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ty1熱門玄幻小說 醫品至尊 愛下-2572 恐怖的天劫相伴-zihx7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丁宁也懒得抹杀一个已经走火入魔的废人,当即一步跨出,直接进入天劫区域。
苍天似乎被他的挑衅举止激怒,转瞬间,电闪雷鸣,天劫的强度再次增加了无数倍,让躺在地上的萧楚南嘴角露出苦涩之意。
这一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懊悔,柳幕雨他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他得到消息了,可为了筹备国际特种兵大赛,他却始终没有抽出时间去看一眼。
本想趁着这次野外生存比试后的三天假期回家去看下幕雨和女儿的,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里,这让他悔恨不已,若是早知道如此,哪怕是放弃国际特种兵大赛,他也要去看一眼自己那还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儿。
“喂,大舅哥,你还行不行了?”
就在他悔恨莫及之际,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让他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一块儿烂木头似的,迸发出全部的求生欲望,吃力的扭过头盯着那张嬉皮笑脸的脸,声嘶力竭的大吼道:“丁宁,救我。”
“呀呀喂,这可不是我大舅哥的风格啊,咋了?怎么突然怕死了。”
丁宁嬉皮笑脸的说道。
“滚犊子,老子才不怕死呢,只是,我还没看一眼我闺女呢,不甘心啊。”
萧楚南没好气的说道,但看丁宁那轻松的样子,莫名的心安下来,他知道,丁宁既然来了,肯定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
“哎,看在诺诺和颜儿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真让你丢了性命啊,吃下去。”
丁宁摇头晃脑的说道,掏出一颗龙眼大小的丹药塞进萧楚南的嘴里。
萧楚南毫不犹豫的张嘴吞了下去,好在那丹药入口即化,让他也无需担心会噎着。
一股芬芳的药香瞬间在味蕾间炸开,沿着食道进入胃部,却并没有因此而驻足,而是沿着胃部迅速通往四肢百骸,让他疲惫和伤痛全消,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
“哈哈哈,老子又满血复活了,该死的老天,来啊,来劈我啊。”
萧楚南一骨碌爬起身来,冲着天空得意的叫嚣道。
丁宁捂脸,特么的大舅哥是绝对膨胀了啊,竟然敢挑衅天道了。
要知道,这天劫本身就因为他的天生霸体比一般的天劫威力要大,再加上刚好赵子龙和阿狼也同时渡劫,三人的天劫累加,威力已经远超妖族的天劫。
这也就罢了,随着他的参与,三人劫不但变成了四人劫,还因为他的境界远超萧楚南,而让天劫的威力瞬间暴涨无数倍,比起陨仙劫来也只是稍逊一筹,真不知道这大舅哥哪里来的勇气,敢跟这样的天劫叫板。
轰隆!
天空一声闷响,有着金色的雷电在黑云中闪烁,可令人心悸的气息让萧楚南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有些胆怯的看着丁宁道:“妹夫啊,我怎么感觉这天劫好像又变厉害了一点啊。”
丁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何止是厉害了一点,因为要救你,我不得不进入劫区,现在这天劫的威力,丝毫不下于化神劫,嗯,应该比化神劫还要厉害不少。”
萧楚南立马怂了,脸色苍白的道:“那咱们不是完蛋了?”
“是你完蛋了,不是我。”
丁宁好笑着说道。
“那个啥,你刚才好像说看在诺诺和颜儿的份上,你也不能让我丢了性命对吧?”
萧楚南眼珠子一转,立刻一本正经的道:“这事,挺复杂啊。”
丁宁嘿嘿一乐,他既然敢说自然就不怕萧楚南出幺蛾子,摇头晃脑的道:“是啊,挺复杂,可惜,你知道了太多了。”
“不……不是,妹夫,我最最亲爱的妹夫,你这么英明神武,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宽厚仁爱,一定有办法应付这天劫是不是?”
萧楚南一哆嗦,立刻挤出谄媚的笑脸,那马屁跟不要钱似的张嘴就来。
“嘿嘿,我都被你夸的不好意思了。”
丁宁汗颜的说道,却投入鼓励的眼神。
萧楚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警告道:“别得寸进尺啊,差不多得了,我两妹妹都被你霍霍了,我没跟你翻脸就算够客气的了,你就知足吧你。”
丁宁讪讪一笑,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但萧楚南这关算是过去了,他也心满意足了。
当即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看好吧,看妹夫怎么大发神威,帮你渡……”
轰隆!
话音未落,一道连天接地的金色雷柱闪现,瞬间照亮了整个人间。
那刺目的雷光让所有人都无法直视,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丁宁却怒喝一声,整个人如同白日升仙,扶摇直上,悍然迎上那恐怖的金色雷柱。
轰的一声。
丁宁那高瘦的身躯竟然如同开天巨斧般硬生生的把雷柱切开了两半,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金色雷蛇狂舞。
萧楚南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深深的为这个强悍的妹夫而震撼,太强了,实在是太强了。
这样一想,似乎两个妹妹都被他祸害了的怨念似乎也削弱了不少。
“大哥。”
叶天狼却看着被淹没在雷光当中的身影,失声惊叫道。
可惜,雷音震耳发聋,根本无人能够听到他的喊声。
狂风骤起,乌云摧城。
或许是丁宁的所作所为彻底激怒了天公,第七十九道天劫迟迟没有到来,但却始终在不断的汇聚劫云,默默的积蓄力量。
即便强如丁宁,此刻脸色也变的凝重了几分,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这几日修习《易筋经》让他的实力暴涨,对力量的掌控也是突飞猛进,否则,剩下的三道天劫他即便能接下,恐怕也要受不轻的伤势。
全神贯注等待着应付天劫的他无心关注四周,所以也无从发现此刻正有上百艘飞舟正杀气腾腾的从四面八方冲着他而来。
轰隆!
