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詭異黑伯展示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不多时,划船老者就消失在黑水河之中。
叶天收回了目光,转过头去,眼前景色却是转而一变,和之前叶天在黑水河中时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
再回头,身后的黑水河也不见了踪影。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叶天之前在黑水河中看到的对岸,那是一片荒芜,寥寥几根草木,看起来十分荒凉。
而现在在叶天眼中,已经是一片兵器之冢,到处都是残刀断剑,刀枪斧钺痒痒都有,全都扎在地面之上。
整个空间之中,完全是一片肃杀的景象,身形未动,就已经感觉到了步步杀机。
叶天目光一凝,落在了他最近处的一把剑身上,这剑颇为奇特,只是单边开了一口锋,并且已经从中间处折断成为了两截。
剑的下方部位躺在地面之上,没有气机,不过,剑柄上方,却宛如尸山血海,不止是杀气,还有血腥之气。
这里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叶天都被这血腥之气所冲击。
他的上方,凝聚出一朵血云,云层之中不断的下着血雨,似在天哭一般。
血雨落地,染红了地面,随后又被断剑给吸收了进去,在断剑的后方,似有一人影顶天立地,与人搏杀不休。
仅仅是这影子,就好像是滑动着天地至理一般,一举一动皆为奥妙,就算是平常一挥手,都比诸多神通道术强了太多。
这断剑之主,身前就更加不知道何等强大了。
而这,仅仅是其中的一柄断剑,在断剑之后,各种武器交错,或损毁,或者是残缺,种种兵器,甚至不下于上万种。
每种兵器之后,都是携带者各自的异象,在这虚空之中共同融合成了一片杀机之地。
虽然不知道当初这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大战,但今天的样子,甚至可能已经超脱了当初交战之人的掌控。
就算他们亲自前来,也不定能够取回自己的东西。
各种杀机的交错,已经形成了一道天然杀阵,弥漫于空中,若是没有异常到还好,一切保持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平衡之中。
一旦有什么东西闯入,或者是打破了平衡,刀光剑影,瞬间就会引爆。
叶天甚至推测,就算是太乙,乃至大罗前来,都有可能陷入杀阵之中难以动弹,甚至身死道消也未必不可能。
这威势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叶天进入此地之后,都不敢擅自妄动。
“五十万年了,终于有人来了。”
忽然,叶天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让叶天眼神极为古怪的是,这人赫然和那黑水河中的老者,一模一样。
这老者狗搂着身躯,看着叶天笑了笑,随后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叶天身边。
“太孤寂了,成天只能和这些兵器打交道,今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活人,好。”老者打量着叶天之后,笑着说道。
“敢问,你是?”叶天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尝试着问道。
“老朽名为黑伯,奉大帝之命镇守在此,不过,大帝已经有五十万年没有传出帝命了。”这老者并没有在叶天生身边停下来,而是慢悠悠的走向那片杀机交错之地。
叶天眼神诡谲,并未阻止,只见这自称黑伯的老者走入了那片杀伐之中,最先遇到的,就是那柄断剑,断剑之上流动着森森血水,滚滚而下,一片杀机凝固。
按照道理来说,这老者踏入之时,就会被撕成粉碎,但奇怪的是,黑伯进入其中,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原地依然保持在平衡之中。
黑伯没有继续开口说话,蹲下了身子,小心的擦拭起了剑身上面的血痕,用极为缓慢和仔细的神情抹擦,仿佛要清楚这剑身之上的杀气。
“大帝曾言,若有一日这些仙器被我擦拭干净了杀气,我就可以离开此地了。”黑伯擦拭完了断剑,转身去找另外一个。
然而他刚刚转身,刚才被擦掉血水的断剑,又重新被血水覆盖掉。
仿佛他刚才所做并无半点用出。
“敢问前辈,这大帝,是否就是不朽帝?”叶天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那是当然,在这里,除了不朽帝谁还敢称之为大帝?”黑伯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了叶天说道。
叶天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那黑水河的划船老者和前辈是什么关系?”
黑伯身躯一震,抬起头来,眼神之中掠过了一丝茫然?
