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 線上看-706.誤打誤撞的俘虜展示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鬼金羊脖子断裂,身躯一下子软了。
王七麟怕他装死,索性一手摁住他肩膀一手撕扯他脑袋,硬生生将一颗头颅给拽了下来,挥臂砸向柳土獐。
柳土獐看到他如此彪悍、如此强悍,顿时乱了阵脚。
二十八宿无一不是纵横边疆如无人之境的高手,他们也遇到过更强的高手,却没有料到这种高手如今成为自己的敌手。
他们更没料到这个人会是王七麟!
监谤卫上下对王七麟欲除之而后快,所以他们是仔细打探过王七麟身份信息的。
根据他们掌握的消息,这王七麟修为是七品境,顶多七品境巅峰。
大不了进入八品境便是!
这样的高手他们或许单独一人难以力敌,可是如今他们有好几个同伴在一起,对付这样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结果是他们被人给手到擒来了!
柳土獐看着冲自己飞来的带血头颅简直是魂飞魄散!
这它娘是七品境修为?
这他娘个是九品境啊,甚至是步入先天了!
王七麟杀得兴起,跋步向前、踏步如风,追着鬼金羊头颅杀到了柳土獐面前。
砍人有什么难的?跟砍瓜切菜没有区别!
柳土獐倾尽全力仓惶后退,他厉声大叫:“老鬼,来也!”
有老头凌波踏风飞冲向王七麟,王七麟面色不改、眼神冷漠,他压根不看老头,就像一辆战车般义无反顾继续追柳土獐。
这个人的命,他收下了!
老头双拳挥出,大风呼啸,拳势凶残。
王七麟向前冲以轮钴印接拳随即变印为剑印,手中无剑而御气如剑!
剑气特别长,足有一两丈!
剑气及身,老头那干巴巴的身躯竟然直接爆裂破碎。
就像是被轰碎了。
王七麟身影毫不停顿的从中穿过,更显凶残霸道。
这一刻他才是反派!
但老头不是被他剑气给轰碎的,这是他的杀招。
他的身躯化作一枚滚雷,爆炸之后破坏力恐怖,有连绵的气浪瞬间膨胀数百倍而席卷四方。
王七麟以太岳不摧神功硬顶,浑身上下肌肤远比磐石更硬,双眸之中有流光闪耀。
这是他之前所得到却没被吸收的玄龙元精在融入他的真元。
爆炸炸的他前行身躯为之一滞,但却未能伤害到他,太岳不摧神功运行之下,他身边也有风在翻涌。
这是山巅的疾风!
可老头没那么好对付,他先前不是玩人肉炸弹要同归于尽,而是另有其他变化。
他的身躯碎裂,一个黯淡的身影从中凝聚。
这身影比寻常人更要大一圈,形象极为凶恶,面如蓝靛,发似硃砂,巨口獠齿,牙森列戟,目闪双灯,身有黑雾萦绕。
正与敌激战的谢蛤蟆瞥了一眼喝道:“七爷小心,阎罗执杖鬼!”
王七麟轻蔑大笑:“剑出!”
阎罗执杖鬼暴虐的上手去撕扯他身躯,它是一名厉鬼,碰到人便能将魂灵给从身躯中硬拽出来。
但它手伸出却迎上了一把剑。
听雷神剑!
神剑出而滚雷鸣!
“轰隆轰隆!”
阎罗执杖鬼被听雷神剑轰的倒退,可它战斗力着实厉害,竟然仅仅被听雷神剑给轰的浑身怨气外溢,却没有像其他鬼怪一样被轰的身死道消!
它再踏风向前,这次它身上怨气化作锁链将听雷神剑给困入其中,一声鬼啸将之给甩开了。
又是一把剑出现在它面前。
它又是以怨气为枷锁将之锁住。
可是这把剑后开了一扇门,另有六把剑从中闪出,如孔雀开屏。
当头一剑是苍龙驾驭,阎罗执杖鬼与寻常人不一样,它能看到这些神灵。
苍龙现身,它跋扈的姿态顿时为之收缩。
他们此时都在阴云蔽天日魔画中,魔画内阴云遍布、阴气森森。
本来监谤卫做好了准备借助魔画的功效来伏击一行人。
可是苍龙一出,一切变了!
