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wyj好看的言情小說 祕密的森林 軟軟的金毛-10、何謂緣分?(下)-qco56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缘分这种事,你认了就是缘分,你不认,那就只能是偶然、巧合。
要说起来,林深时今天会来SM娱乐附近也算是一种巧合。
他之前收到林允儿发来的消息,听说了金英敏私下找裴珠泫谈话的事后就不假思索地来了这一片。
林深时向来是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人,相应的,他也不喜欢给别人招惹麻烦,更别说如今裴珠泫和他正当剪不断理还乱的关键时期,林深时不愿意再节外生枝,由旁人给他和裴珠泫再搭接一条莫须有的关联。
于是,他就驱车赶了过来。
有的话,通过电话去讲,力道不够,林深时最初的想法是当着面好好传达一下自身的意愿,但等到了SM公司本部大楼的附近之后,他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他这一去,大招旗鼓固然能完美地解决他自己的问题,然而给裴珠泫造成的影响又该如何计算?
连林允儿的经纪人都知道部分内情的话,可见当天金英敏并没有刻意去隐瞒他找上裴珠泫的事。
林深时心里清楚,这无非也是种传达信息的手段,或许金英敏本人这几天早就期待着他的登门拜访了。
如此一来,无论他再怎么强调他和裴珠泫之间关系的单纯,谣言一旦生起,便很难断绝。
一时踌躇之下,这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来到韩国后,林深时被改变的最大一点就是有了喝咖啡的习惯。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也喝,但不像现在这样,总喜欢在思考事情的时候点上一杯。
谁能想到他前不久满脑子正在想的人,转眼间就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说法听上去挺暧昧,可惜事实就是这么暧昧。
回过神来后,林深时就果断结束了这个于他不利的话题,对着手机说:“所以事情办妥了吗?”
“喂,你这也太明显了吧?生怕我看不出来你心虚吗?”传到林深时耳中的笑声居然显得有些爽朗。
想想也对,这家伙很少抓住过他的把柄,眼下会感到兴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林深时没好气地掏出车钥匙,拉开车门坐进去说:“我发现你和老李越来越像了,谈正事的时候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像最早谈不正经话题的人是你吧?”对方寸步不让,“再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这点爱好,喜欢收集别人的黑历史。”
林深时明白不能再任由这对话发展下去,直截了当地问:“东西你打算怎么给我?”
见他语气变得严肃,对方除了好笑之外,也只能跟着恢复正经地说:“你确定老人家没派人盯着你?”
“那位应该没有。相比起从我身上着手,他应该更喜欢掐住源头。只要他管住了集团内部,其余的事他压根不用理会。”
对方“嗯”了声,又说:“不过也难保你身边没有别的眼睛。”
“其他人我不知道,我爸肯定有人手在我的周围。”林深时拿着手机转头望向窗外,平静地说。
“老人家让人盯着你,算是监督。你爸让人盯着你,这格局低了点吧?”对方略微惊讶。
“他是我爸。”
“正是因为你们是父子关系,在外人面前,李代表更要保持风度不是吗?”
林深时摇摇头说:“你不了解他。我爸这个人,做事向来公事公办、私事私办。”
对方好像听懂了他的意思,沉吟着问:“那你这一回,算是私事还是公事?”
“你说呢?”侧头欣赏着窗外街景的林深时挑起嘴角,却没几分笑意,“在他看来,我是他儿子,他在我身上采取一些幼稚手段是天经地义。甚至,他都未必会在我面前掩饰这一点。说不定我现在打电话问他,他就会直接告诉我,究竟有几个人在跟着我。”
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
片刻后,林深时就听到对方古怪地说:“听你爸这作风,我感觉你们俩的确是亲父子。”
林深时面不改色地回答:“你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
对方没再谈论这事,想了想,出人意料地说:“按照老一套来吧。”
“老一套?”林深时不发表意见,只是问,“这样会不会太不保险了?”
“有时候灯下黑就是最大的保险。”
林深时笑着说:“所以你还是打算鱼目混珠?”
