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iyh精品都市言情 末日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一章、石棺閲讀-s3mp2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唰!
跟随张舞鹤的高手一下子散开了,抛弃的干脆利索。就剩下一个佝偻的老妪陪在身边,如临大敌。张舞鹤脸色大变,但是她很清楚目下的情况,压着老妪的肩膀,不让她出手,对着卫师爷轻轻点头:“我——”
“我代她去!”张阳瑾突然出声,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可是送死,竟然还有人抢着去?知道张阳瑾和张舞鹤关系的刘危安更加奇怪,两人可是竞争对手,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张阳瑾是怎么想的,竟然会代替张舞鹤送死?良心发现了?开始姐弟情深了?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同样想法的不止他一个,黄柏福目光闪烁,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啪!
卫师爷出手如电,一巴掌把张阳瑾抽飞了,训斥道:“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本师爷让谁去就让谁去,没人可以改变。”
这一巴掌极重,张阳瑾从地上爬起来,半张脸都肿起来了,他捂着脸,表情阴沉之极。从小到大,他也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但是受不了也得受着,卫师爷这一巴掌并不突然,但是他用了二十一种身份也没避开,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他如果不识好歹,很可能下一秒就会变成尸体。
“我的事,轮不到你管。”张舞鹤却是不领情,横了张阳瑾一眼,大步走入了青铜大门。老妪浑身气息起伏,几次想出手,都忍住了。
大家的目光紧紧盯着张舞鹤,她却没有和之前的人一样消失,走过第一盏灯,第二盏灯,在第三盏灯的时候回头看着卫师爷,脸上全是讽刺:“我没死,很失望吧,有本事进来,我一只手灭你们全部!”说完没入黑暗,消失不见。
不过这个消失和之前的消失不同,之间的消失是彻底的消失,不知所踪。张舞鹤是进入黑暗,光线无法照射,并非消失。
“你,你,你还有你,进去。”卫师爷大怒,想冲进大门把张舞鹤收拾了,又没这个胆子,一口气点了四个人,其中就包括刘危安和妍儿。
妍儿身体一颤,脸色刹那发白,仅仅抓着刘危安的袖子。
“别担心!”刘危安轻轻拍了拍妍儿的手,虽然他也很紧张,但是比妍儿镇定。另外另个被点中的高手就丢脸了,走路都颤颤巍巍,差点软倒了,也不知道他们的一身高深的本领是如何炼出来的。
刘危安嫌跟在后面丢脸,绕过他们,大步走入青铜门,即将跨过大门的时候,卫师爷突然出声:“等等——”
刘危安仿佛早知道卫师爷会阻止一般,突然加速,拉着妍儿冲了进去,几乎同时姬无神、张阳瑾、李青川突然出手,对着卫师爷攻击。
卫师爷的大手探出一半,不得不改变方向,他是能抓住刘危安两人,但是自己也会受伤。以他的身份,面对小辈,不要说受伤,就是被触碰了一下衣袖丢失奇耻大辱。
碰!
姬无神的指头、张阳瑾的刀、李青川的枪,和卫师爷的手掌碰撞,爆发出可怕的气浪。周围的高手无法承受,皆被震开。
“找死!”卫师爷发出一声怒吼,嘴角溢血,一缕璀璨的光芒射向老妪,一闪而没。老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仰天跌倒,眉心一点红缓缓渗透出来。
抓住这个机会,张阳瑾、姬无神等人已经冲入了青铜大门,晚了一刹那动身的黄柏福却被黑衣贵公子截住,一碰就退,他不敢和黑衣贵公子动手。
“卫师爷止步!”黑衣贵公子出声,即将追如大门的卫师爷突然停止,由极速倒静止,转化的流畅无比,不解地看着黑衣贵公子。
“如果我没有猜错,‘闲人免进’的意思指的是年龄,年龄太大者无法进入,只有年轻人可以入内。”黑衣贵公子道。
卫师爷还在犹豫,黑衣贵公子已经踏入了大门。
“主上——”卫师爷焦急无比。
“无妨!”黑衣贵公子表情从容,“那些年轻人已经没有价值了,杀了吧。”此言一出,等待机会的青年一辈脸色大变,都没时间骂人,化作一道道光影,射向外面。
里面是进不去了,卫师爷堵着呢,只能从外面逃。
“不死战士听令,把这些逃走的人全部杀了。”卫师爷下令。
“是!”上古遗族的战士大声应道,后发先至,轻易追上了逃跑的高手,刀光闪烁,惨叫响起……
黑衣贵公子的猜测很准确,他走进去后,果然没有发生意外,先一步进去的姬无神、李青川等人也活的好好的。
“这家伙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们一起把他灭了吧,他的手下都不在,现在是灭他的最佳时机。”张阳瑾突然转身,不怀好意盯着黑衣贵公子。
姬无神和李青川还有两个不知名的青年高手心中一动,停下来了。
“你们五个加在一起,也就能和我打成平手,想杀我,做梦!”黑衣贵公子嘴角不屑:“我或许会受伤,但是你们之中至少要死三个人,谁第一个动手,我第一个杀谁。”
“两个不知名的高手听了这话,转身就走,干脆利索。
“我们本来无冤无仇,还苦自相残杀呢。”李青川也走了。
“目光短浅!”张阳瑾又气又怒,赶紧退入了黑暗,姬无神何时离开了都不知道。
黑衣贵公子轻笑一声,没有追赶。他也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却好像很熟悉一般,径直朝着某一个方向而去,很快走出了长明灯的区域,也不转弯,继续行走,直到在一个石棺前停下。
来到这里,视线莫名的可以看清东西了。
石棺前有碑石,上面写着四个古字:静心明志。
地上有草垫子,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竟然都没有腐烂。之前进来的张舞鹤、刘危安、妍儿、姬无神或盘膝或跪着或站着在草垫上,面对石棺,闭目凝神。黑衣贵公子微微犹豫,也闭上了眼睛,静心感悟,没过多久,张阳瑾也敢来了,紧随其后,两个不知名的高手来了一个,另外一个,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道离开了,还是走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