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q5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七百三十五章 玉池會看書-xdpx0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忽地,天地之间,一条幽蓝的火龙突兀地从虚空中钻出,这条火龙和彼时祝遂杰与徐胭脂交战的关键时刻,喷出的那条蓝色火焰带,如出一辙,但论体型,相差何止百倍。
幽蓝火龙才现,许易便生出了吞噬的欲望,荒魅断声喝道,“你小子找死,打入源牌封存。”许易当然知道这火龙吞不得,欲望是从骨子里发出的,但理智尚存,当下,他操纵火龙,钻入源牌。
火龙才钻入源牌,古朴的源牌中,多了一条纹龙纹饰。他这边才收了源牌,便有四人闯入了他的感知半径,许易赶忙招呼荒魅钻入星空戒,刷的一下,他变作了祝遂杰的面目,腾出了洞府。
“公子,公子……”他才腾入半空,那四人便围上前来,或热切,或畏惧,或惭愧地叫了起来。来的四人,正是圆脸胖子等人,他们祖上便为遂氏家臣,如今,遂氏破落了,他们还是跟着遂杰。
适才,遂杰发动遂氏源火,他们及时遁走,非是他们贪生怕死,而是遂氏源火一发,将会引得他们体内的巫力混乱,届时,不能帮助祝遂杰不说,还得成为累赘。
而且,他们深知遂氏源火的厉害,公子一旦发威,绝不是徐胭脂能够抗衡的。本以为打完收工,祝遂杰就会来老地方汇合,岂料,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四人忧心,便急急寻了过来。
好在公子仍在,众人长舒一口气,岂料,这一声“公子”呼出,四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公子的气质完全不对,紧接着,许易哇地一下喷出血来,“好个娘糕子的,那娘们儿还真难缠,害某身受重伤,修为大衰。”众人眼中的犹豫,这才稍减,因为“娘糕子”的确是祝遂杰的口头禅,除非是和祝遂杰极为熟悉之人,外人不可能得知。
刷地一下,许易取出源牌,点亮之,一边咳血,一边骂道,“娘糕子的,你们几个遭瘟的,还敢怀疑老子被人冒名顶替,不错,跟老子这许久,总算有了些警觉,阿三,给熊完回消息,活儿没干成。”
见着许易当众点亮了源牌,四人全部放下心来,什么真都及不上这块源牌真,这块源牌算是他们这些家臣最后的坚定信仰了,传了多少代的遂氏源牌,岂是旁人能取走的?
“公子,那娘们儿就那么厉害,连公子都拿不下,还受了重伤?”圆脸胖子回话,他正是许易口中的“阿三”,他们四人皆被祝遂杰家里赐姓祝,以“阿大”“阿二”“阿三”“阿四”名之。
许易道,“那婆娘不足为虑,后面又来了个家伙,偷袭我,害我受了重伤,若不是仗着祖上传下的那点恩荫,说不得老子今天就送了命去了,咱们办事,实事求是,成就成,没成就没成,告诉熊完就是。”
许易听荒魅仔细分析过祝遂杰的性格,就是个倒驴不倒架的落魄贵族,不管什么时候,架子端得足足的,都穷得揭不开锅了,出门一定是要弄点猪油抹了嘴先。祝阿三得了吩咐,照办。
如意珠那头,果然传来了熊完的咆哮声,许易也不惯熊完的毛病,怼了两句,便结束了通话。祝阿大道,“熊完的确对公子不够尊敬,他的事,没办成,也无伤大雅,时间差不多了,玉池会快开始了,再晚,可就要误事了,公子如果能坚持,我以为咱们还是去一趟为好。”许易想推辞,准备找个借口先溜了再说,如果祝遂杰有什么显赫身份,抑或是在邪庭担任了什么重要职务,他冒充一把,还说得过去。
这家伙整个儿一破落户,实在没多少发展前途,许易对冒充他的身份毫无兴趣,便想找个借口,打发了这四大忠仆,自己赶紧回去办正事儿。这时,荒魅传来意念,要求他务必参加这玉池会。
主要原因是,祝遂杰每年最期待的就是玉池会了,靠着遂氏嫡脉的身份,他在中下层巫族中,有着不小的影响力。这个玉池会,也不是什么多高规格的盛会,不过是中下层巫族约定的一个交易的盛会。
每到此时,祝遂杰都会因为遂氏嫡脉的身份,点燃光明火焰。冲着这个,每年他都能收获十枚左右的玄黄精,就靠着这点收入,他和四个仆人才能得勉强维系着。正因如此,玉池会对祝遂杰意义重大。
作为祝遂杰自己,是不可能不去参会的。许易作为祝遂杰的扮演者,自然不能违反所扮演角色的最基本人设。当下,他率领四人急急朝西边扎去,四人担心他的伤势,以至于要用轿子托着他前往。
盛情难却,许易只好从善如流,坐着轿子,任凭四人托着他前进,及至夕阳将落,他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玉池东畔。他到时,玉池东畔,已经人声鼎沸了。行走在绿柳道上,许易肆意打量着周遭。
便见四周皆是粗犷的巨石,散落在玉池四周,整个玉池散发着汩汩的灵力,润泽得水草丰茂,远远望去,烟波浩渺,水光接天,令人心旷神怡。许易知晓阿大他们各有圈子,便先放了他们离开,自己在湖边缓步行走起来。他没什么欲求,就想着赶紧把事情办妥了,好早点回家,那边还一摊子事儿了。夕阳落尽玉池,漫天烟霞灿烂,忽听一声悠扬的声响,所有人都动作起来。
所有人都取出一个坠子挂在胸前,更有不少人除了悬挂坠子外,也在悬挂其他的配饰,或腰牌,或壁障,或徽章。那坠子唤作巫坠,是测巫石炼制,只有巫力才能点亮。悬挂坠子,正是为了辨明身份。
以免宵小之辈混迹进来,许易双命轮重合,掌中汩汩力量涌出,他胸前的坠子顿时被点亮,除此外,他还取出一枚古色古香的木质徽章,徽章上绘着一个兽首人身的神祇,散发着一丝丝沧桑之意。
这枚徽章正是他的家族徽记,他将徽章挂在胸前,所过之处,不少人冲他行礼,皆握拳在眉心处高举三次,以示对祝融祖巫和古老家族的敬意。许易也学着祝遂杰的样子,会赠予三枚、五枚的玄黄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