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sv8好看的玄幻小說 他改變了法國笔趣-第407章 國有化的陰謀讀書-csde1

他改變了法國
小說推薦他改變了法國
维克托缓缓的转身与阿尔弗雷德继续坐在了沙发上品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半个小时之后的阿尔弗雷德委婉的开口询问,“殿下,您是不是还在等什么人!”
闭上眼睛细细评味茶的余味的维克托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嘴脸再度流露出一缕笑意,轻轻的将一杯清茶放在桌子上的维克托颔首,“他快来了,来的人你应该认识!”
阿尔弗雷德只能按下性子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时间再度走过了10分钟,伴随着一声清脆且有节奏的敲门声,维克托语气庄重的对前门的侍从说道,“请进!”
侍从大步进门对维克托颔首道,“殿下,真理报的主编雷诺先生来了!”
阿尔弗雷德直到现在才明白,维克托所说的老朋友的意思。
作为波拿巴党宣传咽喉的雷诺主编可是为波拿巴立下了汗马功劳。
“让他进来吧!”维克托对侍从回应了一句。
“请!”
不同于波季与奥利尔待在爱丽舍宫大门口的待遇,有些波拿巴咽喉之称的雷诺可以待在维克托书房前静静等待着维克托。
身穿一身黑色长款背部多褶外套,头上带着一个黑色高顶礼帽,下半身是一副紧身长裤与棕黄色油光铮亮的皮鞋出现在维克托与阿尔弗雷德的面前。
“雷诺,你来了!”阿尔弗雷德走上前去伸出手。
“阿尔弗雷德部长!”雷诺微微的躬身向阿尔弗雷德表示敬意之后的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
尽管雷诺与阿尔弗雷德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但是雷诺可一点都不敢仗着自己与阿尔弗雷德与他是老相识而没有了礼数。
说到底巴黎依旧是权利的集合体,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渴望爬到顶端。
哪怕是一个乞丐只要他担任了部长的职位,他都能够步入上流的社会。
当然梯也尔就是依靠首相的便利挪用公款,建筑了梯也尔防线。
根据某个不可靠的小道消息,梯也尔防线的每一块砖都是豆腐渣工程,这是梯也尔中饱私囊的产物。
梯也尔依靠着梯也尔防线成功的为自己赢得了一桶金。
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梯也尔先生,但是他们最后都变成了臭水沟里的骷髅。
“雷诺都是老相识了!坐吧!”维克托邀请雷诺坐下。
谨慎的雷诺表示自己制造站着聆听就行了,哪怕是维克托命令太累诺坐下,雷诺也只是将屁股悬浮在半空中不好落座。
看着眼前的雷诺,维克托无奈的笑了笑。
相比于有些不守规矩的波季与奥利尔,雷诺实在是太守规矩了。
“殿下,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雷诺谦恭的对维克托询问道。
“我找你来是想讨论一下,关于《真理报》国有化的问题!”维克托开篇宛若一道惊雷直接炸的阿尔弗雷德与雷诺人仰马翻,他们不知道维克托到底想要坐着什么。
“不用惊讶!我思考了很久,其实国有化更加利于我们兼并整个巴黎地区乃至法国的报社业务!”维克托给雷诺到了一杯茶,雷诺恭敬的捧着查聆听者维克托接下来的话。
“我问你,《真理报》现在占据市场份额的多少?”维克托询问雷诺道。
“大约有五分之二的巴黎体面人订购了爷们的报纸!”雷诺不假思索的回应道。
“五分之二!”维克托点了点头,别看五分之二的数据没有占据一半,能够让法兰西将近五分之二的人热爱真理报的口味一点都不容易。
天知道巴黎地区的体面人的想法会这么多!
“我最近在皇帝那里获得了言论统废的权利!”维克托为雷诺讲解言论统废制度的具体的规章制度。
听完维克托讲完的雷诺当即对维克托说道,“殿下,你这一招固然能够使一部分人闭嘴,但是可能会导致其他报社的不满。”
“所以说,现在白烟进行国有化!谁都知道,《真理报》是波拿巴家族的股份,如果说我们带头宣布国有化了,巴黎乃至剩余的报社都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巴黎的人民哪里知道,我们才是庄家!他们只会看到波拿巴家自愿为法兰西人民捐献了报社!我们将会获得整个的法兰西的的尊敬!”
维克托慢条斯理的对雷诺解释道。
“可是那些报社怎么办?”雷诺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维克托阴险的笑了一下对雷诺说道,“民意可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用的好的话,我们能够切开任何人的喉咙!特别是巴黎这样疯狂的民意之下!第二步就是利用民意将倒逼他们进行国有化,当然我们要装作一副不让他们主动国有化的道路,而是由国家出面购买他们手中的股份,国家背书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选择出手自己的股份。”
接下来,维克托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对雷诺说道,“接下来就是宣扬爱国,由国家背书成立国有化基金委员会,巴黎的市民可以踊跃的为国有化做出贡献了,每一个人都由资格获得由国家发型的国有化基金债券。”
“如果说有人不愿意呗并购呢?”雷诺询问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对外那些不愿意为法兰西人民服务的企业,每一个有良知的法兰西企业家都应该中断与其的合作!商业信誉降低是会要人命的!”维克托用平和的声音说着让雷诺与阿尔弗雷德感觉到冰冷的话语。
“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利用我们在他们那里的国民基金就可以控制住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就算想要说话,也要考虑到报社能否存活的问题!一个没有销路的报社,注定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言论统废原则的先进性让维克托有充分的把握打死那些冒头的反贼。
想要通过舆论操控巴黎,先问问法国人民答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