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89章 新遠征不列顛行動展示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经过一番磨磨蹭蹭的跋涉,赫立格尔带领的罗斯军分队,押运这大量的缴获品与多达两千余名俘虏,终于抵达了罗斯渔民全新的活动区之奥卢湖。
何为东方之地水的源头,如今相当的罗斯人已经弄明白,原来那里的腹地是整个湖区,年复一年向远方的海洋输送淡水。
奥卢湖看似很大,可它远不及塔瓦斯提亚人传统领地的湖光山色,它不过是奔流入海河流中的一个水流的汇聚点。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兄弟们,捕鱼的人们大吃一惊后又是欢喜一场。
抵达了奥卢湖,剩下的形成般不需要再主要依靠步行。
渔夫的船只开始运输人群,为此收取一点微小的报酬,譬如缴获自敌人的斧子矛头和一些皮革。他们甚至向索要一些被俘的女人,介于这批女人全都被战士们做了刺青一般的标记只好作罢。
可一下子将有两千个女人加入罗斯公国,男女渔夫们对未来真是充满忧虑。
她们都是一群矮个子又黑头发的女人,倘若她们全都做了新的罗斯女人,剩下的孩子还算是纯粹的罗斯人吗?也许应该算吧,毕竟授命于奥丁的大祭司露米娅也是这般长相。
一大群人全部抵达科文斯塔德,再乘船回到海湾对岸的罗斯堡,这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此之前,五百个苏欧米少女都有了自己的新归宿,营区她们的男人们已经陷入欢愉。
那些年轻的、最有精力的男人成为她们的丈夫,同样的,这些男人也是现阶段罗斯军队的中流砥柱。
他们还能再打一仗吗?他们的精力还能在保证一场远征么?
留里克没法不有所顾忌,然自己冬季时候定下的目标也不能更改。
当他发布全新的战争动员,剑锋直指西方的不列颠大岛,整个罗斯堡的男人们都在积极响应。
尤其是那些最近踩在东方暴打塔瓦斯提亚,钢剑上敌人的血迹仍有余腥的第一旗队的年轻战士,他们显然是最积极的那群人。
“这群家伙,刚刚娶了新女人,不久还会有一批女人回来。和女人纠缠一起,你们仍旧喜欢战斗?!”留里克很高兴却也很无语。
罗斯堡激烈的气氛傻瓜都能感受到,所有男人,从小到老都在高呼着战争,高呼着劫掠麦子、布匹和金钱。
天下 第 九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和煦的南风将温暖灌注到整个峡湾里。
妇女们忙着带孩子,也忙着洗衣服。各路工匠加紧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劳作,希望打仗的男人们,他们忙于打磨自己的剑与矛头,给自己的盾牌涂抹好崭新的纹路。
虽然公爵还没有发表正式的远征计划,很显然,经过今日上午的大人们的会议,正式计划就会发表,那么乘船发动新的远征也不过是未来几天的事。
留里克正襟危坐于宫殿第一层最核心的位置上。
他盘腿坐于一张熊皮,墙上挂着的熊头更显尊者威仪。
老奥托花白着辫发胡须坐于旁边,他已经是事实上的太上公爵,成了一位有意颐养天年的老家伙。向他这样的老家伙还有多人,大家本是罗斯部族的精英,而今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不可避免的逝去。
长安浮世录
眼前的年轻人皆是罗斯的栋梁,且数以五千计的女人们怀抱着的、孕育着的、拉扯着的孩子,他们又代表美好的未来。
罗斯公国目前最核心的两个纯粹罗斯人构成的旗队,十名百夫长和两位旗队长都在这里。
另有编制几位灵活的射击旗队的队长弗莱泽,带着兄弟们临阵投诚的拥有渡鸦盾牌的格伦德,也有幸参与到会议。
又如巴尔默克人的英雄比勇尼兄弟,他们不但以同盟贵宾的身份在场,明眼人看得出,下一步征讨不列颠的战争,巴尔默克人可要出大力呢。
在场的人们全都得了消息,大家就等着留里克发布远征计划,罢了兄弟们赶紧去执行。
留里克吭吭两声,见时机成熟,便郑重其事道:“远征不列颠的计划是我们去年冬季开始就制定的,这份计划不可由各种外力做干扰。或许你们有人会觉得如今已经是六月份,如此去遥远的地方征讨敌人是否合适。不错,这有些冒险,可是我们必须这么做。”
其实他还是误判了大家的想法,在场的人们毫不畏惧战争,更不会因为可能面临的诸多困难就放弃,这里根本没有鸽派。
留里克又说:“我们必须征讨不列颠,我们必须去抢掠大量的麦子。兄弟们,你们可知我们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困难?”
