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6mg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五百六十二章 勸說熱推-yop0l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天庭,真武神殿。
姜子牙一身衮龙袍,头戴天子冠,威严之气铺面而来,却是道:“人都准备好了吗?”
那龟蛇二将一脸肃穆的在地上跪着,两人两侧还站着不少道气息强横的身影,甚至有些比这二人气息还强大一些。
这些人都是真武大帝麾下的三十六天将与五大神龙,平日里统率各部兵马,镇压北天,监视妖师宫,不过在场的不过寥寥十余人,显然不是所有人都到了。
那龟将道:“启禀陛下,此番我等抽调了二十万天兵,还有雷开、苟毕二元帅麾下兵马未至,他们位于北冥最前线,调防却是要花费些功夫。”
真武大帝麾下统率天兵不下百万,远胜其余几大天帝,盖因他的治下乃是三界之中妖魔最多,最是荒芜的地界,无论是妖师宫或者是北俱芦洲,都是妖魔的乐园,没有精兵强将弹压,让这些妖魔流窜到其余地界作乱,那麻烦便大了。
须知,圣人名头虽然响,天庭实力虽然强横,但是妖魔本性便是无拘无束,向往自由,他们中绝大多数妖王可不会讲规矩,只是凭借本能行事而已,偏偏这一方世界灵气浓郁,飞禽走兽、花草树木尽可成妖,是以妖魔根本杀之不绝,铲除不尽,没有任何一尊大能能管住所有妖魔,真武大帝的使命便是看住这些妖魔,不叫道行强横的妖魔溜了出去。
至于那些寻常修为的妖魔,便是跑到了其余几大洲的地盘,自也有人族修士乃至天庭神灵收拾,却是翻腾不出什么大浪来。
“无妨,那便等一等他们吧,总是不能叫那妖师宫的妖魔逃了出来。”
姜子牙点了点头,道:“五大神龙何在!”
“末将在!”五人齐齐出列高声应道,却是五尊身穿金甲的神将,一身道行,赫然俱是金仙!
“着尔等五人为先锋,领五万天兵,先行前往那积雷山摩云洞,切记,妖魔势大,尔等不可擅自出击,谨守营盘,待朕与众元帅领大军到后再说。”姜子牙吩咐道。
那五大神龙拱手道:“谨遵陛下之命!”
说罢,当即大步朝着殿外走去,眼见得是调兵遣将去了。
姜子牙道:“诸位不必客气,各自落座吧,咱们且等上一等两位元帅。”
这殿中两侧摆有不少石案,那些神将闻言,各自寻了一处坐下,便是那龟蛇二将也是纷纷落座。
便在此时,殿外忽然有一名天兵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禀报道:“陛下,清阳伏妖真君莫元前来造访,如今正在殿外候着!”
“莫师弟?”
姜子牙微微皱眉,自语道:“他不是快成婚了吗,此时到真武神殿来做什么?”
他还不知杨戬和莫元在下界做的好事,毕竟那莫元闯金光阵,险些打死金翅大鹏一事却是发生在那龟蛇二神将回天之后,彼时他忙着调兵遣将,想着收拾鹏魔王等妖族大圣,哪里有心思管大燕国又发生了什么?
“去,让莫师弟进来吧。”姜子牙吩咐道。
那天兵应了一声,当即退了出去。
莫元还是第一次来这真武神殿,这真武神殿与凌霄宝殿又是不同,失了几分巍峨气势,却是多了几分兵戈杀伐之气。
此刻站在玉阶之上,他低头看了下去,只见殿外的空广场上密密麻麻不知道站了多少军士,约莫五千军士成一个方阵,俱都是甲胄齐全,杀气腾腾,一看便是精锐天兵,比之围剿花果山的天兵却是强上了那么一筹。
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毕竟这真武神殿麾下天兵常年驻扎北境,与妖魔交战无数,等同于野战军,而其余几大天帝麾下的天兵则是少有出手的机会,磨砺的少了,自然战力和气势上要弱上一些,便如治安部队一般。
他细细打量着这真武神殿的环境,这里邻近北天门,一下界便是北海,平日里却是少有神魔踏足。
“真君,我家帝君有请,请随我来。”
便在莫元左顾右盼之际,那进去通禀的天兵走了出来,却是出言说道。
莫元冲他点头一笑,当即随着他朝着真武神殿之内走去。
一进神殿,瞧着那两侧坐着一二十位天将,莫元忍不住微微皱眉,殿外驻扎大军,殿内神将汇聚,莫不是真如那申公豹所言,姜子牙要出兵了?
