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79y精品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二百二十八章 變強從放牛開始展示-2w3v9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次日清晨。
陆水坐在亭子中翻着手中的书。
这个时间这对他来说非常宝贵。
慕雪在陆家,他能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都会用在陪慕雪上,所以早晨必须抓紧时间勾勒天地阵纹。
一日之计在于晨,说的非常有道理。
陆水看着书,吃着点心。
点心是侍女送上来的,哪个侍女陆水没去注意。
大致就是他娘亲的侍女。
陆家就这么一个侍女,大概吧。
值得一提的是,这还是他娘亲亲手做的点心。
难吃是难吃了点,但是他注意力都在勾勒天地阵纹上。
许久之后,阳光高照,陆水抬头看了看,发现今天的阳光有些炙热,仿佛预示着三长老的怒火就要烧到他的身上一般。
随后陆水合上了书。
这个时候三长老应该在大殿之上,是时候过去了。
这般想着,陆水就起身往大殿而去。
至于他爹娘那边,昨晚貌似发生了点什么事,他爹身体有些欠佳,还是过段时间再过去吧。
不多时,陆水来到了大殿,进入大殿之后,看到的自然是三长老那五千万的脸。
啊,才五千万,看来晚点回来,应该是消了不少。
“见过三长老。”陆水恭敬的开口。
三长老看着陆水,一言不发。
陆水在下面安静的等待着。
“你知道错了吗?”三长老突然开口问道。
陆水一脸茫然,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
慕家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
“三长老指的是哪件事?”陆水问道。
“你连自己错在哪都不知道吗?”三长老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
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陆水很想这么回过去,但是难说会不会受罚。
他可不想进风霜河。
大人说你错,狡辩有用吗?
陆水一时间没有说话。
三长老往后靠了靠道:
“慕家的事算在了你的头上,损失由你承担,你服不服?”
我承担不就是陆家承担吗?陆水心里无奈。
不过他没打算反驳,这是一套的事,最后还是会落在因为他太废的原因上。
不是他废,族里怎么会急着让他成婚?不是急着让他成婚,怎么会直接承下慕家损失?
废就算了,还没点自知之明,多大的人,还这么中二。
总之肯定都是他的错。
所以陆水直接点头承认:
“服。”
“哦?”三长老有些惊讶,在他的预想中,陆水绝对会为自己开脱:
“聪明了不少。”
三长老能够感觉出来,陆水确实有些转变,不过转变都是从见到慕雪之后。
好事是好事,但是依然让人觉得没出息。
为了一个女人而奋斗,就这点出息。
只是奋斗就算了,还为了一个女的直接忤逆家族命令,非要娶慕家小丫头。
当然,三长老还不至于用这个打击陆水,万一不奋斗,亏的还是他们陆家。
“既然服气,那么去灵兽园放牛,三天时间,没把那边的牛放好,就去放羊三天。
都放不好,就把灵兽园的所有灵兽放一遍。
预计婚前能放完。
你有意见吗?”三长老看着陆水说道。
“没意见。”陆水直接应了下来。
当然,他内心是不平静的,他没有放牛的经验。
这乱七八糟的惩罚,要是真让他放到结婚,还有什么意思?
陆家大门都出不了。
想调查的事,直接没法亲着手。
退婚这种事,也可能直接受到破坏。
这还不如去风霜河。
之后陆水就直接离开,放牛这事,当天就开始。
所以他必须现在去。
看着陆水离开,三长老坐在大殿之上沉默不语。
“最近外出了好几趟,没怎么听说干了什么丢脸的事。
虽然没什么具体收获,但是变聪明了不少。
婚前还是需要让他多外出,见见世面,省的成婚的时候丢人现眼。”
其他时候丢脸就算了,成婚的时候丢脸,他的老脸可承受不住。
陆家这么多年,没有人在婚礼上出现什么难堪的事,他本以为以后也不会出现。
直到他见识到了陆水的成长。
他不得不为这种事操心。
……
陆水离开了大殿,直接来到了饲养灵兽的地区。
对于陆水的到来,迎接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看到陆水立即道:
“少爷,这边请。”
陆水点点头,对方明显是接到了消息,知道他是来放牛的。
其实陆水也很好奇,他要面对的是什么牛。
不多时,陆水就被到带了一条河边。
这里有三头牛。
一头独角牛,角在中间。
一头双角牛,角在左右。
一头三角牛,中间左右都有。
这三头牛看起来在很安静的吃草,但是它们其实是吃肉的。
陆水还是认识这三头牛的。
它们真正的名字,叫苦厄牛。
能口吐人言,洞察他人内心苦厄,以苦厄化为攻击。
类似精神攻击,不过它们本身也很强,撞击能力能突破无数防御障碍。
“少爷,这就是你要放的牛。”那个中年人提醒道。
陆水点头,平静道:
“怎样才算放好它们?”
