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八章 末日降臨展示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少阁主,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云清瑶娇嫩的脸颊上满是怜惜之色,白玉般的右手轻抚廖泽宇肩头,没有丝毫不耐之色,反而静静陪伴在这个情绪崩溃的男人左右,直至他停止了哭泣,才关切地问道。
在这近两刻时间里,萧无情始终像一棵松树般挺立在二人身旁,手中折扇轻摇,也不说话,只是面带微笑。
遇到这般情况,最开心的,莫过于大街上年龄在十二三岁到四五十岁之间的大姑娘小媳妇和阿姨姑妈们。
能够肆无忌惮地欣赏萧无情的盛世美颜,而且还是持续两刻不间断,姑娘们幸福得险些晕厥过去,聚拢而来的女性行人越来越多,几乎将萧府门前包围得水泄不通。
“我、我不知道。”廖泽宇的眼神中,充斥着痛苦、迷茫与不安,“失去了‘丹阁’,天下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所。”
我又不是你的谁 苏贞又
“无情公子,少阁主乃是清瑶知交好友。”云清瑶转头看向萧无情,眸中带着一丝恳求之色,“如今他遭此大难,心绪激荡,恐怕需要些时日来重新振作,可否让他在萧府暂住几日?”
帝海传奇
巅峰修神
“清瑶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萧无情微微一笑,柔声答道,“莫说几日,便是住上一辈子,又有何妨?”
“多谢无情公子。”云清瑶款款屈膝,对着他郑重施了一礼,随即转头看向廖泽宇,“少阁主,之前多蒙你收留照料,如今清瑶总算是有了报答的机会,还请千万莫要推辞。”
“这……”廖泽宇擦了擦眼角,迟疑片刻,终究没能开口拒绝,“劳清瑶你费心了。”
亲眼目睹了师妹宋小倩的残骸,他本已心如死灰,觉得这辈子不会再爱了,然而在遇见云清瑶的瞬间,深藏心底的倾慕之情却还是不自觉地涌上心头,完全不受理性操控。
对于失去了一切,深陷绝望的廖泽宇而言,云清瑶的提议,无疑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令他精神一振,再次恢复了想要活下去的意念。
“少阁主说的什么话。”云清瑶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略显亲昵地说道,“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
廖泽宇登时心头一暖,只觉这名温柔体贴,心地善良的美丽女子,简直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鼻子一算,眼眶微红,感动得险些落下泪来。
老天爷终究没有完全抛弃我啊!
自从“丹阁”大难以来,他那始终忐忑激荡的心绪,渐渐平息了下来,眼眸之中,第一次流露出坚定之色。
这样的好女孩,当真是世间罕有!
既然教我碰上了,定要用尽毕生心力护得清瑶周全,绝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百万修真者替我工作
踏入萧府之时,他脑中不断重复着这样的一个念头,久久没有散去。
“珠儿,你先带廖公子去客房修整洗漱一番。”萧无情对着迎面而来的一名俊俏丫鬟嘱咐了一句,随即又看向云清瑶和廖泽宇道,“两位且先去休息,无情还有些事情要办,晚些我自当摆酒好好款待廖兄一番。”
三人客套了几句,云清瑶便跟随廖泽宇一同离开,而萧无情则快步前行,很快就来到主楼大堂。
才刚跨入正门,前方的一道修长身影,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此人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年纪,身着白色长袍,胸口印有熊熊火焰,正中间则绣着一个“卍”形图案。
暗神殿!
看清此人着装,萧无情神色一紧,心脏忽然剧烈跳动起来。
“无情公子,幸会!”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在下迦楼。”
……
伏龙帝国的疆土多为沙漠戈壁,出产贫瘠,因而虽地域辽阔,国力却不如老对头大乾帝国,即便与那腐朽不堪的惊羽帝国相比,也极有可能略输一筹。
然而,在南边与混乱之地的交界区域,却是层峦叠嶂,起伏不绝的多山地带。
这等山高水远的地方,最是易守难攻,兼之相邻的混乱之地名副其实,混杂一片,并没有统一的政权,各大势力整日沉迷于你争我抢的大乱斗,哪有余力组织人马翻山越岭来攻打伏龙帝国,做那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因此在民风彪悍的伏龙帝国,唯有这南部区域最是安逸平和,物产丰富,几乎撑起了整个帝国三成还多的产出,算是一条经济命脉。
对于守卫边关的将士而言,若是被派驻到这南方的边境来,绝对是件幸福的事情。
看样子又要下雨了啊!
