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45e人氣玄幻小說 道門大門道 起點-第412章 開胃小菜看書-w2k56

道門大門道
小說推薦道門大門道
薛稼依和罗洗砚回头望去,两人也是变色。
罗洗砚的那些个随从不见了!
这些人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现在却踪影皆无。
他们是拂晨堡精选出来的护卫,修为俱都不弱,就算遇到难以抵敌的修真大能,距离又不远,怎么都可以出声示警的,不可能无声无息就被干掉。
但事实就是如此。
三人不由惊疑不定。
华澜庭问薛稼依:“你有没有感应到什么?”
薛稼依摇头:“完全没有。”
她想了想:“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的修为实在太高,超出我们太多,且善于隐匿气机,二是对方没有针对我们,我察觉不到敌意和危险。”
罗洗砚失了手下,有些急了:“那就怪了,只针对护卫而目标不是我们,这不符合逻辑。”
华澜庭闭目一瞬,这是空天青烟玉里的变色龙蜥和八极阵灵在联系他。
睁开眼,他神色凝重:“不妙,我们遇伏入阵了。”
“你的手下应该是没事,由于被隔离在阵外,所以看不到他们了,麻烦的是咱们仨。”
不光三人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阵法之内,连精通幻阵的变色龙蜥和作为八极大阵阵灵的小雾都毫无察觉。
在刚才短暂的沟通中,小雾说:“那丫头说得对,算计你们的人修为相当高,布阵水平超强,此阵级别还在我之上,不是你觉得不对劲了,我都没觉得有问题。”
龙蜥道:“不仅如此,这家伙的精神力强大,对意念控制得极好,没有泄露出丝毫恶意,所以那位薛小姐没有感应。”
华澜庭问:“这么厉害?要怎么应对?”
“现在没有办法,我们对此阵缺乏了解,见招拆招吧,你要有准备,这将是一场恶战。另外,这里的空间束缚感很强,对我和龙蜥的影响还挺大的。”
“目前的环境还都是实景,但我估计另有玄机变化,会很棘手,主人务必小心。”龙蜥也补充提醒道。
华澜庭和薛稼依、罗洗砚说了下情况。
变色龙蜥和阵灵小雾前所未有地郑重警告华澜庭要小心,可两只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破阵方法,三人也没有头绪,只得聚在一起戒备。
许久没有动静,三人也没感到任何不适,华澜庭道:“我们已在阵内,不是以静制动,就是主动出击引动阵法,你们怎么说?”
罗洗砚等得不耐:“我们继续往前走,不信走到梧州他还不发动。”
三人启动,快速向前奔行,两侧的密林黑影风驰电掣般向后倒退,风声呼呼。
渐渐地,放出向四周蔓延的意识感到了异常,风噪声变小了。
不是风声减弱,而是右侧躁动嘈杂,使得风声显得不那么明显了。
三人的修为都超过了脱胎境,只要集中精神就能辨识出常人看不到的灵物,比如鬼魂。
他们先是一喜,继而一惊。
喜的是右侧出现的是鬼魂。
道教是一种讲鬼、治鬼和役鬼较多的宗教,驱鬼的手段和术法繁多,三人谙习道术,并不怕遭遇鬼魂。
惊的是,这数量也太多了吧。
俗话说,兵过一万无边无沿,兵过十万扯地连天。
林中群鬼数之不清,各式各样密密麻麻,望之不尽,相互挤压踩踏,虽只是能量体,相互之间还有啃食吞噬的。
有的鬼魂默不作声,不少却在嘶号,其实并无声音传出,但庞大的群体形成一股阴森的气势,让元识敏锐的三人莫名觉得压过了风声。
在这种压力下,三人也是惴惴。
薛稼依道:“妈妈咪呀,今天是中元节么,鬼门大开?”
华澜庭:“陷进去就是苦战,还是先避其锋芒吧。”
罗洗砚也没有逞能:“好,我们走,去左边,怕是不怕,费力不讨好啊。”
三人窜入左侧密林,群鬼随之蜂拥而上。
钻进树林深处后,三人的速度都不慢,飘忽的群鬼跟之不上。
不想小半支香的时间过后,才知道上当了。
树木开始稀疏,这片林子的后面是犬牙呲互的悬崖峭壁,岩石忽高忽低起伏陡峭,不妨碍万鬼夜行,对三人的速度却很有影响,而且前方有鬼魂包抄上来。
这是利用地形逼迫三人不得不战。
接触之下,好在这些只是普通的山精林魈,数量虽多,在各种驱鬼符箓和镇鬼术法的打击下几无抵抗之力,成片成片地灰飞烟灭。
华澜庭三人料想阵法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暂时没有动用大威力大范围的术法,只是边打边走,顺山崖试图突围而出,然鬼魂杀之不尽,持续消耗着三人的真气。
翻过一片怪石坡后,鬼魂的战法果然一变,不再是杂乱无章的群起而攻之,而是分类聚集,轮番上阵。
鬼魂无实体,能量之身性质各异,有些可消融修士的肉身气血,有些会迷惑人的精神、伤及意识,或是麻痹感知、腐蚀灵力。
