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au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065章 原來都有份讀書-n2656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你是胡铭晨同学吗?”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经济系学生会的,我打电话给你,是通知你明天五点半到第四教学楼的C-1阶梯教室面试。”
“面试?面什么试?”胡铭晨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从这个电话打来找自己,胡铭晨就觉得疑惑,等对方说出让他去面子,胡铭晨就糊涂了,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事。
“面什么试?瞧你说的,学生会找你面试,难道还能是找工作不成?你以为加入我们学生会那么容易,谁都可以的吗?当然要面试环节,真是的。”对方还以为胡铭晨装傻充愣,就有些不悦。
“加入你们学生会?我……我什么时候说要加入你们学生会?真是有点神奇哟。”胡铭晨感到丈二莫不着头脑。
“你这同学,你们这一届就那么狂妄了吗?怎么着,难不成我们还求着你加入吗?要不是你填了一份申请资料,我怎么会打电话给你,我闲着没事吗?反正我已经通知你了,爱来不来,嘁,刚进校门就没有诚信,我们朗州大学怎么什么人都收……”
数落了一通之后,还没等胡铭晨回句话,对方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弄得胡铭晨拿着手机,傻愣傻愣的,一头雾水。
回到宿舍,胡铭晨就听到同寝室的几个人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怎么面试,怎么谈话,他顿时间就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挺热闹啊,怎么着,就想着以后怎么叱咤风云了?”胡铭晨扫了他们一眼,板着脸道。
“哪有什么叱咤风云,我们就是在讨论……那啥嘛。”潘奕伦说着,看了看其他几个室友,声音就小了下去,言语也变得含糊其辞。
“那啥是哪啥?说啊。不就是加入学生会嘛,有什么不能说的?”胡铭晨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来,双手扶住膝盖问道。
“嗯,你们聊着,我去隔壁把我的两件衣服洗了。”田勇军挠挠头,就要离开。
“啊,我也要去冲个澡。”陈鹏紧跟着道。
“都给我站住,洗个毛线的衣服,冲个屁的澡啊。都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先,别想开溜。”胡铭晨断喝一声,叫住两人。
“说……说什么啊……”田勇军目光闪烁,结结巴巴的道。
“我也不是很明白,我就听你们说吧。”陈鹏道。
“我躺床上去,哎呀,有点困了,你们说,我听着就是。”潘奕伦说着,就真的去翻身上床。
“反正和我不相干,你们自己说。”喻毅屁股从凳子上挪开,怯怯的后退到他自己的床上。
“哎呀,一个个的……装的还挺好,你们不去演戏,还真特码的有点屈才了呀。现在一个个装不知情,装无辜,哼。谁敢的,最好是赶紧坦白,可别等我刑讯逼供。”胡铭晨冷笑一声道。
“胡铭晨,到底怎么了?你干嘛发火?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郝洋疑惑的问道。
郝洋从潘奕伦他们几个人的反应,大致看出来了应该有某种发生的事情惹得胡铭晨不高兴,但是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并不清楚。
“看来不是你干的,那就到一边去。”胡铭晨朝郝洋挥了挥手,然后就盯着另外的四人沉声问道,“你们几个,谁坦白?到底是谁干的?”
