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0r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能把你變成NPC》-第540章 再戰阿索!智慧樹林!相伴-1bre9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诡异而恐怖的吸引力从张瑧乌金大手中发出,让原本将消失的火光时光急转似的重新凝聚!
或许是意识到走不掉了,那火光悠忽之间就化作一个狰狞的怪兽头颅,反过来顺着吸引力一口咬向张瑧的乌金大手!
这怪兽头颅的双眼看起来十分冷静而又狠厉,就和阿索的目光一样。
阿索清楚,他在先前的一战中是败给了张瑧。
但他觉得,那一战有他大意的成分,如果他一开始就拿出十分的小心跟张瑧打,赢的应该是他。
现在他虽然受伤,可却分外小心警惕,而张瑧反倒变成了那个轻忽大意的,竟然想靠一只手就抓住他!
这不仅是自不量力。
也是对他的侮辱!
须知,当年他可是将张瑧一只手都烤熟了的。
而今日,他要将张瑧这只手烤成灰烬!
这一瞬间,阿索的心理戏十分丰富。
然而在火焰所化怪物头颅咬向张瑧时,张瑧也全力施展出他所掌控的超能。
冰!
水!
风!
雷!
四种超能同时被张瑧所操纵!
极寒瞬间从张瑧的手心蔓延开来。
水汽也迅速凝聚,却又顷刻化作朦朦胧胧的冰雾!
同时怪风席卷、呼啸,既是抵消阿索所操纵的风属超能,也将那狰狞的火焰怪兽头颅往后吹去,似乎要将其一举吹散!
而后雷霆于冰与火中噼里啪啦地炸响,化作电蛇肆虐蔓延,毫无忌惮!
在这一瞬间,张瑧以灵级五品的境界,同时操控四种超能,凭借着乌金软甲以及肉身之强悍,竟然生生正面抗住了阿索这个神级强者的返身一击!
虽然只有很短暂的时间,但对这一层次的交战来讲,已经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下一瞬,张瑧另一只手延伸出一把乌金大刀,向着火焰怪兽头颅猛地斩下!
一股更加狂猛霸道的恐怖吸引力从刀身上传出,同时空间属系超能也完全发动,顿时让天色一暗!
火焰之中,阿索目光癫狂而又不甘。
‘又是这一招!他一个灵级,怎么会掌握如此强大的力量?!’
心中愤怒咆哮,阿索反应却丝毫不满,狰狞的火焰怪兽头颅在那一刀斩下来前便嘭然消散。
唿!
一刀斩下,无声无息,却让原本暗下来的天地瞬间光明绽放。
同时,一道恐怖的刀痕也在张瑧下方蔓延开来,长达好几百丈,深不可测。
张瑧并没有对他这一斩所造成的异象有任何得意,因为他知道,这一刀并没有切实斩中阿索。
阿索的肉身于火属超能间转换,虚虚实实,他这一刀,应该只是让阿索受到了些伤害。
因此,一刀未尽,他身形便一闪从原来的位置消失,出现在另一处,又是一把抓过去!
狂猛的吸引力再次传出来,同时空间极度扭曲,火光、雷光、疾风、水雾,种种异象在扭曲的空间中若隐若现,仿佛在彼此交锋。
这样硬生生僵持了三秒多种,一抹火光才被张瑧从扭曲的空间中抓了出来。
张瑧清楚,这并非阿索化作火焰通过空间超能逃跑,而是火焰散在周围空间中,原本不可触摸,硬是让他抓到了一起,这才显形。
随即,冰寒超能疯狂涌动,水属超能也全力助阵,竟然生生在半空中凝结出寒冰,并不断向周围蔓延。
而在那寒冰的中心,赫然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阿索终于被张瑧抓住了,但要灭杀去没那么容易。
张瑧能想到的,也是以冰属超能先将其封印,然后再想办法消灭。
然而,眼见寒冰中的火焰就要停止跳动时,却有一股股风针在周围凝聚出来,如暴雨一般射向寒冰!
张瑧虽然及时通过风属超能阻止,但还是有一大半风针射到了寒冰之上。
瞬间,寒冰上便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纹!
‘不好!’
