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kb1言情小說 猛卒-第九百六十六章 最大漏洞-ak3xh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下午时分,两支大军相距已不足三十里,沈铨已经发现对方兵力有异常,远不止五千人,兵力甚至超过自己,他立刻意识到晋军已经到了,和李万荣的军队混合在一起。
这时,沈铨有点骑虎难下,撤退会导致敌军追击,进军他又摸不清敌军底细,无奈,沈铨只得暂时驻营,一方面派斥候去探查敌军的底细,另一方面派人去催促邓惟恭的军队和自己汇合。
夜幕渐渐降临,沈铨忽然得到斥候报告,敌军两万骑兵正向大营疾速杀来,沈铨大惊失色,立刻命令收起帐篷,大军顶住壕沟用弓箭防御。
神策军当然没有营栅,只是在外围挖了一道壕沟,里面布满了鹿角、尖桩,又扎下几百顶大帐,外围部署了大量巡哨,防止敌军靠近烧营,十几里再派斥候隐藏在官道两侧,监视敌军的行动。
沈铨还是有点能力,他部署周密,防备森严,基本上无懈可击,敌军偷袭是不可能了,只能硬打硬地作战。
但沈铨的个人能力代表不了军队的能力,神策军虽然训练有素,可夜间作战能力却十分薄弱,更重要是,目前神策军士气低迷,军心厌战,都不愿远离家乡,更不愿为阉党卖命。
很多士兵都把这次交战看作是摆脱东去的一个途径,他们想到的首先不是作战,而是怎么脱离军队,返回家乡,在这个浓厚的厌战气氛下,神策军的防御处处出现了漏洞。
最大的问题是北面的五千士兵,这五千士兵原本是李万荣的部下,被阉党集团临时切割,交给了沈铨统领,如果时间长一点,沈铨或许还能通过全面换血的方式,把自己大量心腹安插进去掌军,从而控制这支军队。
可偏偏时间太短,沈铨统领这支军队才几天时间,没有时间给他换将,他只换了两名中郎将,负责统领两个营,而营主将以下将领依旧是由李万荣的老部将。
一顶还没有来得及拆掉的大帐内,十几名郎将以及校尉聚集在一起,为首郎将叫做陆怀盛,他原本是第二营中郎将,被沈铨降了一级使用,另一名中郎将则辞职走了。
“我刚刚接到老将军的密信,他现在已投降了晋王,被封为卫将军,封爵县公,如果我们投降,可直接加入晋军,军职不变,各位弟兄,这是我们的机会啊!”
陆怀盛的话激起了众人的共鸣,一名郎将道:“帝后已经被晋王接走了,我们现在效忠的就是阉党,我陈果从来不给没卵子的人卖命,就算晋王不收我,我也会返乡务农。”
“不说这些了,陆将军,你就说我们该怎么办吧!”
十几双眼睛都盯着陆怀盛,陆怀盛压低声音给众人低语几句,众人连连点头,他们已经无路可走,只能豁出去了。
沈铨任命的两名中郎将,一个叫焦桐,一个叫李胜,他们刚从中军大帐回来,开始按照主帅的命令进行部署。
他们将十几名校尉以上将领召集起来,焦桐对他们道:“刚刚得到最新情报,敌军距离我们已不足十里,现在是夜晚,军队无法出战,所以我们只能采取守势,下面我和李将军安排各队各旅的守卫地点!”
陆怀盛忽然道:“两位将军,大家都还没有吃晚饭呢!饿着肚子怎么打仗,应该先安排晚饭吧!”
焦桐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少吃一顿饿不死人,敌军马上就要杀来了,哪里还有时间吃晚饭?”
“那就没办法了,不吃晚饭,我们不打仗!”陆怀盛对众人喊道。
“对!不吃晚饭,我们不打仗!”众人纷纷应和。
焦桐和李胜大怒,冲上来要揪打陆怀盛,陆怀盛大喊一声,“动手!”