“黑水河?好熟悉的名字啊。黑水河是哪里呢?我好像去过,划船,我好像也划过船。”
黑伯身躯忽然颤栗了起来,整个人萎缩了下去,又像是一个被抽干了空气的衣服,干瘪了下去。
这黑伯,竟然眼睁睁就从叶天眼前消失了。
并且,在叶天的眼中,这黑伯的气息,毫无征兆,甚至是没有来由,也没有去向的凭空消失了。
“五十万年了,终于有人来了。”
就在此时,叶天身后,再次响起了那个声音,回头一看,赫然又是难黑伯出现了。
他仿佛没有了刚才的记忆,重复着刚才的一切。
“太孤寂了,成天只能和这些兵器打交道,今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活人,好。”
黑伯再次说道。
叶天整个人的头皮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背后渗透出森森寒意。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甚至到目前为止,他都找不到破局的办法。
从他现在得到的一些信息来看,这不朽帝尊的帝棺之中,是不朽帝的墓穴所在,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危险万分的地方。
所以叶天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出去,甚至都没有想过从中得到什么东西。
仅仅是叶天遇到的第一个骷髅人,看似轻松的胜了,但实际上叶天已经费了一番手脚,并不轻松。
而之后的黑水河不能趟水,不能御空,只能坐划船老者的船过来,到了这,形成兵器交割之地、
眼前的一幕幕,让叶天甚至找不到丝毫的头绪,他知道每个地方都相当于一道关卡,但是这些关卡,根本找不到破局的地方,哪怕是骷髅人也是被叶天用蛮力干掉的。
到了这里,想再用蛮力,就已经不可能,仅仅是眼前这把断剑都不是叶天能够轻易承受的。
这些兵器的使用者,生前无一不是顶天抢着,最弱也该是金仙级别的存在。
叶天没有说话,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漠然的看着黑伯。
“你这后生,也不知道说说话。”黑伯摇了摇头,然后又再次迈入了兵器杀阵之中,和之前一样,并未触发杀阵,没有打破平衡,一切重演。
从一个个兵器擦拭过去,数个时辰之中,叶天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这么看着老者,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已经是星河运转,盯着老者的一举一动。
而此时的老者已经擦拭了数百把兵器,但后面,还有数万不止。
叶天忽然眸光一闪,内心震动,他的眼神之中,这黑伯老者的脚步每次落下,看似稀松平常,但观察了许久的叶天,终于看到了一点不同之处。
黑伯的每一步之下,都似有道韵流转,这道韵极为轻微,就算是仔细盯着,都极难察觉。
他的每一步,都已经是精心计算好了的,叶天眸光闪动,忽然看向了黑伯,再次开口道。
“黑水河上的划船老者和你什么关系?”
黑伯浑身一颤,和之前一样,最后消失不见了踪影,然后叶天连忙回头看向了身后,那身后,仿佛凭空出现了一件衣服,这衣服无风7而胀,又从中探出了脑袋和手足,赫然就是黑伯的样子。
接近着,再次和相遇的场景一样的问话。
叶天依然没有回话,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行动。
在黑伯老者踏出之后,他紧跟其后,走了过去。
黑伯每次落下一步,叶天紧跟其后,随后踏入了那杀阵之中。
进入之后,叶天立刻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此地的杀机浓郁,几乎已经可以化为实质,甚至在叶天的耳边不断的响起了金戈交锋的声音。
一片杀喊声,嘶吼声,不绝于耳,刚进来的叶天,甚至被冲击的一瞬间愣神了。
好在他时刻警惕,立刻回神过来,黑伯老者回头看了一眼叶天,嘴角掀起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却也没有说什么。
而叶天也察觉到,自己的脚步每一次落下,脚下都仿佛踏在一个极为奇怪的地方,脚底之下似有某种奇特力量流转,正是这股力量,才让叶天进入此地之后,并不打破此地平衡,更不会惊动杀阵。
叶天微微闭目,感受着这脚底的道韵流转,他心中已经明了,这老者所走并非是一开始猜测的那般,踩在阵法阵眼之中从容不迫,而是纯粹的因为落下之地,脚下的这股力量所在。
看似一样,却有大大的不同。
若是阵眼,此地只能一直在其规划的路线之中走动,但若是有着道韵力量,可以随意的出入这里。
叶天仔细感悟着脚底那股力量的变化,但这力量实在是太过轻微,几乎难以察觉,甚至是一闪即逝,力量虽在,但道韵已经消失。
所以叶天在每一步落下,都仔细的揣摩着力量的变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前方的黑伯还在擦拭武器,没有踏出另外一步来,叶天心中一动,却是将自己的脚抬了起来。
然后就此时,叶天顿时感觉到一片杀机临身,仿佛被万道利器穿刺而来,身上的皮肤骤然皲裂开来,血痕出现,血水低落。
叶天心中骇然,没想到这杀阵竟然反应如此之快,仅仅是一丝落差,就已经引动杀阵,若是再等一个呼吸,恐怕自己就会化为此地血水。
