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t6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逍遙侯 txt-第1504章 出京分享-vr9xk

逍遙侯
小說推薦逍遙侯
黄景胜抖动着手里的纸片,笑着说:“找某家伸手要钱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可惜的是,僧多粥少啊。”
王大虎瞥了眼得意洋洋的黄景胜,没有吱声,把头一低,又抿了一口小酒。
李中易没在京里,折从阮死了,内阁之中就变成了一相二参的局面,不可不防着点。
坐在桌子对面的李云潇,有些走神,原因是,他老婆周氏吹了枕边风。
虽然周氏没有把话挑明,可是,其中的内涵,李云潇不可能听不懂。
怎么说呢,内阁里少了一相,就必须要补上去一相。而最有希望补上去的,其实是各部的尚书们。
新汉朝建立之后,随着内阁的设置,原本权势熏天的政事堂,也就完全成了摆设。各部的尚书和侍郎们,在内阁的控制下,反而掌握了各部寺的实权。
李云潇的岳父周冲及,现任工部右侍郎,也算是朝廷里的实权派高官了。但是,周冲及限于资历的不足,现在就想入内阁拜为参相,显然是痴心妄想。
按照周氏话里的意思,周冲及恐怕是想谋取吏部尚书之职。吏部,管官之部,实权极大,号称诸部之首。
想到这里,李云潇不由暗暗叹息不已:周冲及也是老糊涂了,他也不想想看,李云潇这个女婿身居何位,居然敢觊觎吏部尚书之位?
李云潇是个明白人,李中易就算是再信任他,也不可能把京城里的兵权和人事大权,同时交到他们翁婿之手。
所以,对于周氏吹的枕边风,李云潇索性装了糊涂。不管周氏怎么说,他始终闷头不吭声,既不明确支持,也不表示反对。
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和女人讲道理,在李云潇看来,那是自寻烦恼。
警政司卿李延清,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次偶然的机遇,李延清救了一座茶楼的老板娘,偏偏那位老板娘还是个年轻美貌的小寡妇。
英雄救美人,美人爱英雄,这故事虽然有些俗套。但是,被美人儿爱重的滋味,李延清一直乐在其中。
如今,李延清的如意算盘是,等皇帝南征回京后,他就亲自向皇帝请求赐婚。
折从阮的死,尽管牵扯了朝局的变动,但是,在李延清看来,暂时算不得什么大事。
毕竟,当今圣上正值壮年,身体状况又一直异常良好,距离皇子即位的时间,还早得很。
不过,最近倒是有个新情况,引起了李延清格外的注意。
自从,南唐国灭之后,李煜被封为违命侯之后,成天猫在后院内吟诗作词,整日里不是伤春就悲秋,再要么就是感叹他自身的不幸。
原本,按照职权范围的划分,监视李煜的重任应由左子光的缇骑司承担。谁曾想,皇帝竟然把李煜的一大家子,就全都交给了李延清负责。
李延清心知肚明,李煜这个亡国之主,手上没有一兵一卒,已经是死老虎了,绝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皇帝虽然没有亲口明说,但是,李延清心里却明白,大周后的一举一动,才是监视的重点。
说来也巧,大周后的亲妹妹小周氏,也在李延清的监视之下。
宫里的八妃之位,仅有七妃实封,唯独丽妃尚未封赏下来。
按照李延清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他曾经私下里揣摩过皇帝的意思,这丽妃之位,恐怕就是给小周氏预留的吧?
不过,李延清又有些奇怪。自从小周氏住进了开封城里的春祥坊之后,皇帝就一直没来看望过她,一次都没有。
天家之事,知之为不知,方为知也。
李延清能够安稳的坐在警政司卿的宝座之上,至今无人可以撼动,他岂能不知道嘴巴必须严实的基本道理?
小屋内的铁杆五人组,几乎人人都有心事。唯独,提督缇骑司的左子光,独自悠闲的坐在凳子上,一边喝茶,一边仔细的观察众人的神态。
自从黄景胜担任三司使之后,尚书省属下的户部,就成了有名无实的摆设,朝廷的财政大权,尽入黄景胜之手。
由于管着朝廷的国库和钱粮,黄景胜每天忙得脚不点地,却又乐在其中。毕竟,手握重权,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格外的令人心旷神怡呐!