张瑧心中惊呼一声,同时全力施展洞玄天体的引力、空间超能、冰属超能,想要强行将那朵火焰控制住。
然而下一瞬,寒冰还是炸裂开来,同时火苗再次爆裂分散,化作一捧火星激射向四方!
其中既有激射向张瑧的,也有激射向不远处邱卡特、雷昂的。
张瑧虽然对火属超能掌控度达到了九重100%,却也不愿轻易尝试一位风火双系神级强者所化的火星。
他全力施展身法闪避的同时,也利用洞玄天体的吸引力、风属超能、空间超能,想要将四散的火焰在收揽在一起。
可这些火星激射的速度太快了,不仅具备火的爆发力,也具备风的轻灵与迅疾。
其中过半都被张瑧收揽过来控制住,却也有有许多散落到各处,燃起一捧捧大火。
别看张瑧躲得轻松,可对于邱卡特、雷昂来说却根本难以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火星落到他们身上,整个人瞬间被烧着!
“啊~”
两个人惨嚎起来。
这火星燃起的火焰十分猛烈,甚至可以说是毒辣。
就仿佛有了充足的燃料,然后还有一个功率超强的鼓风机在旁边吹一样。
不过呼吸之间,两人的痛嚎声就停了下来,却是已经被烧成了骨架,甚至仿若金属的骨架都隐约有融化的迹象。
这时张瑧刚灭了被他聚拢起来的那些火焰,意料之中地没抓到阿索。
再看邱卡特、雷昂都被烧成了一举骨架,当场死亡,不仅脸色有点难看。
“师父!”
一声凄厉的哭喊传来,却是伊洛刚才被张瑧扔到了不远处,由白雪驱赶着,晚一步感到,恰好看见邱卡特被火星溅射到身上,烧成骷髅的景象。
她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伸手要去抱邱卡特的骷髅架子,却被白雪一下撞得横飞出去。
这时张瑧落到旁边地面上,先是挥出一股寒气,将两个骷髅架子上残存的火焰灭掉,这才怒视伊洛,喝道:“你不要命了?!”
伊洛双目泪然地看着邱卡特的骷髅架子,听到张瑧的喝斥,也没什么激烈反应,只是流着泪道:“对,我不要命了,你赶紧杀了我吧。”
“哼。”张瑧冷哼了一声,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将其提了起来,声音低沉地道:“你是我的俘虏?你拥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吗?”
伊洛身体软得像面条一样。
神色却更加凄惨、麻木、恻然。
是的,她是张瑧的奴隶,连死亡都无法选择。
张瑧说过的,要让她生不如死。
现在她已经生不如死了。
并且还不能死。
那她能怎样呢?
只能认命。
于是,伊洛彻底低下了头。
张瑧看伊洛这幅样子,便将她扔到了地上,放眼扫视四周——大火在山林中越烧越大,这种情况下,他想找到阿索就更不容易了。
如果阿索只掌握这火属超能还好点,关键阿索还掌握着风属超能,并且风火一体。
所以,阿索现在很可能已经逃远了。
不过张瑧知道,这次阿索比上次受创还要严重。而两次败在他手上,等阿索再见到他,如果实力没有大的提升,恐怕会像耗子见到猫一样,直接躲,很难生出再战之心。
‘这次算你命大。但再一再二不再三,下次遇到,我一定要灭了你!’
心中这么说了句,张瑧便重新提起伊洛,又伸手让白雪蹿到他怀里来,然后向南方飞蹿而去。
在这边耽搁了好几天,他是该按计划继续往南方探索了。
等张瑧走后喝酒,一道虚无的、不太稳定的人影才在山林大火中显现出来。
这人影盯着张瑧离开的方向,目光满是怨毒。
‘等我拿到了那东西,一定会实力大增。到时候,我誓要将你烧成灰烬!’
