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ht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全球戰國》-第六一一章 炎黃日月國旗推薦-cch8a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洪水图腾蛟龙,烈火涅槃凤凰。文明圣火,千古未绝者,唯我无双;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光~”
比哈尔邦经受大雨滂沱好几个月,又被难得的太阳暴晒了几天后,这里的土地慢慢的从泥泞变成了硬实的路面。一支身着墨绿色军装的军队,高唱着国歌,步履坚定的行进在这坚实的路面上,上万只脚的整齐落地,卷起了一阵阵烟尘。
大明立宪后,面向全国军民征集国歌。然而,大明的诗词已经衰落,真要和唐宋比起来,也就杨慎的一首临江仙可以遮羞了。所以,最终通政司倒是收到了无数的作品,可是挑来挑去,都难以找到能让一众大佬全都满意的。
最后朱由栋不得不再一次动用‘文抄公’技能,把成文于一九九九的中华世纪坛序稍作修改后拿了出来:这款词拿出来后,迅速的得到了朝廷众臣的一致认可。
国歌的歌词有了,谱子呢?大明的音乐其实水准很高,更是有朱载堉这样的‘音乐圣人’。但,这个时代的音乐,总体而言是婉转柔情的居多,大家推荐出来的曲子,不但配不上世纪坛序这样气势雄浑的佳作,也不符合未来大明进行全球战争的国策。
在一番吵嚷后,皇帝再一次文抄了:鉴于21世纪华夏虽然经济强盛,但在音乐方面还多有不足。所以朱由栋直接拿了后世NHK拍摄的纪录片《始皇帝》里的一首背景音乐《六国平定》来为国歌作曲。
别说,这在21世纪从未组合起来的词曲,在这个位面稍作修改搭档后,真的让大明的国歌充满了宏大深远的霸气。
在历史本位面,国歌这种东西毕竟是近代民族国家出现后才流行起来的。所以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员们做不好,非得穿越者出手实属正常。而国旗的制定,则比国歌简单多了:红底,黄色的圆日和弯月。日月为明,自不必多说。而红黄两色,代表的就是炎黄。
现在,作为征印的先锋,黄得功的部队,就是打着炎黄日月旗,唱着大风泱泱歌,气势昂扬的行进在比哈尔邦的土地上。
“将军,前方斥候回报,发现敌军行伍,距离我军大约十五里。”
“传令,停止前进。一二团就地展开,铺设简易工事,三团做预备队。”
“得令!”
就在大明的斥候发现比哈尔邦军队后不久,这支军队前出的锡克人也发现了明军的大队。
“总督大人,震旦人的军队就在前方不远处。”
“嘿!这些家伙真要是来讨说法的,就不会这么着急的大规模进军了。哈哈哈,这是入侵啊!”
“……总督大人为何发笑?”
“哈哈哈,你们不懂啊。”赛义德一扬马鞭:“这块大陆,被喜马拉雅山脉和海洋包裹,数千年以来,所有这块大陆之外的人想要进入这里,只能是从西北的开伯尔山口进来。也就是说,作为帝国的总督,如果想要边功,最好是做俾路支的总督。如此,才能经常面对那些游牧民族的野蛮人入侵,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军功。而现在嘛。哈哈哈,这些震旦人居然从海上来入侵我国。还不是走的孟加拉,而是直接撞到了我比哈尔邦这里。这是真主要赐予我功劳啊。”
“原来如此,多谢总督大人的解释。”
“不客气,接下来的战斗,就靠你们了。放心,你们和我共事多年,知道我不是吃独食的人。待会大家消灭了这些震旦人,你们的功劳我也会一并报告给皇帝陛下的。”
“好的,请总督大人放心,我们锡克人作战,从来不会失败。”
文武互相吹捧后,赛义德还是本着能不打最好不打的心思,先派了一队人过去交涉。同时,他也让自己麾下的军队开始列阵。
毫无疑问,在铁了心要打仗的黄得功面前,这交涉自然是失败了。恼羞成怒的赛义德开始催促自己的士兵们加快脚步。很快的,大明官兵的视线中就出现了对方的身影。
“咦?”作为横海卫初建时就入卫担任军官的黄得功,这一年也四十多岁了。二十多年来,他的官职一升再升,但不管怎么升,他有一个习惯始终不改:作为军队的主官,他总是喜欢站在战阵的第一线。
这个习惯对于一个连长、营长来说可能问题还不大。但作为师长来说,就不太合适了。为此,他的老长官刘招孙多次的告诫他,但他却总是不改。没得办法,刘招孙只有给他多配了一个副师长:黄闯子,你要是阵亡了,就由副师长接替你指挥吧。
这会儿,黄得功依然站在整个明军战线的最前方,举着望远镜仔细观看了一会对方的队伍后,很是疑惑的对身边的人道:“本将年纪还不是很老啊,这眼睛没花呀,怎么对面那些印度人,都没有统一的军服?唔,好像本将看到了一些在对面阵中担任指挥的人,可这些家伙怎么没戴军帽?反而一个个裹着厚厚的头巾?啧啧,裹着头巾也就罢了,还把头巾搞成鲜艳的大红色?是以为我军的狙击手射术很差吗?”
