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z96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全球妖變笔趣-第兩百一十一章 夢魘和天譴展示-akz0k

全球妖變
小說推薦全球妖變
“小心!”
云凯表情焦急,连忙喊道,眼神锁定红剑,同时右手探出,用力一握。
控制金属,正是本命妖灵黄金狮王赋予云凯的第二种天赋技能。
但此时,云凯却惊讶发现,自己对于那把红剑,无法控制。
虽然能感应到,但这把剑如同拥有自己的意识,不仅排斥他的控制,一股邪恶的气息还顺着他的魂力,涌入他的魂海中。
在这一刻,云凯身体瞬间燥热,血液如同要沸腾一般,有种想要脱离身体的感觉。
云凯的魂海中,黄金狮王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将这股邪恶的气息击溃,燥热和沸腾感快速消失。
面对无法控制的右手,面对迎面而来的红剑,林风面不改色,表现得很淡定,魂海微微震荡,梦魇的气息释放,一股比红剑更为邪恶十倍百倍的气息一闪而逝。
这股气息,让董雨南等人微微颤抖,眼中惊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而原本在林风手中剧烈挣扎,想要反噬的红剑顿时停止抖动,发出一声更为尖锐的鸣叫。
声音中透着一股惊恐和畏惧。
“邪恶之剑吗?”
林风轻轻抚摸着剑身,红剑在他手中微微颤动,似挣扎,也似畏惧,瑟瑟发抖。
“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是因为这种邪恶血腥的气息,还是因为它是异族的兵器。”
林风心中想到。
通过异族的功法,以及异族的血液,林风可以肯定,梦魇和异族有系,而这把剑能让梦魇如此躁动和兴奋,只怕也是异族的兵器。
见到林风似乎降服了这把不详之剑,云凯等人眼中除了不可思议,还有些震撼,但对于刚才那一闪而逝的恐怖气息,他们还心有余悸。
唯有岳明明不以为意。
只有他知道,刚才那道更为邪恶的气息的来源并不是红剑,而是从林风身上传来的。
那是林风的血脉天赋。
让人为之羡慕的天赋。
“风哥,你要选择这把剑?”云凯问道。
在他看来,这把红剑非常危险,会反噬主人,虽然现在看上去很老实,但谁也不知道,有一天它会不会发疯。
如果在战斗中发疯,可是会丢命的。
“不要浪费时间,去挑你们的灵器,我有分寸。”林风说道。
云凯虽然还有些担忧,但知道林风做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更改,因此没有再继续劝说,开始挑选自己的灵器。
在众人挑选灵器时,林风观察着手中的红剑,暗红色的剑身没有任何纹路,隐约间,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颜色和材质,不像是金属,反而像是宝石。”
林风对这把红剑非常感兴趣,虽然这把剑有些残破,刃口有些缺口,但却非常有灵性。
灵性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灵器的等级和威力。
越强大的灵器,越有灵性,除了灵性外,这把剑的气息也非常可怕,邪恶血腥的气息,拥有让人气血震荡、眩晕、恶心的效果。
在战斗中,能干扰敌人,倒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更让林风心动的是这把剑和梦魇的气息非常相似,邪恶且血腥。
如果能将其炼化,将来梦魇附体,梦魇的气息,就不会那么引人瞩目了。
仅凭这一点,林风心中就已经有了选择。
丹田中,一股股灵力汹涌而出,蓝紫色的灵力将红剑覆盖,想要将其炼化,但面对林风的力量,红剑开始抗拒,从剑身处传来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将他的灵力排斥在外。
不论林风如何催动灵力,这股抗拒的力量依然存在,顽强坚守着。
林风可以感觉到,如果不是刚才梦魇的气息,让这把剑有些畏惧和忌惮,这股红色的能量就不仅仅只是抵抗,说不定还会反噬他。
林风可以感觉到红剑的蠢蠢欲动,压抑的暴虐和杀意。
“这把剑对于梦魇的气息很恐惧,那血液呢?”
林风心中闪过一道念头,左手食指划过剑锋,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剑身上,原本的抵抗力正快速消失。
“真的会吸血?”
林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本只是猜测,没想到还真是。
只见鲜血并未顺着剑身滴落,反而融入剑身中,红剑微微颤抖,原本暗红色的剑身散发微弱的红光,而原本剑刃出的一个缺口,竟然开始自动修复。
虽然这种修复非常缓慢,微乎其微,但还是被林风发现了。
“炼化成功了吗?”
当血液融入长剑中,林风可以感觉到一股自己和手中的红剑有了一股特殊的联系,而在这股联系产生之时,他仿佛可以感觉到这把红剑,对他血液的兴奋和渴望!
似乎,很喜欢他血液的味道。
剑身游动,靠近他的伤口。
似乎,还想要喝!
这把剑如同有自己的意识,向林风传达还想要进食的欲望,即便林风没有理会,但几滴血液却自动流出,渗透进剑身中。
“还敢如此。”
林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梦魇气息再次释放,红剑微微颤抖,老实了下来,不敢继续吸血。
林风控制气血在伤口处涌动,伤口很快便修复了。
“会吸血,并且,吸血还能修复自身,这是什么特性?”
林风松开红剑,红剑虚空漂浮,并没有攻击他。
右手摊开,红剑自动靠近,漂浮在林风手心之上,表现得有些乖巧。
“似乎能融入体内?”
林风有种能将此剑融入体内的感觉,不过没有尝试。
“看来,这一次赚大了。”
能融入体内的兵器,已经是高级灵器的标准。
而高级灵器,价值百亿起步。
至于这把红剑的气息,会不会影响人的心智,林风并不担心。
它和梦魇的邪恶气息相比并不算什么,小巫见大巫。
有梦魇镇压,林风并不担心它会反噬。
这一趟,来对了!
