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az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讀書-dqgo0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不管房玄龄内心怎么吐糟,此时也只能耐着性子道:“陛下,长安已乱成一锅粥了。”
李世民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如何说?”
“百官们都言陛下行事轻率。”房玄龄很小心的遣词。
可见李世民不为所动的样子,他便晓得自己说得太轻,难有效果,于是咳嗽一声:“甚至还有人说,陛下与那隋炀帝,并无二致。”
这话够严重了吧,可李世民居然还是没有为之所动。
他手轻轻地拍着案牍,打着拍子,而后他深深地看了房玄龄一眼:“是说私访之事?”
房玄龄有点搞不懂李世民这是什么反应,口里道:“是有一些是说私访的事。”
李世民则是继续问“还有说什么?”
“还有是关于高邮邓氏的事。”房玄龄道:“他们都说邓氏有罪,可即便有罪,诛其首恶就可,如何能祸及家人?即便是隋炀帝,也不曾如此的暴虐。现在三省以下,都闹得很是厉害,上书的多如过江之鲫……”
隋炀帝这样的话都出了口,本以为爱面子的李二郎会勃然大怒。
李二郎却道:“朕就算做隋炀帝,谁又敢反?”
房玄龄和杜如晦对视一眼。
此次去了江南,陛下的性情好像变了不少啊。
其实对于房玄龄和杜如晦而言,他们最震撼的其实并不只是陛下诛邓氏满门这样简单,而是拿下了越王,要将越王治罪。
陛下对儿子还是很不错的,这一点,房玄龄和杜如晦心知肚明。
尤其是太子和李泰,陛下对这二人最是上心。
现在李泰被拿下,再加上那邓氏,这显然……陛下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打算。
这也是房玄龄不轻易上书弹劾的原因。
毕竟大家都在骂,我房某人骂一骂又怎么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吗?
可陛下此举,分明带着诡谲,而此时与陛下奏对,很明显,陛下的话里别有深意,他觉得他是猜对了。
于是房玄龄道:“陛下,此事令清议震动,百官们议论纷纷,闹得很是厉害,若是陛下不好好安抚,臣只恐要滋生事端。”
李世民微笑道:“那么房公对此事如何看待呢?邓氏之罪,房公是有所耳闻的吧。”
“邓文生可谓是罪大恶极。”房玄龄先下评断:“其罪当诛,只是……”
李世民眯着眼,打断了房玄龄的话,道:“只是他的族人无罪吗?那朕来问你,那邓文生巧言令色,蛊惑李泰,勾结官府,残害百姓,犯下这些罪孽,最终为的是谁人?”
“又是谁从中牟取了好处,得以锦衣玉食?”
房玄龄一时语塞,他当然清楚,有了好处,同享的就是邓氏的那些亲族。
不过话虽如此……
房玄龄却道:“只是陛下……”
李世民摆摆手,看了一眼房玄龄,又看看杜如晦:“朕与两位卿家相得,所以才说一些掏心窝的话。祸不及家人,这道理,朕岂有不知呢?那邓文生的亲族之中,难道人人都有罪?朕看……也不尽然。”
李世民说到这里,语气缓和下来:“因而有的人说这是滥杀无辜,这也没有错。滥杀无辜四字,朕认了。若是将来真要记了史笔里,将朕比作是隋炀帝,是商纣王。朕也认!”
房玄龄和杜如晦心里一惊,不对呀,陛下平日不是这般的啊。
二人便都不做声了,都知道这里头必还有后话。
只见李世民随即怒不可遏地继续道:“可是邓氏非要族灭不可,这与他的亲族是否有罪没有关联。你们可知道他们是如何的鱼肉百姓?为了保自己家的田地,害死了不少无辜的百姓?他邓文生的亲族便是亲族,那高邮县的小民,他们就没有父母妻儿的吗?他们就没有亲族的吗?他邓文生知道什么叫痛,小民们就不知何为痛吗?朕此去高邮,所见所闻,俱都触目惊心。朕亲见道旁的枯骨,也亲见那浮在水洼里的女婴尸骸,为了给他们修河堤,老妇没了自己的儿子,却不得不被差役逼迫着上了河堤,一个老妇,家里还有新妇,新妇怀有身孕,他的丈夫和儿子们尽都死了。”
“朕之所见,其实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为何别人可以痛失家人,为何他们在这世上苟延残喘,如猪狗一般的活着,吃糠咽菜,承担税赋,负担徭役,他们受这邓氏的欺凌,却无人为他们声张,只能含泪忍受,他们全家死绝了,朝中百官也无人为他们上书。”
“这是千千万万人的血泪啊,可是这朝中百官可有说什么吗?迄今为止,朕没有听说过有人上言此事。这天下只有一个邓氏残害百姓的事吗?朕登极四年,这四年来,天下数百州,为何没有人奏报这些事?他们的家人死绝了,有人为他伸冤吗?”