单一个体对华澜庭这样高阶修士的影响约等于无,根本近不了身,任其扑上来所造成的伤害也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但同一种类鬼魂前赴后继的攻击还是多少能起到效果,让三人必须加强防守和攻击的力度。
最先扑过来的是数百只一尺来高的山精之鬼,统称濯肉,然后是木精之鬼名群夭,接下来是名为恩肉子的石精之鬼。
打散这一波之后,换上来的是兽鬼,其中包括虎精之鬼名健庄子,蛇精之鬼名侠硅,猴精之鬼名马痢子、狐精之鬼名达午,百虫之鬼遐远。
第三轮冲上的是大山之鬼名弓强、小山之鬼和邴、大树之鬼方城、小木之鬼客更。
这一次的猛攻非但接踵而至,每一鬼魂种群形成的合力使得杀伤力大增,为了避免受伤,三人真气流逝的速度开始加快。
这还不算完,灭杀掉数以千计的小鬼后,更加厉害的山丘水泽野鬼出场,为水有罔象、丘有岭、山有脊、野有彷徨、泽有委蛇五大鬼类。
此五鬼非送死的小鬼可比,不但个个体形高大,例如委蛇之状,其大如柱,其长如辕,紫而朱冠,且每一种皆形貌可怖,阴气更盛,加上数量同样不少,三人被迫打起精神正视,华澜庭用出了掌心雷,最后才将之歼灭。
鬼魂最怕雷法,三人各自的雷属性术法一出,鬼魂都有惧意,向四下里散开,三人借机逃出了一段距离。
然而没消停一会儿,树林中似有人指挥一般,群鬼再度蠢蠢而动,跟了上来。
这次上来的没了山水草木、虎豹犬豕等纯自然界之鬼,换作了其他的鬼类,例如屋室之鬼名摇子,食器之鬼名后服,围厕之鬼名项天,井鬼名夏,灶鬼名干远,床鬼名赫子一扶,伞盖鬼名晏,刀鬼名剑夫子,甲铠之鬼名子贤,铁精之鬼名医愿,金精之鬼名夷衡,铜器之鬼名扬熊。
这些鬼类奇形怪状,神态不一,或走或奔或飞,并对寻常雷法有一定的抵御之力,需要耗费更多真气方能击碎其形神。
三人迫不得已用出了更高阶的术法,但鬼众源源不绝,让人不胜其烦。
两男一女左冲右突,所到之处群鬼辟易,可四周余众漫山遍野,阴魂不散,胶皮糖一样围追堵截。
华澜庭一时杀得兴起,又知自己在三人中修为最高,必须多出些力气,他按捺不住,抬手一记五雷鸣光掌劈出,五道粗大的雷光裹夹着电火向前方轰鸣扫去,余音不绝,正面的上千鬼魂被一清而空,连岩石都被震散,露出一大片平整又焦黑的空场。
借着一掌之威,三人再次摆脱了纠缠,想着离开地形不利的悬崖乱石区,重新杀回到山路上去。
刚刚变向插进,迎面又闪出黑压压的大群鬼魂。
三人停下脚步,神色凝重起来,因为发现这回不是普通的鬼魂了,来的都是有年头的大鬼,鬼形在虚幻中多了些凝实之意,幽幽飘浮时也显得灵动有节奏,说是鬼修也不为过。
细辩形貌类别,计有空流之鬼名活尸、江河之鬼名逆鳞子、昌利之鬼名堪分、山都之鬼名天王、羡山之鬼名枉佳乩,还有五色之鬼名后象,太玄之鬼名居集,五采之鬼名提敬,五味之鬼名元臻。
这些鬼魂都有相当程度的修为,依靠数量上的优势,足以给三人制造不小的麻烦。
华澜庭暗中命令变色龙蜥和八极阵灵不得妄动,麻烦也只是麻烦,还不值得暴露这两只,后面还不知有什么变动。
三人杀入鬼魂之中。
面对这一群,要拿出些真本事了。
华澜庭催动腹内雷丹之炉,雷质真气灌注,挥出金丝铁线。
丝线飞出,横扫如刀,遇到就一刀两断,并且是一扫一大片,直刺如枪,那是枪扎一条线,一穿一大串,当者披靡,鬼魂无不魂飞魄散,气息消散。
罗洗砚祭出一把仿制萨守坚天师的五明降魔扇,此扇在他操控之下于空中扇动,发出的劲风波及之地,鬼魂一概如轻烟浮云一样烟消云散,不留痕迹。
薛稼依也取出了一件法宝,是个小巧的金色铃铛,悬在她的头上,她指向哪里,那里的鬼魂就被无风自动轻响的铃音化作飞灰。
三人看似轻松,这一路过来毫发无伤,现在也直如虎入羊群、砍瓜切菜似的,实则清除这一大群鬼魂所消耗的气力着实不少。
清场以后,大家没有停歇,继续向密林闯入,在边缘又再遭遇堵截。
凝神细看,三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次,前方影影绰绰,还是一大票鬼魂阻路。
不妙就不妙在这影影绰绰上。
要知道,世间包含鬼魂在内的特种能量体多种多样,甚至云岚雾气、风雪霜雹等都可生成,就算鬼魂能歌能咏、能讲能吟都不奇怪,但除非修炼到相当的程度,通常的鬼魂是是有形无影的。
鬼魂有影,那就是鬼修了,即便受阵法主人的役使,那也是可以自主修炼了。
这一群中,有鬼魂有鬼修,数一数,鬼修不下百位之多,修为参差不齐,从最初的筑基到结丹再到温养境的都有,有自然鬼魂之修,也有修士死后的魂魄之修。
接下来的,才是硬仗。
三人在这里估摸形势,对面为首的鬼修已经嘶声叫嚣道:“来者止步,先前的,不过是开胃小菜,硬菜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