十几名将领一起拔刀,向二名大将杀去,焦桐和李胜当场被众人杀死。
陆怀盛站出来道:“各位,现在听我的命令!”
……….
黑暗中,李冰率领两万骑兵杀到了敌军大营外围,外围的敌军探哨纷纷退回了大营,晋军速度并不快,李冰兵分两路,他率一万军队从正西面佯攻敌军大营。
又命令张凌云和李炎率一万骑兵从北面进攻敌军大营,按照约定,李万荣的部属应该从北面配合他们。
张凌云和李炎转道到北面,有士兵点燃了火箭,直直射向天空,这就是信中约定的信号。
陆怀盛看得清楚,立刻大喊道:“所有弟兄跟我出营!”
他们率领五千士兵向东北方向奔跑,前面有壕沟,已经事先架好了大量木板,随着五千士兵离去,敌军大营的最大漏洞暴露出来。
张凌云厉声大喊:“跟我杀!”
‘呜——’低沉的号角吹响,一万骑兵一声呐喊,举起长矛向敌军大营杀去,他们俨如决堤洪水一般,杀进了敌军大营。
原本蹲在壕沟边缘正西方向举弩防御的六千士兵遭到了晋军骑兵背后的袭击,弩军士兵被杀得的措不及防,顿时大乱,李冰看到了机会,也随即喝令道:“杀进敌军大营!”
一万骑兵从正面杀进了敌军大营,在两万骑兵的剿灭了,大营内的一万军队迅速崩溃了,士兵或者四散奔逃,或者跪地求饶。
沈铨见势不妙,率领百余亲兵向西奔逃,迎面一支千余人的军队拦截住了他,为首大将正是张凌云,张凌云一摆手大刀冷笑道:“想逃跑,先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
沈铨一言不发,催马上前挺枪便刺,张凌云挥刀迎战,两人交战了十几个回合,沈铨体力不支,被张凌云一把抓住后背的丝绦,将他拖下战马,手下士兵一拥而上,将沈铨捆绑起来,他的手下亲兵欲上前救援,被张凌云连杀数人,其他士兵见救援无望,纷纷四散逃去。
这一战经历时间不长,不到一个时辰便结束了,一万五千士兵除了李万荣的旧部五千人集体投降外,其余一万人被杀两千余人,投降四千余人,其余士兵都趁机逃散,各自回家乡了。
这时,敌军主将沈铨趁看守他的士兵不备,跳进了壕沟,被壕沟内的十几根尖桩刺穿了身体,当场死亡。
李冰将降军交给了李万荣,他继续率领两万大军杀向忠州…….
此时,俱文珍已经得到了沈铨兵败的消息,不是败给李万荣,而被追来的数万晋军骑兵击败,这个消息让俱文珍等人吓得魂飞魄散,紧急命令开船出发。
船队再度出发,但百官和他们的家眷却不想走了,太后和皇帝都被郭宋请走,不用说,肯定要迁都长安了。
官员们的心思活络,他们买通了船夫,很快,官员和家眷乘坐的六十余艘大船都纷纷掉头,往回走了。
此时俱文珍等人也顾不上这些官员,他们不断催促船夫加快速度,恨不得插翅飞往荆南。
第三天,船队到了万州南浦县境内,这天下午,远处传来闷雷般的马蹄声,晋军骑兵终于从北岸追上来了,士兵们在岸上喝令船队靠岸。
紧接运送皇宫物品的数十艘大船也跟着靠岸,它们和宫女船队是一起的,要靠岸都会一起靠岸。
但别的船只都不会靠岸,包括阉党和北衙宦官、运输他们财物的船队,以及原左银台的卫士,现在是他们的侍卫了,他们还有两千人左右,也坐了几十艘大船,林林总总加起来,船队一共还有两百余艘大船。
而邓惟恭的三千骑兵则在南岸跟随,但很快,这支军队便从北衙宦官们的视野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