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刺客之王-第六百七十二章 比劍讀書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闻月水榭建在湖面之上,四面以白纱为墙,以透明琉璃为顶。
明月当空,淡然如水月光经过宝莲状透明琉璃顶,月光强盛了十倍,照的水榭内一片通明,却明而不耀。
水榭内藤席铺地,宾主分席盘坐。高玄坐在主人左手侧主位,也是国师陶君表示对高玄的尊重。
万剑门主千军剑江云峰、玉景道云雨术士左文韬在对面相陪。
见到高玄本人,江云峰和左文韬都表现的非常客气。
主要是高玄长的太英俊了,英俊到超乎了常理。这个级别的颜值,甚至让两位三劫灵仙都感到了震撼。
这不是单纯颜值高,而是内外纯澈,近乎圆满无暇。
面对风姿超逸气度绝世的高玄,两位灵仙甚至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高玄对此到是习惯了,别说是几个灵仙,就是金羊星君也是如此。
仙界法则限制了他的力量,却无法改变他混元合一的先天道体。
也只有黑角这等粗鲁妖怪,没什么灵性,才什么都看不出来。敢大喇喇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江云峰、左文韬他们到底是渡劫灵仙,到是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只是对高玄的态度,都多了几分礼貌客气。
对方把姿态放低了,高玄也不会端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水榭里气氛也逐渐热络起来。
“天师神秀气朗,皎若明月,不愧是天庭使者。如此风姿气度,真让我等心折。”
左文韬举杯对高玄说:“我敬天师一杯。”
作为主人的陶君捋着胡子微笑说:“文韬,贵客驾临,你珍藏的赤霞红也该拿出来待客了。”
陶君又笑着对高玄说:“赤霞红是以采集九天霞光融合太阴月华,又放在地下冰眼沉淀数百年,才酿成极品。上次喝赤霞红,还是文韬渡过三次天劫。”
陶君咂咂嘴说:“只要想起赤霞红,老道的馋虫就压不住了。”
作为国师,陶君如此放松的姿态,到更显得亲近。
左文韬朗笑一声:“国师都这么说了,我岂能小气。”
他从长袖中取出一个古朴白玉酒葫芦,旋开葫芦盖倒了四杯酒。
赤霞红觉就像它名字一样,倒出来就像是一团瑰丽赤金流光,却有着水一般的粘稠质感。
左文韬说:“有酒岂能无乐无舞,天师,左某献丑了。”
他说着手捏法诀,口中默诵了一句法咒,四杯赤霞红飞天而起。
一杯赤霞红在空中一转,化作一位红衣赤足美女。一杯赤霞红化作一名琴师,另一杯化作吹笛的乐师。
最后一团赤金流光则化作流转火龙,在空中漂浮飞舞。
红衣赤足美女、两名乐师虽然是赤金霞光转化,外表却看不出任何异样。
两名乐师都专注认真,琴师抚琴姿态优雅,吹笛的乐师微微眯着眼眸,显得很陶醉。
两名乐师演奏的乐曲旋律温润典雅,其调悠悠扬扬,欢愉中又尽显中正堂皇之气。
跳舞的红衣赤足美女,眼波流转灵动,红衣白肌,赤足更是精致细腻。美女浑身上下都荡漾着一股美艳迷人的味道。
她腰间挂着小巧腰鼓,赤足在空中飞跃起舞,姿态翩然曼妙、清丽飘逸。
冰魄寒蝉系列之囚蝶 席绢
不时轻敲腰鼓,又让曲调多了几分张力和激昂。
围绕着红衣赤足美女的火龙,也配合美女舞姿起舞飞旋。
火龙激荡起一点点焰光随生随灭,衬托的红衣美女美艳中更多了几分迷幻。
等到乐曲演奏到高潮部分,红衣舞女翩然落在高玄面前,她虚抱着高玄脖子红唇微微撅起,明眸中流转眼波似喜似嗔。
然后,红衣舞女就化作一道瑰丽赤金流光投入高玄口内。
与此同时,两名琴师化作霞光分别投入左文韬、江云峰体内。
火龙则投奔国师陶君,陶君大笑一声任由火龙投入。
四杯赤霞红,就这样分别让四人饮下。
高玄也觉得有点意思,以酒化人形到不难,难的是化形化的灵性十足,恍若活人。这本事称得上高妙。可见左文韬在法术上的修为之高。
另外,赤霞红的确很极品的灵酒,一杯入腹,他都觉得有点燥热。就是神魂都有了一丝微醺的醉意。
以他横练金身都有如此反应,可想而知,这等灵酒的酒力有多强。
高玄尚且如此,陶君、江云峰、左文韬三人脸上已经显出几分红润。几人眼神都很明亮,却明显带出了熏熏然的醉意。
一直沉默不语的江云峰,在这种状态下也放松下来。
他对高玄说:“天师驾临乌鸢国,也是我国的福运。”
江云峰沉吟了下说:“我是剑修,生来就脾气直。今日有幸得见天师,我冒昧的想和天师请教一番。不知天师肯否赐教?”