“喂饱就行。”中年男子说道。
“怎样才算喂饱呢?”
“当它们满足的让牛角发亮,就是喂饱的特征。
提醒少爷一句,它们食肉,但是它们灵智不低,你越喂肉给它们吃,它们越不会亮牛角。”
陆水颇为好奇道:
“那你们平时怎么喂的?”
“平时的喂法属于健康吃法,它们不可能吃到牛角发亮。”中年人解释了下。
陆水明白了,这就是故意在为难他。
“对了少爷,我们无法提供任何食物上的帮助。”中年男子提醒了下。
他们并不想得罪陆水,但是上头有令,他们不敢不从。
正常情况下,陆水来这里,说什么就是什么。
想要什么灵兽就可以给他什么灵兽。
可现在不正常。
陆水点头。
此时三头牛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所以它们是要饱餐一顿了?
而且想要让它们牛角发亮,没那么容易。
“哞!”
三头牛发出了轻快的叫声。
仿佛在说讨好我们吧,讨好我们了,我们就发光发亮。
不然这辈子别想。
愚蠢的人类。
陆水看着这三头牛,觉得只要他找真武真灵他们弄点吃的,问题也不是太大。
放牛没那么难。
当然,真武真灵要是被告知不能帮忙,那难度会大很多。
他得自己去找吃的,然后送过来给这三头牛吃。
想想问题也不是很大。
随后陆水对着中年人道:
“这三头牛大致什么实力?”
“单角三阶,双角四阶,三角五阶,它们是一家子。”中年男人解释道。
“单角留下,双角跟三角关在一边,我一头头放。”陆水说道。
“好。”这个中年男人没有拒绝。
很快他就动手将那两头牛禁锢了起来。
双角牛跟三角牛一脸的疑惑,不过还是要伺候它们吃东西,顺序的问题罢了。
总之加倍为难人类。
等中年男人做完这些,陆水便让他离开。
随后陆水就来到单角牛身边,道:
“听得懂人话吗?”
单角牛扭头,一副不爱搭理陆水的样子。
“看来听得懂。”陆水平静道:
“身为苦厄牛,肉身应该不错,我最近炼体,一直没找人练手,就你吧。”
“我练的开心了,你就有东西吃,不开心,这三天,你连草都没得吃。”
“明白?”
正常放牛?
那不是浪费时间嘛。
对于陆水说的话,那牛不屑,仿佛陆水在它眼里完全不够看。
陆水也不在意,而是捏了捏拳头,道:
“开始了。”
一开始陆水以为这牛肯定会矫情的不动手,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说了开始后,这小牛直接发动了冲刺。
看来年纪小,很热血嘛。
陆水没有在意,而是开启了不灭仙体,随后用他三阶的体术正面迎击。
他没有动用四阶的实力。
体术的力量也在二阶承受的最高范围。
因为他没有直接转修体术,所以三阶级别的体术,对他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来说是极限。
想要有所提升,就必须要让修为得到提升。
当然,他现在其实也就三阶的体术。
这是个主次问题,不把体术变主,就没法继续提升。
不过这只是表面,陆水的真实修为是4.3,体术暂时跟不上。
以他进阶的速度,大致没机会跟上了。
毕竟他只修半年体术,怪他爹娘,断了自己儿子的苦修支柱。
轰的一声。
陆水的拳头轰击了小牛的冲击。
纯粹力量的冲击,让陆水退后了一些距离。
小牛也被迫退了一些距离。
陆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发现有些微红。
强劲的对手。
小牛摆了摆头,然后又一次发起冲击。
陆水没有轻视,而是动用了全力,今天这小牛就是他的练拳沙包。
轰!
轰轰!
轰轰轰!
陆水不停的攻击,拳拳到肉。
而且一拳叠加一拳,一拳比一拳更强。
强大的力量攻击,激起了边上河水的无数浪花。
这一战打了很久,直到中午的时候,陆水才停下攻击。
此时,那只小牛已然倒在地上。
它浑身都是拳印,倒在地上有些脱力,它很惊讶,这个人类怎么就跟牛一样,这都能的站着。
陆水呼了口气,他发现这牛还挺耐打的,现在的他身上有一些伤口,而且看起来颇为狼狈。
不过对他的修炼确实有挺大的帮助。
随后陆水对着小牛道:
“中场休息,看你这么卖力,你可以吃草,我下午再找你。”
说完陆水就直接坐在地上,而后动用天地之力,为他提升体术修为。
但是之后的实力就不能再表现出来,这容易露馅。
砰!
