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龍裔與豌豆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天气已经日渐寒冷起来,夜幕下的城郊更是如此,但对于强大的超凡骑士以及龙裔而言,这点寒冷显然算不得什么。
战神道
阿莎蕾娜静静地伫立在被星光照耀的山岗上,被万家灯火照耀着的帝都如同一块镶嵌在白水河畔的宝石,在她眼中呈现着远比天上的群星更加璀璨的光辉,又有数条蜿蜒的灯光从城市中延伸出来,在夜幕下延伸至黑暗的平原深处,连接着那些更加遥远的灯火——那是昼夜繁忙的公路和铁路,它们如动脉一般,在这片土地上输送着帝国的血液。
在关于塔尔隆德的话题之后,她和拜伦都很长时间没再说话,任由寂静渐渐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她才听到那个熟悉而又低沉的嗓音从旁边传来:“……他们要是能等到这一天就好了……”
“如果他们都还活着,那你多半仍然是那个混迹在灰色地带的佣兵团长,如果你仍然是个佣兵团长,那旧塞西尔遭遇畸变体冲击的时候赫蒂女士和瑞贝卡小姐身边便不会有你这个战力,缺了你这个战力,塞西尔最后的火种便很难从那场灾难中幸存下来,这样一来即便高文·塞西尔仍旧复活,这片土地的命运也会如今天截然不同……”阿莎蕾娜回过头看着拜伦,她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着微微的暗红色光泽,“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冷漠,但是团长,命运是环环相扣的。”
“……是啊,命运环环相扣,”拜伦轻轻叹了口气,紧接着又有些古怪地看着阿莎蕾娜,“但以前你可不会说出这种……神神叨叨的话。我对你印象最深的就是抱着酒桶跟人吹牛,吹不过了就掏刀子干架,打完继续吹牛——吵架没输过,打架也没输过。”
“在女性面前提起这些事情可不是成熟绅士该有的做派——但倒是挺符合您的做派,”阿莎蕾娜笑了起来,眼神中带着一丝回忆,“当年我给您留下的印象原来是这样么……这我倒是记不太清了,但那确实应该是我最自由洒脱的日子。”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拜伦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阿莎蕾娜两眼,“龙印女巫……到底是做什么的?听上去你似乎在圣龙公国有非常特殊的身份,不仅是个对外交流的使节那么简单。”
阿莎蕾娜没想到拜伦这么个粗枝大叶的家伙竟然也会关注这种细节,她有点意外地眨了眨眼,随后嘴角微微翘起:“确实,我不仅是个对外交流的使节,‘龙印女巫’有着自己的职责——在圣龙公国,人人都有这样天生的‘职责’,有的是天生的工匠,有的是天生的战士,有的在记忆方面能力超群,有的天生能够感知或读懂龙语符文中隐藏的知识……
“这些东西被刻在我们的遗传因子中,刻在每一个龙裔的灵魂记忆深处,在这些‘职责’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如今这个时代其实并无作用,但它们仍然被保留下来,等待着将来派上用场的日子。而这正是圣龙公国最初存在的意义:我们是塔尔隆德的‘灾难备份’,是在纯血龙族灭绝之后用于重建巨龙文明的种子……
“至于我这个‘龙印女巫’……职责便是记录并掌握龙语魔法,我还天生能够识别其他巨龙后裔的血脉,以及利用灵能共鸣和远处的其他龙印女巫建立交流——龙印女巫有点像是‘灾难备份’的‘目录’和‘节点’,如果巨龙文明崩溃,龙印女巫的存活数量便直接决定了整个文明的重建速度和重建上限。”
拜伦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看着阿莎蕾娜带着一脸平静的表情说出这些,下意识皱了皱眉:“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这么了不起的角色……你说的这些事情,每个龙裔都知道么?”
