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5o5超棒的小說 人間苦討論-第1213章 兩個罪民讀書-plrp7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小孙喊天罚的时候,萨满教的人,呼啦一下全都跑了。
没有大阵掩护,硬抗这天罚就是傻子。
所有人都是尽量远离,以免受到波及。
玉藻听到安心便当的底牌,竟然是能够命令天罚,也是心中大喜。
如果有天罚招呼,八歧肯定凉了。
麻溜的放开了八歧,尽量远离,害怕自己受到牵连。
八歧刚才都被打蒙圈了,这一波波,一个个的,也没拿自己当回事啊,争先恐后的,轮着削自己,没完没了的,连个喘气的机会都不给啊。
突然敌人退去,恍惚还听到劈罪民,心里大惊。
完蛋了,刚才有主人的加持,自己都丢了一颗蛇头。
此时,主人都走了,自己咋整?
跑肯定是来不及的,投降就更没用了。
全身戒备的看向天空,积蓄力量,准备硬抗天罚。
然后,一道闪电,快捷无比的劈向了玉藻。
是的,放过了站在旁边紧张得要死的八歧,天罚直接奔着大白狐狸去了。
这道天罚,实在太突然了。
玉藻根本毫无防备,原本看热闹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看清形势,再想躲避也来不及了。
只能自断一尾,形成了一个临时的保护罩,希望减少伤害。
还好,玉藻的尾巴是真材实料,还好这天罚也不像以往那么凌厉,除了浑身焦黑,断了一尾,玉藻竟然顶住了。
八歧眼瞅着天罚劈中玉藻,虽然是冷血动物,脑门子都冒汗了,太特么吓人了。
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劈玉藻呢?
难道威慑?
杀狐狸给蛇看?
什么原理呢?
蒙圈的八歧,决定来个静观其变。
敌不懂,我也不懂,啥时候懂啥时候动。
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猫腻。
还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承受住天罚的第一时间,玉藻就崩溃了。
冲着小孙就喊。
“什么特么意思?
劈我干啥啊?
哪伙的啊?”
是啊,哪伙的啊?
佟爱家带着萨满一众人也蒙蔽了,不是惊讶于可以控制天罚,而是咋就内斗了呢?
走到小孙身边,用那若有若无的声音,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蔡根的用心。
“小孙,这也是你三舅留下的后手吗?
借着这个机会,把玉藻也灭了?
没想到,平时看着忠厚老实的蔡根,下起狠手也不含糊呢。
真是小瞧他了,心中有沟壑,出手不留情啊。
只是,蔡根和玉藻,有什么过节吗?
还是单纯的抒发正义感,避免玉藻继续祸国殃民?”
小孙刚想赞同的点点头,他们把蔡根想得越复杂越好,只有他们看不透蔡根,才会产生敬畏之心。
只是,心想不对劲啊,蔡根没那么安排啊,自己如果点头,不是把蔡根装里了吗?
因为,蔡根实在没有必要整死玉藻啊。
顾不上搭理玉藻,更没看佟爱家,而是望向了天上的滚滚。
“你啥意思?
我说话不好使呗?
我还没有那只贱猫说话好使呗?
滚滚你个小废物,是不是忘了我孙某人当初的风采啊?”
滚滚一下就被骂蒙圈了,难道自己做错了吗?
不会吧。
刚才蔡根下去以后,滚滚一直在天上等着。
蔡根交代的清楚,自己听小孙指挥。
本来看下面打的热闹,滚滚一直很紧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手比较合适,害怕命令太突然,所以紧绷着神经时刻准备着。
听到小孙的命令,滚滚及时的做出了回应,终于轮到自己露脸了,不能掉链子。
一定要做到,蔡根在,与不在,一个样。
可是小孙的命令是劈罪民。
那么问题来了,玉藻和八歧现在展露了完全的实力以后,都是挂号的罪民啊。
小孙给的命令也没说劈哪个,难道是谁都行吗?
刚才自己已经劈过那条多头蛇了,那么是不是要雨露均沾,这次劈多尾狐呢?
滚滚用不太灵光的脑瓜,稍作分析,决定还是换个人吧,至少有新鲜感不是?
于是,这道天罚就劈中玉藻,精准命中,本来还沾沾自喜,没想到这么准。
劈大阵和劈单体目标完全是两码回事,想要这么准确,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毕竟自己也是生手,没有受过培训。
想想也是,能够培训自己的,都抽签投命轮了。
可是小孙的话,让滚滚就有点心里不服,咋谁都能吼我呢?
我好歹也是天庭的代表,不大不小也在主持天罚,连最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吗?
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看在啸天猫和蔡根的面子上,滚滚给出了自认为没毛病的回应。
“你喊啥?
你让劈罪民,我不是劈了吗?
还呜呜轩轩的喊啥?
拿着鸡毛当令箭,显你能啊?”
哎呀我这小暴脾气,你还敢顶嘴。
小孙眼瞅着就要炸毛,只是贞水茵隐晦的拉了拉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潜台词不太隐晦,小孙看懂了。
“小孙,我劝你还是别装了,现在的你,没啥资本发飙。
如果你执意发飙,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最后你更尴尬。”
恩,贞水茵的潜台词也算及时。
小孙设想了一下,自己发火,滚滚不理不睬,到时候确实很尴尬。
目前自己的实力,也没法做出更有效的威胁。
不像当初,这样打扫卫生的小厮,只配远远的看着自己,要签名都不敢近身。
学着蔡根的样子,遇事不要慌,点颗烟冷静了一下,小孙才开口。
“滚滚,记住今天这个日子,绝对是你一辈子的高光时刻。
下面,劈八歧,那多头蛇,明白了吗?”
滚滚心里还不服气呢。
我高光不高光,跟你有啥关系?
我怼你两句,就高光了?
装什么大瓣蒜,谁站的高心里了没数吗?
“早说明白不就完事了吗?
什么臭习惯,还玩意识流。
要不是看天哥主人的面子,都懒得搭理你。”
嘴里絮絮叨叨,好像发脾气一般,胡乱的又是一道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