所以,黄景胜尽管一直和王大虎卖惨,春风满面的神态,却是骗不得人的。
至于王大虎嘛,他掌握着监察百官的大权,见官大一级的滋味,亦是别提多爽了。
李云潇的那点小心事,左子光一看便知,一定是周氏娘家的那些破事儿,惹人厌烦。
李延清和茶楼老板娘勾搭上了的事儿,别人也许不知道,他左子光可是门儿清的。
说白了,缇骑司的人,就没有吃干饭的蠢货。只要左子光想知道的事情,的哪怕是挖地三尺,也会搞得一清二楚。
今天的这次小聚会,属于正常情况下彼此交流,并不是因折从阮的病殁而起。
说句不客气的话,和室内的铁杆五人组相比,折从阮在内阁中所掌握的那点权势,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在屋内,黄景胜和王大虎的辈分最高。他们俩没有说完悄悄的时候,其余的三个晚辈,谁都不敢扫了他们的兴致。
“诸位,江南来信了,刘贺扬指挥大军,迅速的平定了南方的豪族叛乱,并抄家三万户,可谓是大获全胜。”
冷不丁的,黄景胜当众宣布了这个好消息,在场的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毕竟,决定派刘贺扬去江南平叛,是他们五个人共同作出的决定。若是刘贺扬平叛不顺利,他们五个都要跟着吃瓜落。
李延清和左子光,相视一笑,他们比黄景胜更早数日得到了消息,只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装糊涂罢了。
掌握天下治安大权的李延清,其耳目之众多,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至于,有史以来最专业的情报衙门——缇骑司,更是拥有单独且隐秘的消息传递渠道。
主要负责监视军队的左子光,完全有可能比李延清,还要更早一些知道前线的内幕。
黄景胜宣布了好消息之后,随即笑着对众人说:“大家都随意吧,各说各的一摊子事儿。”
李云潇心里有事了,就率先说了京城附近的治安情况,总之一句话,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王大虎点点头,李云潇所说的情况,和他掌握的事实基本相符,没有太大的差别。
身为都察院的都御史,王大虎肩负监察百官的重任,其中也自然包括监视驻京兵马的调动情况。
只不过,都察院的监视兵马调动,只不过是职能范围内的一项而已,不可能有缇骑司的人,那么专业罢了。
这也就是权力制衡的妙处,即使缇骑司那边有所疏漏,都察院这边也有单独的消息来源,更别提警政司的严密布控。
三方的消息互相对照之下,皇帝才可能睡得安枕。
一个时辰之后,五人组彼此之间需要交流的事项,全都商量完毕,大家各自散去。
李延清正好闲着无事,索性去看望他的未婚妻,君再来茶楼的老板娘——杨九娘。
杨九娘的出身极低,父母均为普通的佃农,亡夫也只是个开茶楼的小商人而已。
在李中易登基之前,如果不是杨九娘善于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花容月貌的她,很可能已经被权贵之家给抢去了。
待到李中易登基之后,在他的铁腕整治之下,京城里的权贵们,大多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公然做出强抢民女的丑恶勾当。
不过,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开封府一名积年老吏的儿子,这家伙仗着他老子的势力,不仅想将杨九娘纳为外室,更惦记着杨九娘的那间茶楼。
结果,恰逢其会的李延清,不仅借势狠狠的敲打了那家伙一番,更获得了美人儿的青睐。
李延清进门的时候,杨九娘正伏在柜台上,利用算筹算帐。
店内的伙计们都是眼明心亮之辈,他们谁不清楚李延清和杨九娘的那层不能说的关系?
