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p7w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723章 不一樣的感覺看書-m0i2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安室透嘴角微微扬着,轻声玩味道,“没点本事怎么在组织里待下去?”
“散了。”池非迟用嘶哑声音说了一句,下车往后方车子走去。
他懒得听这两个老阴阳人说话。
安室透抬眼打量着池非迟的背影,来之前,他就从朗姆邮件里的只言片语推测出顾问参与了这次行动。
虽然是匆匆一瞥,但还是看清那张易容脸,先不说完全不一样的面容,就算是给他的感觉,也有些不一样。
明明还是冷冷淡淡、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池非迟以真实身份出现时,给他的感觉更偏向于沉静,而刚才看到的那一眼,那张假脸给人感觉中,更多的是冷漠。
两种感觉有一些相似,都是人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但感受起来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不会下意识地把‘池非迟’和‘拉克’联系到一起……
水无怜奈看着某拉克上车、同那个络腮胡大汉一起离开后,才似笑非笑道,“真是个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拉克有时候是这样,不过有时候也挺好相处的,”伏特加收回探头出车窗的视线,“大概是今晚差点让克娄巴特拉跑了,心情不太好吧……”
“你们这么多人,不会还抓不住一个女人吧?”安室透语气意味不明,似乎是抓住机会嘲讽,实则……
偷偷打探。
魔獸世界之死靈法師 邱傑
“在我们附近突然发生了爆炸,差点让那个女人跑了,”伏特加有些狠戾道,“不过她怎么都跑不掉的,基安蒂已经等了她很久了!”
“克娄巴特拉还有同伙吗?”安室透问道。
“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爆炸点就在她路过的巷子围墙边,或许是她逃走的路上顺手放的,也或许是有人想帮她,不过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只有琴酒和库拉索,看样子是不太可能会有人帮她,”水无怜奈转身离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然,也可能是我这个提前等在巷口的人帮她布上炸弹,不过我跟她可没那么熟,还有,伏特加,对于你说拉克好相处这一句,我可半点都不认同。”
琴酒一直没吭声,他也是这么想的。
当时基安蒂、科恩、卡尔瓦多斯都在远处的大楼上,不可能把炸弹放到巷子里,而拉克赶过来的时候,是绕到街口走另一条路,根本没路过他身后的那一段巷子,这一点有三个狙击手证明。
那么,能在他路过的地方放置炸弹的,只有克娄巴特拉本人、事先抵达那条巷子的基尔、比他先追到巷子里的库拉索。
不过他并没有慢库拉索多少时间,如果库拉索做小动作的话,一定会被他看到;基尔确实有足够的时间放置炸弹,但他也确定基尔身上没带炸弹,附近又没有同伙提供炸弹,就连具体是什么任务,基尔也是到了才知道的……
“看来我需要去确认一下。”安室透低喃道。
“随你!”琴酒收回脑补各种可能的思绪,“伏特加,走了。”
“好的,大哥!”伏特加发着车子。
安室透没等车子离开,就转身钻进了旁边的小巷,三两下隐匿进黑暗中,帽檐下的灰紫色眼里带着沉思。
医冠楚楚:老婆我们结婚吧 销魂九尾
他觉得炸弹是顾问放的,那么,顾问心情不好,是因为救人没救下来?还是留了什么痕迹?
不管是不是顾问放的炸弹、有没有留下痕迹,他最好把事后调查的任务接过来。
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可以顺便帮顾问遮掩一下。
……
三天后……
戴了棒球帽、穿着黑色卫衣的人影沿街边走着,突然转进一条巷子,三两下从围墙上爬了上去,翻身,落地。
围墙后的庭院里,枫叶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红色,还有打着转的红叶在空中慢悠悠往下飘,偶尔有几片被风带动,落在日式房屋的房檐上。
一个穿着纯黑色和服的年轻男人坐在房檐下,垂眸摆弄着茶几上的茶叶,脊背直挺,动作随和从容,黑色碎发垂落,白皙侧脸棱角明朗,神情平静冷淡,微垂的眼睛也过于深邃,平静之余又显得有些冷傲孤清。
浩蕩兩千年
安室透翻进围墙后,摸着下巴看,觉得这意境可以找画师来画副画了。
池非迟将茶叶分装进茶包,听着庭院里最高的那棵大红枫碎碎念。
“我掉头发了,我掉头发了,我掉……”大红枫突然停了一下,“咦,这年轻人皮肤真黑啊,怎么能翻墙进来呢,这是不礼貌的……”
趴在茶几上的非赤也懒懒抬头看了一眼,“主人,是安室透。”
池非迟动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安室透一噎,本来打算偷偷溜过来看看,没想到这就被发现了,见没有其他人,动身走上前,检查确认没有监听或者定位设备,才坐到茶几另一边,“真池集团送了一批东西,由警备企划课负责检查,我上午在机场看到你和一个男人,我打听了一点消息,就找过来了~”
他不方便露面,当时没跟风见裕也那群人在一起,只是假装路人,在外围指挥检查和运送东西。
