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fb2优美都市小說 混世農民工 愛下-第0819章 驚人大祕密讀書-238jj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楚啸天微微抬起头来,他有点不屑的看了一眼楚生财,然后淡淡的说道:“惹我是小事,他这是大逆不道,惹的可是整个楚家庄的人。楚生财!你发你的财,但是你不能让这种畜生跑出来干这种没有天理的事”
“叔!这混蛋到底做错了什么,要不是楚北一起的跑过来说楚东被你们给打了,我还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超神煉化系統 天啟少爺
“你胡说八道!谁打你们楚东了?你今天把话说清楚”
楚啸天一拍桌子,大声的怒斥道。
楚生财脸上的肌肉跳动着,他气恼的挥舞起拐杖,狠狠的在楚东单薄的身子上打了一下。疼的楚东猛的朝着一窜,他正好和李小虎撞了个满怀,两人竟然撕打了起来。
只手遮天(胜己)
场面一度尴尬极了,好在旁边的村民们出手,把这两个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无情之人分了开来。
楚生财长吸了一口气,他极力的控制着情绪说道:“楚叔!楚东到底做了什么?你得告诉我,否则我也没法给大家赔罪”
“你自己问你儿子!”
楚啸天怒声说道。坐在一旁的任天飞隐隐感到,楚生财和这个楚啸天应该是有什么过节,两个人都在暗中憋着一口气。
楚生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楚啸天训得像孙子一样,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极度的不平衡。这些年以来,他楚生财可从没受过这么窝囊的气。另外当他看到坐在楚啸天身边的人竟然是任天飞时,他这心里的气就更加的不顺了。
楚生财一拐一瘸的走到了楚东的身边,他用拐杖一指楚东喝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今天不如实交待,我就打死你”
兽人之古杀手穿越 d调糖果
“你打死我?省省吧!从小到大你管过我吗?今天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我楚东宁愿被楚家庄人打死,也不想再让你打我一下”
楚东忽然间脸色一变,怒目圆睁。一瞬间的时间,他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就不知道他这么大的仇恨从何而来,要知道,问他话的可是他的亲生父亲。
妻心不二:穆少暖點愛 阿溯
在众人面前被自己的儿子一顿训斥,楚生财的这张老脸拉不下来了。他一咬牙,手中的拐杖再次抡了起来。
星虐 潇疯
紧跟在楚生财身后的楚北一步上前,他一把抓住了老爸手里的拐杖大声的说道:“别打了!旁人打,你再打,那我哥这命就没了,你回去怎么给我妈交待?”
楚北的话里夹枪带棒,很明显,他的意思是楚家庄人已经打了他哥楚东。说句老实话,楚东还真没有挨打。就在刚才,任天飞还真想一拳揍飞他,可一看他瘦弱的身子,多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
楚啸天一拍桌子吼道:“你个兔崽子,耳朵长到了屁股上吗?我已经说了,我们没有人动楚东一下”
大阴阳师 梦青丘
“哼!就算是没有动他,但你们这样对他同样是犯法。有什么事可以报警啊!你们是私设公堂,无法无天了”
楚北瞪着眼睛,冲着楚啸天吼道。
楚啸天大怒,他气得站了起来,就连他雪白的胡须也跟着颤抖了起来。任天飞见状,他忙扶着楚啸天的身子说道:“你不要跟他生气,权当他放了一个屁。什么私设公堂?我们只是问问这两人为什么要做这种没有人性的事。你倒是会扣大帽子”
任天飞说着,两眼直瞪着楚北。
楚北呵呵一笑说:“任天飞!你是大老板不错,但是你不姓楚,说白了你就是一个外来户。那我想问你,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说话”
“楚家庄人的事楚家庄人管。你家倒是姓楚,可是你哥做的这事有点毫无人性,你怎么不问问?难道你认为你哥这样做是对的吗?你不会是也想灭了楚家庄人吧?”
