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f0w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討論-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學數,何以言展示-0fm2q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在尴尬、诡谲的气氛中,下课的铃声响起,这宣告着今天课程的结束。林诧异地看着隐藏在自己视野角落的小时钟,对于重新解析火球术所花费的时间,还是比预期的多。幸好是在课程的时间内完成,不用留待明日分晓。
林散去了空中的白板笔术字迹,并把那些权能光雾送回到那颗变成白水晶的魔石中。其实这样的动作非常的浪费,因为被存回魔石中的权能,只会比当初释放的还要少,大概只能回收三到四成之间,剩余的都浪费了。
不过这也没办法,这些权能没有用途,任其飘散也是浪费,回收多少算多少。
大致收拾好之后,林向还坐在各自座位上,没散场的魔法师与非魔法师们,在阶梯教室的水镜术屏幕上展示出一段论坛用的网址,以及一小段无序的字符。同时说道:“这段论坛网址是建在卡班拜学院的区块之下,属于数学课程的附属分区。今天参与课程的人,可以利用后面那段密码取得关于第一堂课的唯读权限,仅限上课的人观看,请不要任意传播。内容就是今天讲课的概要,包含改进版火球术的所有计算过程。上面用到的计算方法,就是以后要教授的课程。不过关于魔法的法术模型改进,只会讲这么一次。目的是告诉各位数学是很有用的,但未来不会再涉及这一方面的内容。以后的课程我会留下最后的十分钟,至少回答一个大家提出来的问题。假如问题可以简单回答的话,当然就会多回答几个了。今天就先这样,我还要想办法修好墙上那个破洞。下课,明天见了,各位。”
虽然某人试图用轻松的口吻结束今天。但是眼前的学生们,可完全不像地球的大学,一听到下课钟声就往外跑。就不知道他们的沉默是代表什么,是刚刚的讲课,让他们三观尽毁,正在怀疑人生吗?还是找到了自己话中的破绽,正准备打擂台来着?
“崔普伍德阁下。”身为学院的主人,大魔法师卡班拜开了口。
某人以为这位老前辈是要讨论修墙的问题,连忙说:“卡班拜阁下,那个破洞我会尽快补好的,请不用担心。”
“不,我没在想那个问题。而且那样的损坏也不用阁下操心,学院中有安排专门负责修补的人手。”老魔法师却是问起了另一件事。“阁下已经将六十九项一到三环的学徒级魔法,全部做过类似的计算与优化了吗?”
“嗯,没有。大概只完成了十多个我会用到的。虽然要成为正式的魔法师,得强制学习学徒级的魔法。但那里头真的派得上用场,而且形成个人战术的,也只有部分吧。再说有些三环魔法本身就非常复杂,不是那么容易解析与改进的。”
“那已经完成的那些,是什么时候完成的?”
“是我还在大贤者之塔的时候完成的。毕竟只有那个时候比较有空闲,之后就一直在旅行。在旅途中也静不下心来做计算。”
“那大概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
“真要算时间的话,快五年以前的事情了吧。”某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饶是见多识广,大魔法师卡班拜也无法想象这个男人到底是如何思考的。“你居然把这么重要的研究,荒废了五年的时间。甚至没有透漏过半点风声。”
“重要?”林突兀地噗哧一笑。有些失礼,他道了歉后,说道:“阁下把这样的成果看得太高了,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怎么会没有什么了不起,这完美的法术模型架构,──”
伸手制止了大魔法师卡班拜的话,林说道:“所谓的完美本身,就是不完美的。您同意嘛,阁下。”
“完美的本身,就是不完美的……”重复着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卡班拜好像摸索到了某个不清不楚的道理。“哪里让她变得不完美呢?”
“魔法,不是独立存在着的。这么说,您应该明白了。”林又进一步说道:“存在于世间无所不在的权能,其实并不是静平衡的状态。在不同的环境下,每种权能的量有高有低。再完美的法术模型,都无法避免被环境所影响。”
诚然,加入环境因素之后,复杂度可不是成倍的成长而已,而是数百、上千倍的难度。就在求得一个解答了,那是不是换个环境,一切重来?