宫迪农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暗暗想道。
这里不仅山多,雨水也十分充足,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倒有两百多天降水,对于想要晾衣服的将士而言,多少有些麻烦。
此时的宫迪农却丝毫不觉烦躁,只是静静地凝视四周,将连绵起伏的山峰与郁郁葱葱的绿树统统收入眼中,牢牢刻在心底。
就要离开了啊!
本以为在经历了那样的震惊之后,自己已经看淡一切,无喜无悲,臻至通透之境,然而一想到自己即将离开这片熟悉的土地,他的心中却还是生出了些许不舍。
得知宫家被灭门的消息,是约莫五天前的时候,伴随信件而来的,是一纸调令。
伏龙卫!
直属于皇帝陛下,负责保卫帝都安全的精锐部队,总计不过一百二十余人的伏龙卫,每一个居然都拥有天轮级别的实力,与大乾帝国的金甲卫差相仿佛。
而来自帝都的调令之中,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清了“伏龙卫副统领”这一头衔,对于如今不过是边军副将的宫迪农而言,无疑在仕途上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慕容秀做出这样的安排,当然不会真如圣旨所言,是因为他“为国浴血,功勋卓著”。
在这几十年未曾发生过战争的南部边境,何来“浴血”的机会?
最接近的一次,倒还是他与自家主帅切磋之时,一不小心被对方用刀背砸出来的“淤血”。
他纵然关上脑袋用屁股猜测,也能想明白皇帝这是想要弥补内心的歉疚,对宫家做出了些许补偿。
说是宫家,如今与宫九霄血缘相近的主家子弟之中,也就剩宫迪农这个远在边疆的侄儿尚且存活,其余那些所谓的宫家族人,都是远得不能再远的旁支。
那些人平日里就算想要和主家搭上关系,也多半是求而不得,在宫九霄眼中的重要性,甚至还及不上大部分门客和部将。
从今以后,便要整日面对洪天官那个胖子了么?
都说此人心胸狭隘,刚愎自用,多半并不容易相处,看来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咯!
一想到回帝都以后的生活,他便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原来伏龙卫的大统领,正是帝国最强的护国灵尊,也即那天在祭祖堂前被仇风仇雷等人以多打少,一通暴揍,直接赶出仇家大院的洪天官洪尊者。
“回去罢!”宫迪农使劲晃了晃脑袋,将紧张忧虑的负面情绪统统抛开,转身对着跟在身后的两名牙将说道,“天色不早了,待会说不定要下雨。”
“宫将军即将返回帝都,趁着今晚尚未启程。”一名牙将笑着道,“不如一起喝一个?也好让弟兄们给您践行。”
“也好。”宫迪农想了想,随即点头笑道,“听说将军房中藏了一瓶好酒,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骗出来解解馋。”
三人同时大笑起来,他又一次转过头去,恋恋不舍地瞥向下方景致。
或许是最后一次巡山的缘故,从前看上去朴实无华的山中景象,此时竟显得异常美丽,令人陶醉。
“将、将军!”另一名牙将忽然面色剧变,双目圆睁,伸手指向他身后,过度激动之下,连声音都开始颤抖,“快看、看那边!”
宫迪农回头瞅了一眼,登时惊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人,密密麻麻的人,数之不尽的人!
原本空空荡荡的山地之间,不知何时竟然现出大批人影。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些人的衣着各异,文士、剑侠、刀客、商贾、农夫……一眼望去,竟然涵盖了各个阶层、各个职业。
而更让宫迪农感到心惊的,却是这些人所展现出来的灵动身法。
每一个人皆是身形矫健,步履轻盈,便是二十弱冠亦或耄耋老人,也是纵跃腾挪,身轻如燕,走在对于普通人而言十分艰难的崎岖山道之上,竟是如履平地。
修炼者!