“我这算是额外劳动了。本来事情办成也没我的事了。事实上,你也不一定非要拿到东西不可。说来说去,这不过是为了你自己谈判的时候能多点底气而已。”
林深时思考着说:“我这里有家咖啡店的地址,你让人把东西寄到那边去吧。”
“看来你自己也没什么信心啊?”比起李正尧,这人明显还要刻薄得多。
林深时却早就熟悉他的性格,不在意地笑笑说:“事成之后,我请你喝酒。”
“这酒你早该请了。”
“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准备叫上老李他们,大家聚一聚。”
明明是请客道谢的酒局,被林深时这一讲就硬生生变成了他顺利过关后联络感情的庆功宴。
林深时等了两秒,果然听见了耳边传来电话直接被挂断的动静。
“这家伙,脾气越来越冲……估计还是朋友太少了。”
林深时好笑地看了看跳出通话结束界面的手机,随手放下,转身戴上安全带。
“说起来,刚才坐在她对面的人是谁?”
开车离开之前,林深时手扶着方向盘,最后望了一眼那家咖啡店的方向,随后默然不语地又拨出一通电话,顺便掉转车头。
“嗯,金社长……”
……
裴珠泫此时的心情很怪。
在她还没来得及从方才和男人偶遇的惊喜与伤感之中回过神的时候,她又从自家妹妹口中得知了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
“你说你想留在首尔发展?”
面对着姐姐突然间似乎威严许多的目光,低头瞅着空杯看的裴褚琇就心虚似的点了点脑袋。
其实这才是她这趟离开故乡的主要原因。
早前在电话里,她就准备把话说出口,但裴褚琇实在拿捏不定姐姐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只好暂且压住不提,没想到刚刚在林深时走后,她就稀里糊涂地全盘托出了。
见姐姐沉着脸不说话,裴褚琇就先沉不住气地开口解释说:“欧捏,我来首尔是有自己的事业……大邱实在太小了,我不希望一辈子只是局限在那么一个小地方,甚至被首尔的人说是乡下人。”
裴珠泫的眉头没有舒展,她思忖着,提了个很没水平的问题:“你来首尔,家里怎么办?”
裴褚琇倒是理解姐姐的心情,又低下声来,小心翼翼地说:“店里招人了,我不在偶妈也忙得过来……”
裴珠泫听后就动动嘴唇,想再说些什么,又陷入沉默。
姐妹俩这一问一答,内容听着毫无实质,却也带出了两个人的真实想法。
裴母在大邱开着家店面,规模不大,要说非要有人帮衬才能忙得过来也是句虚话。
说到底,裴珠泫内心并不是那么愿意妹妹来首尔生活,而裴褚琇刚刚的回答却也表明了她此行的决心,她是抱着要说服姐姐的想法才来的首尔。
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整理了半天思绪,裴珠泫才试着平心静气地劝说妹妹:“欧捏不希望你来首尔,不是不愿意你有更好的发展,只是我……”
“我知道。”不等她把话说完,对面的裴褚琇就蔫答答地点着头说,“我知道欧捏你的想法。你是因为自己在首尔还没彻底安顿,所以不知道等我来了之后该怎么照顾我。”
裴珠泫微怔,眉眼间掠过了一抹复杂又欣慰的神情,她放松语气地说:“既然如此,你还非要来首尔?”
“这事偶妈已经点头同意了。”裴褚琇冷不丁地搬出了个杀手锏。
注意到姐姐惊诧的眼神,裴褚琇很沉着地说:“我也知道欧捏你在首尔的情况,我来首尔找你,是希望咱们俩互相作伴,而不是想一味地依赖你。我之后居住的地方和工作,其实都不用你担心,我来首尔之前已经都联系好了。”
裴珠泫面露哑然,问:“你租房的保证金要怎么办?”
“我自己付,这些年我自己偷偷攒了些钱。”
“数目有那么多吗?”
裴褚琇噘起嘴,“我租的可是屋塔房,实际使用面积可能还没有二十平。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半地下的那股气味,我现在手头还能剩下一点。”
被妹妹幽怨的口吻给逗笑了,裴珠泫一下子好笑又无言地盯着她看。
过了片刻,大概是暂时找不到能抓住的漏洞,裴珠泫索性就问道:“你说来首尔是为了工作,究竟是什么工作?”
裴褚琇瞧瞧她的脸色,“我说了,你可不许发火?”
裴珠泫奇怪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