任天飞这些年在外打拼,也学会了灵机应变。对付这样的人只能从心里攻击他,让众人收拾他,他才会老实。
任天飞的这两句话还真是起到了作用,只见围观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老楚家一家人都是混蛋,楚家庄不要这样的人”
这人如此一喊,整个会议室顿时乱了套。众人七嘴八舌的数落着老楚家的种种不是。更有甚至便乘机起哄,有人的拳头便朝着楚北偷偷的捣了过来。
愛有妳才完美
一时逞强好胜的楚北万万没有想到他攻击任天飞的话倒害了他自己。众人大喊着,朝着他们父子涌了过来。这事要是放在平时,村里人谁敢得罪老楚家?可是今天的情况不同,大家是一拥而上,各自壮胆。
任天飞一看情况不好,他立马大声的喊道:“都往后退!谁敢胡来,休怪我任天飞的拳脚不长眼”
任天飞的这一声非常管用,往上涌的人群顿时停了下来。这时,楚啸天扯着嗓子吼道:“你们都给我出去!这事就交给我和任天飞来处理”
站在门外的姚东生一情况不妙,他便跑了进来把众人往门外赶。费了好大的气力,村委会的办公室内最后只剩下了楚家父子三人,其次便是蹲在墙角处的李小虎,还有任天飞和楚啸天。
姚东生这人有点滑头,他就是躲在外面不进来。
按理说,刚才的事情老楚家应该感谢任天飞才对,可是让任天飞没有想到的是楚生财朝着他瞪了一下眼睛说:“任天飞!有你的,你想借助楚家庄人来报仇?你小子也太没有肚量了吧!”
“我没有肚量?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儿子楚北在NN催不到欠账时那我就不用出手了?还有,你们家发到NN几个车皮的苹果要不是我出手,恐怕全烂在店铺里吧!租不到店铺时,是谁把店铺让给了你们?你不知道,你儿子楚北也不知道吗?还有,是谁带着人在S市从社会混混的手里替你们家要追回来了两万元的欠款?我没有肚量,我会帮你们家这么多吗?反倒是,你对我们又做了什么?”
楚生财听任天飞如此一说,他两眼便看向了楚北,楚北慌的把头一低,站在哪里不再吭声。
楚家父子尴尬了,他们满脸的通红,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任天飞说。
楚啸天呵呵一笑说:“天在做,人在看。有些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间未到”
“叔!你年纪大了,最好是不要再参与这些事情了,否则这年你恐怕也过不去”
楚生财低着头,咬着牙齿对楚啸天说道。
楚啸天哈哈一笑说:“我都快八十岁了,过不了年也是正常。倒是你啊!挣了这么多的钱享用不到那还真叫可悲。哎!古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你楚生财的后代和你一个样,真是丢我们老楚家人的脸”
“老东西!你真以为我楚东不发威就是一只病猫吗?今天我当着众人的面给你留了面子,你怎么不回想当年我是怎么叫人揍的你?”
“畜生!这事还真是你干的?楚生财,你不是一直说你儿子不会干这事吗?”
楚啸天气得脸色青,身子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任天飞大吃一惊,他忙扶着楚啸天小声的说道:“您老别生气,今天我们就当着全村人的面,把老楚家人的嘴脸公布与众”
楚啸天摇了摇手说:“你不要出声,今天我就让个畜生知道一下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否则他还会出来害人”
这时的楚东不知道是受了凉,还是说什么原因。只见他不停的打着喷嚏,鼻涕眼泪流的满面都是。他不停的用手擦着,样子真是狼狈极了。
这时,楚啸天压低了声音说道:“孽障!想当年你妈大着肚子把你带过来时,我就不应该出面劝着把你给留下来”
“什么?你这个老不死的再胡说八道,小心我真要了你的命”
楚东抓起夹煤的铁夹子,朝着楚啸天冲了过来。任天飞一步上前,他便挡在了楚啸天的面前。
可楚啸天还是把身子探了过来说道:“你真是个畜生,你傻的连这点事情也考虑不清楚。楚生财在三个孩子为什么不待见你?那是因为你是……”
“楚啸天!你这个老不死的,三十多年我不愿说的事,竟然被你给说了出来。好吧!咱们之间的恩怨也算是扯平了”
楚生财气得脸色铁青,哪条瘸了的腿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好在外面的村民被姚东生劝说到大门外面去了,所以村委会办公室他们这些人说的这些话,外面的人并不一定听道。
满脸鼻涕眼泪的楚东这时根本就不听楚啸天和他爸在说什么,他忽然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打起了滚来。
楚北见状,他忽然指着任天飞和楚啸天说道:“是你们俩把我哥弄成了这样,这个责任必须由你们来负,否则你们就等着在监狱里过年吧!”
盛世女皇商
任天飞一看楚东这个样子,他心里还真是有点胆怕,万一这家伙出点啥事,他多少也有点说不清楚。
“打电话报警!就说他们把你哥迫害疯了”
楚生财这个时候也变了脸。事发突然,任天飞确实没有意料到。楚啸天呵呵一笑说:“楚生财!你这个混蛋。有种你就冲着我来,不要把任天飞再拖进来”
“你们不是都很牛皮吗?”
楚生财的话音刚落,忽然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冲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