“所以……”李世民死死地看着房玄龄,一脸威严地继续道:“朕不在乎滥杀无辜,乱世当用重典,若是清平世道,固然不该祸及无辜,不能随意的滥杀,可邓氏这样的家族害民如此,不杀,如何平民愤?不杀他们,朕就是他们的帮凶。朕要让人知道,邓氏就是榜样,他们可以害民,可以破家。朕照旧可以破他们的家,诛他们的族,他们横行霸道,可以惠及家人。朕就将他们统统诛尽。”
说到此处,李世民深深的看了房玄龄一眼:“朕乃天下万民的君父。而非几家几姓之主。若是这个道理都不明白,朕凭什么君天下呢?”
房玄龄和杜如晦顿时听得胆寒,他们很清楚,陛下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只是此时,他们发现自己词穷了,此时还能说什么呢?陛下去了扬州,那里的事,陛下是亲眼所见,他们就算想要反驳,又拿什么反驳?
房玄龄便叹了口气道:“陛下爱民之心,臣能感同身受,只是……此事的后果……”
“做任何事,都会有后果。”李世民显得很平静,他的眼底,仿佛是汪洋大海一般,显得深不可测,他随即道:“可朕乃天子,这大唐的基业固然还不稳,可朕既已君天下,为天下万民父母,若只是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那么这天子,不做也罢。”
“这天底下,有多少的天子,不多朕这一个,也不少朕这一个,朕回来的路上也曾动摇过,可只是脑海里一浮现那死婴,想着那可怜的老妇,便再无动摇了。这样的百姓,这样的万民,天下触目惊心到这样的地步,朕还能在这太极宫中,称孤道寡,听这百官称颂朕如何的圣明,还能放纵邓氏这样的人,残害百姓,胆大妄为,却对此不闻不问,只求邓文生这样的人,一面如饕餮一般的贪婪无度的蚕食百姓的血肉,一面受他们的追捧,做那所谓的圣君吗?”
说罢,李世民站了起来,他目光幽幽地盯着殿中的烛火,那烛火在摇曳着,映射在他的眼底,良久,他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话:“从今日起,圣君已死!”
“臣……明白了。”房玄龄内心复杂。
杜如晦在旁,也是一脸动摇之色。
李世民突然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道:“朕想问你们,你们依旧还要做贤臣吗?”
房玄龄和杜如晦对视一眼。
这问话,显然是直接向房玄龄和杜如晦摊牌。
有圣君才会有贤臣。
有暴君才会有奸臣。
这是历朝历代以来的准则。
现在李世民口称圣君已死,这便意味着,未来的大唐可能要改弦更张,可能采取的,是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国策。
而这国策,极有可能引发激烈的反弹和满朝的抨击。既然人们将李世民比作了隋炀帝,那么跟从李世民的两个宰相,该何去何从呢?
要嘛他们依旧做他们的贤臣,站在百官的立场,一起对李世民发起攻讦。
要嘛他们依旧为李世民效命,只是……到时候,他们可能在天下人的眼里,则成了顺从暴君的奸贼了。
何去何从,李世民让他们自己选。
房玄龄和杜如晦二人站了起来,他们心里清楚,他们站在了十字路口,此时……他们竟开始犹豫起来。
良久……
房玄龄突然垂泪道:“陛下,臣……臣没见过高邮县的惨景,臣本为隋臣,生于官宦之家,只是陛下起兵,臣便不惜此身,追随陛下,陛下为将时,臣为幕僚,代之以出谋划策;陛下为秦王时,臣入王府,典管书记,代陛下选拔人才。这十数年来,陛下将一切都托付臣,对臣信赖有加,从不相疑。至陛下登基,以臣为相,臣不敢说精诚奉国,却一向知道,陛下虽为臣主,却也是臣的至亲密友,君臣相得这些年,陛下做出何种选择,臣不是赴汤蹈火,鼎力相随?今日陛下问臣,臣只能一句回答:既追随陛下,臣随陛下,从未有过异心,陛下为将军,臣入幕府;陛下为天子,臣为相。陛下要宽容以待天下,臣自是影从。而今,陛下要鞭挞天下,惩强扶弱,以治不臣,臣岂有退却的道理?至多不过是身死,不过是留一个千秋骂名而已。大丈夫生于世间,能投一明主,彼此相得,纵万死亦无憾也。”
李世民听罢,不禁动容,而脸色则是轻松了许多,他不禁又眼睛模糊了。
上前摸了摸房玄龄消瘦的肩:“玄龄啊玄龄,你是朕的腹心啊,哎……”他叹了口气,一切感动的话似是在不言中。
见房玄龄面上还有淤伤,不禁用手摩挲房玄龄额上的淤青,又叹息道:“怎么又有新伤了?朕看着心疼,择日要让御医看看。”
房玄龄本是感动得要流涕,听到这里,脸微微一红,便垂头,只含糊道:“已看过了,不碍事的,臣习以为常了。”
李世民不禁叹息,只是家务事,他却知道不好管,管了说不准还要遭到反噬。又想到房玄龄在家没有姬妾,还要被恶妇成日责骂痛打,到了朝中还要殚精竭虑,为自己分忧,不禁为之落泪。
房玄龄真是不容易呀!