胡铭晨问完之后,他们四个就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而且,眼神也不看胡铭晨。
“不说?那我就点名了,田勇军,你说,是谁?”胡铭晨拿出耐性点名问道。
“我……你到底要问什么,你还没问出来啊?怎么了嘛?”田勇军刚说了一个字,沉吟一下就换了个回应方式道。
“还给我装傻是不是?从你小子的反应来看,你这家伙保准知道,说不好就直接是你干的,还反过来问我?”胡铭晨瞪了瞪眼道。
“不,不,不,不是我。”田勇军连连摆手否认道。
“你不是都不知道我要问什么吗?怎么就立马否认了?啊?”胡铭晨提高音量质问道。
“反正不是我,你要问什么,你问他们。”田勇军头一偏,干脆耍混道。
“陈鹏,田勇军说不是他,那就是你咯?”胡铭晨看向陈鹏问道。
“干嘛不是他就得是我,也不是我……”陈鹏不与胡铭晨做正面目光接触,低着头道。
“你小子看来也是知情人,行,你不说……潘奕伦,那你告诉我,是谁?”胡铭晨说着就转向潘奕伦问道。
“这个……反正也不是我……”潘奕伦看了看他们三个,将脑袋缩到床里面道。
“喻毅,他们仨都说不是他们,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胡铭晨也不与潘奕伦纠缠,目光移动到喻毅的身上问道。
“你是问谁替你填了加入系学生会申请表的事情吗?”喻毅反问道。
“看来你比他们老实一些,起码没有装疯卖傻。就是这个事,告诉我,是谁干的?”胡铭晨难得表扬喻毅一句道。
历来,胡铭晨和喻毅之间就算不像他与郝洋那般动不动就顶牛和拆台,但是到目前为止,胡铭晨也的确没有夸奖过喻毅任何话。
“这个问题,你还是问他们吧。”喻毅扭过脸去,也不给胡铭晨任何答案。
“你们要是不坦白,那我告诉你们,你们谁也别想去面试,更不可能加入什么学生会。我们就一直在这寝室里耗着,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你们几个将我打倒。”胡铭晨大马金刀的坐着,语带威胁的沉声道。
四个人默然一会儿,还是潘奕轮最先沉不住,从床上探出脑袋来向下看着胡铭晨:“胡铭晨,不管这个人是谁,那都是好心的嘛,还不是希望你加入学生会之后,有一番作为,这对你未来的道路也是有好处的不是。”
“两码子事,有没有好处,不是你们说的,我自己有行为判断能力。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替我做的主,那么有魄力和能耐。”胡铭晨对潘奕伦的话嗤之以鼻道。
“胡铭晨,真说起来,也不是谁替你做的决定,这件事,讲起来,我们都有份,包括郝洋,他也有份,”田勇军缓言缓语道。
“我?怎么会我也有份?田勇军,你到底在说什么?”听见自己也被牵扯,郝洋就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道。
“你怎么没份?点子就是你出的啊,你忘了。”陈鹏帮腔道。
“我出的点子?我什么时候……什么跟什么嘛,我就是那么一说,也是你们问我的啊,怎么就变成是我出的主意了呢。”郝洋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辩解道。
原来啊,他们在私下低讨论加入学生会的时候,他们就问郝洋,胡铭晨应不应该加入,郝洋的回答当然是好的。又问,胡铭晨不愿意加入,该怎么办。这时候郝洋就说,除非替他写申请,那样的话,胡铭晨倒是有可能会去面试。只要胡铭晨出马,顾忌就手到擒来了。
“废话,不是你那么说,我们怎么会想到那样的办法,哦,现在胡铭晨责怪了,你就把自己撇清得干干净净,也太不地道了。”喻毅历来与郝洋就不和,赶紧补充道。
“那,那份申请书,到底是谁替我填的呢?”胡铭晨不关心郝洋是不是说了什么话,他就关心存在的事实。
“你的名字是我填的。”田勇军犹豫了一下道。
“你的电话是我写上去的。”陈鹏跟进道。
“我就只写了日期。”喻毅道。
“申请的理由是我写的。”潘奕伦道。
“啪啪啪”胡铭晨抬手鼓了鼓掌:“还真的是分工明确,真是够团结,够体贴入微。你们几个混蛋……一份申请书我就不会写吗?我特码不写就是不愿意加入,要你们瞎操心?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以为是学雷锋做好事吗?”
“胡铭晨,你也别生气,我们是为你好嘛,初衷真是好的,又不是害你,也不是什么坏事嘛。”田勇军安慰胡铭晨道。
“好个屁,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胡铭晨气道。
“胡铭晨,你怎么就不想进学生会呢,进学生会,按理说是积极上进的一种体现,我都申请了的呢。”郝洋尴尬的说了两句道。
“胡铭晨,你是不是担心……”喻毅瞟了胡铭晨一眼道。
“担心什么,我能担心什么?”胡铭晨马上就接话道。
“那你不怕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看学生会的人是不是就真的那么想要你……怎么,没胆子吗?你觉得你能行,我们也觉得我们不差。”喻毅进一步挤兑道。
“呵呵,哈哈,好,那我就和你们去,看我到底差在哪里。”胡铭晨气急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