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0ag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星門 愛下-第三百一十八章 認慫不丟人相伴-kyyea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宴会开始。
新娘子……呃,厉坦副教主的年轻小道侣终于在千呼万唤之下,被几个侍女众星捧月般拥簇着,从里面出来。
修行界的婚礼,没人间那么多讲究,也不会有什么红盖头之类。
难怪厉坦敢夸下海口,这姑娘的确特别漂亮,说是美艳无双绝色倾城也不为过。
修行界年轻漂亮的美女多不胜数,但漂亮到这份上的,还真不多见。
在场这些大人物当然不至于去盯着人家一个小姑娘猛看,不过乍一见也都被惊艳了一下。
忍不住纷纷打趣厉坦老牛吃嫩草。
厉坦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得意之色——
“老牛?我哪儿老了?年轻英俊!看着就像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跟我家小夫人……郎才女貌!”
众人又是一阵轻轻的哄笑。
这年轻姑娘虽然脸色有些羞红,但也落落大方的给众人倒酒。
倒的便是这鸿蒙酿!
厉坦有些感慨,端起酒杯,看着众人:“感谢诸位道友赏光,感谢教主大人亲临,也感谢教主拿出鸿蒙酿这种美酒……属下先干为敬!”
说着,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厉坦赞了一声。
随后,在场一众鸿蒙古教高层大佬,全都将杯中酒喝下。
接着宴会开始。
各种修行界极品食材,一一出现在这场宴会之上。
身为古教副教主,早已尝遍天下美食。
在这方面,堪称专家!
每一道菜上来,他都会为众人详细解释一番。
以至于有人忍不住笑道:“厉副教主,您今天是不是太开心了?这食材……虽然是顶级,但我们也吃过啊!”
“就是啊,老厉,你是高兴得有点懵了吧?哈哈哈!”
众人笑起来,厉坦也跟着笑,说道:“这是一种礼貌嘛,再说,你们好好品尝一下,我今天这菜……可不一般!虽然食材一样,可做出来的味道……还是有些许区别的!”
说着,他示意自己的小娇妻给众人倒酒。
虽然不及鸿蒙酿,但也都是地地道道的好酒。
洞府内,酒香四溢,众人举杯开怀畅饮。
席间,廉平平有些感慨:“咱们鸿蒙的高层,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聚在一起热闹过了?”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露出同样的感慨之色。
厉坦也很感慨,说道:“遥想当年,我们大家都还年轻那会儿,饮酒高歌,仗剑江湖,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潇洒快活!”
“是啊,那时候还曾故意隐瞒身份,行走在修行界中,好仗义出手,好打抱不平……”另一位副教主笑着说道:“哪像现在,身份地位尊崇,终日被人供着……虽然还顶着一张年轻的脸,但一颗心,却早已经苍老。”
有鸿蒙的资深长老说道:“其实修行的目的是什么?说到底,还是为了长生,可长生的目的又是什么?”
有人接过话来:“自然是为了活得畅快一点!”
“像今天这样,就很畅快!”
“不错,所以今天还真得感谢咱们厉副教主娶了一个小娇妻,才让咱们这群老家伙,有机会聚在一起!”
“来,干杯!”
噗通!
有人直接从椅子上摔倒在地。
众人全都一脸惊讶。
不过接下来,更多人噗通噗通……要么从椅子上摔在地上,要么身子一软趴在桌上。
廉平平又惊又怒,坐在那里虽然没动,但脸色却变得一片惨白!
“老厉,这是怎么回事?”廉平平一双眼盯着厉坦。
厉坦长出一口气,站起身,身边有人递上洁白的手绢,他接过来,擦了擦手,然后把手绢扔到桌上。
霍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狂笑,自厉坦口中传来。
这个位高权重的鸿蒙副教主,在这一刻,近乎癫狂!
直到他笑够了,又捡起桌上那洁白的手绢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
“老廉,很惊讶吗?”厉坦看着廉平平,微笑着问道。
廉平平坐在那里没动,四周传来倒在地上那些人的怒骂声:“厉坦……你要做什么?”
“厉坦你是不是疯了?”
“你竟敢对我们下毒?”
厉坦呵斥道:“都他妈给我闭嘴!谁不听话,我就先弄死谁!”
洞府中,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那些充当侍女的鸿蒙年轻女弟子们一个个都吓呆了,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而那个厉坦新娶的小娇妻……则一脸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摘下头顶的各种配饰,脱掉外面穿着的红装,露出里面一身正常的衣服,一头如瀑青丝披在肩上。
下一刻,她的容貌渐渐发生改变。
坐在那里的廉平平目光投向她,恍然道:“原来是郭护法……”
女子微微一笑:“廉教主,别来无恙?”
