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無限先知討論-第兩千六百七十五章 調律師閲讀

無限先知
小說推薦無限先知无限先知
“调律师?”
巴泽特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有些无法理解。
调律师她知道啊,一种较为稀少的职业,但啥时候调律师能有着这种战力了?
“我就是对魔力操控与魔术刻印都有着较深的理解而已,你那‘后发先至’的手段的确不错,就算是强过你的对手也很容易被你反杀,但如果能理解透的话,却也并不是那么无解。”
徐越简单的解释到,让巴泽特脸上露出了果然的表情,果然是这家伙影响的,他甚至一次就看穿了自己的手段!
巴泽特是大狗骑士团的后裔,压箱底的手段也是祖传的扭曲因果攻击,不过对于这种攻击,对于巴泽特来说也就是会用,或者说什么时候用最好。
但真要她真正理解这种,却也是有些为难她了。
比起研究这种祖传宝具,她还是更加擅长怎么动手,会开枪就行了,还要去学具体原理吗?
“嗯,剩下的可能会牵扯到你们家族的一些隐秘,我觉得他们……”
徐越随后又看了地上两个竖起耳朵的魔术师一眼。
好奇是魔术师的天性,他们当然也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在被徐越看了这一眼后,心底那熊熊的八卦火焰便是顿时浇灭,连忙开口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我们这就走!”
“打扰了!随后我们会将赔礼奉上!”
两人也是光棍,在发现了徐越的能力远在自身想象之上的时候,他们服软的也很彻底,一点狠话和报复的意思都没有。
这本身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一边说完,被打的浑身酸痛的两位魔术师,便犹如毛毛虫一样,迅速一拱一拱的离开了房间。
而何金银则也是懂事的一同离开,并帮忙关上了门。
鬩 牆
“嗯,先不说这个吧,你不先解释一下你的弟子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的怨气吗?你们在亵渎灵魂。”
巴泽特看了离开了何金银一眼,皱眉道。
刚刚加入魔术协会,正是她最刚的时候,哪怕这种时候了都还想要了解自己最初的目的,眼里完全揉不进沙子。
可以说如果徐越不给一个合适的解释,她甚至可能直接停止交流,暗自苦修等到有机会再打回来。
“厉鬼啊,巴泽特小姐有了解凡俗世界吗?有了解凡人对怨灵和厉鬼的无奈吗……”
徐越看着巴泽特那清澈的眼眸,开始逐渐将凡俗世界的怨灵面孔揭露在了她的面前。
作为战力强大的魔术师,巴泽特自然不可能有怕过怨灵。
所以才十五岁的她也从来没认为这种东西能害人。
在听到徐越逐渐掀开怨灵的面纱,讲述怨灵在凡俗的危害后,她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啥?那玩意还能杀人?
可随着徐越一件一件的讲述着港城杂物科的实际经历后,巴泽特也不由沉默了下来。
“就和你一样,绝大部分的魔术师都没将怨灵当一回事儿,发现了顺手消灭或抓回去做研究,几乎不会主动去狩猎怨灵,所以,普通人就必须要靠着人命去填。”
“靠着牛的眼泪、巧克力、保鲜膜这些可笑的道具,靠一条条人命去将偶尔出现的怨灵拼死。”
刺芒 飞轩
随后徐越便又朝着巴泽特伸出了手
“有兴趣和我去港城见见世面么?”
“我……,我考虑考虑。”
巴泽特脸上有些迟疑,也有些纠结。
“那行,这段时间我都会在时钟塔,想通了可以过来找我,现在我们来说说你家祖传宝具的事吧。”
徐越并没有强求,而是顺势转移了话题。
“哦,你想说啥?我先说明哦,我只知道这怎么用,但具体为啥能这样,我是不知道的。”
巴泽特眨巴了一下眼睛说到。
“你有考虑,将宝具的功能融入你家系的魔术刻印么?”
徐越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吓?还可以这样?”
巴泽特吓了一跳,虽然她才刚刚加入魔术协会,对于魔术世界的认识也不算多精通,但他还是知道,如果宝具和礼装的能力能轻易融入魔术刻印的话……
那还要这些玩意干啥?
“当然,这件事是有些困难的,不过如你所见,我是一位调律师,调整修复魔术刻印,本就是我的专业。”
“不过,这对于普通调律师来说都是很难的一种技能,所以我帮你融入魔术刻印,你能帮我保密吗?”
徐越用一种信任的目光看着巴泽特,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额,你能别对我笑吗?有点恶心……”
徐越:……
……
最终,巴泽特还是答应了徐越。
能直接融入魔术刻印,她当然也不会嫌弃这种便利。
腹黑师兄很妖孽
随后几天,徐越便是在时钟塔租用了一处实验室,没日没夜的和巴泽特待在一起研究祖传的东西。
至于租用实验室的费用和消耗,则是那两位之前过来为难徐越的魔术师提供的。
他们说会提供补偿,那显然就真的会提供补偿,而且价值还不算低。
一件功能一般的魔术礼装,一些炼金材料以及一些钱财,都算是硬通货。
而徐越也利用来时钟塔的一个月时间,成功拆解解析了巴泽特家的祖传宝具,并融入了她的魔术刻印。
当然,顺带的徐越也为自己的魔术刻印附带了部分因果的基础,方便之后的拓展……
……
“呜哇,真的直接可以用了诶,好方便。”
巴泽特感受着自家魔术刻印附带的新能力,也显得相当的振奋,虽然现在还运用的有些不熟悉,有些不习惯,但这就已经比以前更加方便了。
以前没有戒备的话,还可能来不及启动就被偷袭。
现在的话,被偷袭就已经不存在于自己字典里了!
“不辱使命。”
同样拷贝了一份到自家刻印里,并完美搭配调和好后,徐越看着巴泽特那跳脱的少女样也很是满意。
虽然自己不太擅长对付这种性格的家伙,但的确得表示感谢。
剩下的,差不多可以去见见韦伯王妃了。
算算时间,距离他被抓走还债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
两更完毕……同房间室友打呼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