···
两天后,张瑧来到了东部群山与南部大森林的交界处。
在一个流淌着山泉的清幽地方歇脚时,张瑧看着满身污垢的伊洛不由直皱眉。
直视内心的话,他不得不承认,他之所以现在还留着伊洛,多少跟伊洛原本是羽人美女有点关系。
他是一个男人,有点这种心理很正常——在伊洛对他没有了半点威胁的情况下。
“看你脏成了什么样子?把自己好好洗洗,清理一下,不要让我看得不开心!”他淡淡地对伊洛说了句。
他也仅仅是这么一说,并没有强迫伊洛的意思,更不会亲自动手。
他原本没想着伊洛真会听,又或者听了也会敷衍地洗洗手、洗洗脸,应付差事。
没曾想,伊洛听完竟然真的在山泉下游距离张瑧十几丈的地方开始清洗头发、身体。
张瑧也不怕她逃跑,甚至早没有用乌金丝带捆绑她。
张瑧同样不怕她自杀,因为她身上的超凡兵刃早被张瑧的乌金软甲吞掉了,并吐出不少渣渣。
而作为一个灵级强者,她想在张瑧反应过来前空手自杀,很难。
过了会儿,白雪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洗澡的伊洛,忽然开声道:“主人,我觉得这个女羽人想要勾引您。”
张瑧也正看着伊洛的身体。
这个女羽人虽然被他撕掉了两只翅膀,还遭受了极大的打击,但作为灵级强者,她身体其他方面的小伤早就恢复了。
这几天虽然因为心情的原因瘦了点,但依旧很有料。
不过张瑧并没有任何想法。
不是他要对这个女羽人俘虏负责,而是他需要对自己负责,对屈珈蓝负责。
所以,听了白雪的话,他笑道:“那又怎样?”
“您不要上当···她肯定不怀好心。”白雪想了想道。
张瑧没说话。
这时伊洛已经洗完了,将乌黑微卷的长发握住,挽在脑后,穿着多处漏光的破烂皮甲走了过来,却没敢直视张瑧,依旧低着头。
张瑧挥出一道乌金丝带,将其捆绑提起,抱着白雪继续赶路。
结果没走几分钟,张瑧就忽地神色一变,凌空停了下来。
他一只手从乌金软甲一个大鼓包里出去那三节脊椎骨,赫然发现这三节脊椎骨竟然隐隐变红了!
不仅红,而且发烫。
张瑧正是感觉这东西发烫,才停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精神传承中说的变化?这么推测的话,岂不是说方圆百里内出现了其他古族神级的脊椎骨?’
心中这么想,张瑧立马尝试着向四方移动。
果然,当他向西南方移动时,三节脊柱骨明显变得更红、更烫。
于是,张瑧按照这三节脊椎骨的指示,往西南方飞去。
两个多小时后,张瑧来到了一片茂密树林的上空。
乍一看,这片树林除了特别茂密、树木很高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张瑧只看了几眼,就露出笑容。
因为他在这些大树中看到了一种熟悉的树木——蛇柏!
‘居然又是植物类智慧生命,看来我跟它们还真是有缘啊。’
心里暗笑了句,张瑧就落到了树林边缘。
他迈步往里面走去,却并没有任何一棵树木攻击他,但他可以肯定,这些树木中有的是智慧生命——以他的探测能力,如何分辨不出智慧树木和普通树木的区别呢?
除此外,张瑧很快有了另一个重要发现。
这里的树木叶子脉络都是淡淡的昏黄色,因为被绿色以及其他颜色遮盖,不注意看的话很难发现这点异常。
随即,张瑧用乌金刀刃划开一颗普通大树的树干,果然发现树干里面也有很多昏黄色的纤维,与普通纤维纠缠在一起。
‘看来确实有古族神级的脊椎骨埋在这里。’
通过之前的菌族生命就能知道,其他生命就算无法突破脊椎骨那奇异的抗拒力量获得精神传承,但长期呆在脊椎骨附近,也会渐渐异变,得到一些好处。
有了这一判断,张瑧就想立即进入地底,找到古族神级的脊椎骨。
但扫了眼周围的树木,他却又忽然改了主意。
他先出去,将白雪、伊洛送到两三里外,让白雪看好伊洛。
然后他才回到树林中,利用火属超能,放火。
以他对火属超能的掌控度,再加上风属、木属超能助力,很快火便越烧越大。
于是那些表演木头人的智慧大树终于演不下去了,一棵棵都挥舞着各自的枝叶、藤条,向张瑧疯狂地拍打过来!
同时,张瑧脚下大地也瞬间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坚韧树根,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张瑧缠绕成了一个树根球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