谷之宝的他,在听到消息之后,自然是第一时间便命人看住杨过和小龙女,而后迅速带着一众手下赶了过去。
梦落芳华尽桃花 忘尘川
夜未明与金轮法王两边的人马,也都立刻放弃了之前的争斗,而选择默默跟了上去。
毕竟,他们两边的人马其实说白了,都是因为情花而来。不论是夜未明想要找到情花之毒的解药,还是元蒙方便打算彻底毁掉所有的解药,一切说到底也都是因为情花而起。
且不说配置情花毒解药的主材料断肠草,在绝情谷中本就是作为情花的伴生之物存在,光是情花园莫名其妙失火这件事情本身,就容不得他们不可能不重视。
究竟是元蒙方面除了金轮法王等人,还另外安排了其他的后手,亦或是在这绝情谷中还有着第三方的实力在暗中谋划着什么?
想要弄清楚这些问题,都需要在第一时间赶去现场看看才行。
一行众人各个都是当世高手,脚程自然也是极快。在谷主公孙止的引路之下,绕过了正厅,又奔行了一段距离,便已经见到冲天的火光。待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偌大一片情花园,已经彻底被火焰所笼罩,滚滚浓烟之下,依旧可以看到园中还没有被烧干净的些许情花,在火焰的灼烧之下迅速枯萎、凋零、最后化作飞灰。
在大火之外,虽然也有着十来名的绝情谷弟子正在全力运水救火,但火势毕竟太大,他们用水桶从十余丈外小溪之中运过来的那一点水,根本就是名副其实的杯水车薪。除了徒劳的证明了他们自己在很努力的救火之外,对于火势却是没有起到任何的影响。
“爹爹!”
这时,之前赶过去通知公孙止情花园起火的绿衣少女,已经快步追了上来,面对着公孙止质问的眼神,略有些胆怯的低声说道:“爹爹。我奉爹爹之命,来情花园内采摘情花装点洞房,可是刚一到这里,便见到火势从柴房那边燃起,很快便花田也卷入其中。”
“我当时心里着急,立刻便召集附近的弟子救火,然后便在第一时间赶过去通知爹爹。却没想到这么快,整片情花园都……”
说着已经后退了一步,顺势低下头,怯生生的,好似生怕被公孙止怪罪。
见到自己辛苦种植的情花已经尽数付之一炬,公孙止只是脸色铁青,一时之间却是一言不发。似乎心中有着无尽的怒火,却不知该向何处发泄。
这时,却见一旁的夜未明伸手朝着靠近花田东南角的一处几乎被烧塌的木屋一指,口中轻声问道:“公孙姑娘,你刚刚所说的那个最先起火的柴房,就是那个吗?”
绿衣少女刚要回答,公孙止却是抢先一步说道:“夜大人刚刚还要与鄙人为难,此刻却又忽然关心起了我的情花园大火,不知意欲何为?”
“当然是要调查事情的真相。”面对公孙止的冷言冷语,夜未明却是回答得坦然自若:“公孙谷主意图强行逼迫小龙女与你成婚,在朝廷的律法中可以算是强抢民女,本官既然遇见了自然是要管的。”
“而现在贵谷突然遭遇火灾,而且人为纵火的痕迹如此明显,又是一起很明显的纵火案件。”
“两者一码归一码,既然被我遇到了,当然都要查它一个水落石出!”
微微一顿,夜未明却是似笑非笑的看向公孙止:“公孙谷主不想我参与调查此案,难道在这期纵火案的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以至于公孙谷主宁可让纵火的凶手逍遥法外,也不愿意让本官介入调查?”
听到夜未明的习惯性扣帽子行为,公孙止却是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反而抓住了他话里的另一个重点:“夜大人说,这里的火势并非是一场意外,而是有人恶意纵火?”