廉平平沉默了一会儿,道:“药王想做什么?”
女子淡淡道:“杀你。”
廉平平挑了挑眉梢。
厉坦好整以暇的看着廉平平:“八大古教从根子上烂掉了,我们要做的,是重新洗牌……”
“你这傻逼。”廉平平叹息。
厉坦冷笑:“都这种时候了,老廉,认怂不丢人。”
廉平平无力的笑了笑:“认怂能免死?”
厉坦打了个哈哈:“你可以试试嘛!”
这时候,另一个坐在桌上没摔下椅子的鸿蒙副教主看着厉坦:“你怕是中了人家的算计,厉坦,你这样公开杀了我们,教中谁会服你?”
“算计?你懂个什么?”厉坦一脸不屑,“而且,我也没打算让谁服我,我要做的事情……是杀!杀光所有跟你们有关系的人!鸿蒙古教这个名字,也将成为历史,放心吧,我们回头会想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的。”
女子看着厉坦:“好了,别废话了,动手吧。”
厉坦看她一眼,微微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今天这氛围,其实真的挺不错,若是以前你们就能这样,我……”
女子皱起眉头。
厉坦哈哈笑道:“我这就动手,多愁善感一下……仅此而已!”
说着,他直接往廉平平面前走来。
廉平平看着厉坦:“老厉,确定要这么做了吗?”
厉坦微微一怔,眯着眼看着廉平平。
一记神通,轰然斩向廉平平的脖子!
“确定!”
厉坦怒喝。
开工哪有回头箭?
再说,他们已经完美的控制住了局面,为什么不确定?
下一刻,廉平平不见了。
出现在洞府中的另一个方位,手里还拿着一把刀,从后面捅穿了那美艳女子的身体。
鲜血瞬间染红女子的衣衫。
女子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廉平平怎么可能没事?
他怎么可能还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她身上……可是穿着顶级的战甲啊!
带着强烈的疑问,她的头颅被廉平平反手一刀斩落。
元神想跑,也被廉平平一刀劈成两半。
“四大护法之一?”廉平平冷笑,“以后就剩三大护法了。”
“以后就没有护法了。”站在那始终没动的凌逸调侃道。
廉平平偏头想了想:“说的也是。”
厉坦被彻底惊呆了,他看着廉平平,依然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药王的毒药,怎么可能对廉平平无效?
这时候,更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刚刚被毒翻的那些鸿蒙古教高层,一个个站起身来。
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意。
“老厉,你觉得我刚刚演的好不好?”
“呸,你倒下去那一下子,害怕把衣服弄脏,故意弄了个角度,好个屁呀!我则不然,我才叫厉害!我是顺着椅子滑下去的,丝毫不顾自己形象,你能跟我比?”
“你俩都别吹,我可是第一个倒下去的,那一下无论从表情还是动作,都堪称完美!”
“你们都太能扯了,一个摔倒动作而已,也就能骗骗傻逼……”
厉坦:“……”
他突然发现,自己既不厉害,也不坦然。
这他妈……到底怎么了?
前来协助他的药王身边四大护法之一,轻而易举被教主干掉。
其他本应该彻底失去行动能力的人,也全都屁事儿没有!
莫非是药王坑我?
“你被药王坑了。”廉平平像是看穿他心中所想,呲牙嘲笑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厉坦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被吓疯了!
这群人一点事都没有,那他呢?
心里想着,他试图激活洞内法阵,然后第一时间逃走!
谋害教主,谋害副教主,谋害教中长老……这三点罪名,随便占上一个,他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更别说他三个全占了!
这还有好?
可没想到的是,当他运行功法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丝神通都凝聚不出!
不好!
我中毒了!
厉坦面如死灰,看着廉平平,问道:“为什么?”
廉平平笑呵呵的道:“因为爱情。”
厉坦:“……”
廉平平脸上笑容不变:“你要不娶这个小娇妻,能出这事儿嘛?你说不是因为爱情,还能是因为什么?”
厉坦满头黑线,一口老血憋在喉咙。
“教主,厉坦如何处理?”一名副教主看着廉平平问道。
廉平平淡淡道:“秉公处理吧,莫说我们不教而诛,这里的画面,不是都录下来了?”
“已经从各个角度,全部录下来了。”有人回答。
廉平平点点头:“留好。”
随后越过呆立在那的厉坦,往外走去。
“我不甘心!”厉坦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廉平平脚步停下,没有回头,淡淡说道:“被人耍了就是被人耍了,老厉,都这种时候了,认怂不丢人。”
却是将厉坦刚刚的话,原封不动送回去!
凌逸跟在廉平平身边,看也没有多看厉坦一眼,直接往外走去。
整件事都是他操纵的。
但在这个事件当中,却又仿佛完全没有他的痕迹。