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八百八十四章 矛盾之爭看書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烈日帝国北邙道河间郡桃花镇,得名于一片北邙山下的桃花林。
每年这个时候正值花期,前来观景的人络绎不绝。
来赏花的大部分是青年男女,不过人群之中也有另类。
这是三个老头,两个头发花白,一个头发纯白,在林中结伴赏花。
其中年纪最大的杨玉成,提着一个酒壶,时不时嘬一口,半壶酒下去脸上泛起了红晕,打了个酒嗝说道:
“这河间郡的桃花,在大西洲也算赫赫有名了,知道这片林子怎么来的吗?”
唐高杰摇了摇头,而苗光启却摘下一朵桃花仔细看了看,说道:“这是华夏江南的品种,莫非是杨前辈移植过来的?”
“嗯,眼力不错。”杨玉成点点头,“这是杨某七十年前受人所托,从江南林的柳叶巷里移植了一株母树过来,不出三十年就蔚然成林了。”
“柳叶巷现在是一把火烧咯。”苗光启神情颇有些感慨,“不过以前确实有一株很大的桃花树,来自东海桃花岛,是秦家人送的,据说是林秦两家世代交好的见证。平日里亭亭如盖,当年我们兄妹四人拜访柳叶巷的时候,正值花期,云三妹在那棵树下流连忘返。”
“那这么说,这里的桃花树,杨老是受云悦心所托,在这里栽下的?”唐高杰问道。
“不错。”杨玉成说道,“当时云悦心就住在这桃花镇,因故无法离开,却又想看柳叶巷的桃花,所以只能托付我办这件事情。其实,这就是睹物思人罢了。”
“这里的七十年前,应该就是华夏的二十年前了。”苗光启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兄弟三人找云三妹,那是快找疯了。”
“我当时去华夏,除了拿到桃花种子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观察一下你们的境界。”杨玉成说道,“结果你们不争气啊,光知道找人了,自己修行却都耽误了。
曹余生我就懒得说他了,心境崩坏得最彻底,原本已经登堂入室的修行之路彻底断绝。
林乐山也可惜了,本就是修力绝顶的人物,可那段时间借酒浇愁喝坏了身子,修为不升反降。
至于你苗光启,明知道三道尽修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你还在敢那里一心多用。”
“那是急得嘛。”苗光启苦笑道,“我那时候五内俱焚,差点走火入魔。”
“所以这道坎,你们没迈过去。”杨玉成说道,“否则以你们三人的修行天赋,何必还需要等林朔这代人成长起来呢?”
“嗐。”唐高杰摇了摇头,“如果这真是一道坎的话,他们肯定迈不过去的。当时所谓的猎门四杰,悦心妹子才是主心骨,她这一走,他们仨就爬不起来了。不过相比而言,老苗还是最幸运的,这不,虽然晚了一些,可还是过来了嘛。”
“那是因为我除了这三个结拜兄妹之外,另有一位知交好友,支持我渡过了那段岁月。”苗光启轻声说道。
唐高杰怔了怔,摸了摸自己的脸:“你别这么说,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说了是你吗?”苗光启白了唐高杰一眼,“我说得是念秋他爹,苏翰林。念秋那善良的性子啊,跟他爹一模一样。”
唐高杰脸上有几分尴尬,不吭声了。
苗光启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实事求是地讲,老唐你当时给的钱也是很重要的。毕竟只有在满足了物质生活的前提下,我们才能讲究精神追求。”
“去去去。”唐高杰翻了翻白眼,对杨玉成说道,“按杨前辈的说法,如果当时苗光启他们到了如今林朔、苗成云的境界水准,那悦心妹子其实就能够现身了,是吗?”
“也没那么简单。”杨玉成说道,“当时云悦心还在跟九龙中的五位进行着谈判和博弈,情况还是很复杂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替她跑跑腿,看看你们成色如何。你们要是成色够好,那云悦心那边也轻松一些,谈判就更有底气了。结果你们当时的成色,嗐,我还不如不看呢。”
“那这事儿也怪不了我们嘛。”苗光启脸上有些委屈,“她自己不告而别,我们当然受不了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修行。”
“所以这才叫考验,不仅是修行天赋,还有心性和意志力。你们当时还不够强大,所以没资格进入这盘棋局,也就得不到她的下落。”杨玉成喝了一口酒,说道,“其实我作为旁观者,觉得云悦心对你和林乐山,处理得还算公平。”
“公平个屁!”苗光启一听这话就不淡定了,“儿子还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呢,她那叫公平啊?”