“多明显的事啊!”夜未明轻轻一笑,跟着伸手指向绿衣少女口中的柴房:“首先,这位姑娘说火势是从那个方向烧起来的,这一点想必不会有假。因为整个园子里,就只有那个木屋被烧的最是严重,眼看着都快要被烧没了。”
“可问题是……”
说话间,夜未明却是将大手一伸,一旁早已经收到他消息提醒的小桥立刻送上一张丝帕。夜未明接过丝帕之后,轻轻的向上一抛,便将丝帕抛起三尺距离,而后任由其轻轻的飘落下来,被他随手接住:“想必大家就算之前没有感觉,现在也应该看明白了。”
“起码此时此刻,在这片情花园中平静无风。”
“柴房干燥,发生失火并不稀奇。可是这里种植的情花却都是活生生的,水嫩得很,并非是什么易燃之物,若无风力相助,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柴房之内的火势波及,被烧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夜未明一番简单的推理,在场众人纷纷点头,虽然表面上没说,但在心里还是很赞同夜未明的观点。
这时,却听另一边的年怜丹忽然阴恻恻的开口说道:“如夜大人所言,就算这里真的有人放火,那纵火之人,又是如何让柴房里的火焰,迅速蔓延到整个情花园的?”
听到年怜丹明显找事似的询问,夜未明却是轻轻摇头:“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年宗主贵为花间派的代理掌门,洞察能力居然连狗都不如。”
年怜丹大怒:“夜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夜未明摊了摊手:“柴火、火油虽然同是易燃之物,但两种东西在燃烧之后,所散发出来的气味却有着极大的差别。只要仔细分辨,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嗅出其中的差别,这种事情交给狗来办,肯定效果更佳。”
“而年宗主到现在还没有发觉气味中的不同,我说你连狗都不如,有冤枉了你吗?”
“你!”
年怜丹被夜未明怼得哑口无言,偏偏却又无法反驳,只觉得无比的憋屈。
而夜未明却是懒得和他继续废话,当即便给这件案情的性质做了盖棺定论:“所以,这次的情花园失火,看似意外,实则却是一场手段十分低劣的杀人、纵火案!”
公孙止闻言再次一惊:“杀人?”
“没错!”
却见夜未明在说话之间,右手猛地朝着前方被火焰包裹的情花田中凌空一抓,《控鹤功》的手法发动,立刻便从火海之中将一具还没有被彻底烧完的尸体给拽了出来。
众人定睛看去,却见尸体的半边身子已经被火焰烤焦,另一半却因为贴近地面的关系,还有着些许衣物没有被全部烧毁。而从这些残缺的衣物之上判断,他生前也是一个绝情谷弟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见到这具半边被烧焦,另外半边依旧保存完好的尸体,公孙止立刻眉头一皱:“步钟遥?”
夜未明闻言微微一笑,随之再次开口问道:“看样子,公孙谷主认得此人?”
“他是我绝情谷门下的弟子。”公孙止理所应当的答道:“在绝情谷中的每一个人,我都认识,难道那也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夜未明立刻摇头表示:“我就是随口问问,没说此人之死与你有关。”
公孙止闻言却只是冷哼一声,同时招呼更多的人参与救火。且别管这火还有没有得救,起码要尝试着努力挽救一下。
“啊!又死人了!”这时,一个负责救火的绝情谷弟子也发现了地上的尸体,满脸惊恐的说道:“这一次是步钟遥。天啊,这是怎么了?”
闻听此言,夜未明眉毛一挑,当即一个闪身来到那名绝情谷弟子的面前,着实把对方吓了一跳。
轻轻一笑,夜未明表示让位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同时开口说道:“你不要害怕,我就是问一点事情,你也不希望类似的事情继续发生对不对?”
那名弟子显然被吓得不轻,听到夜未明这么说,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夜未明见状轻轻一笑,随之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在步钟遥之前,绝情谷里还有什么人死了,是怎么死的,以及,死者的尸体现在还在吗?”
被夜未明逮住询问的绝情谷弟子,闻言先是怯生生的朝公孙止那边看了一眼,见对方一言不发,貌似并不反对他回答这些问题之后,方才开口答道:“之前死的人是小白,也是因为一场意外而死的。”
“小白?”