公爵留里克把问题搁在这儿,大家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答这个提问。
身为他堂兄的阿里克大大咧咧嚷嚷:“何谈困难?我们实力超凡,如今被认为强力的丹麦人不也纷纷死在我们的剑下。弟弟,你可是亲手杀了丹麦大王的大人,你居然还说存在什么困难。”
阿里克说完便是哈哈大笑,其他人也因沉浸于往日的功绩,纷纷笑出声。
他们笑够了,留里克耸耸肩只得无奈地指出困难纠结之所在。
他敲打着木地板说道:“问题就在于我们人多!不是现在人多,而是未来会有数量惊人的人口。”
他又随手指着在场的经历充沛的年轻人:“以前我们罗斯部族的女人数量少于男人,现在完全反过来。你们这些人哪一位家里不是两个女人?她们哪一个不是怀中抱一个,肚子里孕育一个?很快,我们罗斯人就有一万个孩子,接着是两万,五万,乃至十万!只要十二年,男孩就能拿起武器,再过十五年,襁褓中的女孩都能变成新的母亲。我完全信任你们的实力,一如我已经拥有了十七个女人。我也完全信任我们所庇护的女人们的强大力量。我敢说,当我到了胡子发白的年月,我们罗斯人的人口会超过五十万人!”
五十万人?!留里克这里用五百个一千来形容。
见得大家有些迷茫,他故意说:“一个旗队兵力五百人。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以依靠五十万人口,组织二百个全由壮汉组成的旗队!想想看,那才是我们的真正实力。可是,要养活这么多人,我们需要大量的麦子!”
“果然,只有抢掠不列颠人吗?”沉静的老奥托咳嗽一声说道。
留里克轻轻回过头:“是的,至少现在是的。我们仍在东方拓荒,当新开垦的农田能产出足够养活所有人的麦子之前,我们必须在未来十年不停的袭击他者,否则我们必然要饿肚子。我们不仅今年要进攻不列颠,恐怕这在未来会变成一种常态。”
“那么,这就是你决意这不停战争的理由?”阿里克说罢又笑了笑,“很好,我喜欢。想必兄弟们都很喜欢。”
阿里克如此一说,在场的人们纷纷举起拳头响应。
他又说:“弟弟,没有人拒绝战争,兄弟们都渴望斩杀敌人。说!何时起兵?兵力如何?兄弟们也好赶紧准备。”
精神主宰
事已至此,再多的磨蹭都是浪费时间!
没祝福的爱情 Sophia索菲亚
留里克猛然站起身,如同一位巨人矗立,开始发号施令。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听令!兄弟们……”
关于如何出兵,按照最初的计划罗斯军出动一千名战士远征不列颠,进攻矛头仍是直击软柿子的诺森布里亚,甚至这场远征不见得要与他们发生决战。
留里克估计那位叫埃恩雷德的断臂国王,会考虑到维京大军的强悍,要么躲在堡垒里死活不出来,或是派遣使者寻求和平方案。
任何的战争都必须有着目的性,倘若是为了战争而战争,那与流寇匪徒何异?