“每个龙裔?当然不,”阿莎蕾娜笑着摇了摇头,“只有居住在龙临堡里的上层龙裔知道这些‘使命’,而且还必须是成年以后——大部分龙裔并不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大家都只是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过着自己熟悉的平凡日子,我知道外界一直以来都认为圣龙公国是个十分神秘的地方,但事实上……大部分龙裔平常的生活跟你们人类也差不多。”
“人类可不会把自己装在木桶里从半山腰滚下去,更不会沿着陡峭的山崖玩自由坠落,”拜伦立刻脸色古怪地嘀咕起来,“用陛下的说法,你们龙裔平常的生活方式太硬核了……”
“哈哈……”阿莎蕾娜被拜伦的话逗乐,愉快的笑声在夜幕下传出去很远,几秒种后她才慢慢收起笑声,轻轻呼了口气,带着感叹说道,“其实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古老的计划如期进行,巨龙度过了成年礼,塔尔隆德却没有完全覆灭……未来似乎比预想的更加美好,而原本要担任‘灾难备份’的龙裔们现在也有机会选择自己的生存道路了。
“据说巴洛格尔陛下正在想办法解决龙裔身上的遗传刻印,我的父亲也在为此事积极活动,我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天生的‘职责’或许对不少龙裔而言是一种束缚,可从另一方面,拥有一份生而具备的天赋在我看来也没什么不好的。”
听着阿莎蕾娜的讲述,拜伦却没有开口做任何评价——这是涉及到龙裔生存方式的问题,而每个族群都有每个族群自己的活法,他没办法以人类的眼光来判断阿莎蕾娜和她的族人们,这时候保持沉默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阿莎蕾娜对拜伦沉默有点意外,但很快她便微笑着摇了摇头,将这些放到一边,这位龙裔从远方收回视线,转过身看向了后方光秃秃的山岗,象征性的墓碑和孤零零的花束在星光下沉默着,一条小径从那墓碑的方向一直延伸到山脚下面。过了良久,她才低声说道:“这坟墓里都有什么?”
“活人空洞的念想罢了,还有两把锈蚀的断剑和一份蹩脚的悼文,”拜伦嗓音低沉,“其实原本有几个人被我葬在了旧塞西尔城外的塞林道口,但在那场灾难中,安葬他们的地方是畸变体进攻的主要通道——再加上后来的龙息,那地方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我后来回去一趟,从废墟中挖出了一些东西,勉强在这里建了坟冢……不过陛下有句话说得对,纪念逝去之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多么华丽的葬礼和棺椁,而是有人还能记着他们活过,我觉得这很对。”
青 檸 小說
“听上去你很信赖你的陛下。”
“当然,每一个曾和他并肩作战过的人都会信赖他,而在涉及到生死的问题上,我尤为相信他的判断,”拜伦笑着说道,“他是有经验的。”
阿莎蕾娜嘴角似乎抖了一下,但在夜幕中并不能看清楚,随后她似乎是为了转移话题般说道:“旧塞西尔……我记得我当年最喜欢那里产的烤野猪腿和蜂蜜酒。对了,到今天那里还是一片废墟么?”
“已经开始重建了——我说的废墟是几年前的事情,”拜伦点点头,“那地方被魔潮腐化的很严重,即便后来被龙息净化过一次,土壤深层的有害成分还是在不断析出,很不适合生长作物,所以我们不打算在那里建设城镇,政务厅的规划是把那里当成工业区,把一部分位于白水河南岸的重型工厂搬过去。”
随后他沉默下来,在深秋的寒风中感受着这片刻的安静,直到有夜间巡逻的龙骑兵从远处天空飞过,所传来的低沉嗡嗡声才让他从回忆中惊醒,他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城市,对阿莎蕾娜说道:“回去吧,天色已晚,再不回去豌豆该担心了。”
阿莎蕾娜点了点头,跟在拜伦身后向着不远处那条小路走去,在经过那座立在山头的坟冢时,她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伸手拍了拍那块冷冰冰的墓碑。
“走了啊。”
……
帝都中心区,骑士街的某座大房子里,明亮的魔晶石灯照亮了宽敞的餐厅,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端上桌子,豌豆坐在餐桌旁,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刚刚回家的父亲,以及父亲身旁的阿莎蕾娜“姐姐”。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和已经头发花白的父亲比起来,那位漂亮的红发女士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但是豌豆知道,在很多很多年前,这看上去年龄悬殊的两人其实是曾并肩作战的战友。
“额……阿莎蕾娜阿姨今天晚上在家里吃饭,”或许是女儿的注视带来了尴尬,拜伦忍不住抓抓乱糟糟的头发,有些笨拙地做着多余的解释,“我们刚才去了郊外,所以回来晚……”
