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rtf熱門都市言情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 愛下-150.防火防盜防李廣!(求月票!)分享-vquvw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
小說推薦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
大汉皇宫里,彻底被汉武帝的这句话给点燃了。
就连窦婴这种儒家大臣,也被汉武帝的雄心壮志所折服,竟然有了弃笔从戎的冲动。
汉武帝竟然为了抗击匈奴,要以皇位为筹码,这是何等的胸襟?
他其实不知道,汉武帝那是成竹在胸。
此刻,就连主和派的韩安国,也对汉武帝刮目相看,他心中涌起了无尽的热血,对这个少年天子,有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起码敢作敢当。
灌夫更是热血当头,当时就嗷嗷狂叫,翻身跪倒。
“末将,愿意出战匈奴!”
一个个武将,都被汉武帝的话点燃了心中的热血。
“末将愿意出战!”
“末将愿意出战!”
………
梁王此刻更是喜上心头,恨不得跳起来狂吼三声,这可是你刘彻小娃娃自找的!
就你这样,你还能去打匈奴?
你连战场都没上过,你还懂得领兵?
给你多少人,你去了都是送死!
梁王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窦太后的面前,慷慨激昂的道:
“皇帝能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我们应该支持啊!”
“臣奏请,太皇太后,请允许陛下领兵10万,抗击匈奴!”
他刚一说完,灌夫直接就骂开,领10万兵去打匈奴,亏你有脸说得出来?
要知道匈奴的战力,那可是普遍比大汉的士兵要强,尤其对方还都是骑兵,而大汉能不能凑出10万骑兵,那还是个未知数。
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战马。
窦太后,也觉得这个10万这个数字,有点太扎眼了,这就明摆着,让刘彻去送死啊,这朝野上下,谁看不出来?
但还没等窦太后说话,汉武帝则是朗声道:
“10万就10万!”
“朕就不相信,大汉10万精兵,还不能斩杀匈奴的10万骑兵?”
“我泱泱大国,必定可以横扫匈奴!”
窦太后当时嘴角狂抽,心想,就这傻孩子,你还能去打仗?
10万大汉士兵对战,10万匈奴骑兵,你竟然觉得,这能稳赢?
哀家真是高估你了,你不但不懂得兵法之道,甚至,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梁王更加的欣喜,刘彻不是上杆子去送死吗,不能不成全呀!
他继续恳请道:
“请太皇太后恩准陛下御驾亲征,率领精兵10万,为我大汉建功立业!”
“臣必定焚香祷告,企盼陛下凯旋归来!”
窦家的人,都是梁王一派的,他们立刻匍匐跪倒,奏请窦太后恩刘彻去送死……啊,不对,是去御驾亲征!
窦太后叹了口气,这人家上赶着去送死,咱也不能拦着呀,他儿子还要等着上位呢!
到时候刘彻被匈奴斩杀,他们再多送点美女呵,钱财,让匈奴撤兵就行了。
这么一想之下,窦太后觉得,心里没有什么负担了。
随即摆手应允道:
“既然皇帝信心满满,想为我大汉建功立业,哀家也不能托皇帝的后腿,你可点兵10万,前往马邑城,与匈奴会战!”
“生死祸福,就看祖宗庇佑了!”
太皇太后说完,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大印,写了一道旨意,盖上大印,留给了汉武帝,然后起驾回宫。
梁王是哈哈大笑,来到了刘彻的跟前,拍着刘彻的肩膀道:
“要不是王叔我帮你,你怎么可能御驾亲征呢?”
“以后你要谢谢我!”
汉武帝简直能笑死,多谢你的帮忙啊,等我打败了匈奴后,回来一定好好收拾你!
“朕将来必定重谢王叔!”
两人一番唇枪舌剑,内心都是无比的舒爽,都觉得对方是傻逼。
梁王走后,灌夫重重的一捶大腿。
“陛下,你勇气可嘉,可这10万步兵,如何对抗匈奴10万骑兵?”
灌夫觉得自己已经很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皇帝比他更莽!这你敢信?
汉武帝拿到了窦太后的调兵懿旨,就可以调动军队,他立刻点将准备出征。
不过,出征之前,他必须在聊天群里问清楚一些问题。
虽远必诛:
“陈通,马邑之谋,只是因为叛徒的出卖吗?”
“如果说,要重现一次马邑之谋,需要注意点什么?”
…………
李世民等人,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已经脑补出了汉武帝,想要干什么。
很显然,汉武帝是不甘心,被垂帘听政,想要赌一把大的!
携带大胜之威,直接把太皇太后,给请到后宫静养去。
看来汉武帝刘彻已经拿到了兵权,准备对付匈奴了。
陈通很认真的考虑了这个问题,然后说出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话。
陈通:
“首先,绝对不能用李广为主将。”
“有时候,人得要信邪呀。”
“李广的运气,真是非酋,还是那种带不动的非酋。”
“要知道,怕他迷路,汉朝给他配备了活地图张骞,可是最后李广还是不负众望的迷路了。”
“我只能说,不服不行啊!”
………………
朱棣瞪大了眼睛,还有这回事儿?
张骞出使西域,那可是真正的西域通,活地图,这都能迷路了?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真的假的?”
“我感觉太玄幻了。”
………….
曹操嘿嘿直笑,看到别人倒霉,他心里就无比的酸爽。
人妻之友:
“是真的!”
“其实我觉得,李广应该封侯的。”
“大汉,迷路侯!可还行?”
“斜眼笑.JPG”
………
朱棣感觉一阵凌乱,这也行?
该说曹操是天才呢,还是李广真是运气背呢?
汉武帝此刻是一头的黑线,看着前来的李敢,要为他远在边城的父亲李广,争取主帅之位。
汉武帝只感觉到一阵牙疼,干咳一声道:
“你爹迷路侯…..嗯,是老将军李广,朕在考虑考虑。”
李敢当时就懵逼了,啥时候我爹封侯了?
我咋不知道呢?
不过这个迷路侯,是认真的吗?
怎么感觉怪怪的。
…..
汉武帝敲着桌子,在心里思考着重现一次马邑之谋,以最小的代价,吃掉匈奴的主力。
而聊天群中。
陈通此刻已经给出了汉武帝想要的答案,陈通回想着,史料中的记载,快速的敲击着键盘。
陈通:
“马邑之谋,有两个致命的因素。”
“第一个,就是因为雁门尉史的背叛。”
“第二个,就是缺少群众演员,也就是送死的人!”
“因为,军臣单于在前往马邑之城的路上,发现大量的牲口,却没有人放牧,这就不符合边城的情况了。”
“所以,军臣单于,才多了个心眼儿,抓了雁门尉史,仔细盘问之下,才让整个计划败露。”
“要重新马邑之谋,得要敢死队,冒充牧民,甚至那些周围的官吏,都要替换一边。”
………………
汉武帝心中一沉,需要群众演员?
那不是等于有很多人去送死吗?
谁知道,那些假扮牧民的人,会不会被凶残的匈奴给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