故此战罗斯公国的战略目的,首当其冲就是发挥全部的主观能动性去抢麦子。
同时,也要与巴尔默克同盟军一道,和诺森布里亚正式签订一个条约,从其国土上割裂出一片土地,成为巴尔默克和罗斯共有的领地,接着该王国每年必须缴纳一笔贡品,以满足北方大军的需求。
后者的计划实际上更多是成全纳尔维克港的全部巴尔默克人,他们可以好好的经营从诺森布里亚割出来的领地,如此罗斯人也拥有了在西方世界的一个自由港。
所以,哪里当成为北方大军的长久控制区,自然是去年远征重点攻击的林迪斯法恩和班堡,那里当建设一座北方人的新城堡,也就是所谓的纽卡斯尔。说白了,纽卡斯尔本身就是维京后裔的诺曼人建立的军事堡垒,地理位置就在现在的班堡附近。
其实侧耳倾听的大家多少都明白了,这场远征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帮助盟友。如今没有谁会觉得比勇尼兄弟和他们的巴尔默克战士是外人,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协同作战,虽是异父异母,这在战场上培养出的战友情,大家已然是亲兄弟。
如果可以摆出强大的军势就让诺森布里亚屈服纳贡,也算是一桩好事。
当然,好战的阿里克明白了老弟这样的想法当即产生质疑。
留里克随口解释便让堂兄不得不再思考一番:“我们现在具备直接打到约克,毁灭掉诺森布里亚王国。但是我们这么做了,附近的其他王国就会如秃鹫般吞噬战死者的尸骸,那样我们就不得不再和他们无休止的战斗,也就不可能源源不断地得到麦子和别的贡品。”
保留一个虚弱的诺森布里亚,让北方的勇士割裂一片领地,用他们的土地种自己的麦子、放牧自己的羊,当自身足够强大,自然是摧毁这个王国取而代之。
战略计划是如此,究竟出兵多少为妙?
留里克最先想到的当然还是第一旗队的年轻人,他们在之前的战争中有所损失,如今精华依旧,兵力减损也很微弱。
他本是有些犹豫,这些年轻人刚刚结束整整两个月的东方征发,这几天怕是纷纷被新获得的女人掏空了身子。既然阿里克和其下属的那五位百夫长清一色的生龙活虎,留里克也把顾虑扔到一边。
再想想看,也许自己不该有什么顾虑。罗斯军的先进船队可以一路沿着海岸线漂到巴尔默克,只要中途不主动和可能的敌人挑起战时,只怕最快十六天就能抵达纳尔维克港。这段日子他们足矣在船上修养身子,没了与女人的纠缠,这恢复速度理应更快。
第一旗队的战士已经不足五百人,那就从第二旗队抽掉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家伙补充!
另外的,射击旗队本质是多种人的大杂烩,如今它仍要以大杂烩的身份投入作战。
留里克决意就挑选出三百人参战,便是自己麾下的二百名佣兵,以及一百名苏欧米仆从军。他倒是想要选择赫立格尔和梅拉伦旗队,也想带着好用的科文弓手,奈何那些人还在归来的旅途吧。
登陆作战的罗斯军战士当有八百人,辅助性的水手(实为一批上了年纪的老渔民,以及职业水手)则有二百人的规模。
罗斯军合计出动一千人就足够了,乍一看也不像是一支大军。
不!这就是一支大军!
因为,为了这场远征,留里克决意将罗斯军现在的海军主力倾巢出动不说,还要再搭配十二条艘武装货船,构建出一支多达二十条大船的大舰队!
