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7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零九章 功過閲讀-opab9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一个臣子竟然要和君上争功,明明应该是双手奉上,臣都是为了君上。
铁面将军作为一个武将这样说,是以下犯上了。
哪个君王能忍受武将如此。
初夏灯火明亮的殿内,一瞬间恍若寒冬。
“陛下。”铁面将军抬头看着皇帝,“老臣的功劳都是为了陛下,但现在太子还不是陛下,他是储君也是臣,是他的功劳就是他的,不是他的,也不能强夺。”
其实一个武将这样说,做皇帝的会很高兴,毕竟皇帝也是最忌讳武将与皇子们走的太近,但想到这灰袍白发下的真实身份,皇帝的神情又有些犹豫——
“于将军。”皇帝语重心长道,“朕明白你的心意,不过此事太子的确有功,你想想,陈丹朱为什么杀了李梁?自然是因为李梁已经足够威胁,如果不是因为李梁,陈丹朱会这么做吗?陈猎虎能被吴王放逐吗?我们怎能不动兵戈拿下吴地?”
皇帝已经这么低声下气的解释了,将军就适可而止吧,进忠太监忍不住看铁面将军给他使眼色,如今因为五皇子皇后的事,皇帝对太子正心生怜爱呢。
铁面将军铁面具让他整张脸硬邦邦,声音也硬邦邦:“陛下,您只想到了因为,没有想到如果,是,陈丹朱是因为察觉李梁被人收卖,对陈家对吴地不利才杀了他,但当时那女孩子只是一时惊怒杀了人,至于杀了李梁后怎么做根本就没有想。”
所以呢?皇帝看着铁面将军。
“当时在营中,丹朱小姐只靠着十个亲卫要掌控大军,李梁的人马察觉后必然要反抗,但丹朱小姐也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打起来,靠着陈猎虎,陈二小姐的名义,李梁的人马也不一定就能势如破竹,陈猎虎也必然会发现不对,到时候吴都里外防守加固,陛下,不动兵戈是不可能的,而动了兵戈,陈猎虎领军多厉害,陛下心里也清楚。”
听着铁面将军缓缓道来,皇帝的脸色变幻。
“陛下。”铁面将军声音沙哑而苍苍,“李梁这不是功劳,这是失误,这个失误导致我们本来占先机的筹划全盘被打乱,是老臣稳住了陈丹朱,说服她投诚朝廷,才有了丹朱小姐瞒着陈猎虎,让吴王与老臣达成了协议,陛下,老臣不是霸道独占功劳,是事实如此,陛下非要认为这是太子的功劳,李梁有功,这是奖罚不分明,这是让万千将士寒心,这也不会让太子得到太大的威望,只会引发更多非议。”
皇帝默然不语。
“陛下。”铁面将军俯身,“老臣明白陛下对太子的苦心,但身为一个储君,不急功近利,沉稳就是最大的声誉。”
皇帝轻叹一声,声音无奈:“你啊你,自来就很会讲道理。”
“老臣讲的道理是为了陛下。”铁面将军道,“老臣已经这把年纪,黄土埋身,无儿无女无牵无挂,能看到大夏安定,朝堂清明,储君沉稳,陛下圣明,老臣死而无憾。”
铁面将军这把年纪了,生命已经开始倒数,人若死了,天大的功劳也都归于尘土,也没有什么功高震主,皇帝默然一刻,点点头:“好了,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铁面将军再次俯身叩头:“陛下圣明,老臣告退。”
皇帝看着起身的铁面将军又冷笑一声:“别整天说什么无儿无女装可怜,你不是有义女了吗?”
铁面将军低头道:“天下是陛下的,老臣是陛下的,老臣的女儿也是陛下的。”
皇帝恼火的摆手:“快滚滚滚。”
铁面将军这一次干脆利索的退出去了,皇帝站在大殿里安静一刻摇摇头。
“头疼。”他说道。
进忠太监吓了一跳扑上来搀扶“陛下你怎么样?”又要唤太医。
皇帝被他逗笑了:“朕是因为这两个儿子们头疼。”
进忠太监松口气,点点头:“儿子们太优秀了当父亲也是烦恼。”
皇帝再次笑了,又想到不优秀的儿子,摇头叹气:“朕不求他们多优秀,只要他们不为非作歹,兄友弟恭就足矣。”
进忠太监扶着皇帝向后走,低声道:“有陛下在能调教好,不懂规矩的关起来教,不沉稳的敲打,您是父亲更是天子,他们是儿子,也是臣,咿——这样说来,阿玄这孩子最先懂事。”
皇帝再次笑了。
进忠太监看他脸色,笑道:“老奴有个主意,陛下,咱们去徐妃那边坐坐,让她这个当母亲的教训儿子,陛下就不用出面了。”
没错,还有一个三皇子,身体好了,又出门走了一趟,以为沉稳懂事了,结果呢?听到涉及陈丹朱的事,火烧火燎的就跑出去告密了!皇帝一甩袖子:“走!”
夫妻教子也是一种恩爱情趣嘛,进忠太监笑着跟上,走到门口看到一个小太监探头探脑,便对他使个眼色,那小太监飞也似的向徐妃宫殿去了,不忘捏着袖口,免得把徐妃娘娘给的好处跑丢了。
…..
…..
姚芙依旧在太子妃门外站着,似乎与先前一样,甚至还跟以前一样乖乖的挨太子妃的冷眼和叱骂,但当太子与太子妃说过话起身走向书房时,她则会婷婷袅袅跟随而去,无视太子妃在后铁青的脸。
“这件事,父皇又反悔了。”进了书房太子直接说道。
姚芙神情惊讶不安:“莫非陛下对殿下您有所不满?”
太子冷笑:“不是父皇对我不满,是铁面将军求见陛下,说认定李梁有功就是与他抢功。”
姚芙顿时瞪圆眼,抓住太子的衣袖:“殿下!这是那陈丹朱干的!陈丹朱蛊惑铁面将军呢!”
陈丹朱啊,太子想着那天惊鸿一瞥的女子,他笑了笑:“的确是很媚惑。”
男人真是,看到女人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姚芙酸溜溜摇了摇他的衣袖:“殿下,你还笑的出来,这个陈丹朱已经多次坏了殿下的好事了。”
太子道:“更应该说是坏了你的好事吧?”
对于聪明的男人不能狡辩,姚芙垂头喃喃一声殿下,哭道:“我真是不甘心啊,几次三番都是这个陈丹朱,如果不是陈丹朱,李梁还活着,哪有今日这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