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wjd火熱連載小說 全知全能者-第30章 種子與樹讀書-dslhv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识边无处定”,“无所有处定”。
“无所住而生其心”。
这是地球上时源自佛家的说法,许广陵目前的心神意识状态,大略如此。
成就天地窍,打破天人之间最后的界限,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之后,接下来的一步,便是命窍、识窍、天地窍这三大根本窍合而为一。
这一步,第一世时,许广陵用了二十四年的时间,第二世时,许广陵用了三年的时间。
而来到这第三世时,许广陵用了三天的时间。
完成这一步之后,许广陵身心系统的所有信息俱皆寄托或者说映射于根本窍。
而此根本窍,既不在身内,也不在身外,既可以在身内,也可以在身外,是“心之所在,即窍之所在。”
从某种意义来说,等于是把自己的身心信息拷贝了一份,存在于此天地之间。
这一步,相较于成就命窍晋升大宗师,同样是关键性的、根本性的一大步。
许广陵以前为什么自以为只是“圣”,就能在“神”面前小小地负隅顽抗一下?
就因为这一步。
因为完成这一步之后,从单纯的物质层面上,已经无法被摧毁。
寄托了身心所有的根本窍成了生命的主体,而此根本窍无形无象。然后,现实的身体,却已经成了副本,这副本哪怕被摧毁,也毫无关系,因为只要有必要,一念之间,新的身体即可生出。
所以现在,许广陵又或者说叶小叶,这个身体是真正的和岛上那些其他小孩一般无二的身体。
这么做,并不纯粹是许广陵游戏人间,而是和他的心神意识状态有关系的。
天人合一之后,某种意义上,他的心神变成了一面镜子,映照着感应之中的一切,而意识,也是应物赋形。
那一天晚上,住进新的宿舍,当发现宿舍是久无人住的旧房间,而却无尘积及异味的时候,许广陵的心神意识,那一霎,便如一个水滴,滴落在天地这个无边的大海之中。
水滴在大海中散开。
这个“水滴”中含有的,是许广陵意识中一切有关于“清洁”的内容。
包括第一世时,修行伊始,印象最为深刻的房间大扫除,包括更早的时候,在学校及家里的打扫事宜;
包括对房间内外各种滋生杂菌的认识;
包括修行跨过了“盈”这个阶段之后,来到“清”这个层级上时,一切关于修行的功法、要旨及种种体悟;
还有其它相关的很多很多。
如果有必要,这“水滴”可以甚深程度地在天地间荡开,然后,从天地中回荡过来的,便是关于“清洁”的种种启悟、玄思,其中极可能包含着许多许广陵之前未想到的思路或方向。
若套用老子《道德经》中的话,正是“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而这,就是许广陵现在的思考,也是许广陵现在的修行。
当修行步入这个阶段之后,简单点形容,就好像从知识的古典时代步入了知识大爆炸时代,而且是无以形容的超级大爆炸。
知识再非珍贵和稀罕。
珍贵的,是体系的架设。
稀罕的,是方向的把握。
所以上一世,许广陵对甘从式说,我有《万法真经》。
真有吗?
真有。
我说的时候是没有的。
但如果你要我拿出来,我也真的想拿出来,那么下一刻,就有了。
这就是“天人合一”。
这就是“识无边处定”。
这就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所有身为凡人以及超凡之时,所汲取及学习的那些东西,已经微不足道,已经渺小得变成了只是种子般的存在,无数的内容,无数的种子。
随便取一粒种子在这个天地间“种”下,便可以看到一棵树苗的冉冉生出,而在这棵树苗上,一叶一花,俱是内容相关的玄思和启悟。
但这棵树苗能长到什么程度,取决于那一次心神的投入程度,以及证悟的时间。
简单来说,并不是无限的。
仍然受到境界及层次的重重制约,而且,与“种子”也有相关。
有些种子本身就是贫乏的,那么就算投入很多的心神,投入很多的时间,最后的获得也未必很多。
所以,还是要学习,还是要汲取,以不断地更新“种子”。
只是迈入这个层次之后,学习和汲取的对象,最主要的对象,已经不再是书本和他人,同样也不再是天地万物,而是“天地”本身,又或者,用更玄虚点的说法,是求之于“道”。
修炼,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中修炼,即是求知,即是问道。
而在这种情况下,日常的种种行为,便是“引子”,引发许广陵进入相应的修行。
就比如他住进了新宿舍,那一夜,“清洁”小神通更进一步。
又比如,开始跑步后:
“普通人的身体,如何应用普通的手段,在普通的、并非超凡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调和身体的气血。”
“开天步,本是慢步行走的步伐,能否改良,应用于跑步之中?”
……
大量类似的种子,在许广陵的定境之中,被孕育着。
所以,是以一个大宗师的身份凌驾于此世,还是化生为一个真正的九岁的普通小孩,对许广陵来说,并无太大区别,一样都是修行。
前世,许广陵更多地选择了前者。
而这一世,许广陵决定,就让这行走于尘世的身体,以最本色的方式,来一点一点地成长发育着。
某种意义上,这其实也是吸取了前世的一些教训。
一步登天,便意味着不好露面。但凡露面,便需要面对此世的所有高手。
然后不管是对抗还是妥协,都不合许广陵的心意。
而一步一步地成长,一步一步地向上,在这个过程中,向世界一点一点地展示着自己的存在,是许广陵目前为自己订下的,这一世的大略上的行事宗旨。
这既是修正前世的一些缺限。
也是这一世的韬光养晦之略。
这个世界,不简单。
不论是当初进入这个世界时,那诡异莫测的果冻层,还是这一世的降生之处,那同样诡异莫测的绝灵之地,这一切,全都向许广陵昭示着这个世界的不简单。
于是,“镇之以静”。
这是最好的应对。
就让他这粒种子,在这个世界,汲取一切可以汲取的养分,慢慢地成长吧。
他不急。
当然,急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