江云峰对高玄观感到是很好,只是事前已经说好了,总不能事到临头退缩。那岂不是要被陶君他们耻笑。
再者,高玄要碰三大妖,一定会引发大乱。
万剑门根基就在乌鸢国,维持乌鸢国现有秩序才对他最有利。为了宗门,他也不能退让。
再者,江云峰也对高玄修为很好奇。
这位天师一看年纪就不大,这种神魂层面的年轻,是做不得假的。
按照他来看,这位可能也就几百岁而已。
能和天师一战,见识见识天庭的神通,也是好的。
作为主人的陶君并没有说话,他必须看高玄的反应再表态。如果高玄执意不愿意比试,他就必须出面劝解,以免事情弄的太僵,大家下不来台。
陶君看了,高玄神色平和,到没有任何不悦的意思。
只是仔细再看,高玄脸上居然看不出一分醉意。
陶君心中暗惊,赤霞红如此淳厚浓郁,他都有些消受不起。高玄居然毫无反应。也不知是他修为高深,还是另有秘术法宝。
不止是陶君看出来高玄有异,左文韬也看出来了。他对自己赤霞红更了解,眼见高玄状若无事,却比陶君更惊讶。
正是如此,左文韬反而对高玄修为愈发好奇。
左文韬抚掌微笑:“云峰好战,最喜欢找人切磋。天师不要客气,给他点教训。”
高玄谦逊的说:“我修为不高,哪敢说什么指教。不过,我到是愿意见识见识江道友的剑法神通。还请江道友手下留情。”
看到高玄答应,江云峰面露喜色,他对高玄一拱手:“那就请道友多多指教。”
说着,江云峰就要起身。
水榭虽然宽敞,却不是动手所在。哪怕是随意切磋,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动手。
只要一丝剑光外泄,这座精致水榭立即就毁了。
高玄摆手示意说:“江道友,我们一见投契。动剑施法不免伤了和气。不如这样,我们以剑意略微切磋一番。”
江云峰微微皱眉,他是剑修,可不像左文韬专修法术。可以把场面弄的绚丽多姿变幻多端。
对他来说,战斗就是拔剑施法,哪里有那么多花哨。
当然,像普通的变个花草树木之类法术,他也能随手施为。只是对于同阶灵仙而言,这些都是小把戏,不值一提。更没有必要在战斗的时候拿出来献丑。
只是高玄说的也没错,大家都是灵仙,见面就舞刀弄剑的不免有些失了身份。
在说,剑意化形本也不难。只是更为细腻精巧。对于江云峰这样直来直去的剑修而言,不免有点繁复。
高玄也不管江云峰怎么想,他屈指在青铜酒盏上轻轻一弹,嗡然震荡中酒水荡起一道道波纹。
透明纯澈酒水一抖,一位白衣少女就浮现出来。
少女姿容娇俏,细眉弯眸,红唇娇艳。长长白色剑衣纯白胜雪,素手提着一柄三尺青锋。
青锋犹若一泓秋水,湛然明净之极。
少女浮现出来后就对高玄躬身施礼,姿态优雅大方。
高玄低声说:“从今以后,你就叫涟漪。”
少女涟漪脸露喜色,她开心给高玄施礼:“谢大老爷赐名。”
涟漪从酒案上飘然落在水榭中心,她对江云峰拱手施礼:“涟漪在此,请江仙长赐教。”
江云峰有些愕然,剑意化形也就算了,这少女怎么充满灵性。
刚才左文韬以酒化形,那舞女的确很有灵性。但是,那灵性都是赤霞红本身灵性转化。
其灵性变化,就像水中月、镜中花,看着虽美,却终究是一种幻术。当不得真的。
眼前这个少女涟漪,不但充满灵性,甚至有着一种纯粹神魂气息。这可不是幻术。
左文韬和陶君的眼神也有点直了,他们都死死盯着少女涟漪,想要找到少女的虚幻之处。
涟漪虽然从酒水中浮现出来,但在座灵仙都知道,这不过是高玄借着酒水施展的神通,却和酒没有任何关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站在几位灵仙面前的涟漪就是如同活人一般,不但肌肤纹理细腻,眼神灵动,她周身甚至气息运转和神魂波动。
几位灵仙瞪大眼睛来回看,也是没看出任何的问题。
站在国师陶君身边的百里青桐,更是看呆了。她怎么看这少女都和她一般无二,没有区别。涟漪身上的纯净剑意,却是比她强盛许多许多。
百里青桐忍不住私下问陶君:“师父,这少女是怎么回事?”