这成千上万着装奇异的入侵者,竟然全部都是实力不弱的修炼者,且每个人手中,都握有刀枪剑戟,斧锤棍矛等兵器。
入侵者的服装与兵刃都乱七八糟,毫不齐整,然而每一个人皆是精神内敛,目露凶光,相隔很远,也能够感受到这些人身上的凶戾之气。
也不知咱们宫家是怎么得罪了老天爷!
回京前一天,居然还能碰上这等百年难遇的怪事!
宫迪农以手捂额,眉头紧皱,只觉似乎全世界都在针对宫家,连他这最后一根独苗,都得不到片刻安宁。
“速速回禀大帅,就说是敌袭!”他长叹了一口气,对着身后牙将下达了指令,“敌人来自混乱之地。”
“混乱之地居然敢来攻打咱们伏龙帝国?”牙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此时,对面的入侵者似乎也发现了宫迪农的踪迹,为首的一名独臂人口中发出一声呼喝,汹涌人潮之中,顿时蹿出数道身影,健步如飞,速度奇快,直奔三人而来。
“撤!”
宫迪农脸色一变,轻喝一声,带着两名手下扭头就跑,不敢有丝毫迟疑。
在他想来,自己堂堂边军副将,天轮高手,只要不作死,绝不可能被一群杂牌军给拦下。
然而,三人才刚刚逃出数步,追赶而来的入侵者之中,忽然有五个身影拔地而起,蹿上天空,居然显露出踏风而行,凌空虚渡的本事,顷刻间便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宫迪农正撒腿逃命,忽然感觉一股浩瀚磅礴的恐怖气势从天而降,狠狠落在自己身上,体内灵力瞬间消失无踪,腿脚一软,登时摔倒在地,在惯性作用之下,整个人“骨碌碌”向前滚去,狠狠撞在一棵山间大树之上。
什么鬼?
他奋力挣扎,扭动着脖子回头看去,只见上空之中,五道人影正挟着强悍的灵尊威势踏空袭至。
居然有五个灵尊!
边军危矣!
这是宫迪农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随后,他只觉眼前一黑,便再也没有了只觉……
……
在大乾帝国毗邻混乱之地的边境上,也正在上演着同样一幕。
“撤退!撤退!”
年轻的边境守将对着将士们声嘶力竭地吼道。
这位将军姓曾名智伟,乃是“午夜将军”曾锐家中长子,也是曾肖贤的大哥。
帝都一战中,他曾任东门守军副将,在南宫灵和北疆总督冷千秋的协助下,成功过抵挡住了华浙总督独孤昊父子的凶猛攻势。
叛乱平息后,李九夜为了表彰曾家的功劳,便将他调来此处担任主将。
在皇帝看来,混乱之地的各大势力沉迷于内斗,整日里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再或者是我和你一起打他,毫无团结可言,绝不可能前来进犯大乾,这边境守将的职位,几乎没有危险可言。
在这里“镀金”个一两年,届时曾智伟便会因为“戍边有功”,被调回帝都委以重任,从此仕途一片光明。
作为曾家长子,曾智伟如何不明白这些常规套路,因而他也完全是抱着度假的心情来到边境,打算趁着天高皇帝远,先潇洒个两年再说。
然而,眼前的恐怖景象,却如同当头一记重棒,几乎砸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混乱之地,居然史无前例地向大乾边境发动了进攻。
望着对面那一道道漂浮空中的身影,曾智伟满脸苦涩,几乎以为自己身在梦中。
十七位灵尊!
怎么可能!
