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nha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零九章 拜山結束九弟子看書-2k559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的话。
可以说是直接杜绝了眼前的越呈他们这十来的期望了。
三十岁。
对于越呈他们来说,早已是过了那个年纪了。
而钟文的话,直接就把他们给排除在外了。
说来。
钟文有着这个要求,这还是思量再三之后,才定下的条件。
就太一门这几个人。
除了钟文之外,其他的人均已是过了四十岁的年纪。
如果所收的弟子放在四十岁的话,那到时候陈丰以及李山他们收弟子,那这弟子都跟师傅差不多同岁了,这到底是叫师傅呢,还是叫兄弟?
当然。
放在二十岁也是可以的。
但又因太小,钟文这才把这年岁提到了三十岁。
当然。
几岁的小娃,或者十岁、二十岁也是收的。
只要达到了条件,钟文当然是没有意见的。
况且。
钟文到了如今,也着实需要给太一门物色一些弟子了,哪怕是自己,也得物色一个好弟子来的。
到了他的个境界。
如自己要是哪天突然间突破了,那自己可就真的有些亏了。
至少,也得给太一门留下点什么吧。
当越呈他们听闻钟文所言的条件,先是一愣,然后心中有些不悦。
这明摆着是要拒绝他们啊。
就越呈他们这十来的年岁,都早已是过了五六十岁的人了。
钟文所言的条件,直接把他们给排除在太一门之外了,这才使得他们心中不快。
“九首道长,我们此次前来太一门拜山,虽着实有心想加入太一门,你看这条件是否能放宽一些?虽说我今年已是五十有五了,但我这根骨与天赋也是不差的,三十年的修练,已是达到了圆满境,放在江湖之上,也是少见的。”越呈起身,向着钟文行了一礼道。
五十五岁,达到了圆满境。
依越呈所言,在江湖之上,确实少见。
可他并不知道。
江湖之上的少见,也只是江湖之上而已。
就好比这七大宗门,以及东极岛也好,甚至别的大宗大门来说。
五十五岁达到圆满境,只能说资质不错,但也绝对不会被重点培养。
而且。
放在太一门来说,那更是没法比。
就说陈丰。
四十七岁的年纪,也已是圆满境了,而且,近一两年,钟文都可以肯定陈丰都可以突破到先天之境。
陈丰都如此了,就更别说李山了。
李山可是比陈丰年轻几岁的。
而今的李山,早已是达到了先天之境三层的境界。
而且。
钟文的小妹,今年才十五岁不到的年岁,就已是有了圆满境。
更是还有着钟文这个最大的黑马存在,更是以二十一岁的年纪,直抵武学的终点站了。
这一比之下,就越呈的资质,着实有些差了。
“这是硬性条件!这也是入我太一门的唯三条件!所以,条件断然是不会放宽的,甚至还会往前调整。当然,诸位入不了我太一门,你们的家人,或者亲属如有想入我太一门的,也是可以送来试上一试的。”钟文他们见那越呈起身后,也纷纷起了身,很是肯定的回应道。
钟文他们三人都起身了。
其他人自然得起身了。
主人都起身了,这已是表明了要送客了。
而且钟文如此的回应,这已是表明了钟文不可能把条件放宽的。
哪怕越呈已是圆满境的境界,对于钟文来说,也是看不上眼的。
随着陈丰把越呈他们十数人送走之后。
李山却是向着钟文问道:“师兄,你刚开所言的条件,虽说并不严苛,但放在江湖之上,估计也没有多少人能达到的。不过,师兄在长安之时,收下那伍弟入我太一门,这是不是说明那伍弟的资质很高?”
