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ny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起點-第一章.被困武當山閲讀-gdlhz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时光荏苒,一转眼间,便已经是十年的光阴弹指而逝。
昔日的邙山鬼域,早已消散一空,只余留下那漫山的孤坟,在诉说着那曾经的人间鬼域。
西广府,某间破庙之中…也不知是燕赤霞不喜那人世吵闹,于是便索性远离人群,索群独居,还是纯粹因为他每次都将所有的钱财拿去买酒去了,反正陆植每次寻他之时,他落脚栖身之地,总是在破庙之中。
不过这也算是真人随性吧,毕竟以燕赤霞的本领与能力,若是他想的话,这天下家的美酒他又有何喝不到的?这天下间的华丽广厦,又有哪一间是他住不得的?
但这么多年来,燕赤霞却一直是这般,喝着村民自酿的浊酒,住着破庙,枕着稻草,虽不奢华,但却洒脱随性,万事由心,比这世间绝大多数人都还要潇洒得多了。
破庙之中,陆植与燕赤霞两人围着火堆,一边喝着燕赤霞从三里外的村中打来的米酒,一边高声畅谈着,好不快意。
“陆道友,你可是有数年都未曾来寻过某家了啊,今日定要与某家畅饮一番。”
陆植含笑应是,举杯与其共饮。
翌日,燕赤霞送别陆植之时,似乎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特意出声为陆植送行道。
“陆道长,珍重。”
陆植没说话,只是冲其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踏着那初生的霞光,消失在了天际。
光华轮转,时空变幻,一阵恍惚失神过后,再回过神来之时,陆植已经又不知自己如今身在何方了。
清脆的虫鸣声传到耳边,鼻尖亦是嗅到了花草的清香,陆植下意识的转头四望,只见四下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
不知为何,陆植本能的感觉此地似乎隐隐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气机感应,但却又不知道究竟是为何。
直到他放出神识,扫过这片山林之后,他才猛地惊觉反应了过来….此地竟是武当山?!
虽然与他记忆中的武当山相比,如今他脚下的这座巍峨神山几乎有千里之巨,高耸入云,但那股独特的气息与熟悉感,陆植却是绝不会认错的!
就在他惊异莫名之时,忽然之间,只觉得心头一滞,仿佛有一股冥冥之中不可知,不可见的奇异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那种感觉,就放佛是天地无限放大,只余留他一人突兀的站在原地一般,莫名的惊慌感瞬间淹没了他,甚至连意识都几乎陷入一片空白的凝滞之中。
就在这时,武当山的上空突然间泛起了一阵涟漪,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从虚空中浮现游弋而出,化作了一道玄妙太极图,朝着下方的陆植身上一扫,那种仿佛蝼蚁置身天地间的恐怖感应才瞬间被隔断了。
“哼!”陆植一声闷哼,瞬间回过了神来,那双一向古井不波的眸子之中,满是震惊后怕之色。
刚才那种感觉是…天道?!
此前在诛仙世界中,陆植便曾与那方世界的天道有过不少交际,甚至有过与那天道相合的机会,但他却从未感受到过这般的无力恐惧之感。
还有那最后出现的黑白太极图,若他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就是那张太极图帮自己解了围…武当山,太极图,会是老张..师祖吗?
但那太极图只是一闪而逝,待陆植再想去仔细感应找寻之时,早已经连最后一丝气机都消失了。
陆植:“……”
他有种预感,自己这一次,恐怕是来到什么了不得的世界了。
不提他先前感应到的那恐怖至极的天人交感,就说眼下这武当山中那浓郁到近乎液化,升起阵阵九色氤氲的活跃灵气,就远不是他先前所经历过的世界能比的。
甚至于,这方天地的造化灵机都显得尤为浓烈,就如那母胎之中的先天造化之机一般,空间中灵气甚至不用主动吸纳修炼,都会被动的自主涌入身体四肢百骸之中!
陆植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撼与疑惑,开始朝着顶峰赶去,如今他有太多疑惑未得解答了,但当下最紧要之事,还是先确认一番这山中的情况。
他一路来到了顶峰之上,但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却是不见那记忆中的真武殿,纯阳宫,顶峰之上,只是一片如青玉般平地。
随后,在他踏遍整座武当山之后,他又发现了一件始料未及之事。
———整座武当山,居然都被一座大阵给封禁隐藏在了其中,武当山的外围都被阵法都封锁,而陆植也被困在了其中!
而以他的奇门易数的造诣,居然都参透不了那座大阵,无奈被困在了此地,不得出世。
这还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就连陆植都不禁变得有些焦急了起来。
一转眼,便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陆植盘坐在大阵之前,闭目参悟,但这座大阵之玄妙,却是已经超脱了后天的范畴,陆植此前又从未接触过这等玄妙的先天大阵,短短三天的时间,根本就连半分头绪也无。
随后一连两月,陆植都在试图参悟那武当山外围的阵法,但至今也是收获寥寥。
“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终于起身离开此地,返回了山中。
耗费了两月时光,他也已经差不多明悟过来了,以他如今的修为与阵法造诣,想要参悟这武当山外围的法阵出世,至少需要数年的光景。
而这段时间,他总不能一直都将心思放在参悟阵法上吧?欲速则不达,太过急切只会适得其反,事倍功半。
倒还不如先便在这武当山中精心修行一阵,一边修行,一边参悟法阵奥妙,不然在这般难得的洞天福地之中,却只是蹉跎耗费时光,岂不是空入宝山了吗。
静下心来修行之后,陆植才发现,在此方天地之中修行,当真可谓是得天独厚。
此方世界的灵气活跃旺盛不说,且其中竟蕴含先天之气机,有能助人脱胎换骨,逆反先天之能!
就连那明明不可见的诸般大道,在此界也同样清晰无比,一番感悟下来,陆植对于自己一身所学顿时又有了一个全新的体悟。
修行无岁月,陆植在山中修行之时,渐渐的已经完全忘却了那份被困于此的焦急,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行之中。
寒来暑往,岁月的变迁对他而言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了…而等他终于从那份感悟中醒来之时,这世间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了。
咔..
陆植起身,只听一声脆响,一块如同泥塑陶瓷般的碎片从他身上破裂剥落而下,陆植挑了挑眉,又是数片碎屑随着他的动作从他的额间剥落而下。
山风袭来,陆植顿觉一阵微凉之意,他下意识低头往身上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道袍早已在风吹日晒之间,化作了虚无,满头飞舞的乱发之上,那束发用的玉冠竟都已经腐朽!
如今他全身都包裹着一层‘盔甲’般的泥块,随着他的动作,一片片的从他身上剥离脱落,落满了一地。
他低头往身下看了一眼,只见地面上早已经堆满了一层黑褐色的碎片粉末,莫名的,陆植心中生出了一份明悟,这是他脱胎换骨后遗留下来的‘旧身’。
看了一眼地上的碎末粉尘,陆植抬手召出了一道火光,将其焚尽为虚无,然后这才重新取出了一套藏蓝色道袍穿戴到了身上。
不过束发的玉冠是没了,但陆植也不是那种讲究排场装扮之辈,随意从林间摄来了一根枯树枝,充当发簪束起道髻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