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p2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1627崛起南海討論-第2315章推薦-gwfir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不过以李凒名义向国内各地发出的诏书能够起到多大的效果,王汤姆对此并没有抱以太大的期望。这一是因为李凒在京畿道之外地区所能施加的影响力还比较有限,地方官未必会在当下就选择向他效忠;二来即便各地官府和驻军有心帮助他平定叛乱,也会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而难以组织起出兵勤王的行动。
距离汉城发生叛乱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消息也应该早就传遍全国,但目前仅有少数地方表明态度会继续效忠国王李倧,并拒绝与乱党合作。王汤姆认为绝大多数人仍处于观望之中,要待形势明朗之后才会开始站队表态。
只要不是太糊涂的人,都明白决定今后形势走向的因素不仅仅在于汉城之内,更得看海汉这边的态度。如果海汉认为国王李倧的倒台不可接受,那么乱党就算杀光王族,也难以得到海汉的认可。反之如果乱党开出了某些条件收买了海汉,那么很可能接下来便是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过早表态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继续观望才是当下最明智的做法。不过随着王世子李凒的归国,形势正在朝着不利于乱党的方向发展。等海汉军兵临城下的消息散播出去,估计就会有聪明人开始站队了。
王汤姆道:“汉城出事的时候,没有围绕城防爆发大规模的战斗,说明城防部队也出了很大的问题,很可能是直接参与了这次的叛乱。”
钱天敦点点头道:“所以五军营和内三厅,基本上都可以划进叛军阵营。”
王汤姆补充道:“兵曹衙门的参判、参议、参知,也可以先划进去再说。”
五军营包括了训炼都监、御营厅、禁卫营、摠戎厅、守御厅五个部门,而内三厅则是指内禁卫、兼司仆、羽林卫,这些军方机构和部队都是座落在汉城内外,平时接受兵曹衙门管辖,负责汉城地区的治安防御、部队训练、后勤供应等事务。
而乱党专门挑了一个兵曹判书申景禛不在汉城的时候起事,看样子也是为了避免被他坏事。但指挥本地这些部队的行动,显然还是只能由兵曹衙门来负责,所以自申景禛以下留在汉城的兵曹衙门官员,也都有可能参与了叛乱。
钱天敦道:“以兵曹衙门的影响力,还是没法干出这么大的事,肯定上面还有人!”
王汤姆缓缓说道:“再往上数,应该就是那两位了。”
关于此次汉城叛乱的幕后黑手,王汤姆和钱天敦其实已经做过多次推算和讨论,对事情真相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断。乱党能够一举控制住汉城地区,并且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就说明了其号召力和控制力很不一般,只有在朝中权势和威望都极高的人物才有可能做到。
而除了国王李倧之外的其他王室成员虽然身份高贵,但手中并无实权,没法调兵遣将。就算是凤林大君和麟坪大君这样的王子,也根本差不动朝中大员,顶多是在事后被人推出来当傀儡使用。
而目前在朝中最有影响力的两名高官,一个是大司宪金尚宪,另一个是今年才刚刚升职的现任领议政崔鸣吉。
这两人因为政见相左,已经在朝堂上当了多年的对手。金尚宪主张对外强硬,拒绝和谈,应以武力维护朝鲜国的利益,被称作斥和派;而崔鸣吉则坚持以和为贵,用一定程度的妥协来为国家争取发展所需的时间,自然也就成了主和派。
去年清军准备大举入侵朝鲜之前,曾多次向朝鲜施压,要求李倧断绝与大明、海汉的关系,向清国俯首称臣,而当时在朝堂上一力主张抵抗到底的便是金尚宪。后来朝鲜成功求来了海汉援军,击退了清军的入侵,金尚宪由此声望大涨,超过了自己的老对手。
但这些声望并没能成功帮助金尚宪踏上仕途巅峰,今年国王李倧出人意料地任命了崔鸣吉为新任领议政,不管是官阶还是权限都已经压过了金尚宪一头。
对于这个任命,海汉的理解是李倧在搞平衡,避免让金尚宪在朝堂上一家独大。而且崔鸣吉一直支持二王子凤林大君李淏,这样也算是给王世子保留一个竞争对手,让王位继承权继续留有一定的悬念,以免朝廷官员过早投入到世子的阵营之中,影响到自己在现阶段的统治。
李倧要维持自己的统治权威,又要考虑到若干年之后权力交接的平稳过渡,就必须使用一些手段来保持朝堂上的势力平衡。不过类似的帝王之术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层出不穷,在王汤姆和钱天敦看来也并不稀奇。只是不知道其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李倧竟然在形势转好的情况下玩砸了。
为什么有人会不希望李倧继续执政,那可能性就太多了,在没有更多可靠信息的当下,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作无谓的猜测。王汤姆和钱天敦只需要确定,汉城所发生的这起叛乱是出自朝堂上某些大人物的策划。
至于牵头的到底是金尚宪还是崔鸣吉,现在还不太好说。金尚宪声望虽高,但现在国王明显是有意要用崔鸣吉来打压他,或许其心头早就已经堆积了许多怨忿。崔鸣吉虽然今年得到了升迁,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所支持的二王子李淏却依然不是王位继承人的首选,有朝一日李倧退位,新王上来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清除异己,他这领议政到时候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当然真正的动机是什么,王汤姆和钱天敦目前尚无法确定,他们现在只能默认这两位大人物的其中之一策划了这次的事件。
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却让他们有些困惑。这两名朝鲜高官都是这个国家的栋梁人物,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即便是推翻了国王李倧,也不代表他们能够顺利接掌这个国家的大权。
要达成的基本条件之一,便是获得海汉的认可。而到目前为止,这起事件的主使者都未主动与海汉取得联系,似乎根本没有要寻求海汉认同的意思。
“所以我一直不太懂这场混乱的意义何在,即便杀了国王,他们也没法坐上王位,除非是得到我们的支持。但他们又一直没有发声,难道是要跟我们比拼耐心吗?”钱天敦对于目前的现状表示了疑惑。
“也许……他们是迷路了,找不到前进的路线,只能在原地打转。”王汤姆提出了一个很抽象的假设。
钱天敦眉毛一挑:“杀头的大事,这些老狐狸肯定早有全盘计划,不会看一步走一步吧?”
