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7l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黑暗裏的自白 愛下-第172 又湊更的一天讀書-t586r

黑暗裏的自白
小說推薦黑暗裏的自白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惊雷,桃花源世界来了一位有趣的灵 。
古立在床上醒来的时候,一位左边脸上贴着狗皮膏药的猥琐男子,正闭着眼睛給她号脉。
“太好了,我终于也赶上穿越这时髦了!”
心里边庆幸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环顾了四周。
穿越1979 泪落满衫
床是精雕细琢的红木床,做工精细的锦绣帐子上面绣了一支栩栩如生的梅花,看起来有品味又显档次。
离床三尺的距离依次站着,一个留了山羊胡须的男子,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同年龄次的女子。
“咳咳,不错嘛!就算是穿到了大户人家了,这辈子可以大肆的霍霍了,哈哈哈…”
古立她高兴的太早了!
二十五岁的她,每天除了相亲还是相亲!
对,她是婚恋网站的金牌红娘,经她介绍促成的恋人已经多达九千九百九十九对了。
离她成就一万对情侣就把自己嫁出去的底线还差那么一丢丢。
工作她无疑是优秀的,可同时她也是失败的,经她眼挑选男男女女可以说是数以万计。
其实她有行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方便先为自己考虑的,可奈何没有人能和她看对眼。
她的自身条件太好了,总有人望而却步了。
工商管理学的高财生,一毕业选择了和专业毫无关系的“红娘”职业,短短的一年时间坐到了金牌的宝座。
可就在今天,很普通的一天,就是天空刚好万里无云,她经过一个新开的快递驿站,顿时她萌生了转业当快递员的想法。
她想偷师学艺,好在不久的将来回老家办一个快递公司。
这个快递公司很有意思,在搞抽奖活动。
很幸运她抽到了锦鲤卡,可以完成她任何愿望。
这不 ,为了赶时髦,她也来了一次穿越。
好奇心的趋使,在没做任何市场调查的情况下,她草率的穿越了。
補天
草率是草率了点,好在锦鲤卡被她捏在手心里一起穿越来了。
赶紧伸开左手心看看,空空如也;从猥琐老中医手里边抽出右手一看,两条蓝色的鱼儿精神的印在了手心里。
一左一右的相互追逐着,又像一个八卦符一样。
没有手可供号脉的男子睁开眼睛,就像刚睡醒一样。
“吴大夫,我女儿这是得了什么病呀?”
“恭喜老爷,夫人 ,二小姐这是有喜了。”
“啊!…”
“老爷,爹…”
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赶快围着胡须老头叫唤了起来。
“什么?一穿越来就当妈?我还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呢!上天呐,不要给我省略中间这一万步呀!啊呜…。”
古立在心底又是一阵碎碎念。
“作孽呀!家门不幸呀,列祖列宗在上,我古长青没用,教女无方,未出阁便闹出有喜这一一丑事。
我堂堂桃花源九品芝麻官——无忧镇镇长,以后还有何脸面见这无忧镇的父老乡亲呀!”
“妹妹,你就说出来腹中孩儿是哪家公子的吧!今天爹娘,几个姨夫人都在,会给你做主的。”
變身蓋亞傳 墨然o
做主?是看笑话吧?
女神的貼身兵王
“我…”
塵曲
古立倒是想说,可一开口,却说不出来,脑海里关于原主的记忆太零碎了。
只记得原主古立和自己刚好同名同性,年龄倒是比自己年少几年,今年刚好一十八。
她是无忧镇镇长古常青和原配郝氏的嫡生女儿 ,她还有个年长两岁的哥哥,古乐。
这古乐素来爱游历,年少时候就离家游历学艺,至今已经有八年未归了。
郝氏在古立三岁的时候死于一场瘟疫。
从那以后,她的小姨小郝氏,就填房来给她当了后妈。
三岁已经懵懂知事的她,管小郝氏的孩子叫姐姐。
本来论辈分叫小姨家比她年长的孩子为姐姐没有错,可偏偏这是她小姨和她爹生的孩子,所以说她没了娘亲,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这个姐姐比古立年长一岁,取名叫古沫。
所以说,她从古府唯一的大小姐变成了二小姐。
这恐怕不仅是小姨子勾搭了姐夫的狗血故事,其中还有为了上位转正谋杀亲姐姐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吧?
古乐和古立从来就有小姨杀害了他们娘亲的疑惑,却只能耿耿于怀,一直找不到切确的证据!
借我七年青春 忆锦
这后来她身份变了不说 ,她爹接二连三的娶偏房纳了妾,好在这几年她老爹只开花不结果,这都是她郝后妈的功劳。
膝下子嗣单薄的古常青不偏爱这二小姐 ,也不算讨厌。
平日里家里的填房正夫人小郝氏教唆三个姨夫人欺负古立,他看在眼里,也权当是为娘的教育孩子,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就助长了几个女人的气势了。
这原主留给古立的记忆拼凑不出一副完美的答卷,所以开口她就无话可说了。
众人都当她是不好意思说出腹中孩儿是谁的种。
“妹妹,你给姐姐说,姐姐一定会为你讨个说法的。”
这个姐姐说话声音娇声娇气,和她那五大三粗的身材不成比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
古立没记错,正是三天前,古沫恶意的把古立引到后院水井边将她推落掉井的,害了她的性命。
巧在,这个古立刚断了气,那个古立就穿越而来 ,使古立死而复生了。
做为金牌红娘,没有一张快嘴那是出不来成绩的,她的本事可是一点儿也不落的带着来了呢!
“我的好姐姐,谢谢你的好意了,你们都先出去,我想静静。
对了,出去时候把门关上,叫小哑巴进来。”
众人还等着看这古老爷修理古立的好戏呢,这古立就下了逐客令,要赶众人走。
“立儿,姐姐知道错了,是姐姐没有照顾好你,才害你生了此等丑事。
你要打要骂都可以,就是不要赶姐姐出去,姐姐不想你再想不开,像前几日那般跳井寻死。”
“呀呀!好你个腹黑白莲花,开始推卸责任了是吧!看我不给你好看。”
古立从来都是急性子,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她不会吵吵的。
“啪,啪!”
爆萌痞妃:殿下很诱人
两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古沫那蟠桃般的脸蛋上,顿时就红肿了起来。
古沫只是想拖延时间看好戏,谁知自己成了演戏的人了。
泪花在眼里打转,强忍着疼痛和羞辱,还假惺惺的安慰古立。
众人可是知道的,从古乐离开古家以后,这古府除了小哑巴之外,但凡站出个人眼里都没有她这个二小姐的。
所以这原来的古立,也是默不吭声,像个透明人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谁承想,昏迷三天起来,她不仅伶牙俐齿,还动手打了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
“沫儿,你的脸…老爷,你可要给沫儿作主呀!
她的脸伤成这样,怎么参加后天的招亲会呀!”
小郝氏从来虐待古立都是高调的不得了的,此刻大声哭闹就是要古常青教训这个刚捡回命来的软柿子了。
没等古常青说话,古立再一次下了逐客令,“要哭嚎滚回你们院子哭去,别扰了本小姐的耳根子!”
“啪!”“孽障,你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你还有理了,来人取我的鞭子来。”
古常青一记大耳光打得刚清醒的古立,懵的一批。
这里的古立,挨打是家常便饭,可是穿越之前的古立,可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着长大,掉根汗毛她爸妈都要杀鸡炖鹅给她大补特补的。
她那里受过这样的侮辱?!
这一场穿越,她开始有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