不应该啊,明眼人一看便知这落宝金钱是个圈套,任谁也不该不管不顾便往里面跳啊!
他心中疑惑,面上却是没有显露半分,反而是笑著作揖道:“莫元拜见帝君!”
那姜子牙见状,却是无奈摇头,道:“莫师弟,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生分,便称朕一声姜师兄便是了。”
“姜师兄!”
莫元当即改口,极是亲热的道:“说起来咱们玉虚宫一众师兄弟,您可是我第一位拜访的天帝!”
“你也是第一位造访朕这真武神殿的玉虚宫弟子。”
姜子牙笑吟吟的从座位上起身,缓步走到了莫元跟前,道:“师弟骤然来此,可是有什么麻烦,若是有,不必客气,尽管说来,咱们阐教师兄弟俱是一体,真要论起来,昔年一众师兄都帮了我不少。”
确实是帮了他不少,不过自从这厮以法术掀起暴风雪,硬生生的冻死了十万人族兵士之后,一众阐教金仙就懒得搭理此人了。
莫元对这位真武大帝的印象也不是太好,不过到底都是阐教的人,总不好眼睁睁的瞧着他被人害了。
莫元道:“姜师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哦,小师弟还有什么机密之事要与朕商议吗?”
姜子牙笑道:“好,各位便暂且下去吧,朕要与小师弟说些私事。”
那一众神将闻言,都是起身应是,拱手一礼,纷纷退出了殿外。
一时之间,这空空荡荡的大殿之内,也就剩下姜子牙和莫元二人。
姜子牙又道:“莫师弟有什么事,尽管说来便是了。”
莫元也不兜圈子,直接问道:“姜师兄,你这般大的阵仗,可是要夺那大燕国都的落宝金钱?”
“师弟在筹谋婚礼,也知那落宝金钱?”姜子牙问道。
“能落下定海珠的封神至宝,三界之中,大名鼎鼎,便是我想不知道也难。”
莫元道:“师兄,我此来这真武神殿的目的也不瞒你,便是劝你不要管这落宝金钱的事,这其中有很大的圈套,十有八九是冲着你我二人而来,一动不如一静!”
只要姜子牙按兵不动,乖乖的在真武神殿待着,休说申公豹,便是圣人,也不敢公然击杀一尊天帝,毕竟天帝是三界之主,代表着一种秩序,是所有圣人亲自定下的秩序,亦是鸿钧道祖认可的秩序!
莫要忘了这些神位可都是从封神榜上来的,而封神榜,便是鸿钧道祖传给玉帝的,换言之,这漫天仙神的果位,是他老早便定好的,等同于天道的一部分,不过只是让圣人们选人上榜,坐不同的位置罢了。
所以说,待在天庭最是安全,什么阴谋诡计都算计不到姜子牙头上。
“师弟说笑了,落宝金钱一事,分明便是针对朕而来,又与师弟有什么干系?”
姜子牙一副早已经了然其中阴谋模样的道:“师弟且放宽心,这番朕亲领大军,定然是所向睥睨,你不必为朕担心。”
“姜师兄已然知道了?”莫元有些诧异问道。
姜子牙点了点头,道:“申公豹吗,一听得落宝金钱现世,朕便知晓是这头黑豹精搞的鬼,他如是在东海好好做他的分水将军,朕也懒得搭理他,不过这厮竟然勾结鹏魔王这样的妖族大圣寻朕的麻烦,那便休怪朕不客气了!”
“莫师弟,朕正打算出兵积雷山,掀了那牛魔王的老巢,届时这些妖族大圣和申公豹等人定然会赶来救援,朕知晓你与那牛魔王素有恩怨,且看朕如何为你出气!”
莫元微微一愣,敢情这姜子牙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什么都知道还敢往里面钻?!
