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729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超品漁夫 愛下-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聖門的問心路讀書-uuejz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陆将军表示理解,但强调说:“凡是跟我们交易的军用物资,不能转给其他勾结虚空种族的势力,否则,我们将不再与其交易任何物资。”
对此,厉城主很好奇:“除了防护服,贵方还能有什么军用物资可供交易?”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陆将军说:“那要等我们的战士进入深渊战场观摩之后,看看有哪些武器,对魔界生物具有较大的杀伤力。”
军火生意,是暴利,而威力大的武器,才能卖得上价钱!
陆将军肯定要先调查之后,才决定具体可供交易的物资,不会盲目的给出供应清单。
重生在台湾
这一下,城主府一方的强者们,都笑得更真诚了。
华国军方不仅提供兵力,还准备出售对魔界生物具有较大杀伤力的武器,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席上气氛,顿时变得火热起来。
殷东跟凌凡交换了一个眼色,笑了笑,对陆将军他们留在临渊城,都放心了不少。
酒终席散。
總裁大人,求放過
厉铁军安排人给陆将军他们安排驻地,就领着殷东他们出城,前往深渊通道,顺着长长的阶梯下行,就能感到来自深渊世界的世界规则之力的压制。
殷东还好,很快就适应了。
顾文身为古井世界之主,也很快适应。
唯有凌凡受到压制,身体微微颤抖。但他一声不哼,努力支撑,跟着大家下行。
厉铁军更觉奇怪……这么差的资质,窥天一脉的那位师叔,为什么收他为圣门弟子,是看走眼了吗?
要是老道士知道了,肯定觉得冤,特么都是殷东那个混账玩意儿,代师收徒,他事先根本不知道!
凌凡感到整个人都要虚脱时,脑海中的龙珠颤了颤,一股精纯的精神能量涌了出来,瞬间让他恢复了耗空的精神力。
与此同时,在他涡墟中的碧桫树,也自动喷洒树汁,让他脱力的身体恢复。
像这样一次次耗尽之后,又一次次的恢复,如此往复,凌凡也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再往下,他的状态反而越来越好。
psyche
厉铁军见状,倒是高看了他一眼,但,也仅此而已。
相比殷东跟顾文,凌凡差太远了,不值得他关注。
有厉铁军带路,殷东他们很顺利的到了浮空的星辰古地。
远远的,能看到古地中央那一棵顶天立地的星辰古树,感受到弥漫在整个古地的磅礴雷威,凌凡的紫羽雷鸦最高兴了。
哑——
紫羽雷鸦兴奋的啼鸣不休,对于新认的主人,再没有一丝抵触之心,还庆幸认下这个主人,才能来到这个神奇的古地。
厉铁军笑道:“凌师弟的这只兽宠,竟是上古异种,运气不错啊!”
凌凡不明觉厉,哈哈笑道:“还行,跟东子混久了,多少会沾点光。”
这是在给厉铁军下套了,他能当少城主,也不是个心思简单的,笑了笑,顺着话茬问道:“殷师弟的运气很好吗?”
殷东反问:“老神棍在圣门没提过,他为什么收我当弟子吗?”
厉铁军心头一跳,问:“不是殷师弟资质好吗?”
“蓝星圣门的养蛊计划,你们不清楚吗?老神棍回圣门时,不是带了蓝星圣门的那些人回来吗?”
殷东随口诈了一下,没想到厉铁军还真知道。
“蓝星的圣门分支,是回了不少。我们普通弟子,听说蓝星圣门什么养蛊计划成功了,但具体情况,只有师门高层清楚。”
说到这里,厉铁军问:“殷师弟方便透露吗?”
殷东随口忽悠:“我们兄弟都是养蛊计划的胜出者,不是我们实力强,是我的运气好。老神棍收我当弟子,估计就是看我运气好。”
“咳咳咳……”厉铁军被口水呛了,瞪着殷东,不确定他是不是开玩笑。
能看清星辰古树上挂的异果时,圣门的山门,也出现在四人眼中。
厉铁军带着殷东他们降落,沿着山门前延伸而下的石阶,徒步上行,并介绍说:“登圣门的这条路,叫问心路,不能飞行,必须步行。”
不用他说,殷东已经感应到了。
在他的脚,踏上第一级台阶时,就有一种玄妙的感应,仿佛听到一种来自远古的呼响:“你,终于回来了!”
赖上无敌拽男
他的身形一阵,莫名的感动,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殷东心甘情愿的跪下,并把涡墟里的小家伙们都移出来,对他们说:“跪下,磕头!”
小宝反应最快,立马跪下,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就扯着嗓门喊:“师祖,宝宝来了,你还不出来接宝宝,宝宝要生气了!”
小军跟小雪儿也跟着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好奇的东张西望。
唯有小龙龙身体僵硬,跪坐在那里,有些纠结。
“磕头!”
殷东的声音传来,透着前所未有的严厉,顿时让小龙龙身体瑟缩了一下,乖乖的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后面,顾文跟凌凡看到了,也默不做声的跟着跪下,老实的磕头。
看到这一幕,厉铁军有些震惊,圣门弟子没有在这条问心路上磕头的规矩啊?
不过,他刚才似乎感应到石阶上有一种玄妙的波动,真不是幻觉?
下一刻,厉铁军看到山门之内,飞出一个巨大的手掌,捞起小宝,随即,一道欢喜的笑声响起:“我乖孙可算来了,把师祖想死了!”
诸神黄昏的烈焰
小宝脸上笑开了花,却哼哼说:“师祖骗人!你才没有想宝宝,要是想宝宝,你怎么不去找宝宝呢?”
殷东直起身来,嘴欠一句:“老骗子又想骗小宝了,等下去拔光他的胡子!”
砰!
又是一道巨大的掌影,朝殷东当头拍下,把他拍倒在石阶上。
殷东狼狈的爬起来,悻悻的问:“师父,你这是打徒弟,还是打贼啊!我大老远的跑过来,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寒至深深
老道士没好气的声音传来:“谁要你来了!”
毒霸天下
殷东翻个白眼:“我不来行吗?都有一个莲生跑去杀我儿子,我不得带上儿子来看看,圣门到底是有哪些人看我们父子不爽,想弄死我们啊?”
这小子竟然在山门外,把这种事挑明了讲,老道士也是无奈:“你小子瞎扯什么?还不快滚进来!”
殷东反倒盘腿坐下了:“那不行,不弄清楚,我哪敢进圣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