远征不列颠的计划便是如此,至少罗斯人这番前往,就是打算让自家的船只竭力塞满战利品。如此规模的船队还有另一个作用,便是通过丹麦人把持的海峡时,让所有丹麦人望而却步,竭力避免不必要的战斗。是的,留里克这番连途径的博恩霍尔姆岛也无意发动任何袭击。
计划已经制定,远征启动的时间,留里克将之确定在儒略历的六月第二十日。
这样的时间其实不算完,所谓当大军先费一番周折抵达纳尔维克港的巴尔默克人的老家,再组织庞大的舰队抵达不列颠,那时候才刚刚八月。留里克已经非常清楚不列颠民众收获春燕麦的日子,大家八月上旬抵达,正好赶上当地人完成完成麦粒脱壳,实为找对时机捞走现成货。
距离计划时间还有些日子,当命令下达,罗斯堡转头便是开始调拨粮秣准备军需。
以至于商人们立刻开始降价兜售自己的神祇木雕,以求亟待远征的战士和战士的家人购买以获得好运势。
阿芙洛拉号、斯佩洛斯维利亚号、奥斯塔拉公爵号和巴尔默克号四艘风帆巡洋舰,以及墨丘利号、维纳斯号、莫娜号、马斯号四艘风帆驱逐舰,另有十二艘标注了舷号的武装商船,她们全都开始增添武备。
武器方面留里克确实不用太费心,他外出作战,后方的军事生产可是从未停息。
上年纪的克拉瓦森依旧是个大忙人,他现在固然是懒得亲自打铁,却在指挥手下的铁匠学徒们制作扭力弹弓的金属零部件,有与木匠、皮匠合作,快速制造扭力弹弓呢!
所有的风帆巡洋舰,左右两舷各有五座扭力弹弓,风帆驱逐舰则降低为左右两舷各六座,所有武装货船仍然只安装一座。更奇妙的是,这些扭力弹弓都能拆卸,皆可安装在两轮手推车上,成为一种陆战武器。
对于这一时代的各路划桨长船,扭力弹弓这等本来威力不大的武器,也能显现出可怕的破坏力。
固然增添这么多的武备留里克破费了很多,这又何方呢?等到劫掠的物资运回来,出卖麦子、皮革,又是一波强有力的“银币大回收”。
不久,另一则好消息传来,有匆忙的船只汇报来自东方的喜讯!
罗斯军的分队终于在留里克归来后的第四天陆续回到科文斯塔德,再到第六天,也就是留里克结束军事会议的次日,该消息抵达罗斯堡。
喜讯在疯传,得此消息,留里克一声令下,以阿芙罗拉号为首的八艘大船立即启程,奔向正东方的科文斯塔德,尽量一次性地将人员接回来。
事实一如留里克所料,大船展现出他们精悍的运载能力,也展现出高载运状态下的高航速,就是后续事宜的处理实在有些尴尬。
固然人员登船后就是一昼夜的海上漂流便奇迹般的抵达罗斯堡,那可是人挤人的糟糕场面呀,虽说还不至于空气匮乏导致窒息,里面的环境可是真的不好受,主要是存在一股尿骚气乃至呕吐物的臭气……
船只又不得不被打扫一番,好在来自东方的罗斯军分队的战士、被俘的塔瓦斯提亚女人以及怀抱的孩子,累计多达两千五百人愣是被这百条船运了回来。那是真的拥挤,不过也留里克也测验出了自己手下船只的载人能力。它甚至还能进一步提高,毕竟船舱里可以挤满人,甲板上也可以坐满人嘛。
也许阿芙洛拉号一艘船就能运输五百人?那也不过是最多累计三十五吨重量,按照她的设计,留里克直到她装载一百吨货物都是没问题的。
至少自己的远征不用面临这般窘况,就算还有二百余名巴尔默克人(有战损)登船,二十艘大船载运一千三百人,一条船也就运载六十人,有何麻烦。
远征迫在眉睫,罗斯堡的男人们又把被俘的塔瓦斯提亚女人分了个干干净净,大部分男人依照“刺青”找到了自己标记的女人,如此算是“一家人团聚”。
那有如何呢?被选中的第一旗队的年轻战士们,他们已经懒得再和女人纠缠不停,如今唯有一场新的伟大胜利才能满足他们躁动的内心。
同样的他们也前所未有清晰意识到公爵大人的良苦用心,面对着自己的两个乃至更多妻子,一个男人感觉到自己肩头很大的负重,就驱使着他不得不在这场远征中竭尽所能捞取战利品,尤其是捞取麦子。
否则,自己的女人们和孩子是真的要节衣缩食过一个苦哈哈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