“嘿嘿。”站在他旁边的是一团的团长黄蜚,他嗤笑一声道:“师长,想那么多干嘛?对手强,打起来确实有意思。但咱们现在因为天气的原因导致后勤保障不足,对手白痴一点,不是很好么?”
“呵,你说得很对。”放下望远镜,想了想后,黄得功道:“传令下去,待会大家都把冲锋枪给本将收起来,重机枪能不用就不用。先试试看,能不能用纯粹的步枪解决问题。”
“得令。”
两个姓黄的将领在这里商量了没一会,对面突兀的响起了一阵阵的哨子声,然后就看到敌军乱糟糟的,毫无军容和阵型可言的一大坨人,齐齐的发出了一声喊,开始朝着明军的简易工事发起了冲锋。
“都有了!”掏出手枪,直直的站定在一个微微隆起的土坡上,让本方第一线的战事都能看到自己后,黄得功大吼了起来:“举枪,稳住,听我号令!”
“刷刷刷”。明军的士兵们沉稳的将天启1型步枪放平,面色平静的看着对面汹涌而来的人群。
“稳住。”
“稳住。”
敌人越来越近了,甚至都有敌军的士兵操着手里的弓箭开始朝着本方射击。但对这些行为,黄得功除了嗤笑还是嗤笑:目测双方相隔起码八百米以上呢,这会儿拉弓射箭能有什么用?
又过了几个呼吸,凭着经验,觉得对方距离自己只有五百米了,黄得功才再次大吼一声:“开火!”
“砰砰,砰砰砰!”数千支五连发的天启步枪随着长官的命令,开始了统一射击。在士兵们连续扣动扳机五次后,这些步枪们先后不一的发出了铿铿的声响。
“换弹夹,自由射击!”
说完这话后,黄得功从小土坡上下来,对着黄蜚道:“对面的军队虽然军容不整,但是这勇气真是不一般啊,都倒下了这么多人了,这冲击速度居然没怎么减慢。”
“呵呵,待会等他们冲到我们铁丝网附近的时候,我们就用重机枪招呼就是了呗。咦?等等,师长,敌人退了。”
“啊?”
黄得功赶紧的再次跳上小土坡,举起望远镜一扫:嘶,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悍不畏死的拼死冲锋嘛?怎么这会儿狼奔豕突,有全面崩溃之感?
不会是敌人诈败引诱我军追击吧?
不过嘛,哼,老子是谁?老子是从横海卫时期开始,每次作战都冲杀在最前面的那个黄闯子啊。就算是你们给老子摆了口袋阵,老子也一样给你破了!
“黄蜚!”
“卑职在。”
“你的团留在后面,二团,跟着我追击!”
“师……”黄蜚刚刚出声了一个字,就看见黄得功从自己侍卫的手里接过了一把冲锋枪,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对此,他也只有无奈的摇摇头,开始给自己的团下令,做好接应准备了。
而在另一边。
“总督大人,这群震旦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们手里的火器,简直和前些年传闻中的维查耶纳伽尔人手里的魔鬼赐予的武器是一样的。这种魔鬼的仆人,我们无法抵挡,您还是快逃吧!”
“怎么?怎么可能?辛格尔,你们锡克人不是无敌的么?怎么还害怕敌人的武器?而且我在后面明明看到,敌人打死了那么多冲锋的勇士,你们也依旧在继续冲锋啊。怎么突然之间就下令后撤了?”
“总督大人,想来那是我们的指挥官第一次真正的看到魔鬼的武器,被吓坏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忘了下达撤退的指令。现在是前面那些民兵自己的崩溃。唯有这种崩溃,是我们无法挽救的。总之,总督大人,快逃吧,逃进巴特那城,聚城固守,然后等待陛下派出的援兵。”
“呜呜,我的军功啊……”
半个小时前,还梦想着全歼入侵的震旦人,以此军功进入德里担任高官的赛义德终于还是逃跑了,由于其麾下的战马是精良的阿拉伯马,所以其撤退速度极快,迅速的就跑到了撤退队伍的最前头。
总督大人这么一退后,比哈尔邦的士兵们彻底没有了顾忌,为了跑得更快一点,他们把手里的武器丢了个漫山遍野。
而在他们身后紧紧追赶的,是一群高举炎黄日月旗,唱着大风泱泱的大明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