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zb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千秋不死人 起點-第三百一十二章 名震天下楚留香-l56p7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踏月而来,公子留香。
不管这个楚留香是谁,但对方有本事在自家家族的眼皮底下将所有粮食都盗走,却不惊动任何人,可见其本事高超,乃是天下间少见的高手。
季家
也就是子路家族
粮库之中
一个侍卫叼着稻草,不断低下头打量着自家的一座座粮仓。
“二狗子,你在看什么?”一声呵斥响起,季家的管事自远处走来,对着侍卫训斥了一句。
“三管事,在下有些好奇,不知为何,往日里老鼠乱窜的粮仓,今日竟然一只老鼠也不见了,当真是叫人好生诧异!”那侍卫对着三管事道:“往日里,咱们这粮仓老鼠随处可见,这最近半个月竟然一只老鼠也撞不到,你说奇怪不奇怪,那些老鼠都去了哪里。”
此言落下,三管事不由得面色一变:“此言当真?”
“自然是真的不能在真,小人怎么敢撒谎,现在正奇怪着呢!”侍卫诧异道。
“打开粮仓”三管事面色阴沉道。
此言落下,三管事手下打开粮仓,一人忽然惊呼:“三老爷,不好了,这粮仓竟然是空的!”
空的?
三管事一把扒开身前的仆役,猛然撞入仓库内,看着空荡荡的库房,身躯一阵冰凉。
“来人,再给我开启一座粮仓!”三管事毫不犹豫的道。
此言落下,不多时又是一座粮仓被打开,仆役骇然道:“大老爷,还是空的!”
“怎么可能?怎么会变成空仓?怪不得没有老鼠!”那侍卫惊呼。
没有了粮食,自然也就不会在招老鼠了。
“给我将所有粮仓都打开!所有的粮仓全都打开!速速请诸位家主前来,就说粮仓被盗了!”管事只觉得身躯发软,双腿有些站不直。
翼洲
翼洲侯府
翼洲侯看着眼前的颜家管事,心中诧异:“颜家有粮仓数十,足够一洲之地一年用度,怎么会来我翼洲买粮食?”
“侯爷所问,小人不知,只是主家吩咐,小人不得不来。小人愿意购买翼洲侯府的所有粮食,只要价钱合理,就都不是事。不管翼洲侯府拿出多少粮食,咱们都收下,绝不含糊!”管事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翼洲侯。
翼洲侯有些吃不准颜家态度,不知道其大肆收购这么多粮食作甚,不过他堂堂翼洲侯,粮食足够,对方既然想买,那直接成全就是了。
这粮食太多,留着也无用,看颜家大肆收买粮食,还不如直接换了银钱,趁机敲诈颜家一笔。
“传甲,你去问问粮仓管事,我翼洲还有多少粮食。卖出多少粮食,不会影响我翼洲的正常运转。还有,往年那陈旧的存粮,此时都趁机卖掉吧!”翼洲侯对着铁传甲道了句。
铁传甲领命而去,不多时便来到了粮仓。
“粮仓管事何在?”铁传甲遥遥的喊了一声。
“见过铁将军,不知铁将军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将军有何吩咐只管言明就是了”粮仓管事连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侯爷要卖沉年的粮食,你这里有多少粮食可以卖?”
管事愣神,然后转身看向仆役:“去打开仓库,在亲自统计一番。”
然后对着铁传甲道:“根据去年统计,能卖的陈年旧粮足足有八大仓库。但是您也知道,粮仓是个多油水的地方,这一年过去,小人也不敢说还有多少旧粮。还是待其统计出一个准确数字,在上报给侯爷才更为妥当。”
正说着话,忽然只听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就见那仆役惊慌的闯入屋子内:“大管事,不好了!八大仓库的陈年旧粮,都不翼而飞了。”
“什么?”大管事骇得失了颜色,一边铁传甲也是眼皮狂跳。那可是八大仓库的粮食,你等就算是在如何硕鼠肥,也不能这般过分啊?
“怎么可能?是谁干的?谁有这般大的胆子,竟然敢做下这等事情,这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啊!”大管事坐不住了,猛然站起身,也顾不得和铁兰山告别,脚步急匆匆的向粮库而去。
八大粮库的粮食,皆不翼而飞。
“打开新的粮仓,查验一下新的粮食。还有,镇守此地的神灵呢?为何迟迟不曾现身?”
管事一声令下,新粮食的仓库的被打开,然后看着那空荡荡的粮仓,管事顿时心凉半截。
他知道,自己摊上事了!而且还是摊上大事了!