林又说道:“再说这也只是学徒级魔法,要求学徒有这样的控制力,架构出完美的法术模型,是不是有些太过份了。说起来,这还是被我的学徒训了一顿,我才悟出这样的道理。对他们来说,会不会用,比起完美更重要吧。至于我们实际在使用的时候,假如处在急迫状况,也不允许去精雕细琢一个法术模型。也就是说,这就只是教学用或研究时,可以拿出来唬唬人的产物。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继续把未完成的一到三环学徒级魔法全部计算过一遍的理由。”
现实层面的问题,让大魔法师卡班拜哑口无言。他挣扎地说道:“就算如此,阁下也大可把这样的研究成果上缴给协会,让使用与学习的人自行去判断吧。”
“恰恰好,这是做不到的事情。”某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大魔法师脸色潮红,难得激动地说道。
某人对此吓了一跳,生怕这位老人家心脏病发,就这么走了。连忙安抚对方,并解释道:“阁下,先静下心来,听我解释。”说着,左手跟右手各自用白板笔术展示出火球术的法术模型,林问道:“阁下分得出来,这两种法术模型的差异吗?”
冷静下来的卡班拜,瞇着眼观察了一下,对比刚刚课堂上的记忆后,说道:“左手的是你按照协会公发教材,所架构起来的原始法术模型。而右手是改进版本的。虽然差异很细微,但我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哦,真不愧是大魔法师,目光锐利。也的确如您所说,左手是原版的,右手是改进的。那么问题来了,假如我要把改进版的三环学徒级火球术魔法知识,上缴给协会的话。被那些审查的魔法师问上一句,这两个法术模型的架构哪里有差异,我能怎么回答?”
“当然是……”卡班拜突然卡壳。
也不止是这位白发苍苍的大魔法师一人,所有听讲的魔法师没人离开,心思各异,但卡班拜的疑问与想法,的确就是他们存在的疑问与想法。甚至有人打算抢占这样的知识权利,只要抢先一步上缴给协会,靠着自己的关系网,没有人可以动摇既成的事实,这份荣誉将归属于他。
但是……要怎么跟协会的人解释改进版的法术模型和原版的差异在哪里?
林说道:“就是这样呀。我要怎么向不懂数学的魔法审查官解释,说改进版的法术模型每一个角度,每一段距离,都是经过精心的计算,得到最完美的平衡结果。而且最重要的,对方或其他人能不能重现这样的结果?假如学习的人不懂得计算,甚至教的人也不懂,他们分得出这两个模型之间的差异吗?”
事实的真相原来如此简单呀。很多老学究类型的魔法师,只觉得胸口一阵闷,想吐血。人家不正隐晦地骂道:不是我不教,是你们都不懂呀。
某人继续追击道:“同样的道理,为什么在西南半岛时我有教授P语言的知识,来到圣城之后却不那么做。甚至不选择教很多人希望从我这边学到的,包括魔法塔的改进工程,魔法阵、魔法符文的使用方法,或是如席德号一般的飞空艇制造技术。不懂数学,我有什么好谈的,有什么好教的。”
听讲的人群中,有人不甘心地说道:“难道不可能有更简单的方法吗?”
林知道是谁讲的,但不知道名字。那是个跟在场的老头子比起来,年轻了不少的魔法师。虽然从外表上来看,对方的年纪还是比自己大的。而听到这种无力的呻吟,林却是被气笑了,说:
像是说到来气,某人继续飙,“──席德号飞空艇的话,我很抱歉,上头有商业机密,我不想那么快公开。毕竟魔法塔作为守护文明的利器,多增加一份实力,对文明就多一份保障。但是太过好的飞空艇设计被广为流传的话,只会成为战争的优势武器,强权与弱国之间的差距会更加明显。我小鼻子小眼睛,迷地的和平跟我无关,也不是不交出这份知识,只是想要的人准备用多少代价来交换?──”
扫视一眼,有些人心动,有些人思索。看起来就是副要开价的模样。林冷笑了一声。
“──我认为一座魔法塔,换席德号的全套设计,是很合理的交易条件。除此之外,我不考虑。至于闪现术,也就是外传那神出鬼没的魔法,这是与世界树瓦德沃一同研究的成果。我不可能在没有那一位的同意下,擅自将那份知识公诸于世。只要有人取得那一位斑鸠同盟高座的同意,全套知识我立刻双手奉上,绝不藏私。还是说有谁认为可以捉下我,直接夺取我脑子里头的知识呢。”
“是呀,为什么不这么试试看呢。”一个挑衅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同时还有权能波动,直接触及所有魔法师那敏感的神经。几乎在一瞬间,阶梯教室中五光十色,所有法爷都启动了各自的魔法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