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psg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權傾南北 線上看-第二三六一章 產業定位不準確看書-jujgc

權傾南北
小說推薦權傾南北
清晨的建康城,已经很热闹了。
作为江南的商贸枢纽,建康府没有真正的白天和夜晚。
整个城市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为了无数的货物运转而忙碌,从早到晚。
李荩忱就坐在秦淮岸边的一处茶楼上,看着河道上无数船只来来往往。
一个账本就摆在李荩忱的桌子前,徐素正在快速翻阅着。
想要了解一片区域的经济发展的怎么样,钱财和货物的流动又如何,用肉眼看外面的景象自然是看不出来的,只要扫一眼账本,心里就有点儿数了。
李荩忱沿着秦淮,直接找了一个茶楼做一做,让诚惶诚恐的掌柜的把账本拿上来,自然有徐素带着内府的人查验核算。
一来李荩忱可以借助此了解现在秦淮河上经济的发展情况。
这茶楼算是秦淮两岸比较典型的产业了,楼下有说评书的并且提供茶水食物,楼上则兼有雅间和住宿,另外在楼外临近秦淮的一侧还有一条画舫,画舫自然不用说,上面就是男人们觉得喝茶喝的无聊了,就去喝酒的地方,酒当然是花酒。
这一个小小的茶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也在提醒李荩忱,建康府发展到现在,无论是经济的发展模式还是民间的娱乐形式,都已经多样化。不过很明显,人们还没有探索出来到底哪一种娱乐形式更赚钱,所以他们也只能杂糅出来这样的怪物,反正我们这里一家店就能够满足你们所有的需求。
不过李荩忱不得不表示,真正想要赚钱,想要把自己的招牌打出去,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术业有专攻,一个茶楼想要吸引顾客,肯定不能因为这里还有住宿提供,因为前来品茶的顾客,或是为了一盏清茶而来的高雅人士,或是为了听评书而来的市井小民,他们的兴趣点显然不在于住在此处,而且其中很多人也很难承担画舫上的高额消费。
当茶楼的注意力被住宿、餐饮以及画舫给分走的时候,除非这个茶楼足够大、人手足够多,不然的话,即使是在饮茶和评书这些作为招牌的环节,也很难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打出来自己的名声。
这就是后世所说的“产业定位不准确”。
现在别看各家各户的生意都不错,那是因为每家几乎都是这样的,所以顾客们没得选择罢了。
等到有那么一两家因为意识到自己在某个方面有所长,因此开始着重宣传自己的这些卖点,自然而然就会减少对其余方面的投入,让茶楼彻底变成茶楼,酒楼重新变成酒楼。
而那些还幻想着自己能够“雨露均沾”的,自然就会因为自己在每个方面都没有办法和人家相比而被淘汰,或者自己也开始和别人那样寻找一种适合于自己的方向努力发展。
至于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李荩忱不知道。整个社会的发展,李荩忱并不会插手太多。
李荩忱只负责指点一个大方向,剩下的每一步、每一个台阶,都需要这世间无数志同道合的人们自己摸索着向前走。
只有自己向前良性发展的社会,才是一个健康向上的社会。
李荩忱的指点,或许如醍醐灌顶,让人茅塞顿开,骤然想明白了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但是也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当所有人、当各行各业的每一个举措都需要陛下的首肯,大家所有的想法都只能依托陛下的观点时,这个社会就失去了自己向前发展的可能,变成了李荩忱在拖着他们往前走。
在李荩忱看来,这也是封建社会总是会演变为踽踽不前的原因之一。皇帝一言九鼎,而皇帝又不想要改变现状,下面的人自然也只能听之信之,没有人愿意,更没有人有胆量去发出别样的声音。
明清时期已经有资本主义的萌芽产生,也有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人提出了一些社会未来发展的观点,或者家国民族的概念。
只可惜一轮又一轮的文字狱下来,就算是有思想的人,也只能让自己变成麻木的傀儡。
所以李荩忱索性放手,这样既可以避免自己干涉过多、揠苗助长。
至于什么是社会的自主发展,在李荩忱看来,应该是社会上有一群人具有自己的想法思路,并且敢于把这样的想法思路落实在纸面上、公之于众,让大家一起参详、一起讨论。
未来的路在何方,是社会上的精英群体带着普罗大众一起决定、一起选择的。
因此社会会遵循着大家的想法向前走,成功了固然值得欣慰,失败了大家也只会懊悔,但是没得怪罪,总不能怪罪皇帝陛下不管不问吧?
更何况有李荩忱在背后掌控,翻车的可能本来就不大。
李荩忱只是期盼这个时代的人们能够形成一些符合时代发展的想法,当然也不会看着歪门邪道出现。
就像是孙猴子,永远都不可能翻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孙猴子······”李荩忱轻轻捋着胡子,若有所思。
好像自己可以想办法把《四大名著》给搬上来,好好地刺激一下这个时代的文娱发展,现在茶楼之中说的评书之类的还都是类似于唐传奇那样的短篇小说,一篇说完,下一篇又是新的故事了,自然就很难对顾客形成足够的长期吸引力。
“陛下,账目清楚,并无差错。”徐素唤了一声。
自从上楼之后,李荩忱就一直凭窗凝望,时而露出笑容,时而眉头紧锁。大家都知道陛下这是在思考,自然不去打扰。
因此徐素默默地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方才向李荩忱汇报。
“无错就好。”李荩忱起身,“走吧,咱们再找一家货铺看看。”
徐素有些奇怪的看着李荩忱。
“怎么了?”
“臣妾只是觉得陛下身为九五之尊,这样一家店一家店看过去,未免有些······”徐素无奈的说道。
“小题大做。”跟在李荩忱身边、哈欠连天的尉迟贞,此时径直补充道,一本正经。
“啊!”接着,小丫头捂着头。
陛下的一个脑锛可不好受。
徐素无奈走过去,轻轻抚了抚尉迟贞的额头。
这丫头也太实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