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fr7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前面的路鑒賞-kqnv7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朝阳如血。
站在西侧断裂的城墙边缘,遥遥东望,红日东升,渲染霞光一片。
阳光落在大战之后的宁西城,破壁残垣,混乱不堪,有惶恐了一夜的商贾和住户悄然走上了大街,望着半个城池所遭受的巨大破坏,惶惶然逃窜离去的,又或是无声加入到修整各处残破之处的。
复又回首以西。
顺着日光挥洒的方向,茫茫瀚海,近处地面湛湛反射着金光,平滑如镜,那是指地成钢之后术法奇效,地面沙地已化作精钢。
地面上又有许多狼藉、尸骸、碎骨、血迹,昨夜几路妖兵妖蛮突袭,其他几路被阻隔,仅有的一路突入城中,又被宁西军生生杀退,只能仓皇而逃。
这地上留下来的各种尸骸痕迹,便是那些逃窜的妖魔所留。
“妖魔群居,便也如人。有畏有惧,抱团而起。”苍老干哑的声音突兀响起。
哥舒背着手,腰背挺立如枪,遥遥望向西面阳光之下无尽的瀚海,隐约间仿佛目光已穿透瀚海,望向了瀚海以西的百万蛮荒之地。
“道人!”
哥舒忽而转过头,望向一旁的裴楚道,“昨夜可曾见了那瀚海妖国之主凌巨子。”
裴楚遥遥观望阳光下渐渐从阴冷里复苏的瀚海沙漠,闻言轻轻点头:“昨夜被其引出城外,斩其分身。”
“三千里瀚海,其中妖王凌巨子,我已曾会过。论道行,虽是大妖,却也不过寻常,若龙虎气尚在时,我一人也是不惧。”老帅哥舒轻吐浊气,双目泛起一丝淡淡杀机。
“我也信大帅。”
裴楚再次附和称是,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这位老帅虽臻至武道绝顶,可常年案牍劳形,气血已是呈现衰败气象,但其内心又蕴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
裴楚无法具体说明,但道法显圣,多有唯心,这股蕴藏内心的力量,应当是其心中有坚忍不拔之志,风雷雪暴不可摧之信念。
若是龙虎气尚在时,这般武将,有蕴含破法诛邪的龙虎气直刀在手,足以让诸多妖魔恐惧。
对于这位宁西城类比城主,宁西军灵魂人物,他心中也多有敬仰、好奇。
宁西军的战力不必说,冠绝裴楚所见大周诸多军队,哪怕如今是老卒,若拉到大周腹心之地,恐怕不消多少时日,就能打下一片基业。
而这位老帅哥舒,在裴楚的眼中昨夜的表现并不算是如何出彩,可就是这么一个老人,只要出现,就能稳定人心。
他与那尉迟将军喝过一场酒,也见过对方统御士卒,端是大将风采,以裴楚所见之人,也就寥寥几人,如张万夫之辈或可比拟。
但就这般人物,“死而复生”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在老帅哥舒面前见礼参拜。
帅为中军,是磐石,是山岳,不像将可为前驱,驰骋沙场,但却是整个宁西军的灵魂。
裴楚近距离见过宁西军的甲胄兵器,虽无龙虎气破法诛邪,可不论是老卒所用直刀长枪,亦或者是身上所穿的甲胄,都极为精良。
城内如今虽是凋敝,但众多老卒并未亏待,均是靠着这位老帅勉力支持,所闹起来的喧嚣,不过是数十年积累的郁气难平。
而且宁西军之中流传的多是为人道、为天下苍生,戍守边关,这等道理,知易行难,实在让他心折。
一切种种,均是这位如今看着平平无奇的老人所为。
老帅哥舒对于裴楚应和他的话,不置可否,而是继续说道:“道人,你可知寻常大妖,一人哪怕再强横,也无需畏惧。可一旦纠结成群,立杆建国,那便再不能以寻常视之。
这瀚海妖国,成立的时日,乃是在大周立国后五十年。凌巨子收拢大量昔年逃离的各路妖鬼和宗门子弟,又有前朝被灭的世家和边境劫掠的大量人口,理顺规章、行人间制度,渐有气象。我来宁西城时,这瀚海妖国以能够凭借麾下的妖蛮和人族步步东侵,那时节,方才是真正的危机。”
裴楚听到这里突然悚然一惊,侧过头细细打量了一眼老帅哥舒。
他前面其实还未曾明白,直道这一刻方才知晓对方的意思。
妖魔群居,抱团而起,建立国度。
如瀚海妖国凌巨子这般,在大周立国之后,无法抗衡,便学习其长处。
以不惧龙虎气的妖蛮和投靠妖魔,在其蛊惑之下的人类为棋子,朝着大周发起蚕食攻击。
尤其是妖蛮,这种半妖半人如今在妖魔国度虽地位低下,但体魄强横又能无惧龙虎气。若非着数十年来宁西城边关驻守,一直未曾让其不断壮大,加之妖蛮在妖魔国度之中的地位低下,说不得已经有了气候。
按照正常的轨迹,妖蛮一路东进,不断打破大周的统治,势力壮大,打破龙虎气,而后瀚海妖国的妖兵,或者其他蛮荒各处的妖兵,就能再度出世,一切回到从前。
这才是宁西军在这瀚州边陲的意义。
“道人,裴道人!”