真池集团那趟飞机上的工作人员去休息室的时候,刚好路过他身旁,说池非迟和那个男人在说骨灰和买房子的事,吓了他一跳,再偷偷一看,发现离开的池非迟怀里确实抱了一个像是骨灰盒一样的木盒子,怎么放心不下。
如果不是才收到真池集团一批物资和警察医院缺少的高价设备,他差点怀疑是池家出了什么事,家道中落,住不起高级公寓的顾问也要卖房子、买房子换住所了……
咳,好吧,想法有点夸奖,不过他确实脑补了很多种可能,偷偷凑近听了一下,发现是顾问教子泽田弘树的骨灰。
boss蜜令,老公楚楚動人 湯渺
然后,泽田弘树这么一个天才,日本公安还是有关注过的,他记得有前辈还痛心疾首地说教育制度误人,要是早发现那孩子的话,早就拉进科学警察研究所了。
一个少年自杀,由于还牵扯到辛多拉公司董事长杀人、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划时代茧游戏发布会出事、日本和美国刑事罪犯交接,还有最近真池集团也在对辛多拉公司进行饿狼吞食一样的侵吞,去公安部相关负责人那里一问,里面的内情就一清二楚了。
他当时就觉得扎心,出事那段时间他在早出晚归地忙碌,回家倒头就睡,都没关注到这些事,不然他可以陪顾问说说话,本来就有精神病史的一个人,再憋出什么毛病可怎么办啊……
而且他们在那些事后明明还见过,顾问居然一点风声不透,也很不够意思。
再一打听,知道托马斯-辛多拉的案子前天宣判了,被害人坚村的遗体昨天才火化,而那个在机场和池非迟说话的男人是坚村忠彬唯一一个姐姐的儿子,也是坚村死后的产业继承人,他就猜池非迟要买的房子恐怕是坚村家的老宅,估计是带教子的骨灰过来看看,所以他在那边的工作结束后就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池非迟还在这里。
不过看到的场景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他原本以为他家顾问会抱着骨灰盒坐在屋里、沮丧又失落,在没人的时候释放一下心里的脆弱和负面情绪。
他是又想来看看,又怕看到顾问的脆弱一面、惹某顾问恼羞成怒,最后还是带着‘顾问要是恼火,就陪他打一架’的决心来的。
结果他又想多了。
(-.-)
他家顾问居然跑到人家老宅院里来泡茶、喝茶,动作还那么冷静从容地分装茶叶,如果不是茶几上还摆着两个贴了照片的骨灰盒,他会觉得这是顾问这是来别院度假的……
池非迟给安室透倒了一杯茶,“熟人家里我都送了一盒,贝尔摩德和琴酒各拿了一盒,不过我跟波本不熟,跟我的助理安室透也没再联系了,所以没有往你住处寄。”
“是吗……”安室透勉强维持笑意。
连琴酒和贝尔摩德都有,就他没有,他怎么觉得那么扎心呢?
明明曾经和顾问一人一杯茶、在宠物医院办公室里坐一天的是他啊……
池非迟抬眼,看到安室透动作很自然地把他放在桌上那盒分装好的茶叶顺走了:“……”
看上了就顺走。
不错,看来安室透也被乌鸦精神感染得很严重,脸皮厚了,心也黑了。
“那也可以是顾问突然想起曾经为他跑前跑后、安排生活和工作、任劳任怨的助理,所以才顺便送了一盒。”安室透幽幽道。
池非迟点了点头,他不送安室透,是怕联系太明显,不过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语气平静道,“也行,反正前两天的行动,我也看到了某个披着助理外皮、实际上是犯罪组织成员、曾经偷偷潜伏在我身边意图不明的助理先生,顺便送了一盒茶叶也说得通。”
安室透喝了口茶,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顾问,你变了哦,你以前说话没这么刺。”
池非迟:“哦。”
这句就不刺了吧?
安室透:“……”
星际争霸之电竞之道 欧阳炳勋
(▼皿▼#)
成功激起他的火气!
安室透瞪了池非迟两秒,无语收回视线,怀疑池非迟天生克他,就算他想动手打一架,面对池非迟这种平静架势都打不起来,再喝口茶,冷静一下,抬眼看池非迟,好奇道,“很奇怪,那天看到的拉克,跟看到顾问的感觉有一点差别,明明有相似的冷静,却让人联系不到一起去,顾问是在刻意演戏吗?”
他这两天就在琢磨这个问题,怎么都想不通。
“跟演戏关系不大,是易容知识,”池非迟给自己那个茶杯里添了热水,解释道,“算是色彩给人的感觉和心理暗示的运用,我原本的黑发和紫色瞳孔本来就会有沉静的感觉,而很多人都会因为瞳色特殊,过多关注我的眼睛,大概会觉得更沉静,但那张易容脸的发色、瞳色、肤色、乃至雀斑都是欧洲人身上很常见的,看到的人就不会专注于五官中的某一部分,也不会觉得外貌有哪个地方过于特殊,从而更关注脸色,大概会觉得冷漠又不通人情,当然,也有我刻意释放某种气息的原因。”
易容术可不单要学会做那张假面,里面的窍门很多,有一些小细节需要注意到,还得配上合适的演技,才能发挥透彻。
比如说黑羽快斗那个女装达人,每次女装可不单是换张女人脸、换身裙子就完事了,还得利用光暗、色彩、遮挡等方法塑造出女人的形体特点,偶尔还得运用饰品之类的小物件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黑羽盗一留下的笔记里就记载过,女性易容中,就算是同一身衣服,也可以用不同饰品、发色、发型来表现出不同的性格,将别人根据视觉留下的第一印象引导成自己想要给人的印象。
他一度怀疑黑羽盗一反复盯着不同的女人看了好多年,才能做出那些总结,不过看完笔记之后,他觉得有的东西很合适用来讨女孩子欢心,至少那个当爹的留下笔记之后,完全不用担心黑羽快斗找不到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