陶君没直接回答:“老实看着,不要说话。”
虽然这个徒弟是公主,但在几位灵仙面前,公主身份根本算不上什么。
何况,陶君也被少女涟漪惊到了。以剑意化人到没什么,剑意转化成活人,这就太厉害了。
仙人也能点化草木精灵,前提是要草木有灵。另外,以法器化作童子仆人,到也不难。这种不论外形多像人,其核心都是一件法器。
和高玄转化的少女涟漪,却不可同日而语。
陶君隐蔽的看了眼左文韬,交换了个眼神。左文韬苦笑,高玄只是这一手变化,就已经盖过了他刚才的歌舞酒乐。
虽然两者表现差不多,骨子里却差着一个巨大层次。
江云峰到是立即冷静下来,他本就不擅长变化,比不过也没什么。只要剑术压倒高玄就行了。
这般变化再精妙,剑术不行也是白搭。
江云峰握住腰间的千军剑,这柄神剑伴随他快两千年了,日夜浸淫修炼,早已经和他神魂融合一体。
以这等神剑转化剑意,那是轻而易举。虽然比起高玄什么都不用要差了很多,这会却也只能如此。
千军剑上神光闪耀,一群黑甲持剑的战士也浮现出来。
这群战士身材高大,神情剽悍。一群人密密麻麻,居然有数百人之多。
水榭虽大,却也放不下如此多的人。
陶君拿起一个酒壶向前一扔,这个酒壶不断扩大,把涟漪和数百名士兵全部装进去。
这个独立的空间把涟漪和数百名士兵隔离出去。但是,众人一眼看过去,双方就站在水榭中间,并没有任何隔离感。
对于空间的精妙划分,也让左文韬赞叹。
“国师的壶里乾坤真是绝妙。”
若是使用神器,到也不算什么。关键是陶君用的普通酒壶,这就全凭他神通之力。
左文韬虽然自忖能做的更精妙,可要说容纳两位灵仙剑意对战,却是怎么都做不到。
就这一点来说,也见得国师本事。
江云峰却没在意这些,他专心催发剑意。
数百重甲长剑士兵一拥而上,围着少女涟漪发起狂攻。
重甲士兵不但剑法凌厉迅疾,彼此间更有战阵配合。都是五人一组,十人一队。如此战阵轮转,数百士兵如同疾转的剑轮,不断绞杀涟漪。
少女涟漪手持秋水长剑,就在战阵中翩然来去,姿态飘逸清丽。
面对重甲战士的剑阵,涟漪本应该立即被绞杀。但她在重重剑刃中游走,却没有一柄剑刃能碰到她。
如此游走了数十个呼吸之后,涟漪手中秋水长剑一荡,涟漪潋滟水光流转。
围绕她的一群重甲剑士就同时剑断、甲裂,爆成一团黑光。
涟漪似乎也找到了决胜之法,在剑阵中纵横来去,潋滟剑光不断闪耀流转。每一次闪耀,就必然有一队重甲剑士被斩。
不过十余个呼吸,重甲剑士已经损失过半。
江云峰面色凝重,这等剑意交手太过精巧,并不是他强项。可那少女涟漪剑法之灵妙高绝,也远远超乎他的预估。
在战下去,他也没有任何赢的可能。除非,他亲自下场。
江云峰长笑起身,他对高玄一拱手满脸叹服的说:“天师剑法绝伦,我远远不及,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