哥舒指着阳光照射下的无垠瀚海,面皮抽动,脸上突然涌起了一丝哀伤,“我自听闻你以雷法击杀数千妖兵时,便知你是斩断了大周龙虎气的那个道人。我也听闻你除魔为民的壮举,一心一意为天下苍生。只是……”
“只是什么?”
裴楚望着老帅哥舒,他对于对方知晓他的姓名和事迹,并不觉得意外。
瀚州宁西城,虽地处偏僻,在大周玉京五分之后,整个中央王朝的体系都丧失了运行的机能。
可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他自杨浦县起,一路行走天下诸多州郡,斩妖除魔,救治生民,即便自己不在意,可名声自然而然还是会传播出去。
到了玉京,斩大周真龙,断龙虎气,名气更是达到了最高,以前的种种事迹,更是在民间彻底流传开。
单独是玉京五分,断龙虎气,雷击皇城,灭大周国祚,这件滔天大事,就已是引动六合八荒。
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有恨他的,有笑他的,有些人只是不懂,有些人是单纯的坏。
如此而已。
哥舒见裴楚如此一问,脸上涌起了怒意,又像是宣泄久在心中的愤懑,嚷声道:“姜重攫龙虎气修炼,妄图气运成龙,此事从国朝之初,到我四十年前入玉京,并非无人知晓。但不论是我,还是我此前的诸多朝廷重臣和天下英雄,都忍下来了。”
“哪怕是明知是饮鸩止渴,明知会养出一条真龙,可大家还是忍下来了。周太祖姜重以龙虎气祭炼,代代帝王皆为其分身,这事情瞒得过外人,又如何瞒得过为他主政处理天下之事的满朝文武。”
“从五城十二楼龙虎气大阵成型之日起,有志之士,就已知晓了姜重的打算。可又能如何?若非依仗龙虎气,我等人道百姓就是牛羊犬马,永世受宗门、妖魔所欺压,毫无反抗之力。过往数千年,上万年,哪里有凡人存身的根本?唯有本朝,本朝以龙虎气相抗衡,镇压天下僧道巫觋邪魔鬼魅,方才给天下万民一丝喘息之机。”
“可惜……可惜你将龙虎气斩断了……”
哥舒说着说着,突然老泪纵横,“我少年时,意气正盛,也曾想过屠了白玉京黄金阙里的那头孽龙,可是……斩不得啊斩不得……”
“这龙虎气一断,我等便再无对抗那些妖魔之力了。今夜不过是小战一场,以往我等面对的是妖蛮,此后面对的就是瀚海妖国的无数妖兵妖将,再往后……”
“这瀚海妖国三千里,可在百万蛮荒之中又算得甚,如瀚海妖王凌巨子这般的大妖,蛮荒之中不知凡几。他妄图招揽我宁西军,不就是畏惧其后再无顾忌的蛮荒大妖们……”
“天下宗门出世,妖魔东侵,我人间百姓……”
说道最后,哥舒整个身体完全佝偻了下去,长长哀叹了起来,“我人间百姓又该如何往前走?”
这番脆弱的模样,老帅哥舒生平从未有过。
可却是真真切切他心中的绝望和苦闷。
也正因为如此,在昨夜宁西军营啸时,有人呼喝着要打回中州,要求长生,要功名富贵,要子嗣美女,他显得犹豫,缄默,不知如何言语。
他深知在龙虎气断了之后,这天下万民便已滑落到了谷底。
至于说一统天下,重整山河,更是不可能。
且不说宁西军都已老迈,时局又如何纷乱,就单独说那些隐匿的宗门,还有蛮荒无数妖魔,在被压制了二百年后,他们都不可能会再让人间出现一个如大周一般的王朝。
而且,真再出一个大周朝又能如何?以龙虎气抗衡妖魔、宗门,到了最后又养出一条孽龙。
周太祖姜重是还差临门一步,结果遇上了裴楚,可若真的成就了真龙,其实一切又如何不是再次回到了原来的老路?
老帅哥舒便是洞悉了这一切,他落泪非是感怀自身,也不是为了这万多人的宁西军,而是心头悲凉灰暗,找不到出路啊找不到出路,也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虽依旧勉力支撑,甚至抱着决绝之态,在群魔东侵时,拼上一场,但这一切他自己心知,都是徒劳,只不过是以一腔热血,挥洒而已。
“哥舒大帅!”