又是一声炸雷惊响,但劫雷却没有降临,似乎是个空响炮似的,只是在调剂一下气氛。
但丁宁却毛骨悚然,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让他毫不犹豫的瞬间移动,转瞬间出现在百米之外,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噗!
一声轻响,丁宁寒毛直竖的看着自己的残影寸寸破碎,化为光雨消散,而空间却蓦然炸开了丝丝裂缝,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咕嘟!
丁宁下意识的吞了口水,庞大的灵识如同水银泻地般倾泻而出,模切的观察着周边所有的一切。
在某一瞬间,他几乎是发自本能的一个凌空翻滚,在刻不容缓间再度瞬移消失,目中带着不可置信之色,死死的盯着灵识中一道近乎虚幻的人形身影。
这是什么天劫?
竟然是透明的人形雷影,这也太恐怖了吧。
他敢保证,即便是自己堪比不朽的肉身,若是被这透明之雷击中,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好在,这透明之雷似乎只有发出三击的能力,随着丁宁再度避开第三次攻击,那虚幻的雷影也随之消散。
还没等丁宁松一口气呢,轰隆一声巨响,第八十道天劫不期而至。
可让丁宁忍不住想要骂娘的是,这第八十道天劫依然是空响炮,这一次竟然一次性降临了两道透明之雷。
饶是他拥有着天下极速,还能用灵识观察透明雷影的一举一动,但依然被一道透明之雷擦着右肩膀划过,绕是他的肉身堪比不朽,也在那随扈无坚不摧的透明之雷下破开肉绽,鲜血狂涌。
若只是皮肉之伤也就罢了,丁宁分分钟就能恢复如初,可这透明之雷不知道蕴含着什么样的法则力量,竟然沿着他的伤口进入他的体内,疯狂的破坏着他的五脏六腑和所有经脉。
好在他的五脏六腑都经过兵炼,又只是被透明之雷擦破点皮,尽管让他五脏受创,但很快就被他强行将这缕透明雷光炼化,镇压在丹田内之中。
反倒是伤口比较麻烦,这透明之雷似乎和大牙一样有着撕裂效果,任何他如何运转无五行之体进行修复,却始终无法愈合,依然血流不止。
虽然丁宁有些心惊,但却也没当回事,毕竟他的骨髓造血能力可不是盖的,流出的那点血跟随时补充的新鲜血液比起来简直不堪一提。
轰隆!
酝酿了半天,最后一道天劫终于降临,漫天的雷霆宛如瀑布般奔腾而下。
看到这一幕,丁宁反而放下心来,只要是正常的雷霆,他还真无所畏惧,最怕的就是空响炮,那无影无形的攻击实在是太吓人了。
可随着雷霆瀑布突然悬停在高空,如同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其硬生生的拦下之际,丁宁心中突然生出强烈的不安预感。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雷霆瀑布的悬停绝非什么好事。
果然,下一刻,雷瀑所产生的的变化就让丁宁脸色剧变,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卧槽,还带这样玩的啊。”
悬停在高空的雷瀑不断扭曲变幻,转眼间化为一个巨大的雷池。
而雷池中,惊天动地的气息不断升腾,无数雷霆闪电汇聚在一起,竟然逐渐汇聚出一道高大十余丈,身穿金色雷甲的人形战将。
这也就罢了,雷霆战将而已,只要不是无影无形的透明雷将丁宁也不会畏惧。
可问题是,那雷将的面目逐渐从虚幻变为凝实,最终竟然凝聚出让丁宁极为熟悉的脸,赫然正是已经逝去的人皇。
丁宁嘴角抽了抽,心里暗自打鼓,尽管他很自信,但却有自知之明,还远远没有达到能跟人皇掰腕子的程度。
眼前的劫雷所化的人皇,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实力,让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轰隆!
雷将面无表情,手持一杆雷电长戟,扬手对着丁宁就是一戟划下。
这一击势若奔雷,快如闪电,携裹着毁天灭地之势,看起来极为骇人。
感受着这一戟的威力,丁宁反而暗自松了口气,他畏惧人皇也只是畏惧他可以任意调动天地法则的威能罢了。
这雷将虽然威势惊天,但却没有人皇的特权,最多也就是相当于化神初期的战力,尽管难缠,但却并非不可一战。
刀来!
丁宁大喝一声,大牙突兀的出现在他手中,似乎感受到了天雷那至刚至阳的气息,不仅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如同见了天敌般战意滔天,散发出邪恶的滚滚黑烟。
“MD,你这是在毁老子形象啊。”
丁宁暗骂一声,哪还顾得上其他,抬手一刀断山河斩向雷霆长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