林风已经选好灵器,开始帮忙云凯等人挑选。
见到林风还是选择红剑,云凯几人眉头微皱,又劝说了几句,见到林风无动于衷,只能无奈放弃。
相比林风选择的红剑,云凯等人挑选的灵器就显得中规中矩。
云凯和林风一样,也挑选了一把武器,一把足足有两米长,巴掌宽,通体漆黑的玄铁重剑。
这把重剑重达五百斤,给人一种厚重之感,催动之下,竟然还能影响空间的重力。
控制重力,这可是非常强大的魂力,这把重剑确实不凡。
三个替补中,也有一人看上了它,不过却无法将其取出。
而董小妹挑选了一根半米长,杖上布满了星辰花纹,顶上镶嵌有九品蓝色妖晶的水系法杖。
岳明明挑选了一颗珠子,珠子也就正常弹珠大小,通体灰色,看上去其貌不扬,不过岳明明说他感应到了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相比其他属性来说,最难掌控也最危险,因此空间属性的灵器也最为罕见。
林风刚才观察了一番,密室中,上百件灵器,没有一件是空间属性。
虽然不知道灰色珠子是什么灵器,有什么效果,不过只要是空间属性,那就有赌一赌的价值。
作为刺客的俞桥,挑选了一件散发寒意的黑色软甲,和他属性相符合,听他说还能配合妖灵的魂技释放,很适合他。
至于战队的三个替补,林风没有太过于关注。
“出来吧。”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当青铜之门开启,步正的声音传来,三个替补率先穿过青铜之门,云凯等人紧随其后。
“都挑选好了,那也该出发….”
步正扫视了一眼众人所选的武器,对于云凯的重剑多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似乎知道这把重剑的珍贵。
而对于岳明明挑选的灰色珠子,他看了比较久,但却看不出什么来。
“这小子,似乎变化很大。”
步正看了岳明明一眼。
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岳明明的变化。
原本在五人的战队中,岳明明走在最后,面对他人的议论,他的表情始终透着一丝自卑和尴尬。
但如今,这种自卑和尴尬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
自信。
第一次出现在岳明明脸上。
“是能力或者是血脉天赋觉醒了吗?”
步正虽然不知道岳明明的天赋,对其也不了解,但他对林风很了解,林风是一个聪明人,不会无缘无故让一个无用之人拖战队的后腿。
至于有人说岳明明有特殊的关系,但只是无稽之谈,要知道就连作为表弟的林小飞,都无法加入战队,
而林小飞炼化八品妖灵,如今也是四品巅峰的武者,连他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岳明明有何资格?
除非,他很特殊。
特殊到即便无法炼化妖灵,实力不强,但也依然有资格占据一个主力阵容。
而当林风出现,步正的话语戛然而止,见到那一把暗红色的长剑上,他的脸色微变,问道:“你怎么选择这把剑!”
步正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提醒了,林风还会选择红色架子上的武器。
“这林风,为何总是对异族的功法和武器感兴趣!”
步正不禁想到,旋即语气凝重道:“这把剑很危险,你也无法炼化,给你一分钟,进入再换一把灵器。”
林风:“步院长,我已经炼化了。”
炼化了?
步正脸色惊疑,目光在林风身上打量:“以你的实力,怎么能炼化这把剑?”
林风没有解释,右手松开红剑,一米长的红剑在其手心漂浮,继而在他身体四周穿梭游荡。
林风用事实证明,他确实已经将这把邪恶的红剑炼化了。
沉默了一会,步正眼神有些复杂。
当初,他也进入过藏宝阁,也看过这一把邪恶的武器,自然知道其不凡之处,如此灵性十足的武器,必定是高级灵器。
只不过,那股邪恶和血腥的气息,让他感觉危险,并不喜欢。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将其炼化,但我提醒你,这是一把邪兵,那股邪恶和血腥的气息,只怕你们也能感受到,这是异族的兵器,是当初校长从神武大陆带回来的兵器,是异族皇者的武器。”
皇者的武器!
林风微微一愣,虽然可以猜测到这件剑不凡,但却没有想到有如此来头。
“高级灵器吗?”
董小妹眼中震惊,皇者的武器,最低都是高级灵器,甚至是顶级灵器。
“这把剑,主材料是由异族罕见的血神铁打造,这种金属罕见而珍贵,可以吸食血液成长,它不仅仅是普通的灵器,因为材质的特性,这把剑可以吸食血液成长,甚至有可能蜕变成神器。
当初,在异族皇者手中,它吞噬了大量的精血,从初级灵器,成长为半神器,不过被校长击毁,降为普通的灵器,但即便如此,它依然很危险,因为这件剑不仅有灵性,还诞生了自己的意识,也就是剑灵。
步正语气非常严肃道:“这把剑历代的拥有者,不是疯了,就是被这把剑杀了。我曾经亲眼看过使用他的人,因为受了伤,而被这件剑反噬,吞噬血液,成为一具干尸。”
步正所说的那个人,正是他的同学,一个惊才艳艳的超级天,似乎回忆起曾经的记忆,步正脸色有些难看:“而这把剑,名为天谴!”
天谴!
听到这把剑的名字,董雨南几人吓了一跳,这名字未免太吓人了吧。
见到林风无动于衷,没有太大的反应,步正眉头微皱,继续道:“正如这把剑的名字一样,使用它的人,不管实力如何,天赋如何,都会遭受天谴。”
“风哥,要不换一把武器吧。”
云凯劝说道,这把剑确实很特殊,也很珍贵,但太过于邪恶了,会吞噬拥有的血液,太过于危险!
“步院长,我决定了。”
林风摇了摇头,眼神坚定,不为所动。
天谴吗?
他体内有一只梦魇。
梦魇和天谴,不正好是一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