“伍弟的资质着实很高,以他一个散人身份,在江湖之上行走,能修练到他这个境界,又从小花那儿偷学了寒冰剑法,悟出了烈阳刀法,这已是说明了伍弟的悟性不凡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收他入我太一门。”钟文回应道。
伍弟。
钟文在长安之时,已是收入了太一门了。
伍弟当然是同意的。
伍弟真要是不同意,钟文说不定可就真的要把伍弟给废了。
从小花那儿偷学武功,这已是犯了大忌了。
不要说钟文不容伍弟,估计在这江湖之上,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放过伍弟的。
伍弟要是不入太一门,想来伍弟的的未来,不死也会被囚禁起来。
藏有属性刀法的人,那些大宗大派们,可不会放过伍弟。
而伍弟,在长安被钟文收入太一门之后,就赶回家中,去安排一些事情去了,估计再过一些时日,伍弟必然会返回太一门,尊李道陵为师,行拜师之礼。
随着越呈他们返回利州后。
把入太一门的条件一说。
顿时让绝大部分的人都打起了退堂鼓。
仅第一条三十岁。
估计这一千多人当中,就有着九成的人都得被刷下去。
不过。
依然还有着几十个不到三十岁年纪的江湖人士。
这几十人。
当从越呈他们嘴中听闻了这么一个消息后,心中顿时充满了喜悦之情。
比起其他人等来说,那犹如两个方向了。
“这太一门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三十岁?我们在场的人,又有几个还未到三十岁呢?而且,还要受那太一门人的考验,估计这考验才是重中之重吧。”
“就是,这太一门是这看不起我们,我们还去拜什么山,走,回去。”
“回去,回去。”
“人家在太一门可是有着先天之上的高手,即便人家是一个小宗门,可这比七大宗门来说,都得礼让三分,你们这话还是少说为妙吧。”
“……”
众多的江湖人士,处在一座客舍之内,听闻这三个条件后,纷纷说起一些不好的话来。
当然。
更有不少人附和着要离开利州回去。
同样。
也有人深知太一门有高手之事,还出声劝慰了起来。
先天之上的高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杂鱼能得罪的。
真要是钟文是一个硬茬,明年的今日,估计是就是他们的祭日了。
拜山继续。
有离开的。
也有未离开的。
不过。
人数却是减少了不少。
来利州之前,有着上千人。
而随着有不少人离开之后,这人数也是骤减。
可再减,这拜山的人也是使得太一门最近热闹不凡。
上午来上两批,下午又是来上两批。
拜山套交情的居多。
想要加入太一门的人,却是少的可怜。
打拜山开始后的第五日。
钟文终于是见到一位二十来岁,自称姓祝名明山的一位年轻人,说要加入太一门。
为此。
钟文还特意抽出时间,对这位叫祝明山之人进行了一番考验。
考验说来也简单。
一是问些问题,二是动用内气探查祝明山,三是动用内气来看看祝明山的毅力情况如何。
祝明山想要加入太一门的理由也简单,那就是报仇。
报仇之事。
钟文不好说。
毕竟。
身在江湖之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仇怨。
而且,太一门还有着一些仇怨呢,所以,钟文过问了自己师傅李道陵,由着李道陵点了头后,钟文这才把祝明山收入太一门。
一连好几天。
太一门都在这样的拜山情况之下忙碌着。
一直到了结束后。
没有任何人前来拜山了,太一门总记收了九个弟子。
有十几岁的,也有二十几岁的。
这九人。
目前身为太一门新晋弟子,暂时没有谁被收入到谁的门下。
这也是钟文与着李道陵他们商议后的结果。
说来。
加入太一门虽说容易一些,但要真正成为太一门的弟子,那可不是说是就是。
要不然。
钟文表姐的儿子,早就入了太一门了,甚至,连小草也都入了太一门了。
这两个小娃,从入了龙泉观开始,就一直勤奋读书习武,虽说还没有什么成就,但这两小娃每天都早起做早课,上午读书写字,下午习武。
到了晚上,又会随着道人们一起做晚课。
忙碌之中,总能让这两个小娃渐渐成长起来的。
至于以后。
得要考较心性品性之后,才有可能入得了太一门,成为太一门的正式弟子。
而今。
这一次大收徒之事。
这九人也是加入了太一门,成为太一门的外门弟子。
想要真正的成为太一门弟子,那可是有着三年的观察期。
只要三年过后,没有什么问题了,他们这九人才能正式拜师,成为真正的太一门弟子。
其实。
不管是太一门也好,还是江湖之上,其他的宗门也罢。
均是如此做法。
道门收徒,收性品性很重要,而这观察期也很重要。
当然。
李道陵当年收下钟文,说来本来也是有观察期的。
只不过因为钟文的天赋与悟性太过高了,李道陵才自行取消了这个观察期的,要不然,钟文也得晚三年才能成为太一门的弟子。
“从今往后的三年,你们都得在此生活了,至于是好是坏,也是你们自行的选择,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皆可向我们提问,至于门主,最好还是少去打扰。”钟文看着眼前的九人,开始训起话来,犹如一个老师一般。
身为太一门的大弟子,更是太一门的少门主,李道陵不出来说话,这事自然得落至钟文身上了。
“是。”九名新加入太一门的弟子,赶忙恭敬的回应道。
对于钟文所说的话,他们虽不理解,但当下他们却是必须听。
他们加入太一门,自然是想习得上好的武功。
而今。
听到钟文说少去打扰门主,虽有些难以理解,但他们也是听闻了,眼前的这个太一门大弟子,才是这太一门最强之人。
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期望三年之后,能拜得钟文为师。
如能拜得钟文为师,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可他们并不知道。
钟文绝不会收他们为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