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kcx妙趣橫生小說 一品紅人-第561章 大局爲重-vw344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东富县长,”金正冼说,“来长坪县之前,我也是情绪激动。遇上这种事情,让人没法不激动。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所有长坪县的人得知这个消息的心情。
但是,情绪是情绪,可至少一点,目前我们都没办法改变明天的事情。曾部长派我亲自过来的用意,也是要我劝阻各位,不要以情绪主导自己的行动。
长坪县在童俊书记主导之下,发展到目前大好局面,长坪县人对童俊书记的感情,市里也是理解的。省里突然这样做出决策,我们市里和县里一样,在情感上都没法接受。
絕命龍王玉
只是,组织原则我们都清楚,目前要做的就是接受这个事实。先稳定情绪,童俊书记家属那边的工作,由曾部亲自出面去做。我想,曾部总会给童俊书记的加速一个交代。
东富县长、原峰部长,今天我专程到长坪县来,也是受曾部委派,先来做你们准备的思想工作。我知道,在情感上大家都不能接受这个事情,但工作上,县里也只有选择配合这一种可能。
组织原则是最大的原则,必须服从上级的安排。不管在情感上能不能接受,我们都要以大局为重。
黑粉上位:傲嬌男神不許動
我知道,这个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我在市里在曾部面前,也同样是情绪很大,甚至不想到长坪县来做这样的工作。但我不来,难道让曾部一个人来做工作?
东富县长,我们对童俊书记的情感都很深,对他目前所处的情况,不仅仅是同情,而是深深的敬重。唯有这样一心为民、一心为工作的好书记,才会使得长坪县有这样巨大的发展。
长坪县目前正处在急速发展的关键时期,因此,童俊书记肯定也不想看到长坪县错失这样的发展时机,让之前辛苦与努力,付之一炬。
再见,洛丽塔 莉莉菲
接下来,长坪县只有在稳定的大局面下,才可能顺利地按照之前的规划发展起来,做出应该有的成效。东富县长,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金科,道理大家都知道。但上级这样做,让我们又如何接受?我们又如何跟县里其他干部做思想工作?”石东富沉声说,也明白,金正冼过来,确实是市里担心长坪县会有较大波动。
此时,县里其他人还不知道情况,但今天肯定就得通知乡镇和行局的主要领导,明天下午到县委来开会,参与新书记就职会议。到时候,这些领导会不会当场情绪失控?
但如果,今天就将这个消息散开,会不会今天就闹出什么事情?如今,有微信、群、抖音等等,太多途径可将发生在长坪县的事情传出去。只要有一个人把这个事情的经过写成一段文字,随便贴在哪里留言,都可在舆论上失控。
吴原峰在组织部,对组织关系的理解更深一些,对个人的情绪掌控也更彻底。一直没说话,而是听金正冼和石东富两人在交谈。
穿越之再造大明 南湘子
綜神話龍寵 貓蔻
见石东富拿烟点上,一口接一口地吐烟,也知道,这位情绪处在要爆发的边缘。便说,“东富县长,我们得想一想,接下来该如何操作,要将这个事情的影响力降低到最低,可不能让县里失控。
正如你所说,干部和群众估计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谁一激动,将这个事情的经过铁道网上去,闹起来,最后受到损害的,还是长坪县发展的势头。产业发展的势头一旦停下来,要再次提速,估计至少要一两年,或许错过这样的机会,就再难找到机遇了……”
“原峰部长,这个事情的厉害关系也就在这里。”石东富冷冷地说,“上面来人,是想摘果子吗?摘果子我们完全可不在意,但长坪县的发展局面不能受到影响。这一点,谁能够保证?”
“东富县长,我来之前,曾部也提到这个事情。”金正冼说,“他的说法是这样,市里那边有书记坐镇,长坪县这边,你得辛苦一些,将这里的担子挑起来。”
“东富县长,只要是事关长坪县发展与建设的工作,我会不遗余力支持你。”吴原峰说。
石东富看了看他,不说什么。新书记到来之后,县里会有什么变化,谁也不敢担保谁都立场就是坚定不变的。不过,市里有李善淮书记在坐镇,这一点,石东富还是相信的。
“谢谢。”石东富说,不管以后吴原峰会有什么选择,这时候他都得说一声谢谢,“金科,谢谢市里对我的信任。”
“东富县长,在县里,什么时候把消息传达出去比较适合?”吴原峰说。
金正冼见两人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总算放下心来,虽说心中难受,但长坪县不受到太大冲击,才是最好的局面。
这两个人情绪平复一些,肯定也是将这些情绪藏在心中。等那位新书记到来,这些情绪会不会冲他倾泻?接下来的长坪县,确实会有一段时间的波动。
这时候,最让人担心的,还是身在省城的那个杨再新了,他如果得知情况,会发生什么事?
“东富县长,再新书记那边,怎么办?”金正冼说。
石东富静静地看着金正冼,好一阵都不说话,也是明白杨再新和章童俊之间的关系,和杨再新在长坪县的影响力。
石东富摇摇头,他也无法判断杨再新会有什么选择。三个人沉默一阵,吴原峰说,“我给他说吧。我相信再新书记会冷静下来的。”
“我看,能不能让王平江常委先给他聊聊?”金正冼说。他们都知道,这时候,王平江正和杨再新在一起,在省里参加展销会。
“还是先别说吧,明天上午再看情况。他们是下午回来,还是要留一天?”石东富说。
省城那边的行程,大家都不知道。这时候甚至都不好打电话问,石东富摇摇头。
“这个事情,市里那边来处理吧。”金正冼说,“还有一件事,东富县长,你也要先有心理准备。”
石东富点点头,等金正冼进一步说是什么事,金正冼却摇摇头,“或许这两天就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