龙能翻云覆雨,不管是白云黑云还是阴云,都是它们的一亩三分地!
苍龙纵横云间,引动阴风为罡风,铺天盖地的攻击向监谤卫一方。
监谤卫众人顿时大乱!
有人不明所以,惊慌大叫:“老大这不对,这魔图为何攻击咱们!”
阎罗执杖鬼有心给同伙解答,可是阿修罗、紧那罗、大蟒神、夜叉等等已经依次杀出……
这让它心头大惊。
怎么会这样?
飞剑阵不是在于张月鹿对战吗?怎么剑阵到了自己跟前,而且驾驭飞剑的还不是人也不是真气,却是一群专门克制它这般鬼灵的神灵!
它的眼睛可以在脑袋上随处转动,在它心头生出这疑问的时候,一只凶光四射的眼光便直接转到了它脑后。
无需扭头,观览全场。
然后它看到张月鹿倒在地上的尸首。
肋下飞翼碎成了老娘们的裹脚布,满身伤口数道,鲜血喷涌,脑后又多了一张嘴……
那是一把飞剑穿透她后脑的结果。
看到这一幕,阎罗执杖鬼更为绝望!
王七麟悄无声息杀到它跟前,阎罗执杖鬼急忙出招御敌,但七把飞剑绕着它成为剑阵,将它给砍瓜切菜一顿收拾!
柳土獐及时杀到,他接下了剑阵,厉声道:“老鬼,先灭姓王的!”
然而老鬼转头就跑!
这它娘怎么打?
保命要紧!
战场之上,小聪明耍不得!
柳土獐杀到,剑阵缠上了他。
见此王七麟便快步移形换影,直接转到了一人一鬼的身后准备搞偷袭。
这样老鬼转身跑,正好撞上了他!
王七麟干脆利索的送上了火焰印。
蕙质春兰
他现在是以阴阳大道神功施展大手印,火焰印得至刚至阳的太阳真气,其威更大!
一人一鬼近距离交锋,火烫澎湃的太阳真火顺着它身躯便燃烧了上去。
火焰印以真元为燃料、以阴气为燃料,而这厉鬼浑身上下满满当当全是怨气和阴气,正好被太阳真火给烧了个通透!
一点烈火从它胸口燃烧全身,它仰头发出痛苦的嘶吼,王七麟就跟东北大澡堂子里的搓澡老大爷一样,围绕着它飞快转身飞快拍,噼里啪啦将火焰拍遍它全身!
说起来这老鬼挺惨的,他如果不化为厉鬼之身,或许配合柳土獐可以给王七麟制造一些困难,即使王七麟最终能取胜也是很难。
结果这货露出了鬼身,正好被王七麟的一身神通给克制了个正着!
老鬼黯然的身影越发恍惚,它竭尽全力的挣扎,却无力逃出王七麟的掌控。
有王七麟骁勇在前,段成武一方的亲卫斗志越发高昂。
这些人全是高手,里面不乏七品境乃至八品境,于是他们尽管落入了魔画之中,可是稳住阵脚后在段成武指挥下部署了战阵,其战力比寻常时候丝毫不弱。
徐大那边也在厮杀。
他身边跟着英魂、吊客和鱼汕汕的怨魂,坐下骑着山公幽浮,浑身金甲闪光,手中燃木神刀火焰熊熊,卖相当真是全场第一!
可惜监谤卫一方知道他的水平,有个汉子冲他飞去,叫道:“点子扎手,大家伙并肩子上!诸位先去收拾王七麟,这徐大是草包,交给我一人即可!”
徐大气的破口大骂:“日你粮,看老子怎么草你!”
汉子身影飞掠极快,但身手去二十八星宿差的却很远,看起来最好对付。
徐大没有上前交手,他被这货给气到了,并且给刺激到了,现在心头唯一念想就是要一招制敌。
得让这些狗粮养的知道大爷不是草包!