他擦拭了泪,接着目光便落在了杜如晦的身上。
杜如晦其实是颇为犹豫的,他的家族比邓氏更大,某种程度而言,陛下所为,亦是侵害了杜氏的根本,只是他稍一犹豫,却也不禁为房玄龄的话感动,他叹了口气,最后像下了决心般,道:“陛下,臣无话可说,愿随陛下,荣辱与共。”
李世民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和隋炀帝自然是不一样的,最不同之处就在于……
那隋炀帝不过继承的是父业而已,登基之后,固然为天子,可又有几人真正肯为他效力?那些人不过是希望求取高官厚禄,因而处处逢迎,是以隋炀帝所做的事,就没有几个能办成的。
可是李世民不同,他有今日,是因为他有一个当初生死与共的班底,这些人统统都是与他一起历经了不知多少磨难,从尸山血海里拼杀出来的,不知多少次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今日固然李世民未来可能要做的事,或多或少会影响他们的利益,可是同生共死的友谊尚在,那彼此相知的君臣之情也尚在,有了他们,什么事不可以做成?
李世民不是一个感情用事之人,他一切的布局,整个国策的巨大改变,哪怕是邓氏被诛之后引发的剧烈反弹,如此种种,其实都在他的预测之中了。
现在房玄龄和杜如晦已是表态,倒是让李世民轻松起来。
李世民令二人坐下,随即便听房玄龄道:“陛下,倒是有一份弹劾奏疏,颇有几分意思。”
“嗯?”李世民抬眼,看着房玄龄。
房玄龄正色道:“秘书监魏征上奏,也是一份弹劾的奏疏,只是他弹劾的乃是高邮邓氏残害百姓,滥杀无辜,如今邓氏已族灭,只是邓氏的罪行,却还只是冰山一角,理应恳请朝廷,命有司往高邮进行严查……”
“是吗?”李世民眉一挑。
魏征这个人,李世民是打过交道的,此人曾是李建成的人。历来以敢言而著称。前些年的时候,大唐击溃了李密,为了安抚山东的李密旧部,就曾命魏征前往山东安抚,等魏征回来,便进入了太子宫里任职。
这魏征其实也是一神奇之人,体质和陈家差不多,跟谁谁死,当初的旧主李密和李建成,而今都已成了冢中枯骨。
好在李世民敕他为秘书监,就有安抚李建成旧部的意思。
某种程度而言,秘书监说重要也不重要,一方面,到了这个级别,有了真正议论国家大事的权利。而另一方面,这个职位的职责乃是典司图籍,也就相当于图书馆的馆长,不过也负有一些校订史册的使命。
历朝历代以来的朝廷,都偏重记史,这负责进行史籍修订的官员,往往都很清贵,可另一方面,因为每日与图文打交道,很难治事,所以魏征这个秘书监很清贵,偏偏没什么实际的权柄。
李世民听到此,脸上掠过了喜色,魏征这个人,乃是东宫的代表人物,没想到此人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不但令他意外,某种程度,也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李世民道:“魏卿家是真正爱民之人啊。不妨如此,就命魏卿家亲往扬州,将邓氏的罪行狠狠彻查,到时再昭示天下,以儆效尤。”
房玄龄听罢,觉得妥当,便道:“此人颇有担当,行事缜密,刚烈敢言,实为不可多得的人才。”
人的际遇就是不同,房玄龄心里感慨,若是当初他是太子的幕僚,可能此时为相的是魏征,而不是他房玄龄了吧。
只是房玄龄并不是心胸狭窄之人,甚至颇有爱才之心,虽是碍于李建成旧部的原因,却还是决心举荐。
“先看看其在扬州行事如何。”李世民淡淡道:“至于其他的奏疏,朕一概不问,千秋功过,由他们去吧。”
…………
这一章不好写,写了很久才写出来,来晚了,抱歉。
其实还可以写多一些,但是又怕大家说水,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