他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阿莎蕾娜便直接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不是阿姨,是姐姐。”
拜伦诧异地看了阿莎蕾娜一眼:“不是,你今年都已经……”
“是姐姐。”龙印女巫面无表情,语气坚定。
拜伦无奈地败下阵来:“……好吧,你随意,豌豆没意见就行。”
坐在桌子对面的豌豆从头到尾都没吭声,只是睁着大眼睛关注着眼前两个“大人”的动静,她倒是不在意今天父亲回来的很晚——因为每年的今天都是如此,父亲会去郊外的一座小山上看望那些曾和他并肩作战的叔叔阿姨们,而且在这一天,他的情绪总是不会太好……
只不过今天情况似乎有点不同,父亲回家之后的心情显得比往年每次的这个日子要好了不少。
已经长大成人的豌豆对此若有所思。
神经粗大的拜伦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他的心情不错,晚餐的香气、家人的陪伴以及昔日并肩作战的朋友重回身边都让他觉得今天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他看了一眼桌上热腾腾的饭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对了,你们等我一会,我去地窖把我珍藏的几瓶好酒拿出来——阿莎蕾娜你一定得尝尝,那可是从圣苏尼尔带回来的……”
话音落下,他已经起身走出了餐厅,餐桌旁顿时只剩下红发的龙印女巫以及看上去很乖巧的豌豆,阿莎蕾娜顿时感觉这气氛古怪起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个小姑娘相处,但如今这种过于“私下”的场合却是头一遭,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准备主动开口,然而在她打破沉默之前,豌豆脊椎附近的讲话器中却先一步传出了悦耳的机械合成声音:
“姐姐,你打算泡我爸?”
阿莎蕾娜所有还没酝酿好的话语顿时就再也酝酿不下去了,只剩下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和一声短促的惊呼:“……哈?”
豌豆那边仍然没什么表情,嘴巴也没张开,然而讲话器里的声音已经开始不断巴拉巴拉起来:“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打算泡我爸,说不定你都想好几十年了,这种桥段我可熟了——多年前并肩作战的男女,多年后走到一起什么的,菲尔姆先生的剧本里都出现过好多次,还有吉普莉姐姐讲的故事以及赫蒂女士藏着的那些骑士小说里都这么讲……”
阿莎蕾娜,这个多少也算见识过不少风浪的高阶龙裔这一次却顿时慌了神,赶紧一边摆手一边飞快地说道:“等等,我不是,我没有,你别……”
然而她的说话速度终究比不过神经索直接控制的讲话器,更何况本身也没人能控制已经开了口的豌豆,小姑娘巴拉巴拉的声音继续传来:“哎别急着否认嘛姐姐,这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我爸毕竟都单身这么多年了……
“不过我跟你说哦,你可得加油,我爸泡着可难了,主要是他反应慢还缺乏这方面的神经,其实平常也有别的女士对我爸产生兴趣的,毕竟他可是帝国的将军还单身了这么久,但这几年看下来就没一个成功的,不成功还罢了,我爸甚至根本就不知道……
“你要做就得做得明显一点,实在不行你就直接跟他开口,我爸对这方面抵抗力其实挺低的,别看他经常吹牛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多受欢迎,我都跟菲利普叔叔打听过了,根本是没有的事情……
我 只要 你
“啊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得注意啊,你要真想泡我爸的话那你就不能让我喊你姐姐了,你还是让我喊你阿姨比较好,这样辈分上比较容易找平,也能让我爸更容易接受,当然这其实也是小问题,毕竟陛下说过长寿种族跟短寿种族在一块的时候最好别计较年龄和辈分,大家大概商量一下就行,否则光研究一个谁是谁叔叔就得列几十张纸的算式还不一定能搞定……
“话说我爸取个酒怎么这么慢的,他该不会又在下面偷偷喝上了吧……我跟你讲啊,他经常这样偷喝的,因为他跟我保证过每……”
讲话器中传来的合成声音响个不停,眼前的豌豆却还维持着不开口的淡然表情,这诡异的场面哪怕见识过几次也让阿莎蕾娜感觉有点扛不住,更扛不住的则是这姑娘噼里啪啦说出来的内容——她只感觉耳朵里嗡嗡嗡嗡,连续不断的balabala就跟箭雨似的扑面而来,但终于,她还是抓住了豌豆思维中的短暂空隙,见缝插针地连连摆手:“停停停——你先停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你说平常竟然有人去追求拜伦那个反应迟钝的木头?”
“是啊,可多了,虽然我爸不知道,但帝都的中老年妇女们……”
豌豆再次balabala起来,正拎着两瓶红酒从地窖里出来的拜伦则突然感觉身上一阵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