“所有粮库,都给我打开!全都给我打开!”管事咆哮了一声。
铁传甲一颗心逐渐沉入了谷底,心中的怒火伴随着那一座座空旷的库房,逐渐沉浸了下去。
就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麻烦大了!
不是一般的麻烦,是惊天动地的大麻烦。
当铁传甲面无表情的自大厅外走入,来到了翼洲侯耳边低语,然后翼洲侯双手青筋暴起,眼睛里杀机在不断流淌。
刹那间,全都明白了!
他忽然明白,颜家管事为何要购买粮食了,而且还是大肆购买。
纸是包不住火的,伴随各大世家不断大肆收购粮食,整个世界顿时卷起了一阵粮食热。
粮食的价钱一日三涨,各大世家不要钱般,拼了命的搜刮世上可以买到的所有粮食。
‘踏月而来,公子留香’
楚留香火了!
起先还是在个别的世家中流传,但是当那些幸灾乐祸的世家发现自家粮库也空了的时候,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
麻烦大了!
所有人都知道,麻烦大了!
谁也不知道,这楚留香究竟是何许人也,竟然悄无声息避过重重阻碍,盗取了这些千年世家的所有粮食,岂能不叫人好奇?
整个九州大地,所有权贵都被他祸害了一遍。
除了闲散在民间的粮食,可以说天下间所有粮食,都到了楚留香的身上。
楚留香火了!
一朝成名,天下皆知。
上京城
摘星楼上
子辛看着手中犹若狗啃般的纸条,眼睛里露出一抹沉思:“这楚留香究竟是何人,竟有如此手段,盗取了所有的粮食。那可是千年世家的命根子,防御森严外人根本就无法靠近,他是怎么做到的?”
“天下间能办成此事的,怕是唯有圣人,亦或者是陛下!”下方温政道了句。
“未必,若有什么奇异神通,倒也尚未可知!”子辛一双眼睛落在了纸条上,这七扭八歪的字体,叫其看起来有些熟悉。
“现在各大世家、权贵的人都在门外候着,想要求见陛下,请陛下出面,抓获凶手!请鹿台中的诸位老祖出手,镇压了那楚留香!”温政恭敬的道。
“国库中的粮食还在吗?”子辛没有理会那些千年世家,而是第一时间便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家的粮库上。
“陛下放心,粮库安全的很,下属已经亲自派人查验过,没有丝毫的异常!”温政道。
“天下缺粮,本王似乎能趁机发一笔横财。那些权贵堵在门外却也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传旨铁兰山,叫他去查查这楚留香为何人,给诸位权贵一个交代!”子辛道了句。
“下属遵命”温政恭敬一礼,转身退了下去。
这楚留香虽然诡异,盗取了无数粮食,但却不值得动用鹿台。鹿台乃是国之重器,出手便见生死,岂能轻易动用?
鹿台眼下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大商国运之上,哪里还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情。
齐鲁之地
孔家
孔家家主身形瑟瑟面容蜡黄的跪倒在孔丘身前,手中捧着一张纸条,恭敬的呈递于孔圣身前。
“简直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这楚留香盗取东西,竟然盗取到了我孔家的头上,若传出去岂非被天下人嗤笑?恳请老祖出手,追溯本源镇压了那混账,将其千刀万剐,以泄我等心头之恨!”孔家的家主声音悲切。
堂堂圣人家族,竟然被人在眼皮子底下给盗取了所有粮食储备,传出去哪里还有面子?
孔圣接过孔家家主递过来的纸条,看着那歪曲的字体,眉毛挑了挑:“也是了,普天之下能在我眼皮底下盗取了东西的,怕也唯有这位。只是这‘楚留香’怕是不打自招。遍数整个人族九州,字体写的这么丑的,简直是独一份。”
“去收购粮食吧”孔圣人犹若所思的将那纸条收起来。
“老祖,难道任由这贼人逍遥法外不成?现如今九州沸反盈天,所有人都被这‘楚留香’给祸害了,老祖若能将楚留香给找出来,我孔家声势必然更上一层楼!”孔家家主面带不甘。
“下去吧”孔圣只是又吩咐了一句,声音里满是不容置疑的拒绝。
“是!”孔家家主虽然无奈,但却也只能退下。
圣人家族孔家的粮仓也被盗了,这个消息一传出去,顿时就火了!
九州大地楚留香的这个名字彻底的火了!
火爆的一塌糊涂。
就连圣人都无可奈何,这楚留香名震九州。
虞七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感受着九州的喧嚣,不由得嘴角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