可是他哪有一招制敌的本事?即使他已经用了请神金豆,但要一招对付了监谤卫的高手还是很难。
还好他脑子灵活——作为法宝战士,老子干啥与你们正面交手?
当汉子气势汹汹杀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徐大扔掉了燃木神刀。
这让他心头一喜:“草包投降——吾草他娘!”
徐大扔掉刀,抽出来一张画卷。
画卷打开,有妖娆美女在其中含情脉脉的笑。
汉子绝望大叫:“你竟然也有魔画!”
徐大从祯王府中得到这幅妖女摄魂魔画后一直没有拿出来,主要是没有必要,这玩意儿是宝贝,里面姑娘胸又大腿又长,露出的又多,还会叫他‘哥哥’,已经被他当成媳妇了。
媳妇不能轻易示人。
但今天这汉子的话实在是侮辱性太强,他必须得给对方点颜色瞧瞧,否则他要蹭着自己鼻子登月了!
他恐怕收拾不了这汉子,于是把媳妇亮了出来。
汉子显然是识货人,他看清这幅魔画的内容后惨叫一声,接着身影便消失了。
他进入魔画之中,魔画里的诸多妖女围绕着他开始转了起来。
徐大看的有些心痛。
他感觉自己被绿了!
而监谤卫这伙人却吓尿了。
一个王七麟已经变得出奇厉害,这草包徐大怎么还有了魔画这等强悍法宝?
斗志消弭!
此消彼长,段成武一方却是斗志高昂!
徐大的斗志尤其高。
一招解决了刚才嘴炮自己的汉子,他得意的仰天大笑:“诸位一起上吧,大爷何惧尔等蝼蚁的围攻!一个不行,再来十个,大爷要打十个!”
阴云蔽天日魔图中阴云遍布、阴风阵阵,更有无数阴鬼在其中神出鬼没。
但对于王七麟等高手来说它们不够看,这魔图或许可以锁住一两个高手,可惜如今进来的除了徐大全是高手!
阎罗执杖鬼消弭,柳土獐力战而亡。
王七麟得到空隙后没有继续追杀其他对手,而是驾驭飞剑对魔画中的阴云展开狂轰滥炸!
魔画震动,苍龙腾空而起。
阴云被它搅动,魔画为它所号令,罩门顿开。
立马——拆碎玉笼飞彩凤,断开金锁走蛟龙!
斜阳西下,一片火烧云出现在他们面前,四周光芒大亮。
监谤卫残余的人立马失魂落魄,他们的心态彻底崩了。
王七麟剩下的任务更不是参战,他飞空而起踏上门楼,御剑监视战场。
现在要做的是防备这些人逃脱。
监谤卫这一伙人倒是悍不畏死,一个个冲锋陷阵直到战死。
即使未能战死当场,他们也会自尽身亡。
最后就是一地尸首。
谢蛤蟆好不容易拿下了一个人,结果这人落入他手中后却是双眼一瞪、双腿一蹬,还是死了。
王七麟无奈了,道:“太可惜了,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俘虏都没有抓到?”
墙角倒是蹲着一群人,这些人都是后面补充进女将军卫队的亲卫,他们是段成武从军中挑人选入的,背景可靠,基本上不可能有问题。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以他们不是俘虏。
这些人这会还在茫然呢,他们本是女将军卫兵,无论如何都要为女将军而战。
可是刚才他们也算是听明白了,女将军早没了,他们现在跟随的这个‘女将军’是鞑子冒充的!
徐大看了他们一眼昂起头道:“谁说没有抓到俘虏?”
王七麟以为他说的是这些亲卫,便叹气道:“别傻了,这是友军。”
徐大举起手中魔画哈哈大笑:“七爷是你犯傻,这画里还有一个呢,他怎么能算是友军?”
谢蛤蟆先前专心战场忘记这档子事,得知画里还有一个人他便冲入其中将人给带了出来。
结果他随即又窜了出来。
徐大对此很不满:“你在大爷的女人们之中进进出出算什么事?”
王七麟则问道:“怎么了,魔画里面有问题?”
谢蛤蟆面色凝重:“无量天尊,里面那人没有被魔画中的妖女给迷惑,他在与妖女作战!”