“我觉得很公平。”杨玉成说道,“云悦心那样的人物,要做那么大的事情,就必然要左右权衡。
她嫁人产子,并不是一个女人年纪到了天性使然,而是为了应对以后的局面,必须要留下天赋杰出的后代。
那么找谁生孩子,这就需要考量了。
你苗光启三道尽修,潜力是当时修行者里最大的,于是云悦心就不能嫁给你。
如果她跟你结婚生子,然后她要是消失了,你受到的打击就比你当年更大,那你彻底完了,潜力无法兑现。
相比而言,林乐山意志比你坚定,当时也已经站到了修力尽头,潜力差不多已经兑现了,所以他比你更合适。
而且,作为云悦心的丈夫,就算不入棋局,身份毕竟在那里,林乐山从此以后面临的风险,远比你要大得多。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你这些年哪怕一直兴风作浪,可也平平安安地活下来了,境界也到如今这个地步。
而林乐山呢,什么事儿都没做,死在昆仑山了。
所以,云悦心没选择你作为她的丈夫,并不是不看好你,而是特别看好你。
而你苗光启,终究也没辜负了她的这种看好。”
苗光启听完这番话良久无言,随后冲杨玉成一伸手:“杨前辈,把你酒壶借我。”
杨玉成看了他一眼,手上一抛,半壶酒落在了苗光启手里。
苗光启抬起手咕咚咕咚把壶中酒一饮而尽,随后抹了抹嘴,看着身边的唐高杰,说道:
“老唐,你如今境界能耐都很高,可要是跟一个圣人相比,也不过是各有所长,单打独斗风险还是太大。这样,你留在这里,协助杨前辈对付那个‘神’,二对一,应该还是比较稳的。”
唐高杰皱了皱眉:“那北边那三个,你一个人去对付?”
苗光启笑道:“云三妹既然这么看好我,我总得展示展示她看好我的结果。”
“展示归展示,可你也不至于这么去作死嘛。”唐高杰神情有些着急,大声说道,“你苗光启这辈子就非要死在云悦心手里是吧?”
苗光启看了看西边迷雾森林的方向,说道:“我当然明白,杨前辈这是话术。
为的是之后这一战,我苗光启能了却此生遗憾,心无旁骛。
可我如今这把年纪,儿女情长对我来说已经没太大意义了。
实际上我是个什么人物,年轻的时候我想让云三妹去定义,而现在,我自己来定义。
我苗光启,应该是一个领路人,也是让林朔、苗成云、苏念秋他们追赶的背影。
我要一直在他们前面,这样他们才知道路应该往哪儿走,尽头还有多远。
孩子们都很争气,已经快走到我身边来了,可毕竟还没追上我。
所以我这一战,不是要对云三妹证明什么,而是想让孩子们看一看,我们到底可以走到什么程度。”
杨玉成听完这番话连连点头,微微笑道:“不错,半壶酒就稳住心神了,比当年有进步。”
苗光启翻了翻白眼:“杨老你也这个年纪了,就别再做这种保媒拉纤的事儿了,有这个闲工夫操心我,你操心操心自己吧。那位‘神’到底什么能耐,你有把握吗?”
杨玉成说道:“行吧,那我跟你们大概说说大西洲这五位圣人的能耐。
烈日帝国的‘神’,名叫尉迟归一,擅长得是炼神。
盛世强宠:纯禽老公枭宠妻 灼年
炼神尽头三道门,他掌握了其中一道,神通叫做‘神念雷劫’。
这烈日帝国上的这层念力干扰层,其实就是他的神念劫云,凡是在此范围内的修行者,他随时可以锁定并且降下雷劫,轰得人神形俱灭,所以论神通范围,他是圣人中最广的。
而我,进得是修力三门之一,神通叫做“不朽仙躯”。
我身躯不坏且神魂一体,我跟尉迟归一之间的较量,就是大西洲最强之矛对最强之盾。
其实就是互相翻牌比大小,是他先雷劫劈死我,还是我扛住了雷劫,动手先打死了他。
这在没正式交手之前,我俩谁都不能确定。
不过要是有小唐在,那我胜算就大很多了。
以小唐的念力修为,一是能在他识海锁定下藏匿,他要发现我们不容易,等察觉到我们时,我们就已经很近了。
二是小唐的神念屏障能外放,能替我多抵挡几道雷劫,我收拾他的时间就更充裕了。
所以如果我这边二对一的话,十拿九稳。”
“那就行了呗。”苗光启说道。
“我看是不行的。”杨玉成说道,“因为你那边一打三,有点找死的意思。
帝、后、圣,这三位,你不要看排名,排名是成圣的先后时间,未必是绝对实力强弱。
据我观察,这三位圣人中,最晚成圣的陈天罡,很可能是圣人中最强的,哪怕比起那四头异种皇帝,应该也只强不弱。”
“哦?”苗光启问道,“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