他身躯一震,一道微弱金光从体表流转,不敢放大,怕惊动此地,随后将体表流出的血液都硬生生定在了自己的肉身之上,不许其降落。
到了叶天这等境界,一滴血已经重若山岳,足以撼动此地,叶天绝对不敢让血滴落下。
随后,体内灵气扭转,脑海中想象着之前无数次踏出出现的那一抹道韵。
叶天浑身剧痛,从肉身到元神,甚至是自己的修为,都有种被割裂的感觉,就在此时,他浑身一轻,种种杀机都消失了。
惹上冷酷拽千金
说时危险万分,缓慢无比,到从叶天抬脚到运转道韵出现,总共不过才一个呼吸的时间。
稍慢一步,就会被这杀阵吞噬。
好在他赌对了。
前方的黑伯回头看了一眼叶天,似有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换了一把武器擦拭。
叶天内心振奋,不过他不敢再向之前那样,等到触动杀机才运转道韵。
两只脚底,时时刻刻踩在自己的道韵之上,随后,叶天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此刻,叶天已经脱离了黑伯的脚步,走入了这片杀阵之中,王平眸光幽深,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朝着深处走去。
想要从此地出去,恐怕还在那最深处,叶天脚步不再停留,快速的穿过这交战之地。
忽然他脚步一顿,此时的叶天已经走到了整个杀阵的中心。
只见那中心之地,当空万里之上,一柄青光长剑浮现在空中,在青光长剑的对面,是一柄黑色大刀。
凤盗天下:男神打包带走 青睐
两种武器停滞在高空之上,仿佛一切被静止了一般,然而,叶天目光之中,这青光长剑和黑色大刀的中间,各种剑气和刀锋激发,互相交错,仿佛无数年来,从未停止过。
随后,叶天瞳孔刺痛,连忙闭上了眼睛,他的瞳孔之中,顿时流出了一滴血泪滑过脸庞。
叶天心中惊骇,已经无数年了,按照划船老者的说法,不朽帝尊的墓穴已经有了亿万年之久,难道这青光长剑和黑色大刀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
甚至到现在为止,叶天身为真仙之躯,肉身成圣,神识强大,战力甚至可以比拟天仙巅峰,若有谋算,甚至可斩玄仙。
就算是和那神道金仙交手,叶天都从未有过如此体验。
太强大了,这一剑一刀,仿佛跨越了无数个岁月长河,在岁月长河之中交战。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柄剑和刀的样子,记在了心中,随后快步离开。
不是跟随黑伯亦步亦趋之后,叶天的速度快了很多,很快就已经看到了武器之路的尽头。
那尽头之外黑漆漆的一片,却有一条甬道之中有着微弱光芒,叶天目光一闪,走出了杀阵之中,从杀阵之中一出来,叶天顿时感觉到自己浑身一轻。
万界之无尽亡灵入侵
这一片地域,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力量太过强大,根本不是叶天目前能够进入的地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叶天倒也没有惧怕,道心反而越发坚定起来,他一路崛起而来,从未有一刻是安稳度过来的,此地虽然艰难,但还不至于让叶天惧怕甚至是后退。
前方的甬道并不长,叶天并未贸然上前,仔细探查了一番之后,才缓步进入。
并未有所异变产生,走过甬道之后,出现了一个百丈左右的空间,空间里面,无数的微弱火光闪烁,这些火光都是从一盏盏的灯火之中发出来的,而火光围绕的中心,乃是一座祭坛。
祭坛的中心,是一团金色的光芒飘浮在空中也看不清楚其具体的样子。
而金光旁边,乃是一金甲神人盘膝而坐,在看到叶天之后,目光猛然睁开,射出两道金光直接奔向了叶天而来。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仅仅是这目光之力,已经不弱于玄仙巅峰。
叶天心中怪异,前方的拦路者,就算是大罗都难以进来,而现在到了此处的守关之地,竟然只是一个玄仙,玄仙虽然不弱,但前面想必,和黑伯,划船老者想必,显得太过于轻松草率了一些。
“此地守关必然不可能只是一个玄仙的实力,除非,这是类似于一处考核之地,根据我的具体实力做出的反馈而形成这金甲神人的实力。”
“但既然是考核的话,外面那些,杀机有些太过浓重了。”叶天眸光微微闪动,心中做着计较。
那金甲神人倒也没有起身,一直在看着叶天这边,叶天心中一动,此地倒也没有多少杀机。
不过,这金甲神人的身后那一团金色的东西,叶天感觉很强烈,应该就是自己所要的闯关的东西。
但想要得到这个东西就必须闯过眼前的这个金甲神人。
若是之前还有取巧的办法,但到了这里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和金甲神人交战,并且战而胜之。
这是考验硬实力的时候了。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步向前,一步踏出。
顿时对面的金甲神人仿佛被激活一般,盘膝状态转瞬站立,锵的一声手中骤然浮现一柄金光长剑。
这长剑锋锐极重,就算是玄仙所能掌握的仙器之中也是最为顶级的。
“这是,金庚之剑!”
叶天心中微动,金庚,代表的是杀伐,也代表的是战争,是锋锐,就算是寻常法器仙器之流,只需要一丝金庚之气,其攻伐威能大大增加。
而这,是一柄纯粹的金庚之气所凝聚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