大家见李延青岛出噤声的手势,伙计们也就纷纷闭紧了嘴巴,没敢惊动杨九娘。
李延清凑近杨九娘的身前,一股子女儿家特有的清香,立时扑鼻直入,沁人心脾。
“娘子,数钱的滋味,可好啊?”李延清静静的等待了好一阵子,直到杨九娘放下手里的算筹,这才出言相戏。
杨九娘吓了一大跳,手里的算筹居然掉落到了柜面上,等她看清楚是李延清,不由长吁了一口气,轻声啐道:“不声不响的戳在这里,你想吓死我呀?”
李延清就喜欢看杨九娘眼前这副轻嗔薄怒的娇态,他不由笑眯眯的说:“我的娘子啊,你的胆子也忒小了一点吧?哼,不说别的,在这条街上,谁敢吓唬我家娘子,那一准是他活得不耐烦了。”
你还别说,女人都有慕强的基因,李延清如此霸气的反问,杨九娘却觉得格外的顺耳。
原因其实很简单,从小开始,杨九娘因为出身低微的问题,就一直没有安全感。
等到前夫病死后,各路地痞流氓不断的上门骚扰,早就把杨九娘折腾的心力憔悴,不堪重负。
如今,有了李延清这个大靠山撑腰,她杨九娘总算是可以缓口气,堂堂正正的做人了。
杨九娘扔下手里的算筹,领着李延清上楼,坐进了单独辟出雅间。
“官人,今儿个这是什么风,把你这尊大菩萨早早的吹了过来?”杨九娘毕竟是嫁过人的女子,又开门做着茶楼的生意,言谈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子爽利泼辣的劲儿。
李延清望着巧笑倩兮的杨九娘,一时间有些恍神,居然忘了回话。
怎么说呢,别看李延清身为李中易的心腹,一直位高权重。然而,这么多年下来,别看他已经二十八岁了,竟然还是一个可耻的处男。
这个主要是,军务和政务太过于繁忙,李延清成天忙得团团乱转,哪有心思考虑个人的私事?
并且,以李延清的特殊身份,自然不可能娶名门世家的贵女为妻。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那就太惹人眼了,就算是皇帝再信任他,也怕小人暗中上蛆啊。
当然了,以李延清的见识,也确实看不上那些惯会作态的贵女们。
李中易有句名言,李延清一直记忆犹新:娶老婆嘛,上得厅堂,入得洞房,下得厨房即可。
也是巧合,李延清和杨九娘,彼此看对了眼。而且,这桩婚事完全不犯忌讳,可谓是天作之和。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杨九娘哪怕再喜欢李延清,也死活要守住身子,非要进了洞房,才肯彻底的交给李延清。
这男人呐,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心痒难耐。杨九娘的守身如玉,反而勾住了李延清的心,令他再也跑不脱了。
杨九娘一直没等来男人的回应,却发现男人正直勾勾的瞪着她,她不由既羞且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和在室的黄花大闺女相比,嫁过人的女子在情感方面,显然会更加的敏感。毕竟,她们已通情事,男人那带有侵略性的眼神,自然也看得懂。
也正因为看懂了男人的小心思,杨九娘不由暗自有些得意,不让男人沾了身子,显然是正确的选择。
“官人,请喝茶。”杨九娘不动声色的沏好了茶,伸出白嫩的藕臂,将茶盏递到李延清的面前。
面前李延清猛然醒过神,不由有些惭意,他装模作样的接过茶盏,小品了一口,言不由衷夸道:“好茶,色香味俱全!”
色香味俱全,那是赞扬下酒菜的好吧?杨九娘暗中翻了个白眼,腹诽不已。
不过,杨九娘自然不可能公然指出男人的失态,那也太傻了吧?
等李延清恢复了常态之后,杨九娘借着斟茶的机会,小声问他:“官人,你莫非是要出远门不成?”
“噫,你怎么知道的?”李延清大感惊讶,情不自禁的脱口反问杨九娘。
杨九娘轻启红唇,露出俏皮的浅笑说:“官人往常来时,可不像今日这般的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妾学得一手神算秘技,只须掐指一算,便知官人您的心事。”
到目前为止,知道元妃费氏本为蜀宫贵妃的人,都是从河池开始,就跟着李中易打天下的极为心腹的老部下。李延清正是这些少数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