在世俗帝国的战斗中,军队主将往往只有天轮修为,极少会有灵尊级别的存在,即便是当初西岐省边境这样的顶级大战,若是不算上飘花宫,大乾与伏龙双方,也不过各自出动了四五位灵尊强者。
而这支阵型散乱,东拼西凑的杂牌军中,竟然拥有十七名灵尊强者,构成了一股毁灭性的力量。
在曾智伟看来,整个大乾帝国之中,没有任何势力能够与这等豪华阵容相抗衡。
除了一边将库存稀缺的破灵箭不要钱似地疯狂发射之外,他只能大喊“撤退”,再也没有任何应对敌人的良策。
与萧无恨不同,曾智伟并没有发现什么噬灵珊瑚的秘藏,军中仅存的破灵箭才维持了不到半刻时间,便消耗一空。
没有了破灵箭的牵制,混乱大军一方的十几名灵尊再无顾忌,直接抛下部队踏空而来,居高临下,轻而易举地突破高墙,冲入大乾军阵,肆意挥洒着恐怖的灵技。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数不尽的血液溅上天空,又纷纷落下,如同上苍降下的红色雨滴,弥漫着悲凉的气息。
老天爷,如果这是一个噩梦,请让我赶紧醒来罢!
望着四周的惨状,曾智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面如土色,两眼无神,一股浓浓的绝望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然而,他等来的,并不是大梦初醒,而是一名灵尊强者的狂暴铁拳……
……
镇北军,顾名思义,便是镇守大乾北疆边境的雄狮。
与混乱之地不同,北疆接壤的,乃是被李九夜称作“化外之民”的蚩族地盘。
这些文明尚不发达的民族,虽然智力开化程度不高,却往往民风彪悍,战力惊人,每一个族人,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和体能,与普通大乾士兵交战,甚至能够以一敌五,十分厉害。
然而,在与蚩族的频繁战斗中,镇北军饱经磨砺,不断强化自身,如今每一次交战,都能够做到一比一的战损,甚至偶尔还能压制对方一头,算得上是真正的百战雄师,铁血神兵。
“咚!咚!咚!”
此时,熟悉的蚩族战鼓声响彻云霄,充斥在大乾边境之外。
“又来了么?”南宫玉从桌塌上爬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些野蛮人,真是一点也不知道吸取教训!”
“他们要战,镇北军自然奉陪到底!”
身旁响起了镇北军主帅鱼玄机清冷动听的嗓音。
“一天到晚打来打去的,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南宫玉站起身来,十分体贴地替鱼玄机披上披风,柔声劝道,“跟我回帝都去罢。”
“我是军人。”鱼玄机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挪动玉足,朝着帐外走去。
“若是从前,你想做任何事情,我都会支持你。”南宫玉眼神扫过这位美丽女将微微隆起的小腹,“不过这一次,就当是为了孩子考虑,回去休息一阵罢。”
鱼玄机娇躯一滞,久久不语,好半晌才轻声答道:“我考虑下。”
话音刚落,她便加快脚步,很快就消失在帐外。
南宫玉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迈开大步,紧随女将军而去。
“来犯的是哪一个部落?”鱼玄机来到阵前,对着一名裨将询问道。
“是从未见过的战旗。”裨将恭恭敬敬地答道,“末将不识。”
如今鱼玄机已不再佩戴面具,将秀丽白皙的面容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众人面前,然而镇北军将士们对她的尊敬,却并未稍减。
甚至因为她过人的美貌,反倒在军中培养出不少颜值粉。
若非南宫玉手段了得,只怕这镇北军中还要冒出许多与他抢夺美人的竞争者。
“蚩族之中,竟然有咱们未曾交过手的部落?”南宫玉已然尾随而至,听见裨将话语,不觉吃了一惊,连忙定睛看向敌阵。
正在此时,一道道黑色身影自蚩族队伍中腾空而起,悬立在大军上方。
这个蚩族部落之中,竟然拥有六名灵尊!
“不对,事有蹊跷!”南宫玉反应极快,看见对方灵尊升空的一刹那,心思急转,猛地拉住鱼玄机道,“撤退,立即撤退!”
而那六名来自蚩族军中的灵尊也不墨迹,才一现身,便踏空而行,毫不犹豫地向着镇北军杀将过来……
……
战争和杀戮仿佛在一夜之间充斥了整个世界,各大帝国的边境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如同终焉将至,末日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