“姜师兄,此事恐怕背后还有圣人的影子,你却是要三思。”莫元还是劝道,那申公豹分明便是有恃无恐的模样,姜子牙按照他的节奏走,肯定是会吃大亏的。
“圣人也无妨,实话便与小师弟你说吧,朕一看见那落宝金钱,便知是申公豹在捣鬼,他在挑衅朕!”
姜子牙脸色不善的道:“昔年朕刚刚下山之际,便是被这厮骗了,导致有七十二路大军讨伐西岐,历经千辛万苦,死了无数神魔,咱们阐教最终才艰难赢了封神之战,这一份恩怨,朕记了上千万年,他跳出来正好,索性便将一切尽数了结,你放心,他有通天圣人撑着,咱们师尊也不会坐视不管,归根结底,还是凭自己的本事说话!”
姜子牙是真的恨申公豹,想他当初下山之际还是个淳朴老年,一心想要娶个媳妇,延续香火,顺道享受几年人世富贵,谁让他修仙修不成呢?
可是申公豹嫉妒他拿了封神榜,屡次三番陷害他,不但安生日子过不成,甚至是数次置他于生死险境,不知请下多少强大神魔与他为难,当真是难以计数,其中最危险的当是那十绝阵之时,他被姚天君的落魂阵拜去了三魂六魄,真是离死只差了分毫!
这样的仇家,如今得了机会,你叫姜子牙却是会如何不报复?
莫元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样看来,姜子牙是老早便有了算计,也是,以姜子牙的身份,如何会无缘无故的派龟蛇二将下凡传旨纳妃,这分明便是存了试探的心意!
两人相爱相杀了这么些年,对彼此肯定已然是极为了解。
他不知该再如何劝,那姜子牙又道:“师弟,你权且放心,这一战咱们是有胜无败,紫薇大帝那里,他已然答应助朕了,加上朕麾下这些天将,灭了妖族六大圣加上这个申公豹,却是绰绰有余!”
伯邑考也要出手?
莫元心里一惊,紫薇大帝,论起兵力来或许远不如姜子牙这边多,可是论起麾下神将来,不知胜过了姜子牙多少,那漫天星君,可是有不少厉害角色,却是尽数听从紫薇大帝的调遣。
“既是如此,我便不好多说什么了。”
莫元叹了口气,道:“姜师兄既然心意已决,那我只能祝姜师兄马到成功,对了,还有一件小事,却是要姜师兄襄助。”
“说了是一家人,莫师弟何必如此客气,直言便是!”姜子牙极是爽快的道。
他乐意为莫元办事,盖因他知晓,眼前这个莫师弟,天资非比寻常,修炼速度极快,是有大气运大福源之人,身上更是有混沌钟这样的开天至宝,深得元始天尊和一众阐教仙人的看重,与他交好,却是受益无穷。
姜子牙不是个不会做人的人,可是他当初做的事让一众阐教金仙懒得搭理他,便是想处好关系也没办法,如今莫元送上门来,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了。
“是广成子师兄,我之前在他那里借了八卦紫绶仙衣,却是别落宝金钱落了,如今在那鹏魔王手中,烦请师兄帮我带回来吧。”莫元道。
两大天帝联手,申公豹以及牛魔王等人只怕未必是姜子牙的对手,姜子牙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胜机只怕不小,莫元也就没理由拦着了,索性便让他帮忙拿回仙衣。
这八卦紫绶仙衣到底是一件难得的护身灵宝,虽说以广成子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地位,这件宝贝也算不得什么,也不会因此责怪他,但是莫元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
“八卦紫绶仙衣?”
姜子牙眸光一亮,广成子是阐教门下十二金仙之首,元始天尊最是看重的嫡传大弟子,这个忙,他自然是要帮的。他道:“师弟放心,全交给朕便是了!”
“便有劳师兄了。”
莫元点了点头,想及那落宝金钱,只怕却是与自己再没关系,心中却是微微有些不舍,不过他也知晓这种宝物,他如不出力,除了杨戬这样不在乎的,谁也不会送给他。
他暗暗叹了口气,道:“姜师兄,我便告辞了,若有空,还请来喝我的喜酒。”
“朕一定会到。”姜子牙答道。
莫元不再多言,朝着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