“不好说。”王汤姆微微摇头道:“计划不如变化快,或许出现了某些计划之外的状况,打乱了他们原本的安排。”
越是庞大复杂的计划就越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这是难以违背的客观规律。即便是海汉军方制定的各种作战方案,也很难有在实战中百分之百按计划执行的时候。
而相较于军纪严明的海汉军,朝鲜这边的情况显然不可同日而语,自然也很难在如此复杂的行动中不犯下任何错误。这样看来,王汤姆的想法倒是比较能说得通。
多年在海外各地作战的经验告诉他们,不能低估了自己的对手,但也不需要认为对手能够制定出多么复杂高深的谋略。这个时代的人受限于眼光见识,所能制定的策略往往也只能着眼与当下所处的环境。
但海汉军既然已经来了汉城,那么这个时候就暂时不用深究这次事件发生的原因,而是优先考虑该如何解决汉城困局。
城里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主动表现出谈判的意愿,那么海汉军自然也就将这个选项排除在外了。至此唯一的解决办法,便只有使用武力手段一途了。
与往常这些年的无数次战斗一样,高桥南依然是亲临一线指挥部署。在特战团去年进驻朝鲜之后,他曾来过两次汉城,都是从崇礼门进出城,所以对于这一区域的环境还是稍有了解,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而且本地的据点早就准备好了秘密绘制的城防地图,这为他的排兵布阵提供了更为可靠的依据。
崇礼门附近的城墙上有大约十门火炮,这些炮还是去年战事结束之后,由海汉以军事援助的名义便宜处理给朝鲜的旧式火炮,射程和威力都比较有限。不过因为炮兵和负责指挥的军官都仍在大同江基地接受培训,所以这些火炮的实际威胁其实很有限。
而有关崇礼门其他的信息,在城防地图上都标得十分清楚,甚至包括了城门的尺寸、用料、厚度等等。高桥南凭借这些数据,便可大致计算出需要多大的火力输出强度才能轰开崇礼门。
特战团在江华岛等候时机的这段时间里,高桥南已经与参谋们一起制定了几套攻城的作战方案,甚至还有比较充裕的时间制作了沙盘进行推演。
根据推演所得出的结论,海汉军应该不会在攻城过程中遇到太大的麻烦,除非对手默不作声地在城里堆了几万军队打埋伏。这样的极端情况当然不太可能会出现,更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是城破之后城中军队四下逃散的场面,就如同去年清军入侵朝鲜时连破数城的局面。
由于朝鲜国的独特军制,多数部队并非由职业军人组成,所以其战斗意志自然难以保证。守卫汉城的部队虽然算是精锐,但其中大部分人恐怕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变成了叛军,而城外的对手却是代表王世子来勤王的海汉军,这种名不正言不顺,敌人还强大得离谱的情况,恐怕也很难再保持坚决的战斗意志。
在高桥南的指挥下,炮兵阵地直接就部署在了城外的官道上,炮口正对着崇礼门,距离只有大约一里地。这次特地从大同江基地运过来的几门先进的后膛炮都被推了出来,这些新式火炮在大同江基地已经接受过校射,高桥南认为其威力用来轰开城门正合适。
按照海汉的标准作战方式,以火炮为核心的火力打击便是攻城战的第一步。在轰开城门通道,对城墙守军形成火力压制之后,步兵再向城内推进,以尽可能减小在攻破城防过程中的人员损失。
以高桥南的眼光来看,汉城绝对算不上什么坚城,如果全力进攻,那大概半日就可破城而入。
当然了,具体什么时候开战,那也并不是他说了算,他只是负责指挥作战,而打与不打,何时开打,则要听命于上级。
既然世子已经回到这里,该谈的条件都已经谈好,王汤姆和钱天敦都不打算让这事再继续无休止地拖下去。在部署火炮阵地的同时,已经让人用箭矢向城内投书,要求城里的乱党和叛军无条件向世子李凒投降,而给出的考虑时限极短,到明天日出的时候便截止。
稍晚一些时候,李凒也被接到了城外的海汉据点,听从王汤姆的安排。
虽然去到战场一线这件事让李凒稍稍有些慌张,但王汤姆已经强调不会让他身陷险地,而且露完脸之后就可后撤到汉江上,所以也没太大的风险可言,李凒便答应了这个安排。
至于那份对头清单,李凒没有再追问王汤姆打算怎么办,而王汤姆似乎也忘了这件事,根本连提都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