“哞!”
突然的叫声让陆水侧目,他发现那两只牛爸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但是它们破不开禁锢。
陆水没有理会它们,而是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至于那两只,他得想个办法压制它们的实力,到时候再打。
现在就把它们打到,改天该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远处看着陆水修炼的中年人一脸懵逼,少爷是这么放牛的?
他在想要不要去禀报三长老。
想想还是算了,再看看吧。
许久之后陆水睁开了眼睛,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恢复,身上的伤也好了差不多。
除了身上衣服有些破损外,没有任何问题,精神非常饱满。
随后陆水站了起来,他来到小牛跟前。
这时候小牛吃着地上的杂草非常的疲惫,仿佛被陆水打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
“续航能力这么差么?”陆水说道。
小牛仿佛受到了侮辱,直接哞的一声,它的眼中爆发出金光。
苦厄攻击。
陆水没有在意,而是任由对方勾起他人生中的苦厄。
但是等这攻击落下,都没有勾起任何苦厄。
“我的一生充满了平坦,有实力有背景,家庭圆满,虽有遗憾但绝无苦厄,如果有那它已经被我碾碎。”陆水看着小牛说道。
随后转身离去。
他发现自己说多了,对牛弹琴,它听不听得懂都是问题。
既然这小牛没有了战斗力,那就找那两头大的吧。
“去趟仓库,弄个压制修为的法宝过来。”陆水这般想着就往仓库而去。
……
慕雪今天坐在院子里有些无奈。
她还打算让陆水陪着她去小镇吃甜点,没想到陆水跑去放牛了。
太可恶了。
今天又没有陆水陪。
随后慕雪看了一眼还拴在院子里的冰凤。
这时候冰凤胖了一大圈,它趴在地上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是不是应该带它去遛遛?这么胖了以后又要被烤着吃。”慕雪心里想着。
以前冰凤喂的太好,陆水趁她不注意就把这冰凤架了起来。
那时候冰凤的心理阴影不知道有多大。
这般想的时候,慕雪突然看到院子大门探进来了脑袋。
是茶茶。
看到慕雪在里面,东方茶茶就一脸轻快的来到慕雪身边,她把一盘点心放在桌面上:
“这是小姨让我带给表嫂的。”
说完东方茶茶就跑到她当初画的线前方,然后用小法术把冰凤叫起来。
仿佛在告诉冰凤,你可以冲过来咬我了。
以前她就被冰凤啄过,现在轮到她嚣张了。
冰凤被叫了起来,它冷眼看向东方茶茶,一脸愤怒。
而后煽动着翅膀冲了过去。
东方茶茶看着冰凤冲过来,一脸的自信。
就等冰凤停在线前方。
很快冰凤就冲到了线面前,东方茶茶刚刚打算得意,就发现冰凤越线了。
砰的一声,东方茶茶感觉自己肚子承受了巨大的攻击。
“阿勒?”
“呃!!!”
轰!
东方茶茶直接被撞飞了出去,最后撞在院子的围墙上。
慕雪刚刚拿起点心想吃,就看到东方茶茶镶在墙上。
慕雪:“……”
后面的丁凉跟过来香芋一脸惊骇。
而后香芋才跑过去查看自家小姐。
慕雪咬了点心,道:
“今天刚刚换了绳子。”
因为没有带冰凤回去,它就变野了不少,疯狂的想要挣脱。
本来即将挣脱,慕雪又回来了,所以绳子就换新的了。
谁知道茶茶不检查一下。
然后慕雪看到茶茶在跟香芋哭诉,说自己又被揍了。
慕雪自然不在意,正打算让茶茶来吃点心。
不过还没有开口,她就突然接到了天女掌门的讯息。
貌似是汇报工作来了。
慕雪让茶茶过来后,便查看了连通了通讯。
在天女掌门跪地磕头表示完感谢后,她才进入了正题:
“神女大人,我们查到了一些有关魔修战无影的消息了。”
慕雪有些意外,居然这么快就查到了?