王七麟知道魔画的厉害,他吃惊的问道:“他没被魔画给困住?那他修为恐怕很厉害!”
谢蛤蟆道:“不错,你们猜破头都猜不到他的身份!”
徐大不耐:“道爷都啥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我们打哑谜呢!”
谢蛤蟆摸了摸鼻子尴尬一笑,说道:“无量天尊,老道习惯卖关子了,咳咳,里面那人竟然是斗木獬,二十八宿北方玄武圣门下第一星宿,斗木獬!”
倒吸凉气的声音纷纷响起。
监谤卫四圣二十八星宿之中最强的自然是四圣,其次便是他们手下的第一星宿。
北方七星宿分别是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貐,其中壁水貐被搞定的最早,是王七麟职业生涯中收拾掉的第一个星宿。
他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北方第一宿。
徐大更是差点尿裤子!
后知后觉,他如今算是知道了刚才自己处境多危险——
斗木獬不光修为高,而且最狡猾。
他刚才意识到自己一方必败后,立马准备跑路,他并没有单纯去跑路,而是找了个理由:
假装去应战徐大。
而且他还嚷嚷说‘这个是草包我可以搞定他’,这话的潜台词便是‘我也是个草包,草包对付草包最合适’。
其实他想扮猪吃老虎,只要他能拿下徐大,那以徐大为人质,保命绝对没问题,甚至可以带队绝地翻盘——
他以徐大要挟王七麟放众人离开,王七麟一定会答应。
还好阴差阳错,徐大手中有一幅魔画。
而他从来没有对外展示过这幅魔画,以至于监谤卫不清楚这件事,也是因为这原因,导致了斗木獬马失前蹄。
所以他看到魔画时候那惊魂未定的样子就好理解了。
在场几个聪明人都想通了这点,段成武吃惊的看了眼徐大说道:“徐大人,刚才好危险。”
徐大也忍不住抹冷汗。
他得感谢斗木獬,要不是这货拿话侮辱他,他还真不会拿出魔画。
本来面对有人上来找他交手,他第一反应是硬桥硬马跟对方干一场的。
偏偏斗木獬骂他‘草包’,他徐大是个要强的人,必须得证明自己不是草包。
于是斗木獬掉坑里了。
自己挖的坑。
王七麟问谢蛤蟆怎么看出被困入魔画的汉子是斗木獬,谢蛤蟆说那货在画中化作了一只解豸,与妖女们斗的旗鼓相当。
监谤卫二十八星宿,唯有斗木獬能化为解豸。
徐大立马将魔画给收了起来,他们现在不能放出斗木獬,否则这货发现自己一方全员阵亡就剩下自己,估计也会自尽。
他收起魔画,便说道:“七爷咱们得赶紧去找歌帅,甚至找青龙王,青龙王现在也在前线吧?”
段成武点头道:“青龙王大人和朝廷大军坐镇在龙庆关,那是防北三线的指挥帅帐所在。”
徐大道:“那今晚的饭不吃了,赶紧走人。”
王七麟摇摇头:“不着急,今晚的饭一定要吃,有一个人,一定要见。”
“谁?”
“李瑁!”
将军府院墙爆裂、房屋坍塌,这是先前双方大战的结果。
但晚宴还是设在了将军府中。
李瑁与武翰林联袂而来,他们两人休息了一个下午,如今精神焕发。
其中李瑁恢复了大帅B的姿容,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将军府内的婢女看他一眼就会脸红。
这是一个随时随地能让女人坐地排卵的男人。
所以难怪会被艳名遍传九洲的永安公主相中。
王七麟和徐大偷偷谈论这件事,徐大便对他说:“七爷你得感谢他。”
“为什么?”
“因为要不是他吸引了永安公主,那等到你上京城被永安公主看到,恐怕长公主殿下会把你选为驸马爷。可是你知道长公主殿下有多少男人吗?”
“有多少?”
徐大想了想说道:“具体大爷也不清楚,不过大爷有个朋友曾经是她的面首,根据他的意思,长公主驸马爷的同道中人挺多的,相交满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