裴楚见着哥舒劳累纵横的模样,一时心潮也是波澜起伏。
曾在越州时,赴峄山山神开府摆酒,见有豪杰呵斥,心生“吾道不孤,天下皆有英雄”。
如今,见哥舒如此,心中再次涌起这般情绪。
这漫漫人道,从来不止他一个人。
“莫说大帅了。”老帅哥舒身躯佝偻下去,眼中的精光似在一番宣泄之语后再次变得枯暗,只是颤巍巍摆了摆手,“某入宁西城,见瀚海无际,自改名为瀚。”
哥舒之名,便如尉迟敬一般,久未被人称呼,宁西军乃至边陲皆以哥舒称之。
说着,哥舒翰又茫茫然地望向西面瀚海,口中喃喃,“这般山河风貌,也不知能再有几日,沉沦沉沦……”
裴楚默然无声。
龙虎气是被他所斩断的。
老帅哥舒语气之中有抱怨他斩断龙虎气,使得人间百姓苍生,再无能够对抗宗门修士和妖魔鬼魅的武器。
可不斩断龙虎气,人道气运被周太祖姜重一点一点抽离,气运成龙,人道气运终究将会断绝。
那时,人间便再无豪杰出。
百姓生计困难,生息繁衍越艰,人口锐减,几代、十几代之后,便真可能从如今占据十九州之地,数量越来越稀薄,渐渐边缘化。
又或者,天下苍生百姓,彻底沦为成就真龙之后的周太祖姜重的仆役,再无一丝一毫反抗的可能。
总之,结果就是人道气运断绝。
以裴楚所知,在大周此前的人间王朝,虽名义上一统九州,其实最初不过是诸多势力达成平衡后的傀儡王朝。
这种感觉就像是,人间不过是一个大的羊圈,诸多势力都要分食圈中之羊。
有滥捕滥杀的,有需要羊圈之中天资卓越者,弥补血液的。
杀伐过重后,大家都知晓面对这个人间王朝不能如此,反而需要达成一种平衡和默契。
让羊圈之中的羊自己去管理自己,大家只要控制住几头头羊,然后就能够源源不断获得羊圈里的产出。
至于有破坏规矩的闯入,也就是妖魔势力,或者邪道势力,妄图将羊圈里的羊全部吞食,或者对羊圈造成重创,这个时候就需要另外一方的正道势力入世,相互厮杀平衡。
但这两者之间,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
这才是有神魔世界里,整个世界运行的本质。
那些他前一世曾看过的志怪小说或者类似的影视作品里,伟力归于自身,有超脱其他人的强大力量,还会受到各种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不过是一场笑话。
这样的神魔世界,若是有王朝,那么这个王朝要么为傀儡,要么本身就是强大的宗门、妖魔,皆有伟力。
哪怕是背景以到了人类手握科技各种强大武器的世界里,面对身具伟力的强大超凡者,真正能够抗衡的也寥寥无几,还需各种道德、意识形态来束缚。
蝙蝠为何要想出各种手段去制衡大超,史塔克要制作各种针对性的反装甲。
就是普通人在面对强大的超凡者面前,比之蝼蚁根本强不出多少。
凡人若没有抗争的手段,一切便无法由自身所控制。
便如裴楚自身,他面对凌巨子,为何会说这个魔是你也是我,便是他认识到,这世间生民百姓,根本无法约束他如今掌控的力量。
他再走下去,终究也会是成为高高在上的神邸,或者肆意屠戮的魔头。
这一点并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道行越高,法力越涨,一切都会如此。
即便怜悯众生时,出手护持一二,可终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
主都知道,主不在乎。
虽然人可以修行成修仙者、邪道修士、入魔成妖,但在迈入修行妖魔之路前,终究是免不了最底层如牛马一般的命运。
而且,亿万众生,这条路太窄太小,哪怕削尖脑袋,真正也不过是少数人。
周太祖姜重收天下人道气运,以龙虎气相抗衡,反客为主,逼迫得宗门、群妖退避。
其实算是人道这数千年以来,少有的一次能翻身做主的。
可惜的是,周太祖姜重所设之龙虎气大阵,未曾内外协调,用以让整个王朝人间更好的平衡发展下去。
反而为了一己私欲,攫取气运以成就自身真龙,断了整个人道的大好局面。
最后,到了不斩断龙虎气,整个人道立刻沉沦的境地。
只是,斩断了龙虎气,在此时此刻,对于整个人道所面对的情况,也未曾改观,面对的是此前千百年一样的情况。
哥舒翰对于裴楚谈不上怨,到了他这等人间绝顶,思考天下苍生时,已经知晓有些事是不可不为。
只是,他依旧痛哭流涕。
不为别的,为的是眼看整个天下将再度重回过去,哀生民之多艰。
“裴道人。”
哥舒翰伸手抹泪,恍惚抬头,脸上露出凄然笑容,“宁西军军心未定,不再多陪了。道人你法力通玄,行事不比其他,我,我只望你能牢记今时心境,日后,日后多能庇护一些生民百姓……前面,于我等凡人而言,前面……”
“前面,无路了啊!”
说着,哥舒佝偻着身躯,脚步踟蹰,似就要走下这断裂的城墙。
“哥舒大帅留步。”
陷入沉思的裴楚忽然仿佛惊醒一般,叫住了哥舒翰。
“道人,还有何事?”
哥舒翰未曾回头,只是温吞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