夜未明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这个名字如此的耳熟呢?一时之间,他禁不住想起了神捕司的大力神鹰白展基,还有莜莜的坐骑白雕。貌似,这个名字的确挺普通的,普及性极高。
这时,却听那名绝情谷弟子继续说道:“小白是前段时间,误闯入绝情谷内的一位姑娘,老爷看她可怜,便将她收留了下来,让她来照顾小姐。结果她来了还没有几天,就连谷里的人都没有认全,就意外身死了……”
真的是意外吗?
夜未明对此表示怀疑。于是他继续问道:“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尸体还在吗?”
“尸体找不到了。”那名绝情谷弟子无奈的说道:“她是失足跌落了断肠崖。那断肠崖深不见底,根本就没有人敢下去寻找她的尸体。”
说到这里,那个绝情谷弟子的神色猛地变得激动了起来:“先是小白,现在又是步钟遥,绝情谷中几十年来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可是他们两个却是在半个月内相继离奇身死。所以我猜,绝情谷里肯定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对,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那个不干净的东西,就是被谷主救回来的柳姑娘!她一定是妖精变的,要不然就是白虎星下凡,完全就是一个不祥之人,只要把她留在谷内,绝情谷便永无宁日。一定是这样……”
听到这些,就连夜未明也禁不住在心里感叹:这哥们太有才了!
“够了!”
不待那名绝情谷弟子把话说完,公孙止便怒喝一声,随之一掌轰出,直取那名绝情谷弟子的心口。
“嘭!”
夜未明既然在场,当然不会任由公孙止行凶。所以,公孙止这一掌并没能伤到那名弟子,而是被夜未明轻松的接下,其强横的内力,正是震得公孙止向后面退出一丈多远。
落地之后,公孙止禁不住阴沉着脸说道:“怎么,我教训自己门下的弟子,这你也要管吗?”
“你们绝情谷中的家事,我自然没有心情多管。但你想要杀人灭口,却是不行!”
“噗通!”这时,那名绝情谷弟子却是忽然跪倒在地,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今天就算谷主要杀我,我也要说!谷主,你一定不能娶那个姓柳的女子为妻啊。否则的话,只会给绝情谷带来不幸,最终还要祸及自身啊谷主!”
“你给我闭嘴!”
看到这货一副忠臣死谏的模样,公孙止简直气得牙根痒痒。可惜此刻夜未明就保护在他身边,公孙止权衡一下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又不敢贸然发作。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一旁的金轮法王却是忽然开口说道:“公孙谷主。良辰既已定下,自然不容轻易更改,记得你欠我们一个人情,夜大人便由我们几个帮你挡着,你还是快些回去,娶柳姑娘完成婚事要紧。”
金轮法王此言一出,公孙止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跟着便冲金轮法王抱了抱拳道:“既然如此,在下便多谢金轮大师的美意了。今后若有所求,公孙止已经全力以赴!萼儿,我们走!”
眼看着公孙止带着一众手下扬长而去,小桥却是禁不住在队伍频道里吐槽道:“这个金轮法王疯了吗,居然为了帮助公孙止,不惜和我们拼命。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现在杨过明显遇到了危险,我在正常情况下必然会因为担心杨过夫妇的安危,而影响发挥。如此一来,就可以在拼命的时候,让他们增添几分胜算。”
“而且我们几个和元蒙方面的高手,今次来绝情谷的目的本就是水火不容的,早晚都要拼命一战。”
“既然如此,金轮法王当然要选择一个对他们最为有利的时机来开启这场战斗。而此刻,便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哎……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夜未明本还想拽上一句,又觉得现在时机不对,于是只能改变主意,立刻总结道:“反正杨过是《神雕》故事线的天命之子,磨砺肯定不会少,但除非极特殊情况,肯定死不了。”
“现在大敌当前,我们也只能选择相信他可以应付这次的麻烦了。”
说话间,手中的无双神剑已经缓缓抬起,锐利的剑芒于剑锋之上吞吐不定:“既然金轮国师想要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来分出胜负,那我们奉陪便是。”
跟着,又在队伍频道里交代了一句:“小桥,你负责拖住金轮法王!”
豆 羅 大陸 4
消息发出,他的身形已经化作的一道残影,先发制人的一招“撩剑式”,直取红日法王哽嗓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