她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如果没有什么具体消息,她就打算直接找到人,然后出手解决掉。
“查到了一些什么?”慕雪问道。
不过她没有张口说话,这时候茶茶还在边上吃点心呢。
她已经不哭了,正想着怎么对付冰凤。
“这个战无影好像凭空出现的,没有丝毫的过去,然后我从族里前辈留下的遗产中,看到了一个名字,仙庭战神无影。
一开始我觉得应该是碰巧,不过还是让人查了这个战神。
然后从一些不太可信的别传中,看到了一种记载,说仙庭战神是魔修出生,他一开始修炼的功法跟现在这个战无影很类似。
一个叫魔天战功,一个叫魔天神诀。
不过那本书难说是真的假的,主要是太详细了,很多宗门连仙庭都没有记载过。”
比如他们天女宗。
又比如之前的千灵峰。
一开始她们都不知道仙庭是什么玩意。
能查出来这些东西,真的是异常艰难。
“所以我们得出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这个战无影可能跟仙庭有关,应该是战神传承者之类的。”因为不确定仙庭还在不在,所以她不敢说是意外得到的传承。
慕雪皱眉,仙庭战神?
“嗯,确实有一定可能跟仙庭战神有关。”
“不然怎么可能敢那么重伤陆水?”
“不过仙庭啊,之后还真的死灰复燃了。”
而具体是什么情况她也不太记得,当然她也没在意对方跟仙庭什么关系。
敢把陆水伤成那样,怎么也不能留着。
这个魔修深知修真界的情况,想来随时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仙庭的人会这么嚣张吗?还是说在故意针对陆水?”
慕雪脑中闪过这个疑问,之后就没有多想。
无所谓了,解决掉就行。
而且她嫁入陆家也没见仙庭找上门来。
偶尔是有人上门挑战陆家,但都无关紧要。
之后交谈了几句,顺便让她们注意一下跟宝物相关的事后就结束了联系。
陆水当初是截取了那个魔修的超级法宝。
具体是什么陆水自己都不知道。
反正他是意外截取的,那时候又看不懂。
总之留意一下,总没错。
如果没发现,那么看陆水外出就好,跟宝物有关的,多关注下就行。
问题不大。
“表嫂你今天不跟陆水表弟约会吗?”东方茶茶突然问道。
慕雪:“……”
我也想啊。
随后慕雪拿起一块点心放在茶茶嘴里,道:
“吃东西。”
东方茶茶咬了口点心,好奇道:
“表嫂,约会是不是差不多等于会?
差不多等于会生孩子,是这个意思吧?”
慕雪:“???”
————
陆家大殿之上。
三长老坐在最上方,他找来了枯树老人。
“三长老。”枯树老人恭敬道。
“陆水去放牛了?”三长老问道。
“是的,不过路上看到少爷有些狼狈的往仓库而去。
应该是跟某些灵兽起了冲突。”枯树老人说道。
其实他也看不懂,按理说陆少爷不可能受伤的。
但是看起来还真的是伤到了。
不过不严重就是了。
三长老哼了一声,道:
“苦厄牛的脾性可一点都不好,强制让对方进食难免会起冲突。
吃完苦头,他就知道不是什么事都是那么容易的。”
枯树老人没有说话,其实他觉得少爷被族长教育的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丢人了一些。
当然,在几位长老眼里,有些东西是必须具备的。
比如少爷丢人归丢人,但是绝不会在小镇上仗势欺人为所欲为。
在枯树老人看来,少爷其实挺为小镇着想的,只是想做的事,通常都变成了惹是生非,丢人现眼。
主要是能力不足。
枯树老人内心叹息,如果没有兵冢一行,他现在都还会认为少爷能力不足,是陆家废物少爷。
又浮夸,又爱惹事。
但是亲眼见识到了少爷那强势的姿态之后,他就会觉得自己以前多么的愚蠢。
这一切犹如梦幻一般。
难以理解。
“下午去看看陆水都干了什么,天黑之前回来告诉我。”三长老开口说道。
他倒要看看陆水懂不懂得反省。
懂得反省就好说。
否则就安安心心的放到明年成婚。
“是。”枯树老人立即应下。
他也挺好奇陆水会怎么放牛。
之前的话,他大概会好奇陆水怎么出丑吧。
现在他总感觉会陆水会吓到三长老。
随后枯树老人离开了大殿。
在枯树老人离开之后,二长老出现在大殿之上。
看到二长老出现,三长老立即站了起来,随后退到了一边。
二长老没有坐的意思,只是道:
“陆水去放牛了?”
“是的。”三长老回答道。
“迷雾之都出了意外,一座群岛从迷雾之都脱离了出来。”二长老平静道。
三长老皱眉,他不明白二长老什么意思。
*****
昨晚睡着了,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